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四百四十章 滨海四大家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8-12-17 00:36: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既然已经决定,周铭就带着苏涵在外滩著名的和平饭店住下来了,就等着李庆远那边的消息,然而这一等就是整整一天,第二天早上起来,李庆远那边仍然还是没有任何消息,连电话和呼机信息都没有。

  苏涵对此感到十分奇怪:“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我们要不要主动联系那边?”

  周铭想了想然后摇了摇头表示:“暂时还不着急,可能那边讨论需要一点时间,我们不妨先等等,李庆远是个很聪明很有想法的人,既然他没联系我们自然有他的考虑,所以我们就应该选择相信他,再耐心一点。”

  苏涵是百分百信任周铭的,况且她也和李庆远合作几年了,对这个总经理的了解甚至还要超过周铭,以往自己交待的所有事情,他不管做的怎样都一定会给自己答复的,现在这么长时间杳无音信,这里面肯定有他们不了解的原因。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不好插手,就只好选择耐心了。

  于是周铭就带着苏涵逛了逛这滨海城,原本周铭是计划和苏涵先去城隍庙吃小吃,再去拜拜城隍大老爷祈福的。

  不过也不知是祭拜的霍光大将军真的显了灵还是怎么,周铭和苏涵才出了城隍庙正殿,居然就接到了外滩35号那位刘榜眼的电话,说邀请他去外滩35号做客。

  这个突如其来的邀请让周铭有些摸不着头脑,只是反正自己也没什么事,既然有人请吃饭,去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带着这样的想法,周铭和苏涵很快到了外滩35号,只是出乎周铭的意料之外,这一次居然是刘榜眼亲自在门口迎接,而昨天为难周铭的那个保安则已经不在了,也不知是被处理了还是调班。

  刘榜眼首先向周铭问好,随后看向苏涵的眼神则有些尴尬,周铭问起原因,苏涵告诉周铭说是之前她来到滨海也想预约刘家菜,但一直都没排上。

  “看来刘榜眼好像又多欠了我一顿饭啦!”周铭说。

  “我当时真不知道苏涵女士和您的关系,而且我们刘家菜也有自己的规矩……”

  刘榜眼原本想解释,但随之却又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过既然周铭先生您开了口,那就这样吧。”

  刘榜眼随后就带周铭和苏涵进了房间,绕过屏风还是熟悉的饭厅,熟悉的圆餐桌和摆设,同样有八个穿着旗袍,身高身材都差不多的女服务员在一旁站着,等着为客人服务;在正前方那块纱帘后面,仍然还是那位抱着琵琶的朦胧倩影在以不大不小的声音唱着评弹。

  周铭和苏涵来到餐桌坐下,刘榜眼一边吩咐服务员上菜,一边也坐下来了。

  刘榜眼首先为自己斟满一杯酒:“周铭先生苏涵女士,不管是为了我没有安排好苏涵女士的宴会,还是为了昨天的事情,我都需要借这一杯酒向二位道歉。”

  刘榜眼说着就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周铭和苏涵也象征性喝了一点。

  “那么酒既然喝了,那么刘榜眼是不是可以兑现诺言告诉我滨海这边的形势了呢?”周铭问,“还是刘榜眼觉得我们应该再继续客套一阵?”

  刘榜眼的表情有些尴尬,显然对周铭的聊天节奏感到很不适应。

  这要换成其他人就要手忙脚乱了,但刘榜眼终归是刘榜眼,是这外滩35号的总经理,在接人待物方面还是有非常丰富的经验。

  他想了想然后说:“周铭先生您很聪明,关于滨海的形势,我的确有想要和周铭先生探讨的想法,只是我不知道周铭先生你是否真的想听我说,毕竟我外滩35号也在滨海,也需要依附一方势力。”

  “那么你们依附的是哪一方势力呢?”周铭又问。

  虽然刘榜眼猜到了周铭会这么问,但当现在真的听到他这么问了,仍然还是有点尴尬:“周铭先生还是那么直接,那么我也不怕告诉周铭先生,我们依附的是黄家。”

  果然如此!

  周铭其实从昨天给黄荣打电话,黄荣就能安排他去外滩35号,还能让刘榜眼亲自来门口迎接,周铭就已经想过这个可能,并且随着家主黄仁平老爷子进了中央,黄家地位随之水涨船高,刘家菜依附黄家也很正常。

  “那么黄家是想让刘榜眼给我传一个什么话呢?”周铭问。

  刘榜眼摇了头:“我今天专程请周铭先生您过来,并非是黄家的意思,而是我自己想兑现昨天的承诺,告诉周铭先生您滨海这边的势力情况。”

