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大道D1标段入口处盛大的开工典礼仍在继续。

  随着沈善长傲气十足的讲话完毕,那么接下来就该是所有嘉宾为项目开工进行剪彩了。

  在所有记者的镜头面前,一个个精挑细选身材均等的礼仪小姐手捧着被红丝带连在一起的花球,排好队一个个走上台。

  台下的记者们也一个个举起了相机,聚精会神的时刻准备拍下这具有伟大意义的时刻。

  寰宇大厦绝对是未来滨海的地标性建筑,现在开工动土的一刻,就是具有历史意义的!

  一切都是排练好的,很快礼仪小姐在台上就位,滨海副市长还有其他受邀请来的嘉宾也都一个个分发好了剪刀。

  这些都准备了妥当,突然旁边礼炮砰砰的轰鸣炸响,五彩的烟雾如同彩虹一般喷向空中,下面各种鞭炮礼花也随之燃放,一支专门从首都请来的礼乐队奏响音乐,给这次开工典礼更增添了喜庆的意味。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记者们,在看到这些的时候,也都是目瞪口呆。

  “我的天呐!我一直都知道沈家为这次开工典礼准备了很多,我也知道沈家的实力很强大,可我怎么都想不到沈家居然强到了这个地步!”

  “你看那些礼炮,据我所知那是从港城专运过来的皇家礼炮,国内都没有的,天知道沈家怎么过的海关,还有那些鞭炮,也都是999响的,都是为了图一个好彩头!”

  “还有那支礼乐队,我在首都的时候见过,他曾经在迎接国外元首的时候也奏过礼乐,没想到沈家能量这么大,连这种礼乐队都能请来,也就只有寰宇大厦这样的工程项目,才能有这样的待遇啦!”

  “快看那边,在那些礼炮的烟雾中,有人走过来啦!你看沈家的这个出场,就是不同凡响,这气氛渲染的激情澎湃,让我都忍不住要对他顶礼膜拜啦!”

  可是……等等!沈善长不是还在台上等着剪彩吗?

  那那货是谁?

  能这么借助现场氛围出场的自然是周铭了,就见他迈着不紧不慢的步子,一位美丽温婉的女人挽着他的手臂,他微笑着向所有人挥手致意,如同领导人一般。

  作为于家大家长的于胜戎昂首挺胸的跟在他身后,却反而有点像跟班了。

  咔嚓咔嚓!

  所有记者下意识都举起相机拍照了,虽然他们大都不认识周铭,但他们记者的本能却感觉到这个年轻人既然这么高调出现在这里,肯定要搞个大新闻了。

  这么大的动静,沈善长自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也看到了周铭那装b过来的身影。

  他来这里干什么?

  沈善长狠瞪了下面的安保经理一眼,恨对方安排的这是什么安保,怎么没有把周铭给拦在外面。

  “沈大少很抱歉,那是我工作的疏忽,我现在就过去把他们赶走?”安保经理说。

  面对安保经理的话,沈善长这时却有点犹豫了,要是周铭没过去,他一定毫不犹豫,可现在周铭已经过来了,而且看他那架势,沈善长也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个时候再上去阻拦,万一闹出什么大新闻那就不好了。尤其还是在这么多社会名流面前,那丢的可是沈家的面子。

  可要是不阻拦,让他过来,看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好选择……

  就在沈善长的这番犹豫间,那边周铭却已经走过来了,并且还挥手向沈善长打起了招呼。

  “沈大少,今天这么重要的事情,怎么不通知我啊?”周铭询问。

  不管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沈善长最后决定,于是他也堆起笑容说:“原来是周铭先生苏涵董事长和于胜戎叔叔呀,是我疏忽了,现在就请你们上台,也帮我一起剪彩,为你们也讨个好彩头!”

  沈善长很大度的让出了自己的剪彩位置,并主动邀请周铭和于胜戎上台一起剪彩。

  在沈善长自己看来,这是十分完美的计划,不管周铭的目的是什么,自己这样的安排都是很合理的,如果他想闹事,那么透过媒体,被人嘲笑和鄙视的只能是他自己。

  当然除了这点,沈善长还想了一个后手:就让你先得意一下吧,以后有你哭的!

  周铭苏涵和于胜戎三人一同走上台。

  “沈大少实在不好意思啊!我们事先都没有通知你,就这么贸然的过来。”周铭歉意道。

  沈善长倒是很大度的摆摆手表示:“这没关系的,毕竟这是寰宇大厦这么重要的工程的开工典礼,想要过来沾沾彩头也是很正常的,我能理解。”

  周铭摇摇头,脸上的歉意更浓了:“沈大少你可能误会我了,我不是那个意思,我今天过来的主要目的是想告诉你,这个开工典礼你可能是搞不成了。”

  沈善长脸上一直带着的笑容当时就僵硬了。

  他定眼看着周铭,第一反应都以为自己听错了,什么你这么牛b哄哄的上台,就为了告诉我这个开工典礼搞不成了?

