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周腾青和周腾云之后,周腾敏也献上了他的礼物,和高科技手机还有郑板桥的词扇不同,他带来的是一尊乌木雕塑。

  他的礼物也再次让所有人震惊,要知道乌木又叫沉木,是被埋入淤泥的树木变异而成,首先极其稀少,其次在民间也具有辟邪和极高的收藏价值,甚至还有“家有乌木半方胜过财宝一箱”的说法,可见乌木的珍贵。

  周腾敏用手帕小心翼翼的捧着这个乌木雕塑:“原本这是我在南兴旅游的时候偶然发现的,后来我请人专门鉴定了,这是乌木之中的顶级乌木金丝楠木,我为了让这块乌木实现他应有的价值,专程去首都燕京请梁楠大师操刀进行雕刻的,这才有了这尊弥勒。”

  周腾敏的话再次引来了轰动,让无数人大惊失色。

  “梁楠大师我知道,那可是国家美院的雕塑大师,据说是给中央领导人雕刻物件的,他的东西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边角料都能引来很多人争抢!没想到您居然能请到梁楠大师出手,不过这也难怪,毕竟这是乌木中的极品,恐怕梁楠大师也会见猎心喜吧。”

  周腾敏脸上带着傲然的微笑:“我知道乌木难得,所以我今天特地把他当做礼物送给大爷爷作为寿礼,祝愿大爷爷日月同辉,松鹤长春,福寿无疆!”

  外面那些周家人和其他宾客都鼓掌竖起大拇指表示周腾敏说的真好,周老爷子真有福气。

  小厢房里,王凤琴看得一愣一愣的:“这算什么呀?送寿礼还是鉴宝大会?这些东西真的适合作为寿礼,大伯伯他真的用得上吗?”

  周项对此满脸苦笑:“婶娘你就不要问了,他们这就是显摆的,哪里会管大爷爷能不能用上呢?而且这还只是开始,接下来只会更恶心……”

  似乎是为了证明一般,当周项说完,那边周黄民就走出了正堂。

  他指着小厢房这边说:“各位兄弟姐妹朋友们,我想你们可能不知道,就在那边的小厢房里,还有一些身份非常独特的客人,他们有的是厂干部,有的则是从外地千里迢迢赶过来的,可辛苦啦!”

  随着周黄民的话,所有人都看向了小厢房这边,顿时想起了什么。

  “他们我知道,他们就是从临阳赶来的周平江那边的人,听到这边祖宅拆迁,就巴巴赶来想分拆迁款了,真不要脸,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凭什么来分这个钱。”

  “今天还是周飞义老太爷过寿,他们居然都是空着手来的,也都好意思,我看他们根本不知道脸是什么东西了吗?”

  听着宾客们你一句他一句的话,让周黄民脸上的笑容更浓了。

  周黄民问道:“怎么样?那边的乡巴佬们,你们有准备什么寿礼吗?”

  周国平和王凤琴突然一下都紧张起来,这样的场面让他们十分难堪,就连周项都惊呆了,他万万没想到周黄民居然会这样发难。

  只有周铭不慌不忙的站起来说:“这不劳你费心了,我的寿礼快到了,肯定比你的好。”

  对于周铭的话,所有人都哈哈大笑起来。

  “都到了这个时候还死鸭子嘴硬,刚才周腾青周腾云和周腾敏他们的寿礼你们都没看到吗?就那样的东西你拿什么和他们去比?不自量力也要有个限度吧?你们快滚吧,这里不欢迎你们!”

  “要说有钱和眼光,还是大周家他们的小孩更有前途,他们都是出国留学回来的,见过很多市面,再看看你们,一个个的穷酸土鳖的样子,我都不忍心说你们啦!”

  周黄民示意大家安静然后说:“大家都客气一点,他们好歹也都是外地来的客人,不要这么过分,随便吐口痰就好了嘛!”

  说着周黄民先朝小厢房周铭这边啐了一口,然后其他人都有样学样的啐起来。

  “我去!我的亲娘啊,你们这是怎么得罪他了?”周项有点崩溃的说。

  “周铭我们还要在这里受他们这样的羞辱吗?你到底是怎么安排的呀?”老妈王凤琴也很不理解的问。

  周铭看了一眼手表说:“妈你放心吧,时间差不多了……”

  王凤琴还想问什么,不过她的话还没问出口,门口司仪的通报就又响起来了。

  “西林供销社钱经理爱人到,会江招待所张所长到!会江公安李局长西林派出所陈所长到!天光实业赵经理到,国民证券刘经理到……”

  随着门口司仪的通报,让大宅院里再次骚动了起来,他们顾不上再跟着啐周铭,而是都转向了门口,因为这些都是这里比较知名有身份的人物。

  “这些人肯定都是冲着黄民大哥他们去的,也只有他们的面子才能请到这些人了,平常我们肯定是见都见不到的!我们都一定要和黄民大哥他们搞好关系,只有搞好了关系,才能跟他们一样飞黄腾达!”

