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很快离开了黄家公馆,黄荣和黄志成两兄弟亲自送周铭到了门口,这个举动把之前还在门口等着看周铭笑话的那些老滨海人都吓尿了,他们怎么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原本他们还期待着能看到张队长带人把那个牛气哄哄的年轻人打包扔出来的画面,尤其是后来看到王强国的匆匆离去,这让他们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王强国肯定是知道那个年轻人什么身份都没有,知道自己是被利用了,所以才匆匆离开。

  并且还有那位张队长,他也不是个省油的灯,是个小心眼的家伙,他知道周铭先告了他的状,他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来报复那个年轻人,所以不管怎么看那个年轻人都不会好过的呀!可是怎么到最后等来的居然还是黄家俩兄弟送他出来的画面。不仅是亲自送出来,并且还这么的礼貌有加?

  这让他们很崩溃!

  老大,你们可是黄家的人啊,黄家可是江南这一片百年来最著名的豪门,甚至现在你们家老爷子还官至国家副主席了,那是了不得的大人物,怎么就对这么一个不知所谓的年轻人这么礼貌呢?这太过分了吧?

  另外更让他们感到惶恐的是……这年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啊?居然能做到要黄家人礼送出来,而且张队长呢?难道被打包扔出去了吗?他可是你们黄家的保安队长,是和你们黄家沾亲带故的呀!

  这样的想法让他们更加害怕了,万一那年轻人给黄家说了刚才的事情,那他们是不是也会遭到牵连,他们作为在黄家宅邸附近居住的老滨海人,可是对黄家的各种手段清楚的很,分分钟就能让你家里破产的。

  我们不要破产啊!我们是老滨海本地人,我们因为在外滩这里有房子所以我们才可以看不起所有外地人,我们是不是该上去乞求那个年轻人的原谅呢?

  这些老滨海人在那里惶恐不安,那边周铭告别了黄家兄弟,也正好看到了他们。

  “咦?你们还在这里呀?”周铭微笑着挥手朝他们打招呼。

  “妈呀!鬼呀!恶魔呀!快跑呀!”

  随着几声杀鸡踩驴一样的惊叫,几个老滨海人顿时落荒而逃,让周铭在原地有点懵逼,他讪讪的摸着自己的鼻子无奈道:“我有那么可怕吗?居然把他们都吓尿了。”

  周铭没有说错,这些人是真的被吓尿了,看着地面上那一路的水渍,周铭很抱歉的对黄荣说:“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你们得打扫一下了。”

  黄荣对此一脑门黑线也很无语。

  随后周铭和苏涵就离开了黄家,黄荣和黄志成站在门口看着周铭离开的背影,黄荣突然问:“你对周铭这个人怎么看?”

  黄志成摇摇头:“我还没有老爷子那份相面的本事,这个周铭的想法和做法让我完全看不透,所以我很同意老爷子的话,和他成为朋友绝对要比成为敌人要好。”

  黄志成随后想了想又说:“我午饭就不在这里吃了,我要马上赶回东林去。”

  “这么着急吗?”黄荣对此十分惊讶,不过紧接着他想到了什么,“难道是因为那个……周铭?”

  另一边周铭和苏涵就上车直奔派出所过去了。

  在车上,苏涵见周铭坐上车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就问他:“周铭你是在担心叔叔阿姨那边吗?放心他们不会有事的,我昨天才去派出所见过他们的,叔叔阿姨的气色都很不错。或者你是在担心黄家那边的态度,觉得这滨海明明是他们的地盘,在这个事情上却一点也不上心,是在敷衍你吗?”

  周铭摇头表示:“黄家可能和这件事真没什么关系,我只是在想他们一直在强调背后的水很.深究竟是什么意思。”

  周铭紧接着又说:“不过不管这些家伙是谁要做什么,冲着我来就好了,居然还牵连到了我父母身上,不管是谁我都不会放过他的!”

  苏涵握住了周铭的手:“周铭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会陪着你的,而且我是人代表,这个身份也能帮你的!”

  周铭笑着刮了苏涵的小琼鼻,对此并没说什么。

  他们很快来到了浦东滨江派出所,周铭的父母就暂时住在这里。

  是的,周铭只想用“住”这个字而不是“关押”或者“拘留”,因为周铭相信自己父母的为人,他们是绝不可能做任何违法事情的。

  来到了派出所门口,周铭却看到派出所门口居然聚集了很多人,不知在喊着什么。

  “警察不能无缘无故的抓人!快点放了我们老大……不对是公司总经理,他是无辜的,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

  周铭下了车看了一会才明白,这些人应该是大哥被抓了,所以过来闹事的。

  这种事情放在后世是绝对不可能的,不过在这个年代,滨海多少还留有一点帮派的传统,就连黄家不也还号称黑白两道通吃吗?

