豫园是滨海最著名的一座园林,里面各种亭台阁楼景观别致假山林立,据说是皇家园林的江南版,曾经还有着东南第一园林的美誉。

  过去占据豫园的都是滨海的一方豪绅,现在则成了滨海庙会发展的场所。

  在豫园内园里,有一方小厅,厅前有砖雕,旁有龙墙,北接洞天福地、凤凰亭,南连别有洞天,周围树木蔽天山石秀润。

  这是豫园暂时还没有对外开放的部分,是作为私人聚会的场所,算是滨海最有品位的茶楼之一,也是滨海所有文人骚客们的聚会场所。

  这一天,很多人来到了豫园的这座小厅,他们见面都笑脸盈盈的打招呼,于是各种滨海话夹杂着英文的聊天此起彼伏,这让豫园的服务员一脑门雾水,这都是什么人呀?

  还是豫园的经理好好教育他们:“这些人都不认识吗?那可都是咱们滨海文化界的大人物,你看那边胖胖的那个,那是东海早报的党委书记总编袁成让,东海早报那可是咱们滨海发行量最大,是每个滨海人从小看到大的报纸,他也是咱们滨海最大的笔杆子。”

  “还有那边那瘦瘦高高的,他叫刘仁浦,是市电视台的总编;那位看起来年轻漂亮的女人,她叫崔佳,是故事大刊的总编;那边是报社的,那边是杂志刊物的,那边那位是书法家协会的,那边是曲艺协会的,那边还有广告传媒和影视公司的……”

  随着经理的一一介绍,这些服务员顿时瞪大了眼睛,惊讶到合不拢嘴了。

  尽管她们只是服务员,但她们也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她们也知道这些人都是很了不起的。而且都是宣传口的大佬,可以说要是这些人点头,哪怕是头猪,明天都能成为滨海的明星了。

  看来今天是滨海的文化人头头聚会了,可究竟谁有这么大能耐能邀请他们呢?

  这个问题很快有了答案,只见一位穿着唐装戴着眼镜梳着大奔头两鬓霜白的长者大步走进了内园,而当他走进内园,刚才还热热闹闹的小厅立即安静下来,不管是哪里的总编还是会长,又或者是什么书法家公司总经理的,他们都一致转身过来向这位长者鞠躬致意,一个个都喊着“老师好”。

  这个称呼很让人惊讶迷糊,老师?难道这长者是这些所有人的老师吗?

  事实当然没那么简单但也差不了多少了,这位姗姗来迟的长者名叫李复达,是滨海著名大学海复大学校长,同时还是滨海教育局副局长和滨海文化协会会长等其他重要职位,就是掌握滨海文化宣传口的一方大佬。

  由于李复达地位尊崇又掌握实权,今天到这里的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的在海复大学进修过,因此作为海复大学校长的李复达,当然也就是他们的老师了。

  不过最重要的还是李复达自己喜欢这个称谓。

  李复达走进来微笑着和所有人打招呼,然后他坐在了专门为他留着的上座。

  “相信有些事情你们也都知道了,就是那个突然蹿起的周铭,他想宣传他新成立的寰宇公司,不知道对于这个事情你

  们都有什么想法?”

  李复达很开门见山的问出了自己的问题,身份到了他这个地位,已经不需要过多客套了。

  只是李复达这么突然开口,却让其他人有点摸不准风向,于是李复达随手指了一个人,那人小心翼翼的说:“老师,我知道寰宇大厦是国家的重点项目,所以我们和那个周铭合作也是可以的……”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李复达就遗憾的摇了摇头,随手又指了另一个人:“成让,你是最聪明的,你来说说看。”

  李复达都已经表现得这么明显了,袁成让这要是再看不明白就可以去死了。

  于是他马上回答:“老师,我们当然不能同意,他一个从荆楚那种穷地方出来的人,哪里会懂什么做生意,要我看这个所谓的寰宇公司根本是个骗局,我们可不能助纣为虐,所以我本来就不打算同意的!”

  李复达这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成让的思想觉悟还是一如既往的很高。”

  他夸赞了一句,随后又问其他人:“那么你们对这个事情又是什么想法呢?”

  有了袁成让的开头,其他人又不是脑残,他们当然都知道怎么依葫芦画瓢了,于是纷纷摇头表示他们也绝不会跟周铭合作。

  “我觉得周铭那个人肯定是被人利用了,什么寰宇公司,以为叫寰宇就很厉害吗?也就只有他这种什么都不懂的土包子会这样了!”

