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不好办了?

  于胜戎当时就皱起了眉头,表示很不理解:“怎么就不好办了?难道你和樊家有过什么过节吗?但李庆远不是说你大多数时间一直都在国外,之前和樊家从未有过交流吗?”

  李庆远也很好奇:“是呀周铭先生,您不是一直都在国外,之前也只在南江搞过交易所,还从来没有把手伸到长三角这边,就是苏董她也很少到这边来,虽然樊家势大,但你们也不应该会有多大交流吧?而且我在这边一直也都是小心翼翼的,从来都遵循滨海四大家的规矩,没有过界的行为,不该会引起樊家的反感吧。”

  面对李庆远和于胜戎俩人的疑惑,周铭有些不好意思的讲出了自己在外滩35号的事情。

  “昨天我过来滨海,樊家大少樊学刚派江南虎在路上劫我的车,所以我就去找他理论,可谁知这家伙在我面前还那么嚣张,我一怒之下就把水泼他身上,后来也不知怎的他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周铭说。

  李庆远和于胜戎俩人都一脸懵逼的听着周铭的话,完全傻眼了,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周铭居然才到滨海一天,就惹出了这样的事。

  虽然周铭说的很简单,但李庆远和于胜戎都是什么样的聪明人,立刻就能通过周铭的只言片语还原当时的情况,也正是他们想到了那天的情况,才让他们更傻眼了。

  于胜戎突然大发雷霆:“你……简直是幼稚冲动,做事一点都不考虑后果的吗?你才来到滨海,连这里的形势都没搞清楚,你就这么得罪了樊家?我看你根本就没有在滨海好好做事的想法,根本就是胡闹!”

  李庆远劝着于胜戎冷静,但也在责怪周铭做事不冷静,结果坏了局面。

  听他们这么说,苏涵不乐意了:“你们怎么能就怪周铭呢?你们也不想想,是那樊学刚先惹我们的好吗?如果不是他派人来劫我们的车,我们怎么会去找他?如果我们去找他,他能好好给周铭道个歉,我们又怎么会和他闹到那么僵?现在你们不去说他,就一个劲的怪周铭,有你们这样的吗?”

  听苏涵这么说,于胜戎顿时更来劲了:“什么受了气?受了气就可以这样胡来了吗?这不是三岁小孩的幼稚想法吗?”

  “于先生,我想着就是当时周铭的一时冲动,而且事情或许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糟。”

  李庆远在中间当起了和事佬,他也对苏涵说:“苏涵董事长呀,我知道周铭先生他在国外,对国内的情况并不了解,可他这么胡来,你怎么也不阻止一下呢?你看我们原本是打算找樊家合作的,现在给你们闹出这样的事,局面一下就坏掉了呀!”

  李庆远随后也对周铭说:“周铭先生,我知道你就是来滨海闹事的,可闹事也要讲究一点章法呀,总不能胡来一气,这样并不是一个好的态度。”

  周铭撇撇嘴说:“那难道照你们说的,那樊学刚派人劫我的车就这样算了,他劫我的车还那么嚣张我也忍着,还要向他赔笑脸吗?”

  “小不忍则乱大谋!”于胜戎大声说,看着周铭有点气不打一处来,“而且赔笑脸怎么了?又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难道你连这一点养气功夫都没有吗?”

  如果不是李庆远信誓旦旦的保证,于胜戎怎么也不相信眼前这位就是娃娃笑背后的大老板,曾经亲手毁了陶家谭家,还在南江搞起了国内第一个交易所,甚至还刚刚在泰国搞起了金融危机的人。

  这怎么看都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嘛!做事任性,一点也不顾全大局。

  “虽然我不知道樊学刚怎么会那么做,但我却联系过樊家,知道樊家已经在家族里通知了的,让所有樊家的人不得主动招惹为难你,我想樊学刚最多也就只是因为周黄宁的事情,他为了自己的面子,想要吓唬你一下而已。”于胜戎一点点分析道。

  周铭眼皮一翻:“哦,他为了面子可以这样做,那我不要面子的啊?”

  “可那是樊家啊!难道你没听过两山之间洞庭钻天这句话吗?”于胜戎有点烦躁,这个家伙怎么说都不明白呢?