  当然现在的帮派尽管偶尔也会做一点打群架和砍人的勾当,但大体还是很平和的,不过现在他们在派出所门口却十分嚣张,一个个凶神恶煞的叫嚣着,大有一副如果派出所不给出一个交代他们就要拆了这个派出所的架势。

  门口几位民警苦苦支撑着:“各位兄弟都请冷静一点,我们这里是派出所,我们只是请你们的总经理过来协助调查,如果没有问题我们自然会放他回去的,请你们不要在这里无理取闹,否则会把你们都抓起来的!”

  这些帮派兄弟面对警察也不甘示弱:“那好啊!你们警察既然这么厉害,就都把我们抓起来好了,我倒要看看你们能把我们怎么样,我们又没做什么违法的事情,有本事你们就把我们关起来不放出来,要不然我们就天天来这里找你们麻烦!我们还会找机会曝光你们这种滥用职权的行为!”

  面对他们这样,这些警察也没什么好办法,只能继续劝着:“请你们要相信警察相信党和政府……”

  “喂!你们干什么的,没事快点滚蛋,不要在这里停留,这里没什么好看的!”

  突然一声喊传来,让周铭和苏涵都愣了一愣,原本他们只是打算不理会这些人绕过去的,毕竟周铭只是来接父母的,并不想管其他事情,却没想到事情却找上门来了。

  周铭皱起了眉头:“各位兄弟,我不是来看什么戏的,我只是来这里接人……”

  不过那人却根本不听周铭的话,就摆手对周铭说:“快滚快滚!兄弟们今天心情都很不好,你不要在我们眼前碍眼,要不然可不要怪兄弟们不客气了!”

  他们这番嚣张的话让周铭的眉头皱的更深了,因为他想到了另一个可能,就是这些人根本就是有人故意安排好在这里,就是为了给自己找麻烦的。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很麻烦了,自己到没什么,毕竟在中东在墨西哥,自己都经历过比这更危险的情况,就这些混混,自己还真不放在眼里。可是自己还要接父母,身边还有苏涵,这就不好办了。

  当周铭想着要不要马上联系黄荣让他出面来解决这个事情的时候,苏涵却突然站出来了。

  “你们是通运物流公司的人对吧?什么时候你们也开始搞起这种拦路恶霸的行径了?不怕我找你们麻烦吗?”苏涵怒斥他们道。

  随着苏涵站出来说话,那边那些人当时就愣在那里了,显然这是他们没想到的。

  领头那人眼皮一挑就要开骂,但紧接着他似乎发现了什么:“那个您……您是苏涵苏女士吗?”

  苏涵点头表示:“我是苏涵,娃娃笑公司的董事长,还有什么疑问吗?如果没有的话就快点滚,要不然我会找昆先生说这个事情。”

  “没有,我们绝对没有,一点也不敢有,我们这就滚马上就滚!”

  那边那些人听着苏涵的话就像是听到了什么非常可怕的事情一样,然后一个一个落荒而逃了。

  这让周铭有点没反应过来:“我去什么情况?小涵你现在这么厉害吗?”

  苏涵邀功似的说:“那当然,我好歹也是娃娃笑集团的董事长啊,所以和滨海这边的运输行业打过交道,恰好见过这些人,他们背后的昆先生也是滨海有名的大亨。”

  周铭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看来在国内小涵你还是要比我厉害多了。”

  同样那边门口的警察也都愣住了,没想到自己威胁恐吓和苦口婆心的劝导都没用,却被这小姑娘一句话给吓跑了,这太没有天理了吧?

  一位警官过来说:“小同志,非常感谢你们,否则我们都要呼叫支援了。”

  周铭笑着回答:“没关系,我们都是党员,帮助警察原本就是我们的义务嘛!”

  “小同志年纪轻轻这思想觉悟可了不得啊!”那警官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他随后又问,“那不知道你们来派出所是有什么事情吗?”

  周铭点头告诉他:“我叫周铭,周国平和王凤琴是我的父母,我是来接他们的。”

  那警官非常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但很快反应过来,他点点头表示:“我明白了,其实我们也一直在等你,你跟我过来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