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先生您可要为我做主啊!我作为黄家的保安队长可是太难啦!”

  随着两声哭嚎,黄家的保安张队长就来到了周铭和黄荣在的会客厅,而张队长突如其来的哭嚎显然让会客厅里所有人都愣了神。

  然后在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张队长就快步来到黄荣面前深鞠了一躬。

  “黄先生我很对不起您,我并没有帮您守护好黄家公馆,居然放进来一个罪大恶极的小人!”随后张队长随手指向周铭说,“就是这个人,我本来以为他只是路过的普通游客,没想到刚才我打电话去我公安局的朋友询问,他告诉我说这个人根本就是来闹事的,他在局里有很多案底!”

  “你说什么?”

  王强国忍不住的拍案而起,不过周铭却拉住了他,示意让他接着说。

  “王董事长我知道您可能和他有过一面之缘,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呀!您肯定是被他给骗啦,您都不知道他刚才在外面是怎么诋毁黄家的!”

  张队长这番话让周铭感到有些好笑:“那你说说我是怎么诋毁黄家的。”

  “你自己怎么说的你自己都忘了吗?你现在居然还能笑出来吗?”

  张队长愤怒的指着周铭说:“就因为刚才在外面我拦住了他不让他进来,他居然就说黄家没什么了不起的,说真正应该受尊敬的人只有黄仁平老爷子,其他人什么都不是!”

  张队长说完见黄荣若有所思不知在想什么,他咬牙决定下猛料了:“黄先生,还有些话本来我是不想说的,但现在我想我也不能不说了。刚才就是这个家伙,他在门口还说了,说黄家无非就是靠着解放前当洋人的走狗,靠卖国发展起来的,后来又靠着出卖其他人……”

  “你他吗在说什么狗东西?”黄荣一巴掌就打断了张队长的话。

  张队长哆哆嗦嗦趴在地上:“黄先生这不关我的事啊,这不是我说的,这都是那个家伙说的,我原本不想说的,但我知道他在这里肯定告了我的状,他肯定说了我很多坏话,说我狗仗人势,看不起他什么,但我只是尽心尽力在守护着黄家公馆的安全啊!”

  随着张队长这一席话,整个会客室顿时陷入一片寂静,张队长趴在地上,他的嘴角却露出了笑容。

  作为黄家公馆的保安队长,他很清楚在黄家什么是绝对的忌讳,是只要提到就会让黄家暴走的事情,而指责黄家是靠卖国和出卖别人换来的地位,绝对是重中之重。

  还记得就在上个礼拜,有人就因为喝醉酒提了一句,第二天他就出了车祸,不仅腿被撞断了,还要赔偿几十万的债务,家里的媳妇跟人跑了,工作也丢了……可以说就是那么一句话,那个家庭就废了。

  由此可想而知这个忌讳对黄家来说意味着什么,而他现在这样说出来,目的就是周铭。

  吗勒搓比的小赤佬,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原本小爷很大度不想和你计较的,可你这么不开眼,居然还敢在黄先生面前恶人先告状,那就不要怪小爷玩手段了!

  张队长还得意洋洋的想着接下来会怎样了。

  那还用想吗?只要那个小瘪三还有点脑子,就赶紧跪下来道歉,乞求黄家的原谅了,否则以黄家的能量,就算不知道你是谁,但要搞你全家也还是很简单的……

  “周铭先生,我们黄家对今天发生在您身上的事情感到万分抱歉!”黄荣说。

  你看我就说嘛!这种情况还不赶紧道歉,看来这……

  突然的,张队长抬起头瞪大了眼睛:娘希匹的!这他吗什么情况?

  因为张队长看到的并不是周铭在给黄荣道歉,而是反过来黄荣在给周铭道歉。

  张队长突然感觉这个世界都有点不太真实,怀疑自己是活在真实世界里的吗?不是在做梦吗?面前的这真是黄家在滨海的老大黄荣吗?还是那个一言不合就捆麻袋扔出去,黑白通吃的外滩大亨吗?怎么现在居然会给一个年轻人在道歉,而且这个年轻人还一副很不乐意的模样。

  你还不乐意你妹啊!你知道你面前给你道歉的是什么身份地位的人吗?

  但紧接着张队长就又恐慌了起来,因为他想起既然黄荣在给周铭道歉,那么这个周铭会是什么人物?黄荣为什么要给他道歉,就因为自己刚才那番话吗?那么自己又会有怎样的结果?

  周铭看出了张队长的恐慌,低头问他:“是不是没看懂什么情况?”

