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仍然还被拦在去滨海的路上,他看着对面一副对自己命令语气的江南虎,沉思着不知在想什么。

  不过这时坐在车里的周黄宁却忍不住了,他哐哐的敲着车窗,还大声喊叫。

  “喂!那个周铭啊,你难道没听到虎爷的命令吗?难道你连樊大少的面子也不给了吗?”周黄宁说着,带着十分嘲讽的语气。

  周铭没有理周黄宁,就是看着面前的江南虎问他:“你今天是非要劫走不可了?”

  江南虎咧嘴笑了:“周铭老板这话说的就不对的,我只是帮樊大少传个话,剩下的事情我可做不了主,但是周铭老板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弟兄们跑这一趟不能白来,总要给老板一个交代的,而且我知道周铭老板常年在国外,可能不太了解樊大少这个人,他的脾气可不太好,如果惹恼了他,周铭老板你不管做什么都会很麻烦的。”

  “可能这样说周铭老板你并没有一个很直接的概念,那我给你讲个事情吧。”

  江南虎对周铭说:“就在上个月,有个在滨海本地小有名气的官二代,喝多了拦住了樊大少的路,当天晚上樊大少就把他的手脚都打断了,然后把他爸弄去坐了牢,他妈和他女人天天拉去他的病房凌辱,这个家伙三天就扛不住,拖着一双断腿从病房跳下去,最后就彻底疯了。”

  “那这么说来这位樊大少还真是个畜牲啊!”周铭冷哼一声说。

  “我知道周铭老板你很有脾气,但这里毕竟是在华夏在江南,周铭老板你还有娃娃笑公司,身边还有很多人。”江南虎提醒周铭说。

  身后车里周黄宁也大声说道:“你这个瘪三,还不快放了我,你难道还真的敢和樊大少叫板吗?我给你三个胆子!你不要以为你出国了就很了不起,但是在国内,在江南这个地方你还是什么都不是!樊大少随便动动手指,就能随便捏死你,你嚣张不了!”

  “我是个江湖人,太过高深的道理并不懂,不过我相信周铭老板你很聪明,能明白的。”江南虎也说道。

  周铭想了想,最后做出了决定,他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

  身旁的警察都松了口气:看来周铭先生终于是想明白,要妥协了,不过这也难怪嘛!毕竟对方是钻天洞庭的樊大少,谁能不要给个面子呢?

  只有非常熟悉周铭的苏涵变得紧张起来,挽着周铭的手臂跟在周铭身旁。

  “小涵待会我们换车,你坐警车,我和林哥坐你的车,你让你的保镖不管发生什么事都必须要紧跟我们!”

  随着周铭的交代,他们分别上了车,然后周铭的命令很简单:“直接撞过去,如果江南虎先生敢挡在路上,连他一起撞!”

  张林笑着启动了车子,作为周铭的贴身保镖,这才是他认识的周铭嘛!什么时候向什么人低头过?这不知道从哪来的樊大少想靠着名字就让周铭妥协,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几个警察上了车,直接就要解开周黄宁的手铐,但前面的苏涵却告诉他们:“先别急着解手铐,各位警察同志,你们还是真坐稳坐好吧。”

  “什么坐稳坐好,刚才周铭同志不是已经答应不追究周黄宁的事情了吗?现在……我草!你们要干什么?你们疯了吗?”

  几个警察下意识的说着,但紧接着就看到前面的车子直挺挺就朝江南虎撞了过去。

  江南虎也看到了这样的情况,这同样让他大惊失色:“怎么你这是要反悔想跑吗?你真的不给樊大少的面子,有本事你就撞我啊!朝这里撞,你他吗要是不撞你都是孙子……我草!你他吗真撞……”

  江南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撞飞了天,然后麻袋一样栽在了地上。

  所有人顿时大惊失色,但周铭的车子撞了江南虎还不够,还接着“砰”的一声撞开了车,苏涵也马上驾车跟上,看也不看和死狗一样趴在地上的江南虎跟着周铭扬长而去。

  “周铭同志,你摊上大事啦!那个可是江南虎,他是奉了樊大少的命令办事的,你这样做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撞开了江南虎的拦路车,周铭在一个路边才停下车,几个警察就很激动的说起来。

  “各位警察同志,难道有不法分子企图拦路劫警车,劫走嫌疑犯,难道你们就只有束手就擒吗?”周铭反问一句,这些警察就都说不出话来了。

  安抚了这些警察,周铭随后又给苏涵交代道:“前面进了滨海我们分头走,你帮着这些警察同志送周黄宁给滨海公安局,然后处理一下江南虎这边的交通事故,而我则要去另一个地方。”

  “你还想跑吗?”车上的周黄宁突然叫喊道,“你这个胆小鬼,敢做不敢当,只敢叫你女人挡在前面吗?有本事做事有本事你别跑呀,你现在跑算什么?”