  “我以为这个周铭出国几年多少能有点水平,但现在看来这个人根本就是扶不起的阿斗,我们跟这种合作,帮他宣传?我感觉那是在砸我们的招牌!”

  “我听过这个人的一些事情,那简直可以说是劣迹斑斑,到哪里哪里倒霉的,我们现在作为滨海的喉舌,绝不能帮他!”

  李复达点点头,很满意这些学生的“懂事”,但他今天难得邀请自己这些学生过来,可不会这么简单就完了。

  李复达又说道:“不过据我所知这个周铭可不简单,他今天已经见面了柳勇那些外地财主,很可能他手里掌握了很多的钱,而且他也早就说过会下决心砸很多钱在宣传上面,这怎么办呢?”

  “我们当然不会被他的钱所折腰!”

  有人首先激动的喊道,刚才第一次李复达的问题他没答好,现在老师再给了一次机会,他怎么会不拼命抓住机会表态:“老师,我们都是滨海的文人,我们都有自己的傲骨,绝不是他那一点破钱能收买的。老师我可以向您保证,我会向那个周铭展现我们滨海人的风骨,让他带着他的钱见鬼去吧!”

  随着他的表态,其他人也纷纷喊道:“要展现我们滨海文化人的风骨!”

  好!

  李复达十分高兴的站起来了,他看着自己这些学生说:“你们没有让我失望,看到你们我想到了一个词语backbone,这个词语一般表示骨干,而你们就是backbone,就是我们滨海的脊梁!我们不畏权贵,不会因为一点金钱而折腰,我们有自己的想法,没人可以命令我们!”

  听着李复

  达的话,袁成让这些人都不由自主的昂首挺胸,仿佛在这一刻自己并不是一个宦海沉浮了半辈子的老官僚,而是五四运动前那些热血的学生,为了自己心中的信念什么都能豁的出去。

  在这样的心境下,所有人都完全一致的回答:“请老师放心,我们就是滨海的脊梁,文人的风骨!”

  李复达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让出了自己的秘书。

  身份地位到了李复达这样,再加上都是自己的学生,他只需要过来露个面就可以了,根本不需要一直留在这里,至于剩下的陪同,那就交给自己的秘书了,这也是他们相互交流的一个方式。

  李复达随后就在自己司机的陪同下离开了豫园。

  坐到了车上,李复达先让司机别忙启动车子,他先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拨出一个号码。

  电话嘟嘟响了两声以后很快被接通,李复达很直接的说:“百世老弟你好,我是李复达。”

  李复达的这个电话是打给沈家那位实际大家长沈百世的,沈百世那边听到李复达的声音很高兴的向他问好,当然沈百世也知道投其所好的称呼他一声老师的。

  李复达对他说:“我刚从豫园出来,我见过我的那些学生们了,我也跟他们都聊过了,你放心,我和我的这些学生们一向都很有主见,很有自己的想法,不是周铭那一点臭钱就能任他摆布的……”

  说着李复达顿了一下才又强调:“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你在内!”

  尽管李复达这最后一句强调很不给沈百世的面子,但沈百世却不仅没有生气,反而还笑呵呵的表示:“我当然相信李老师您,您可是代表了我们滨海文人的风骨,怎么可能是我们这些满身铜臭味的生意人能随意摆布的呢?那我都是想都不敢想。”

  “知道就好。”李复达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当李复达挂断了电话,实际在沈家,沈百世的脸色可远没有他在电话里表现的那么好看。

  “这个倔老头也不知道一天到晚在傲气些什么东西,要不是他还有海复大学校长的职务,我早弄死你了!”沈百世咬牙切齿的恨恨说道。

  他儿子沈善长就在身旁,他隐隐约约也听到了父亲和李复达的对话。

  不过相比沈百世的恼火,沈善长倒是有些担心:“这李复达脾气这么差,我们能相信他吗?我怕到时候他被那个周铭轻易收买就麻烦了。”

  沈百世想了想,但是很快摆摆手说:“这倒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李复达这个人我还是有一定了解的,他这个人脾气是臭了一点性格很不招人待见,但他倒是个有风骨的文化人,他自己也十分推崇以前民国时期的那种头可断血可流提笔骂江山的意气风发。”

  沈百世嘴上这么说着,但表情却很玩味:“所以倒是可以相信,周铭那个家伙有罪受了。”

  沈百世这一次心里信心十足:李复达那个老古董可是个油盐不进的老顽固,你要过他这关就基本不可能咯!

  就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滨海文化人的风骨吧!

  s: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妙书屋手机版阅读网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