  “是你,肯定是你说了什么对不对?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家伙,肯定是你在黄先生面前先说了我什么坏话!”

  张队长随后又转向黄荣对他说:“黄先生请您相信我,他说的一切都是谣言,不管他说了什么都是在诬陷我,他就是个小人啊!”

  黄荣摇摇头:“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首先门口的事情并不是周铭告诉我的,而是王董事长告诉我的,难道你想说是王董事长冤枉你了吗?”

  黄荣一根接一根的伸出手指:“其次,是周铭先生在进来以后还什么都没说过,倒是你说的很欢嘛!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你肯定不知道这位周铭先生是我们黄家的贵客,就连我父亲对他都是客客气气的吧。”

  张队长身体一晃,黄荣这番话就如同惊雷一般,一道接一道劈在了他身上。

  “这不可能!”张队长终于崩溃了的大喊出声,“他只是一个小瘪三,怎么可能会是黄家的贵客,黄先生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他不应该只是碰巧认识王董事长才有机会进来的吗?这不可能!”

  黄荣不想再听下去了,摆摆手示意管家叫人把他给拖下去了。

  “黄先生我是冤枉的,我对黄家忠心耿耿啊……”

  等张队长被拖下去,黄荣又向周铭道歉表示这都是自己的责任没到位,没想到黄家居然也出了这样的事情。

  周铭则问了一句:“那么不知道黄先生你打算怎么处理呢?”

  黄荣想了想反问道:“周铭先生您想我怎么处理?今天晚上就让他漂在黄浦江上如何?”

  周铭摆摆手表示:“这个黄先生就不需要告诉我了,毕竟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尤其我在出国前就入了党的,只是这个人我不想见到他就是了。”

  黄荣定睛看了周铭好一会才说:“我明白了,我可以向周铭先生你保证。”

  这时一直当观众的黄志成突然开了口:“好了我们不要总是纠结这种意外的不开心了,还是谈一谈正事吧,我相信周铭先生这么突然造访我们黄家公馆肯定是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对吗?”

  面对黄志成这个问题,王强国最先做出了回应,他表示自己还有事需要先告辞了。

  周铭和黄荣对此都没有挽留,毕竟也的确没他什么事了,不过都还是很客气的向他表示了感谢。

  送走了王强国,周铭面对黄荣和黄志成两兄弟脸色变得认真起来。

  “我下午要去派出所接我的父母,我想知道你们对此有什么想说的吗?”周铭直接问道。

  听周铭问出这个问题,黄荣和黄志成两兄弟的表情都有些尴尬。

  “没想到周铭先生还真是直接呀!”黄荣摸着鼻头有些不尴不尬的说,“那既然周铭先生这么直接,我们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其实我和堂哥今天在这里也正是在谈这个事情。”

  周铭挑眉哦一声:“怎么说?”

  黄志成告诉周铭:“你父母出事以后,我们黄家也有想帮你运作的。”

  “但是这个事情背后的水太深,连你们也很忌惮吗?”周铭接过话头很打趣的问。

  “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回答你,是这样的!”黄荣十分郑重的回答了周铭。

  黄志成那边又说:“我知道周铭先生你现在的心情很不好,事实任何人碰到这样的事情都会愤怒火大,这很正常,但是我劝你在没搞清楚情况以前,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好。虽然你父母进去了,但那些人也不敢多为难他们,我可以向你保证,你的父母没有在派出所受到任何委屈,他们过的很好!”

  周铭笑了:“原来黄家所谓过的好的标准就是在派出所里被拘留吗?”

  “你不用嘲讽我,我只是在陈述一个事实,现在的确是一个比较好的局面。”黄志成说。

  周铭点点头又问:“好吧我知道了,不过我还想再问一个问题,就是如果我要乱来的话,黄家会支持我吗?或者说我们会成为敌人吗?”

  “周铭你想干什么?你……”

  黄荣立即说道,不过黄志成却拦下了他然后对周铭说:“既然周铭先生这么问了,那我也不妨回答一下,我的答案就是我现在也给不了你答案,不过我本人不希望那种情况出现。”

  “我明白了。”周铭看着黄志成问,“你是东林市的一个区委书记对吗?我接了父母以后,可能会先去一趟东林市。”

  黄志成点点头回答:“我是东林市政府所在的会江区委书记,我代表东林市向你们表示欢迎,如果你们有需要,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的,我都会尽量帮助你们。”

  黄志成说到最后顿了一下才又说道:“我这样说周铭先生您满意了吗?”

  周铭笑了,露出了六颗大白牙:“感谢黄书记,我非常满意!”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