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了外滩35号,周铭坐车顺着外滩一路向南。

  这是周铭跟苏涵早就约好的,自己去找那位樊大少的麻烦,而苏涵负责移交周黄宁去公安局,等事情完了在外滩这里碰面。

  只是周铭走了一路,却并没有看到苏涵,不过这条外滩并没有多长,到了南浦大桥旁边,才看到有很多人在围观什么,周铭心有所感在这下了车。

  “多漂亮的一个姑娘啊,只是可惜了,居然被疤脸给看上了。”

  “是啊!老滨海人谁不知道疤脸在这里的凶名,随身都带着一把砍刀,调戏妇女,一言不合就拿刀砍人这都是常事了,以前都是三天两头被抓进派出所的,现在听说靠上了哪个大哥,所以警察都不怎么管得了了。”

  “不过那姑娘也是真漂亮,尤其她看起来柔弱的样子,但同时却又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气质,你别说我看着都心痒痒的,那疤脸看起来又去哪喝了点酒,那可不就遭殃了呗!”

  周铭才走下车,就听这些话扑面而来,让周铭心里有了点不好的感觉。

  周铭和张林急忙挤开人群到了前面,果然是苏涵。

  苏涵此时就趴在黄浦江边的栏杆上,看着江面有些发呆,江风吹拂着她的秀发,就像是偶像剧里的女神。她的保镖站在身后,眼神不善的看着面前几个家伙。为首的那个人就是疤脸,他的特征非常明显让人想认不出来都不行,一道疤痕就像是蜈蚣一般斜爬在脸上,看上去有点恐怖又有点恶心。

  “小妹妹!看你一个人在这里也挺寂寞的,晚上陪哥哥跳个舞吧,哥哥保证让你见识最刺激的舞会!”疤脸语气轻佻的说。

  疤脸说完,他的几个跟班也满脸婬笑着说:“是呀!小妹妹,我们疤哥很男人的,整个滨海的舞厅夜总会就没有我们疤哥不认识的,只要你跟着我们疤哥,保证让你享受公主的待遇!而且你可能不知道,我们疤哥号称金枪小霸王,非常持久能让你爽飞的……”

  这些王八蛋!

  周铭暗骂着就要上前,不过却被身边的人拉住了。

  “兄弟你要干什么?英雄救美也得挑个时候吧,你可能不知道那个疤脸,他可是很凶残的,我们老滨海人都知道他,经常打架砍人,进派出所都要比回家还勤快啦!”

  有人开口,立即也引来了其他人共鸣,也纷纷说道:“就是,他从刚才就一直在硬往前挤,也不知道挤什么玩意,是眼睛瞎了还是赶着去投胎吗?看不懂这局面是怎么回事,把疤脸调戏不成现在正生气呢,你现在就这么过去不就是给他撒气给他送人头吗?作死也要看场合的好吧!”

  “很抱歉,那是我女朋友。”

  周铭懒得和这些人废话,丢下这么一句话然后走过去了,让旁边这些人目瞪口呆。

  “什么玩意?我的耳朵没听错吧,这家伙居然说那个姑娘是他女朋友?怎么这年头这些年轻人都这么没点B数,还是他们的嘴巴没上锁,什么话都敢往外说啊!”

  “要我看这小子不是没睡醒就是脑子不好使,没见那姑娘多漂亮吗?那么好的气质肯定家世也不简单,她对象肯定是那种大公司企业的老板,也就疤脸那成天混的今天喝了点小酒才敢调戏。”

  “他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不过就让他过去也好,就让他英雄救美,看疤脸怎么告诉他这个社会是需要一点自知之明的!”

  在这些人嘲笑间,周铭已经走过去了。

  “你叫疤脸对吧?这么公然调戏别人的女朋友,当心惹祸上身啊!”周铭说。

  “哟?我现在正手痒想打人呢!没想到就有人送上门来了,看来兄弟你挺上道啊!你还敢威胁我,你也不打听打听,我疤脸是什么人。”疤脸指着周围一圈说,然后他又看着周铭,“不过看你这细皮嫩肉的,好像也不怎么禁打的样子,或者你给爷爷我跪下磕个头,爷爷心情好就放你一马?”

  周铭不废话,直入主题问他:“江南虎你认识吗?”

  疤脸眼皮一挑:“怎么还想抬出虎爷吓唬我吗?你这个外地人也太小瞧我……”

  周铭直接打断他的话:“我是想告诉你,江南虎现在已经在医院里了,是我做的,如果你不想和他一样,就赶紧滚蛋!”