  周铭对此没有任何表示,刘榜眼随后就把滨海这边的情况给周铭简单说了。

  “滨海是一个非常有历史厚重感的城市,尤其是近现代,他几乎就是我们这个国家和民族的缩影,也正是因为这样,滨海的形势从来都是非常复杂的,到现在依然如此。”

  刘榜眼告诉周铭:“我敢说没有人能把滨海的形势说的分明,所以我也不可能,我只能告诉周铭先生您,滨海主要有四大家,分别是黄家,还有周铭先生您昨天见过的樊家和沈家,以及现在中央某位大人物出自的林家……”

  刘榜眼随后就把这四大家的信息简单告诉了周铭,大体和苏涵了解的差不多。

  黄家是周铭最了解的,也是钦定的国内唯一一个资本财团家族;樊家则是传承了超过两千年的资本家族,也说说法是黄家之所以被扶起来,就是为了和樊家打擂台的。至于沈家则是从过去旧滨海的青帮发展过来,依靠着过去的势力,也在滨海牢牢占据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尤其在房地产和建筑这些劳动密集型产业有很强的实力。

  而林家则是一个比较例外的家族,因为他并不是旧滨海就存在的,而是解放以后在滨海,随着林家家主一步步坐上了滨海市委书记发展起来的,尤其当林泽康刚刚当选了国家主席以后,在滨海谁也没办法绕开了林家。林家特殊也就在这里,因为林家走的路大都是政治,在商业上少有建树,不过滨海交易所内,林家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听完刘榜眼的话,周铭无奈的笑了笑:“好像刘榜眼的话对我并没有多大帮助。”

  刘榜眼很爱莫能助的摊开了手:“这很难有什么帮助,就像我之前说过的,滨海太大了,黄浦江里的水也太深了,谁也不知道里面究竟有多少大鱼小鱼,明面上的确就是这四大家,但在下面也有很多同样很有实力的家族财团,此外随着滨海交易所的继续发展,滨海金融市场的继续开放,很难说国内其他地方的财阀势力会不会也涌进来。”

  “说一句有些僭越的话。”刘榜眼说,“就像之前的国家主席,杨老曾钦定了那么多人,也不知道多少人对着那个位置虎视眈眈,谁知道就突然杀出一个林泽康来,将首都一众红色家族给踩在了脚下。”

  刘榜眼说着吐了口气,靠在椅子上说:“所以很难说在这浑浊的黄浦江下,究竟有没有哪条鱼藏着巨大的野心,想要冒泡上来的……又或者说,有很多条鱼,他们都带有这样的想法。”

  “也包括你们刘家?”周铭突然问。

  这个突如其来的问题让刘榜眼感到猝不及防,因为没谁会这么当面问出这种问题的,就连他也仔细思考了好一会才点头回答:“是的。”

  周铭对此有些惊讶:“刘榜眼倒是挺诚实的,不会是准备要杀我灭口吧?”

  刘榜眼笑了:“周铭先生真会开玩笑,我只是觉得在周铭先生面前,谎言只是欲盖弥彰。”

  突然,周铭的一直带在身上的手机响了,这让刘榜眼也是一愣,但随后刘榜眼似乎想到了什么。

  “看来周铭先生一直等待的事情,应该是有了结果,那么我先回避了。”

  刘榜眼这么说着然后主动起身离开了。

  在他确实离开以后,周铭才接通电话,果然是李庆远打来的。

  “周铭先生我现在正在来滨海的路上,请问您现在在哪里?按您的要求,我还带了一位非常重要的朋友。”李庆远那边说。

  “我现在在外滩35号这里,如果你的行程足够快的话,说不定还能赶上午饭。”周铭说。

  “什么?周铭先生您去了外滩35号?他们有对您说什么吗?”李庆远突然问,语气也变得有些紧张。

  这让周铭感到有些奇怪,看来的确像刘榜眼刚才说的那样,他们的立场也是个问题。

  “倒是没说什么,只是和我分析了一下滨海的形势而已。”周铭实话实说道。

  李庆远那边仍然没有松口,他似乎询问了旁边的人,然后才说道:“周铭先生,如果可以的话,我们下午在黄浦江上的游轮里见面,您看如何?”

  “当然没问题。”周铭回答,随后就挂断了电话。

  过了一会,刘榜眼才回到饭厅,他也没坐下,就直接问周铭:“看来周铭先生是要准备离开了吗?”

  周铭点头表示就是这样:“下次有机会再吃刘家菜吧。”

  周铭随后就离开了,也是当周铭离开后,那位一直在纱帘后面唱着评弹的女人再次走了出来,刘榜眼十分恭敬的向她鞠躬。

  “很抱歉状元,这一次饭局并没有什么收获。”刘榜眼说。

  女人却轻轻摇头:“我倒觉得收获很大。”

  她说着随后拿起刚才周铭喝过酒的杯子,在手里把玩着,眼神闪烁,不知在想着什么。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