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就是幕后推手,你是怎么知道的?”周铭很好奇的问道。

  虽然周铭之前不是没有过猜测,甚至在种种迹象上,直觉告诉周铭和沈家脱不了关系,所以周铭才会这么直接跑去寰宇大厦,这么公然打沈家的脸。

  但同时周铭也没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的想法,因此在刚刚于胜戎询问下一步计划的时候,周铭才会表示自己没想好,先观望观望再说。这是周铭想看看沈家的反应,以此推断他们牵涉这件事情的程度。

  不过周铭只是重生,并没有开上帝视角的挂,怎么能想到沈家真的就是幕后推手呢?

  况且这种事情应该也是秘密才对,怎么就会在这个时候突然传到自己这里来呢?不早不晚,时间卡的刚刚好。

  这……

  那管家似乎有些犹豫,还小心翼翼看了于胜戎一眼,显然不知道该不该说。

  就看他这个做派,都不用于胜戎说话,周铭就猜到个八九不离十了:“看来是有人故意给你的消息对吗?”

  于胜戎也让他全都说出来,告诉他在这里没什么是不能说的,只有说一半藏一半才不好。

  管家这才回答:“这个事情是樊家派人告诉我的,说是沈文达派人传出来的消息。”

  “沈善长利用樊学刚摆了樊家一道,樊家想找回这个场子我能理解,但这个沈文达又是怎么回事?”周铭感到疑惑。

  “沈文达是沈家老大。”于胜戎想了想又说,“我还是先把沈家的情况大致给你讲讲吧。”

  周铭点头说好,虽然苏涵也告诉过自己一些,但苏涵毕竟也跟自己一样,根基太浅,在对这些世家家族的了解上,就怎么也比不过于胜戎他们了。

  随后于胜戎就给周铭仔细说了一遍,周铭听完无奈叹气道:“又是一个家族内部矛盾!”

  其实沈家的事并没有多复杂,就是沈家老太爷有两个儿子,老大沈文达和老二沈百世,按理来说沈家家业应该由沈文达来接手,事实沈老太爷也是这么安排的;但这样一来老二沈百世就很不乐意了。

  于是沈百世就各种在沈家上蹿下跳的秀存在感,沈文达是老太爷一手教大的,性格温厚,再加上沈家就他们俩兄弟,因此一直忍让沈百世。

  然而沈文达的让步却并没有让沈百世醒悟,反而沈百世仍然步步紧逼,还不断提拔自己人安插在家族企业里,甚至连海华实业和寰宇大厦这种项目都交到自己儿子手里。

  虽然他老二的地位没法改变,但他却可以通过这些手段,一步步成为真正掌握家族掌门人,让自己大哥当个有名无实的大家长。

  老大沈文达尽管性格温厚,可以忍让二弟的咄咄逼人,却不代表他是毫无底线的。

  正是这样的原因,今天在寰宇大厦的事情发生以后,沈家召开族会,沈百世再次在族会上咄咄逼人,让沈文达再也忍无可忍,就把这个事情通过樊家传出来了。

  “周铭先生,我觉得沈文达肯定早就觉得沈家招惹这种事情不好了,但沈百世已经做了他又没办法插手,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装作不知道,但今天一方面是寰宇大厦的事情让沈家颜面扫地,另外一方面也是沈百世在族会上的压迫,才让沈文达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于胜戎猜测,他随后又说:“不过周铭先生你居然早就猜到了吗?”

  听完这些,周铭不由发出感慨:“大宅门呀!呵呵!”

  “既然已经确定真的是沈家,那我也就放心了,看来周铭先生您早就猜到了对吗?”于胜戎接着问,“那我们现在可以继续对沈家步步紧逼了,尤其是寰宇大厦,如果我们能从沈家手里拿过来,那不管是对我们自身实力的展现,还是声望的提升,又或者对国家,都是大功一件啊!”