  想了想,沈善长说:“我想周铭先生的表达可能出现了问题,这寰宇大厦可是中央拍板了的工程,也是未来滨海的地标建筑,而今天又是寰宇大厦开工奠基的日子,是注定会被载入历史的,周铭先生这么说未免不太好。”

  “可我说的是实话呀!”周铭说,“因为据我所知,建造这么一幢寰宇大厦,预算超过了十亿美元,可你并拿不出这么多的投资,你自己的资金链也出了问题。”

  沈善长哈哈笑了起来:“周铭先生来这里是给我讲笑话的吗?全滨海谁不知道为了建造这幢超级摩天大厦,我的海华实业集团联合森泰株式会社以及美国罗宾逊有限公司等国内外上百家单位联合投资的。周铭先生你说我没钱可以,但你要说这么多公司都出了问题,这就是笑话了吧?”

  “所以我带来了这个。”周铭说着,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了一台特制的收音机。

  这一下把沈善长给看傻了眼:“这是一台……收音机?周铭先生你是脑子瓦特了吗?这个时候你拿一台收音机出来,你是想干什么?让大家人手一个鸟笼陪着你去遛鸟吗?这里可不是幼儿园!”

  周铭却说:“沈大少不要着急嘛!我已经调好频了,给你听个新闻。”

  周铭说着就把收音机的声音调大,在把收音机放到话筒边,给所有人都听到以后,周铭同时说道:“这是美国芝加哥广播电台的新闻播报,我知道不是每个人都懂英语,所以我会给大家翻译。”

  “这条新闻的大概意思就是美国罗宾逊公司因为出现了贿赂丑闻而被暂停了一切投资行为,其中就包括对滨海寰宇大厦的的投资。”周铭说。

  下面的记者们还有受邀而来的社会名流,他们也不是全都听不懂英语的,甚至有些人就是外国人,所以他们也都跟着点头,表示周铭翻译的全都对。此外甚至还有人为了印证还当面拿出自己专门收听国外电台的收音机来跟着播放了,结果和周铭这里的一模一样。

  这下让全场哗然一片!

  什么?这寰宇大厦还没开始奠基动工,怎么就先出现了这样的问题,这沈家究竟是怎么集资的?这可真是个大新闻啊!

  比起这些,记者们更好奇的是:现在投资少了,那这栋大厦还能如期开工吗?

  沈善长马上站出来了:“各位记者朋友们请稍安勿躁,关于罗宾逊公司的事情,我们还需要验证,不过寰宇大厦当然还是你那个如期进行的,因为我们最大的投资者是森泰株式会社,而这个公司是岛国最有实力的房地产集团,他们所投资的摩天大厦遍布全世界……”

  “你是说小鬼子的公司吗?那你稍等一下啊!”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鼓捣着手里的收音机,然后调到了另一个频道:“这是港城广播电台,我知道这个森泰株式会社是在港城上市了的,所以你们听听看这个新闻,如果你们听不懂粤语我也会帮你们翻译。”

  “这条新闻就更简单了,说的森泰株式会社在泰国的投资失败,港城股市大跌,现在也要割掉一些国外的投资项目,其中也包括这个寰宇大厦。”

  周铭接着说道:“其实不仅是罗宾逊公司和森泰株式会社,就连沈老板的海华实业也倒了大霉,曾经参与投资的滨江几个股东,都已经撤回了投资,所以海华实业估计也拿不出钱来了。”

  随着周铭这话,台下的惊呼一阵接着一阵,所有记者拼命拿出小本本记下这一切。

  大新闻,这绝对是个震惊全国的大新闻啊!

  虽然很多人在看到周铭出来的时候就已经猜到了,可无论他们怎么想,都绝对想不到周铭居然能搞出一个这么骇人听闻的新闻。

  罗宾逊公司撤回投资,森泰公司停止投资,海华实业股东撤资。

  这一重接一重的事件,就算是三岁小孩也该明白,寰宇大厦是没条件再开工了的。

  “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寰宇大厦是滨海市重点工程,希望沈善长同志能再慎重考虑。”副市长见势不妙首先站出来对沈善长说,然后很不满的甩手离开了。

  在有了副市长带头以后,其他受邀嘉宾也一个接一个出来向沈善长告辞了。

  沈善长紧握着拳头,气得浑身发抖咬牙切齿,他指着周铭:“这都是你做的,你是故意来这里闹事的对吗?”

  周铭嘿嘿笑着点头说:“你好聪明呀!这都让你猜到了!”

  噗!

  沈善长要吐血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