  周铭抬头对他微微一笑,露出了六颗大白牙:“我想你误会我了,我可没打算跑,相反我是要去会一会这位樊大少的。”

  随后周铭和苏涵的车子就此分开了,周铭想了想拨出了黄荣的号码。

  “我是周铭,我需要找一个叫樊大少的人,黄家是滨海的地头蛇,你能帮我吗?”

  周铭问的很直接,黄荣那边回答的也很直接:“从你执意要带周黄宁来滨海,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找他的,你要找的人他现在就在外滩35号。”

  如果是其他人,那么要说着外滩35号一定会感觉很奇怪,就算是周铭重生以前都不知道有这个地方,因为要是按照外滩的建筑来算,都是只有1到33的,就算是地图还是一些老滨海人口中,都极少有人知道这个外滩35号,但实际上他是确实存在的。

  所谓外滩35号,他名义上招待宴客很像饭馆,不过却是私宅,在这里吃饭也都是主人宴客的模式,是最顶级的私房菜。据说是第一任主厨刘昴星传下来的规矩,表示他们是御厨,和普通饭馆里的厨子不一样,传到现在尽管已经很饭店和会所化了,但有些规矩还是保留了下来。

  “你有办法带我进去吗?据我所知那里可不是那么好进的。”周铭说。

  周铭会这么说并不是空穴来风,当半个小时以后,周铭的车来到了外滩35号门口,就立即被拦下来了。

  “先生您好,请问您叫什么名字?今天是否和谁有预约?请出示您的邀请函。”

  面对门口保安这么一连串的问题,周铭很无奈,他听说过这外滩35号刘家菜的规矩,他们从不认为自己是在做生意,而是在交朋友在宴客,所以但凡来刘家菜吃饭的,必须要持有刘家菜特制的邀请函,并且在提前预约名单上才能进去,否则有一项差错都会被拦住。

  “我叫周铭,你回去向你们经理汇报一下,应该有人打了招呼。”周铭说。

  “很抱歉,你的名字并不在预约名单上,如果您执意要进去,那么请出示您的邀请函。”保安又说。

  周铭很干脆的摇头说:“我没有预约也没有邀请函,不过你去汇报一下就知道了。”

  那保安却做出了请的手势:“既然什么都没有,那么就请你离开吧。”

  “你应该去汇报一下再做决定。”周铭提醒他道。

  那保安却笑起来了,很不屑的抬头问周铭:“你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这里可是私人宅邸,不是什么人都能往里面进的,我不知道你听到了什么,但这里绝对不是你能随便乱闯的地方!还汇什么报?你知道每天我要接待多少误闯到这里的人吗?如果每个我都要汇报一下,那我不忙死了?”

  “可是我并不一样,有人已经帮我给你们的大师傅打过招呼了,你们只要汇报就能知道的。”

  周铭尽可能耐心的解释,然而这保安却根本不听,只是很随意的摆摆手说:“什么打过招呼,我在这里好几年了还没听说过有这么荒谬的事情,我看就是你自己瞎编的吧?”

  说着他还上下打量了周铭一番,满脸嫌弃的说:“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里的事情,但是我告诉你,能进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听你口音你不是滨海和江南这边的人吧,乡巴佬就不要往这里面凑啦,当心惹祸上身!”

  “如果你不让我进去,那么或许惹祸上身的可能就是你呢?”周铭问他。

  那保安听到这话哈哈大笑起来:“你在搞笑吗?我凭什么惹祸,难道是你准备硬闯,然后被我打了一顿,你报警了吗?那么我也不怕告诉你,你就算在这里被打了,你报警也不会管你的!”

  “可如果我真的能进去呢?”周铭又问。

  “要是你真的能进去,我就把头剁下来给你当夜壶!”那保安十分嚣张的比了比脖子说。

  “门口什么事情这么吵闹?”

  突然有人来到了门口,那保安急忙回身十分恭敬的指着周铭说:“就是这个乡巴佬,他什么也没有就想进来,我现在就把他赶走。”

  “乡巴佬?”那人转头看向周铭,顿时愣了一愣,“请问您是周铭先生吗?”

  周铭点头说是,那人急忙道:“欢迎周铭先生光临!”

  “我就说你这个乡巴佬……欢迎光临?”

  那保安大哥下意识的要嘲讽周铭,但随后却又瞪大了眼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