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对了嘛,老实一点就没事,就让我们虎爷拜见你……他吗的你小子耍我呢?”

  对面壮汉第一时间都没反应过来,下意识还觉得周铭是答应过来拜见了,但紧接着才反应过来怒吼出声:“看我教训你!”

  当啷一声响,一把匕首掉在地上,张林手里拿着一根不知从哪里来的铁棍,死死盯着那壮汉。

  刚才壮汉恼羞成怒顺手就把手里的匕首朝周铭投掷了过去,不过被张林给拦下来了。

  那壮汉看着被打落在地上的匕首,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他咬牙切齿道:“这又是哪来的小赤佬,真觉着爷爷是吃素的吗?”

  他说着从背后抽出一把斧子带人朝周铭这边逼过来了,让气氛一下就紧张起来了。

  “我说周铭同志周铭老板你这是干什么呀?不就是去拜会一下嘛,干嘛非要闹得这么不愉快,现在要是真动手起来,我们可保不住你呀!”

  “我的天爷呀!我刚才不是和周铭同志你说过了吗?那边是江南虎,是在江南这一片心狠手辣的人物,就连我们警察碰到也不好管的,你怎么能这么去怼他呢?而且你看这里都是荒郊野岭的,万一出了什么事情可怎么办啊!你怎么就那么冲动?”

  听着这些警察都紧张兮兮的话,周铭却根本不在乎。

  “你们可都是人民警察,现在对面有不法分子无故拦路,难道我们还要妥协吗?”周铭质问道,这话让这些警察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对面壮汉的脸色更狰狞了:“看来还真有不见棺材不掉泪的赤佬呀!”

  但这时却听那边传来一声:“住手吧!”

  随着这声喝喊,刚才还气势汹汹要过来教训周铭的壮汉立即小心翼翼的退到了一边,像受惊了的兔子一样。随后就见那边瘦瘦小小还有些龅牙,更像只老鼠的人走下了车。

  毫无疑问这个人就是他们所说的江南虎了,周铭看着他甚至不需要张林提醒,周铭就能感觉到这个看起来猥猥琐琐的小家伙,绝对要比那个壮汉危险多了。甚至当他下车了以后,前面几个警察都更紧张了。

  “完了,周铭同志你可惹了大事了,你才来江南不了解这边的情况,不知道这个江南虎的脾气,我记得就在上个月,才有人没给他面子,那人还是个警官,结果第二天就发现死在了家里,还是非常惨的那种。”

  “为什么是我要出这趟任务呀,我可不想死啊!这个事情善了肯定不行了,只希望虎爷能放过我们吧,毕竟我们什么都不知道啊!”

  还有警察不住的劝周铭道:“你快点求求他吧,或许虎爷看在我们这些人的面子能饶过你,这也是你能活命的唯一机会啦!我们可不是在开玩笑呀!”

  面对这些警察左一句右一句的嘀咕,周铭却一点没理会,只是看着对面一步步走过来的江南虎。

  这些警察知道他们碰上了一个一根筋的主,他们很想离开,但职责所在,他们却不能走,只能小心翼翼的摸向腰间的配枪,随时准备应付突发状况,心里不知道埋怨了多少遍周铭。

  “那么尊敬的周铭先生您好,如您所愿我来拜见您了。”江南虎来到周铭面前说。

  “江南虎我警告你不要胡来,我们是人民警察,会保护周铭同志安全……你说什么?你是来拜见周铭的?”

  就在江南虎开口的瞬间,这些警察也都拔出了配枪对准了江南虎,但紧接着他们却都愣住了,因为江南虎刚才的话……居然是过来拜见吗?

  什么时候江南虎这么好说话了?居然让过来拜见就过来拜见,不是上次一位警官都不放过的吗?这是发生了什么?

  他们也来不及多想,就听江南虎又说道:“各位警察同志请放下你们的枪吧,别那么指着我,万一走火了可怎么办,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市民呀!”

  好市民?你他吗好市民这世上就没有恶人了!

  心里这么想着,但这些警察表面上还是第一时间收起了他们的枪。

  周铭看着他:“你就是江南虎?”

  对面的矮瘦子笑着点头道:“我叫赵虎,道上的兄弟给面子称呼一声虎哥。”

  “那么你在这里拦我有何指教?”周铭问。

  “指教不敢当,只是有些话想和周铭先生聊聊,不知周铭先生能否行个方便?”江南虎询问道。

  “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周铭很直接。

  江南虎深深看了周铭几眼,似乎想问真的要在这里说吗?

