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行,你们不能带走腾青,他没有违法犯罪,他是被冤枉的!大家快来看呀,警察在这里乱抓人啦,欺负我们这些平民百姓,大家快帮我评评理……”

  钱丽珠大声嗷嚎着,一边拉着那些警察一边使出了她压箱底的撒泼本领,就差没有直接躺在地上打滚了,她熟练的动作和话语显然不是第一次了,以往她遇到警察执法一直都是这么做的,警察也会被他闹的很烦,也会怕闹出什么社会事件受上级处罚,所以都会不了了之,但这一次却不一样了。

  钱丽珠也发现了,她这才发现大宅院内的宾客们都像看耍猴一样的眼神看着自己,让钱丽珠才反应过来区委书记和公安局长都在这里,她撒泼打滚有什么用?哪有人会给她说话?

  赵建国这才又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的警员把周腾青带走。

  “不要!你们不能带走腾青……”

  钱丽珠还想撒泼,但看到了周围其他人看戏的眼神以后她又退缩了,随后扯着她老公周黄民叫嚷起来:“你这个没用的东西,就知道在旁边看着,就不会说句话吗?”

  钱丽珠还指向了周铭:“还有你这个乡巴佬,你凭什么抓走我们家腾青,我告诉你我不会放过你的,我还有拆迁款,我知道在东林几万块就能买一个人的命了,我有上百万的拆迁款,你要是敢抓走我们家腾青,我也不在乎了,我一定会买你死的你给我等着!”

  见周铭在皱着眉头思索着什么,钱丽珠又说道:“怎么样你怕了吗?只要你放了腾青我可以既往不咎饶了你!”

  呵呵!这胖女人是脑子坏掉了吗?

  周铭摇摇头无奈道:“我刚才只是在想你不提这个拆迁款我倒忘记了。”

  钱丽珠立即警觉起来:“你想要干什么?我告诉你这个拆迁款是我们的,就算你认识区委书记也不能这么堂而皇之抢走我们的拆迁款!而且你都那么有钱了,不是还认识国外的外交官吗?你那么厉害凭什么还来抢我们这点拆迁款,你还要不要脸啦?”

  钱丽珠继续大声对其他宾客说:“大家都看到了,这就是乡巴佬的嘴脸,提到拆迁款就眼睛放光要过来强抢了,他就是这么贪婪无耻,你们别忘了这也是你们的拆迁款……”

  “抢你们的拆迁款?你想多了。”

  周铭转头询问区委书记黄志成:“听说会江区是想在周家祖宅那搞个开发区对吗?”

  黄志成点头表示:“这是市委的决定,周家祖宅那边背靠大运河和规划中的高速公路,地理位置非常好,所以我们准备在那设立开发区。”

  “那么如果这个开发区换一个位置,我能给你们找来至少十亿美元的投资呢?”周铭问。

  “开发区的设立原本就是为了招商引资,既然周铭先生这么兴致勃勃,我不是不可以帮忙,只是不知道周铭先生想在哪里投资呢?”黄志成询问。

  “就在940厂那边吧。”周铭随手指了指周项说,“我觉得那里就很不错。而且如果开发区进展的顺利,我个人还可以投入两亿美元帮助修建高速公路,连接到940厂那边。”

  黄志成点头回答:“如果这样没有问题,我可以帮忙提交市委讨论。”

  随着黄志成这个答案,大宅院内所有宾客都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呼。

  “什么?书记就这么简单的答应了吗?一个开发区的规划就这么简单给挪了地方,这么说周家的拆迁款没了吗?”

  “这当然很简单的答应了,毕竟搞开发区本来就是为了学习南江搞特区,以优惠政策吸引外商过来投资嘛!现在有人愿意出钱投资,愿意出钱修路,那为什么不能改地方?周家的拆迁款没了那可太好了,反正也都是周黄民周黄宁周黄俊他们几个人私底下在分,我们都拿不到,现在他们也拿不到就太好啦!让他们再嘚瑟!”

  这些人讨论着,虽然谁都明白东林市搞开发区归根到底是为了发展,但也不是给钱就换地方的,现在周铭一句话就让开发区换了地方,明眼人才明白这是给了周铭怎样一个天大的面子。那根本就不是有钱就能搞定的,更是要很深厚的背景实力这些。

  钱丽珠当场石化在那里了,她根本不愿相信周围这些人的话,嘴巴哆哆嗦嗦。

  “这一百万拆迁款就这么没了吗?怎么会这样,你们不能拿走我的拆迁款,这些钱是我的,都是我们周家的……啊!”