  看着周铭在疤脸面前的表演,旁边的围观群众都显得有些愣神,觉得不会这年轻人真把疤脸给唬住了吧,毕竟听说疤脸好像真是跟江南虎混的。

  “什么江南虎,天知道这个外地佬是从哪里听到了这个名字,故意在这里卖弄呢吧,都等着吧,看看咱们疤脸哥是怎么教教这个家伙什么叫社会的!他现在不跪,待会疤脸出手他再跪就晚啦!”

  这个人这么说着,紧接着旁边就骚动起来,很多人惊呼跪下来了。

  这个人更得意了:“现在就知道怕啦?我还以为这外地佬敢这么出头,还有点本事嘛,原来也是个外强中干的垃圾,刚才不听我的劝,现在跪下来有什么用,以为就能逃掉疤脸哥的教训了吗?”

  “不是啊!你仔细看看清楚,是疤脸哥给那个外地佬跪下啦!”

  旁边人都指着说,那人这才定睛看过去,他马上就懵逼了,因为那边刚才还凶神恶煞的疤脸,现在的确就跪在了周铭面前。

  “大哥我错了,我真是有眼不识泰山,我不知道是您这样的大人物呀!我更不该调戏大嫂,我真的该死!”

  疤脸说着还一巴掌一巴掌打起自己来了,这个画面颠覆了所有人的想法,让人抓狂,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在滨海凶名在外的疤脸,居然怂成了这个样子?那个年轻人究竟说了什么做了什么啊?

  只有疤脸自己心里苦啊!他真的很后悔自己喝点马尿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那江南虎是谁?是整个滨海江南的龙头大哥啊,自己也是因为靠上了他这尊大佛才不用总进局子,才敢这么嚣张的,可就是这么一个大人物,居然被眼前这人送进了医院?

  疤脸听到这消息第一时间都以为他是在说笑在吓唬自己,可紧接着自己的呼机就响了,是他老大让他准备一下去医院看望江南虎,他才明白眼前这人说的都是真的。

  疤脸不明白眼前这位爷是怎么做到的,但他却明白自己现在该做什么了。

  于是疤脸心一横就给周铭跪下来了。

  “大哥我是真的不知道您是哪位大人物,我只是个在滨海不入流的混混,今天就是喝了点酒才莽莽撞撞的,大哥您千万不要和我这种身份的垃圾计较,我求求您啦……”

  周铭见他这样,无奈的摆了摆手说了一句:“滚!”

  疤脸听到这么一个字,却仿佛天籁之音一般,立即喜笑颜开的爬起来:“好,我滚,我马上滚!”

  疤脸一边说着一边要拨开人群逃走,周铭却指了指那些人:“还有把这些人都清理一下吧,我不习惯有这么多人在旁边围观。”

  疤脸连连点头,然后对那些围观人群吼道:“都尼玛在这里看什么看?赶紧滚蛋!”

  不得不说,这个疤脸尽管在周铭面前怂的很,但他的凶名这时候却很管用,随着他去赶人,那些围观群众很快就都跑了。

  “对不起周铭,我应该等在车里的。”苏涵过来怯生生的说。

  周铭笑着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说:“你是坐东林的警车去的浦东,现在移交完毕,哪里还有什么车给你坐啊?而且我的女人那么漂亮迷人我不是应该更喜欢了吗?”

  苏涵抱着周铭,心里甜丝丝的。

  “周黄宁移交给公安局有出什么意外吗?”周铭问。

  苏涵摇摇头:“没有,整个过程一切都很顺利,虽然我不了解程序,但芳姐她以前和公检法打交道要多,她很清楚。”

  苏涵随后想到了什么问:“周铭你为什么会这么问,是你那边发生什么事了吗?”

  周铭仔细想了想然后说:“我不知道我那边算是什么了什么事,我见到了那位传说中的樊家大少,但他那个饭局却让我感到很奇怪。”

  周铭紧接着就把自己在外滩35号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苏涵。

  苏涵听后也秀眉紧锁:“这一切都感觉很顺理成章,但却让人感觉怪怪的。”

  “就是因为太顺理成章了啊!”周铭说,“尽管我今天是第一次和樊大少还有那位沈大少他们接触,但我觉得他们都不傻,相反都还很聪明,所以他们不应该不知道我是什么身份,我以前做过什么,就算杜鹏的爷爷从位置上退下去了,但杨老还在,他不会不给这些人敲打的。”

  “所以周铭你觉得今天的事情是他们故意做给你看的吗?”苏涵问,但紧接着苏涵又说,“也的确是这样,因为我虽然不是很懂,但我也觉得滨海这边的水太深了,就像那黄浦江都看不到底的。”

  “可能不光是今天的事情,他们想给我看的事情还有更多……”

  周铭想了想然后问:“李庆远那边你联系了吗?”

  苏涵点头:“我刚才给他打过电话,他已经从杭城启程,正在过来滨海的路上了。”

  “那我们就先找个地方住下来,然后等他来了再说。”周铭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