  周铭则很平淡的看着他,也是表明了你有话就说有屁就放的强硬态度。

  那一瞬间,江南虎的眉头很不爽的皱了起来,他的手也沉了下去,看起来像是在做某种准备,不过很快他又笑出来了。

  “其实也没什么大事,只是我知道现在在周铭先生背后的那辆车上,押送着一位名叫周黄宁的人吗?”江南虎询问。

  尽管从得知有人在前面拦路以后,周铭就猜到肯定是冲着周黄宁过来的,或者说周铭执意要跟着押送周黄宁到滨海,目的也是为了要让有些人急不可耐,但却没想到居然到了要拦车劫人的地步。

  难道这位周黄宁远比自己想的还要重要吗?

  周铭脑中转着这些想法,然后问他:“周黄宁的确在车上,是要移交给滨海市公安局的,怎么你想来劫狱吗?”

  江南虎笑着摇摇头说:“周铭先生这么说就不对了,我可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怎么能做出劫狱这种事情呢?况且周黄宁也并不是什么犯人,我只是觉得这中间有什么误会,希望能化解一下。”

  “当然我知道如果只是我自己,那面子肯定是不够的,不过这件事是樊大少的命令,我这样说周铭先生明白了吗?”江南虎说。

  听他这话,周铭还没什么反应,但身旁的这些东林警察却明显更紧张了起来。

  “樊大少?请问你说的这位樊大少是不是樊学刚樊大少?”有人询问。

  那边江南虎傲然一笑回答:“恕我孤陋寡闻,反正我是不知道在江南这片地界上,除了樊学刚还有另外一位樊大少的。”

  随着他这番话,周铭能明显听到这些警察都倒吸了一口冷气,就连后面一直坐在车上的苏涵都下了车。

  樊学刚?

  周铭对着名字似乎有点耳熟。

  “这个樊学刚是吴苏樊家的人,这个樊家是国内非常有势力的大家族!”

  苏涵见周铭皱着眉头,她很懂事的主动给周铭解释起来:“周铭你一直在国外,国内的事情复杂你一直没有多管,所以你可能没听过,但有一句话你肯定听过,叫两山之间洞庭钻天,说的就是以樊家为主体的这个大家族势力,而这个樊学刚,就是樊家大家长唯一的儿子。”

  顺着苏涵的话,其他警察也都纷纷说道:“是啊!就是这个樊家,那可不是一般的家族势力,听说樊家有人进了军委,在滨海警备司令部和军区都有人,不仅如此,听说滨海股市上的那些公司,有一多半都是樊家投资的,他们还做了很多海外生意,非常了不起呀!”

  “如果惹了江南虎,那最多就是横尸街头,但要是惹了樊家,那恐怕全家都不得安宁啦!”

  “早就听说这江南虎背后的靠山很大,却没想到居然是樊家,不过也只能是樊家,只有樊家才能保得江南虎在江南敢这么的肆无忌惮。”

  那边江南虎脸上的笑容随着这边的话更傲气了,甚至还有一点掌握住局面的自信。

  两山之间,洞庭钻天。

  这话周铭还真听过,不光这一世和苏涵聊天的时候谈到过,就连前世的时候,周铭也听过这样一个盘踞在江南的巨无霸势力。

  其实这句话理解起来很简单,就是在吴苏市靠近太湖的两座洞庭山之间,有一个在地图上找不到具体名字的洞庭村,这里有一个庞大家族势力,具体多厉害没人知道,但这里的人非常善于钻营,就算是真的有天庭,他们也一定能想办法钻营进去。

  据说这个樊家是两千多年前春秋时期帮助越王勾践灭吴的范蠡,事成之后带着著名的美女西施隐居在此,怕被勾践找到,改范姓为樊,以此形成的家族。

  尽管只是一句江湖俗语,尽管只是一个不知真假的传说,但就凭这个家族在这里来来回回的改朝换代两千多年,尤其还历经各种军阀混战以及八年抗战,到最后解放……换了这么多代,现在樊家仍然还是那个不倒的巨无霸,单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樊家的生存和钻营的智慧,以及樊家能量的可怕了。

  而且提起国内商人,大都是以市或者省为单位,比如晋商徽商,唯独江南商人集团是以洞庭为代表。

  如果说黄家是唯一真正算得上财团的家族,那么这个樊家就是贯穿了历史的传统豪门。

  要说黄家和樊家谁更厉害这不好说,但可以肯定的是,黄家面对樊家的咄咄逼人,肯定也会低头会退避三舍。

  “所以周铭先生现在明白了吗?我并不想为难你,但周黄宁这个人,你是必须要交出来的,没有任何选择和商量的余地!”这时那边江南虎又开口了,一副命令的语气。

  

  

  Ps:书友们,我是方片2,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