  钱丽珠愣愣说着正要撒泼,周黄民就从后面一脚给她踹倒在地,周黄民踹倒钱丽珠还不解气,还上去狠狠两巴掌抽过去了:“都是你这个蠢女人疯婆子,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好事?腾青被抓走了,拆迁款也没了,你还我一百万,那个钱是我的……”

  “那不是我的错,都是这些乡巴佬,都是他们在搞鬼都是他们拿走了我们的拆迁款啊!”钱丽珠说,都到了这个时候她还是不愿明白自己是哪错了。

  周铭原本就对她没有任何好感,现在就只剩下了厌恶。

  “不过那个940厂可就赚大啦!现在开发区要转到940厂那边去,那边肯定就发展起来啦!而且我知道周项不就是940厂的吗?他可真是走了狗屎运!”

  有人对周项各种羡慕嫉妒恨,但周项此刻却是一脸茫然,怎么周铭就这么厉害了,怎么自己所在的940厂就要发展起来了?这也太神奇了吧?

  “周铭老板……谢谢你!”周项憋了半天最后对周铭说道。

  周铭没想到周项憋了半天会憋出这么一句话,让他感到有些好笑,周铭拍拍他的肩膀告诉他:“好好干,我很看好你,以后你肯定会是东林周家这些人里最有出息的一个。”

  周铭只是随口这么一说,但停在周项的耳朵里却让他兴奋不已,如同听到了圣旨一般。

  “非常感谢周铭老板,我以后一定会努力,不会让周铭老板您失望,会有机会报答您的!”周项说。

  旁边其他宾客们都不断指指点点觉得周项真是走运,只有周铭自己心里在窃喜,自己这绝对是捡到宝了,这可是未来的发改委副主任,副省级的实权官员啊!自己现在只是为了打击报复周家而随手帮了他一下,那可是雪中送炭,恩情就能让他记一辈子。

  虽然这个恩情周铭现在还不知道有什么用,但有一个未来大官欠的人情,也挺不错的。

  周铭这么想着,随后走回小厢房。

  老爸周国平和老妈王凤琴还在小厢房里,二老同样和外面的宾客们一样都目瞪口呆。

  “周铭你这……怎么回事呀?怎么这些人……”老妈王凤琴支支吾吾的说着,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阿姨没关系的,他还是周铭呀!”刚才在钱丽珠面前盛气凌人如同女王一般的苏涵,此刻却乖巧的过来拉着王凤琴的手安慰着她。

  周铭过来先向母亲道歉没有早早的说明,王凤琴则摆摆手表示没关系,感慨周铭终于长大了,也很出息了!

  “今天的这些……都是你故意安排的对吗?”周国平突然问。

  周铭点头回答:“今天的事情就是我故意安排的,不过爸您也已经看到了吧,这就是这些周家人,大爷爷是好人我不否认,但除了大爷爷呢?其他人却都是一群见利忘义长着一双势利眼的小人!我们虽然和他们一样都姓周,但我们早就和他们没什么关系了!”

  这是周铭从昨天就想跟自己父亲说的,只是昨天周国平还一心想着能落叶归根回到周家,还觉得江南这边发展就是好,自己有点自卑。

  正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周铭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所以周铭才连夜安排了今天这么一出:周铭打电话联系了黄志成,还联系了林慕晴和唐然,找来了思铭投资公司和艾派公司过来帮自己站台,还有凯特琳,她通过自己的关系搞定了奥地利和比利时的外交机构。

  除此之外就是东南亚的李家和泰国国王马拉九世了,以及英国女王伊丽莎贝了,周铭也同样连夜给他们去了电话,而他们也都愿意给自己这个面子,这才有了今天这一幕。

  其实就周铭自己来说,他对江南这边的周家并没有什么感觉,反正上辈子不知道不也活得好好的吗?父亲年纪大了执着的想回来,周铭也会帮忙,但东林周家一副瞧不起,像防贼一样防着父亲过来分拆迁款,还各种嘲讽显摆,这样就很过分了。

  周国平重重的叹了口气,他点点头说:“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我明白了,我那么一直执着的想回来是走错了路,只有提升了自己,周家自然会找上来的!”

  “爸您你能明白这个问题,就证明我今天的安排是值得的!”周铭说。

  随后周铭余光看到了什么,张嘴大吼道:“周黄宁你想偷偷溜走吗?”

  随着周铭的话,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就见一个人蹑手蹑脚像做贼一样的在向大门口走去,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周黄宁,他偷偷摸摸的样子,就他一个人,甚至连老婆和儿子都甩下了,听到周铭的喊声,他一个激灵,然后也不回头就一脑门朝外冲去。

  “哈哈哈哈!周铭你这个死乡巴佬,你有钱有权又怎么样?你能请来外国大使又能怎么样?你还是抓不到我吧,没有办法,我就是这么机灵……哎哟握草!”

  周黄宁突然飞回了大宅院内。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