  于胜戎随后挥挥手表示:“算了,我不想再跟你争论这种无聊的问题,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再怎么责怪也无济于事了,我们还是想着怎么去解决更好。”

  周铭也点点头,觉得这才是真正解决问题的态度,要是于胜戎真的一直纠结在指责上,周铭就真要重新盘算和滨江于家的合作了。

  可接下来于胜戎的一句话,却又让周铭皱起了眉头。

  “所以周铭先生,你跟我去一趟樊家,亲自上门去给樊家负荆请罪吧。”于胜戎说。

  “什么玩意?于先生,这明明就是樊学刚那家伙作的死,你却让我去给他负荆请罪?”周铭惊讶道。

  于胜戎皱起了眉头:“怎么你还不乐意了吗?我告诉你这是现在能挽回局面的唯一办法!你看看你捅的这个篓子,本来滨海这里就是一个各方势力盘踞,需要好好经营的地方,结果你到了这里,不分青红皂白就先得罪了樊家,且不说我们最终是不是真要和樊家合作,就单是这种做法就是很欠考虑的!”

  “你现在不去樊家负荆请罪,难道要等到樊家联合其他人来对付你吗?你到底有没有一点考虑啊?”于胜戎怒声道。

  李庆远这时又为周铭辩解起来:“于先生,我想周铭先生他并不是这个意思,我想他也是想说负荆请罪也是需要规划的,毕竟如果我们摆出的姿态太低了,就这么过去,也会对未来的合作不利的。”

  “这还能有什么不利?现在我们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先协调好和樊家的关系,只要取得樊家的支持,我们至少能在滨海立于不败之地!”

  于胜戎看着周铭:“怎么我们现在不去负荆请罪就能解决问题了吗?愚蠢!而且你要面子,所以就要在这里等着吗?那我就把话放在这里,像你这么死要面子的,只会眼睁睁看着局面越来越糟!”

  于胜戎看着周铭同样皱起的眉头,他又说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说你难道还说错了,你难道也还想拿茶泼我不成?就像是对樊学刚一样。”

  “可是……或许周铭先生有他自己的想法!”李庆远又帮着周铭说道。

  于胜戎却冷哼道:“他还能有什么想法?无非就是尴尬到不知所措罢了,我告诉你,如果像他这样,就能解决樊家的问题,那我于字就倒过来写,以后他有什么想法我都会支持他!”

  于胜戎说到最后还斩钉截铁道:“但这时绝对绝对不可能的!”

  然而这边于胜戎的话音才落,就听旁边岸上传来了一阵喧哗。

  于胜戎又皱起了眉,抬手指着岸上说:“你看看那些大呼小叫的那些家伙,你现在和那些白痴有什么区别?”

  他说着招手让自己的管家过来,让他去看看岸上是怎么回事。

  管家领命过去,可没一会就匆匆回来了,于胜戎还来不及诧异这是怎么回事,就听管家急急说道:“大家长不好啦,是……是樊家大家长亲自过来啦!”

  什么?樊有时来了?

  于胜戎惊讶的站了起来,他一边指示管家去门口迎接,一边指责周铭道:“你看看你捅的篓子,你再看看人家樊家的动作。”

  “当你还在这里扭扭捏捏抹不开面子的时候,人家樊家却已经行动起来了,找到了你现在的位置,带着人过来找你兴师问罪了!这才叫一个雷厉风行,所以樊家才能成为滨海四大家!”

  于胜戎随后又说周铭:“你再看看你,现在还在这里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和樊家就形成了多鲜明的反差!”

  “所以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要找樊家合作了吗?”于胜戎又摆了摆手,“好了现在也不多说这些了,等樊有时先生过来,你要马上向他道歉,不要等他真的找你问罪了你才道歉,那样我们就太被动了!”

  说完他又想了想:“不对,我们还是主动去迎接樊有时先生吧。”

  于胜戎说着就要往外走,周铭却说:“于先生你未免也太心急了吧?我们为什么不等等看樊家人过来的目的呢?或许他们并不是兴师问罪呢?”

  “是你傻还是脑子不好使了?你没听到樊家大家长都已经到了门口吗?而且你知道樊有时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坐镇吴苏家族里的,今天就到了这里,这已经是他所能赶来的最快速度了!那么他这么火急火燎赶来是为了什么?难道这还不明显吗?”

  于胜戎接着说:“而且你也不看看你自己都做了什么,在外滩35号那样对樊学刚,那就是在打樊家的脸啊,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会在外滩35号,难道你就没想明白,你肯定是被人给利用了,再由樊学刚添油加醋了一番,可不就让樊有时大发雷霆了吗?”

  “所以你现在去向他道歉,兴许还有挽救的机会!”于胜戎说。

  “什么机会啊?看来我好像来的并不是时候嘛!”

  几乎是于胜戎的话音才落,那边就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爽朗声音,是樊家的大家长樊有时走上了甲板。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