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门口保安第一时间都以为自己听错了,这里是什么地方?堂堂的外滩35号刘家菜,就算是市委书记都不能随意进来需要有预约邀请的,怎么今天居然会让一个乡巴佬进来,还这么客气?是不是哪里搞错了?

  但紧接着,这位保安大哥想到了另外一个更加恐怖的事情……自己刚才的态度。

  “周铭老板非常抱歉,我不知道您也是今天的客人,我为我刚才的态度向您道歉,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要和我计较!”保安鞠躬向周铭道歉,腰都弯成了九十度,战战兢兢万分恭敬。

  开玩笑,搞错了?自己这个门口的小保安可能搞错,但这位先生是绝对不会错的!

  所以他不能不恭敬啊,要知道这外滩35号原本的收入待遇就非常好,再加上出入这里的都是权贵,尽管他只是一个门口保安,但宰相门前七品官,他的地位也就随之水涨船高,要是能攀上一个权贵这一生就更发达了,所以他怎么也不想丢掉这份工作。

  他不敢去想一旦自己丢掉了这份工作,原本那些对自己羡慕嫉妒恨的亲戚和朋友们会怎么嘲笑和看不起自己,他不想那样,他想上进!

  正是这样的原因,现在别说只是向周铭道歉,就算让他当场下跪磕头他都会毫不犹豫。

  “周铭先生是不是他刚才做了什么?你可以告诉我。”过来这个人对周铭说,“我是刘家菜的榜眼,你也可以当我是这里的总经理。”

  听他这么说,周铭一下就全明白了,或许周铭不了解刘家菜的规矩也不知道这里的老板,但榜眼周铭是知道的,那是过去科举的第二名,他是榜眼的意思就是这里的二号人物,也正好对应了他总经理的职务。就像娃娃笑的李庆远一眼,也是总经理,却也掌握了娃娃笑的生杀大权。

  不过周铭想了想还是摆了摆手“没事,我们还是先进去吧我还有事。”

  周铭并不是一个喜欢到处惹事的人,而且这只是一个门口的保安,揪着他不放干什么?难道被狗咬了还非要咬回去吗?况且周铭现在也的确没时间浪费在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情上。

  “感谢周铭先生!谢谢周铭先生!”那保安大声说道,有些庆幸有些激动。

  而对刘家菜的榜眼来说,他原本就不想管这个事情,现在周铭不计较就最好,他也不多做纠缠,直接带周铭进了外滩35号,推开大门绕过屏风,直接来到了饭厅里。

  “那个该死的周铭,我不会放过他的!”

  周铭愣在了门口,然后笑了起来“真是没想到啊,我才来就听到这么劲爆的话吗?”

  刚从位置上站起来,一脸狰狞的咬牙切齿的樊学刚当时就愣住了,不光是他,沈善长还有其他人也都愣住了,他们都是一脸懵逼的表情,不明白当他们在这里谈得兴致勃勃,鼎鼎大名的樊大少被打脸了的时候,怎么就突然冒出来一个莫名其妙的人,难道说今天他们还有谁约了其他人吗?怎么这么不懂规矩呢?

  一个尖嘴猴腮的人最先反应过来的拍案而起,指着周铭说“你是什么东西?我们有人认识你吗?沈大少和樊大少都在这里,你进来不先小心翼翼的打招呼,还说一堆莫名其妙的话,你是三岁小孩不懂事吗?”

  毕竟这不是全民手机视频的二十年后,他显然是不认识周铭的,而对他来说,国内厉害的年轻一辈他都见过,那么既然不认识,就肯定不是啥惹不起的主,那么既然不是啥惹不起的主,自己先训斥并教训他一番,岂不很能给沈大少和樊大少留下好印象吗?

  他的如意算盘打的噼啪响,还看着榜眼质问道“刘榜眼,你们刘家菜这也是越来越没谱了,难道你们不知道沈大少和樊大少在这里吃饭,能随随便便就带这种神经病进来打扰吗?”

  刘榜眼歉意一笑然后说“很抱歉我没事先打招呼,不过我相信这位先生你们应该会很乐意见到的,因为他叫周铭。”

  “什么狗屁周铭,小爷我叱咤滨海十几年从来就没听过这个人!”

  那人很不耐烦的挥手说,但紧接着,他又皱起了眉头“等等,周铭这个名字好像有点熟悉的感觉……”

  那人想着想着……然后突然一下跳起来了,还带倒了自己的椅子,仿佛见到鬼一样指着说“我的亲爸爸吔!你他吗是那个周铭,你不是应该在路庄进滨海的路上撞死了江南虎吗?怎么会这么快来到这里?你他吗还是人吗?是会飞还是怎么了?”