  周黄民傲然笑着,钱丽珠则很假很夸张的说:“哎呀!我本来都说今天一切从简一切从简的,毕竟我们也都不想张扬嘛,可结果我们就是有面子,他们听到阿公过寿,怎么都要来祝贺一下,说到底我们周家还是有几分面子的嘛,不像有些从外面来的乡巴佬,只能瞪着眼睛看吧。”

  钱丽珠嚣张的话让很多宾客哈哈大笑,顺便又鄙夷了一下小厢房里的周铭他们。

  这时门口司仪突然一声惊叫:“外国人港城人,这是……港城思铭投资公司总经理戴廷伟先生,美国艾派公司董事长乔布斯先生到!”

  司仪的这声同胞让宅院内所有人都惊呆了,毕竟现在还是九十年代,港城和外国公司都还是很稀罕的东西,能跨国办企业,对他们来说都是非常了不起的。

  周腾青站出来笑了笑说:“大家不要惊讶,刚才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和我公司的老总一起回国的,这位乔布斯先生就是艾派公司的老总,各位可能不知道,这个艾派公司是非常厉害的跨国公司,他的产品销售到了全世界,被誉为是全世界最有价值的品牌!因为乔布斯先生很忙,我原本都没打算请他,但他觉得我很优秀非要来,我也很苦恼啊!”

  周腾云也说:“戴廷伟先生也是我的老板,他的思铭投资公司在滨海也是最顶尖的投资机构,可以说每天从他手上花出去的钱都足有几百上千万之多,他肯定也是因为我才来为大爷爷祝寿的!”

  周腾青和周腾云说着向门外迎去,周黄民周黄宁他们也跟着一起走出来了。

  钱丽珠一边摇晃着自己一身的肥肉一边十分嘚瑟的说:“没办法,这就是我们家腾青的人脉,在现在这个社会,人脉就是资本就能为自己带来利益,而我们家腾青甚至能得到外国大老板的青睐,这就是本事!”

  周黄宁那边也说:“资本和眼光都是非常重要的,这也是我们家腾云最好的地方,所以老爷子过寿,戴老板无论如何都一定要过来帮忙祝寿的。”

  所有宾客们都无比惊叹这些他们的人脉,居然连外国和港城的大老板都能慕名而来!

  可紧接着,这些人就都一个个都跌碎了眼镜。

  就见一华一外两个人走进了大宅院,周腾青周腾云他们连忙上前迎接问好,并介绍自己父亲给他们认识。

  但戴廷伟和乔布斯却并没接茬,而是直接问道:“请问周铭先生在哪?”

  周铭先生?什么周铭先生,这里哪有什么周铭先生?

  这个问题当时就把所有人给问懵了,只有小厢房那边周铭在招手:“我在这里。”

  “你们这些乡巴佬给我闭嘴,这里哪有你们说话的份……诶诶?戴先生乔布斯先生您这是要去哪呀?”

  周黄民下意识怒斥周铭,可紧接着却看到戴廷伟和乔布斯居然三两步的跑向了小厢房,并主动和周铭握手,态度十分恭敬。

  这个画面无异于是在现场投下了一颗重磅炸弹,把所有人都给炸懵了。

  尤其是周黄民他们,更是抓耳挠腮的接受不了眼前的情况:这什么鬼情况?为什么从港城和美国来的大老板会主动去问候那群乡巴佬,一定是哪里搞错了吧?他们不应该是冲着腾青和腾云过来的吗?

  周黄民还是很不死心的过去说:“戴先生乔布斯先生你们好,这里是小厢房环境不好,还是请你们移驾正堂吧,那边才是好位置!”

  但戴廷伟和乔布斯却都一致的摇头回答:“不必了,周铭先生在哪我们就在哪。”

  周铭指着周黄民还有他身后的周腾青周腾云问道:“你们怎么认识这样的家伙?”

  戴廷伟和乔布斯又是很一致的摇头回答:“我们并不认识他们,不是周铭先生您叫我们来的吗?”

  啪啪!

  周黄民钱丽珠和周黄宁他们顿时感觉两巴掌狠狠打在了自己脸上,让他们感觉火辣辣的疼,羞愧得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他们不能理解是哪里出了问题。

  当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这时门口司仪又大声通报道:“会江区委书记代区长黄志成同志,会江区公安局长赵建国同志到!”

  这两声通报一下打破了宅院内的尴尬,让无数人都骚动起来。

  区委书记代区长和公安局长来了,那可是我们会江真正的大人物呀!黄志成别看他只是个区委书记,但却是入了市常委,高配到了正厅级的大领导!和一般的地级市市委书记能平起平坐的,更不要说他背后还是滨海那个被誉为国内唯一财团家族的黄家了,就算是东林市委书记,对他也得客客气气的。

  “哈哈!”周黄俊突然大声笑起来,“书记和赵局长真是都太给面子了,国内还是组织关系最可靠呀!”

  周黄俊的话提醒了所有人,对呀!这是在国内,虽然戴廷伟和乔布斯他们不知道怎么回事认识了那个周铭,但也就那样了吧,他们都是外国人,而这位黄志成书记可是实打实的领导,在会江区这里,就是天王老子都不如这位黄书记说话更管用啊!

  周黄俊大步迎向门口:“书记您好,您真是太客气了,这只是家伯过寿,居然得您大驾光临,真是让我们周家蓬荜生……诶诶?书记您这是要去哪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