  不光是他,其他人也都瞪大了眼睛,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刚刚才谈论的人怎么就突然出现在了眼前,这尼玛也太玄幻了吧?

  而且路上发生了什么事大家也都知道,现在来了这里,樊大少也还在这里。

  这气氛闹得多尴尬呀!

  倒是沈善长想到了什么,他站起来说“看来周铭先生是联系了黄荣然后过来的对吗?”

  周铭斜了他一眼“你不是樊学刚吧?”

  “我当然不是,我叫沈善长。”他指了旁边一脸愤恨的人说,“这位才是樊大少。”

  “我不去找你,你他吗居然还敢到这里来?你真是好大的胆子!”樊学刚怒吼道。

  周铭很随意的掏掏耳朵,然后捡起刚才被带倒的椅子摆正坐下,对其他人都招招手“大家都先坐下吧,虽然我一直在国外,但也听说过刘家菜的名气,所以都这么站着有点太不礼貌了。”

  周铭随后盯着樊学刚说“还是樊大少准备在这里动手,挑衅刘家菜的底线呢?”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以为从国外回来就可以在这里肆意妄为吗?我奉劝你对有些事情还是抱有敬畏之心的好,要不然不会有你的好果子吃的!我警告你……”

  还是那个尖嘴猴腮的家伙急不可耐的跳出来说道,可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那边沈善长就哈哈大笑起来。

  “的确我们今天来这里都是吃饭的,所以樊大少不管咱们有什么事还是坐下来说吧,别的不说,总要给刘家人一个面子。”沈善长说,“而且周铭先生已经来了,还有什么事情我们不能摊开来说呢?”

  樊学刚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像毒蛇一样紧盯着周铭看了好一会然后才愤愤坐下。

  “好,我倒想听一听大名鼎鼎的周铭先生来到这里究竟想说什么。”樊学刚说。

  尖嘴猴腮的家伙嘎一下茫然了,什么时候沈大少和樊大少都这么好说话了?

  “我当然是来兴师问罪的。”周铭说。

  什么玩意?

  尖嘴猴腮的家伙差点一下又要蹦起来了,他简直无法理解这周铭究竟在想什么,别人都好声好气哄着樊大少,生怕得罪了他,可这位倒好,得罪了还不说,还要往死里得罪,你他吗会说人话,能看得懂现在樊大少很生气吗?什么兴师问罪,谁敢问罪樊大少啊?

  樊学刚也气乐了“兴师问罪?周铭先生真是说的好呀,正巧我也要向周铭先生兴师问罪,那这又该怎么说……你他吗干什么?”

  噗的一杯茶水就被泼到了樊学刚的身上,让他怒不可遏。

  而这样做的周铭却是一副很无辜的表情“樊大少这可不怪我,手滑了一下。”

  手滑了?

  樊学刚几乎都要把眼睛瞪出来了,他吗你看着我长得很像白痴吗?这种话恐怕就是三岁小孩也不会相信吧。

  “刘榜眼,我本人是很尊重刘家菜,也很尊重这里规矩的,可是现在有人居然敢在这里撒野,难道你们刘家人就没有一点表示吗?”樊学刚质问道。

  这……

  刘榜眼心里有些为难,如果是其他人,哪怕是这位樊学刚,刘榜眼也敢立即赶人,并且以后永远上了刘家菜的黑名单,更严重一点还会遭到刘家的打击报复,但是对这位周铭先生,刘榜眼却着实不敢这么做。

  “你他吗几岁?”周铭这时突然问道,“好歹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怎么还跟幼儿园小孩一样受了气就找阿姨呢?你他吗是耳朵不好使还是脑子不好使?忘了我刚才说过的话,我是来兴师问罪的吗?既然是兴师问罪,我怎么能不有一副兴师问罪的态度?”

  周铭随后指着樊学刚说“说,你为什么要派人在路上拦着我,要劫走周黄宁?”

  “你凭什么问我,你是公安局长还是纪委书记,你他吗就是天王老子也没这个权力!”

  樊学刚紧咬着后槽牙说着,恨不能把周铭给生吞活剥了,说到最后他甚至都咆哮起来。

  “那好吧。”

  周铭突然坐下来了“既然樊大少你不想说那也无所谓,反正现在周黄宁已经被送去了公安局,我相信很快会有结果了。”

  哐!

  樊学刚狠狠的拍了桌子,他指着周铭恶狠狠道“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挑战樊家的底线!”

  “那么请问樊家的底线在哪里?”周铭突然发问。

  樊学刚冷笑道“这个时候知道怕了吗?晚了!”

  周铭摇头回答“樊大少好像弄错了什么,我可不是怕了,我只是想弄明白你的底线或者说是樊家的底线在哪里,因为那样我就能更好的突破他了。”。(s:)

  

  

  Ps:书友们,我是方片2,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