  周铭却摇摇头:“我不认为现在把寰宇大厦从沈家手里抢过来对我们是什么好事。”

  周铭这么说并不是空穴来风,毕竟周铭很清楚记得前世的时候,寰宇大厦既然能停工五年,就表示这里面并不只是钱的问题那么简单。

  再说前世的寰宇大厦都拖到了新千年以后,那时候的浦东已经发展的很好了,在那样的情况下,中央都容忍东方明珠塔旁边这个烂尾楼,那就说明这里面的水比自己想的要深的多。

  况且周铭也很清楚自己对滨海这里的形势了解的并不透彻。

  那么既然明知道这里有个坑,自己还非要往下跳,那不是勇敢,是脑子进水了!

  “可是现在寰宇大厦这个样子,肯定很多人会想接手的,我们错过这个机会真的好吗?”

  于胜戎想了想又问:“而且如果我们不伸手寰宇大厦又该做什么呢?”

  周铭哈哈一笑说:“放心吧老于,如果我想要寰宇大厦,那不管他现在有多少人要抢,也不管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都抢不走的!至于我们……”

  周铭沉吟一会抬手指了指下面台上:“就先把咱们的剧目排出来吧,甭管什么京剧沪剧昆剧越剧的全排一遍,包下滨海所有的剧场轮班倒的演,我们还可以找电视台影视公司什么的攒个好本子出来拍部电视剧,放电视台黄金时间去播放,只要把这件事情弄到人尽皆知就好了。”

  啥?搞剧团拍电视?

  于胜戎一下傻了眼,要是之前,于胜戎一定会认为周铭疯了,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年轻人幼稚冲动任性和虚荣心爆棚的做法,但是在周铭去现场搅黄了寰宇大厦的开工仪式以后,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因为要只是任性冲动,那怎么解释现在得到的关于沈家真的是背后推手的消息?

  所以周铭既然想这么做,那就一定是有他的深意在里面,只是自己的眼光和思维方式和他不一样,看不透罢了。

  “既然周铭先生你这么决定了,那么这个事情就我来安排。”

  于胜戎对周铭说:“我于家有人在广电总局任职,在文艺界也有一定的关系,搞剧团拍电视还是没问题的。”

  “真的能行啊?那太好啦!”周铭高兴的说。

  其实于胜戎并不知道,周铭真的就只是一时兴起随口说说而已,没想于胜戎能答应,但转念一想这也没什么奇怪,既然于胜戎有办法请已经半隐退了的梅庆芳先生出山,那自然在文艺界是有一席之地的。

  就周铭自己来说,他觉得虽然自己可以低调,但这个事情还是很爽的嘛!尤其是看到舞台上的剧目还演出来,电视剧里也拍出来了,想想还是挺激动的。

  好在于胜戎没有读心术的本事,要不然他知道了周铭现在的想法,又要内伤了。

  “这些当然能行,只是需要一定时间,那周铭先生您接下来打算怎么办?”于胜戎又问。

  周铭仔细想了想然后给了一个出乎意料的回答:“我明天去见见周黄宁,我觉得他身上应该还有很多事情是能深挖的,一切等我见了他以后再做决定。”

  ……

  与此同时在沈家,此时族会早就散去,所有的沈家人都各自离开了,和白天一样,晚上的族会吵吵嚷嚷了几个小时,直到半夜却仍然没有商讨出一个结果。

  随着所有沈家人离开,偌大的正堂里,就只剩下了沈家的老爷子和沈家老大沈文达了。

  沈老爷子坐在太师椅上神情疲惫,就好像之前的族会已经耗尽了他全身的精力一般,哪怕他在族会上一句话也没有说。

  他的手忍不住的颤抖,好半天才颤颤巍巍的开口:“老大,你把消息传出去了对吗?你怎么能这么做,不管老二他做的多过分,但他毕竟还是沈家的人,可你这么做,岂不是要把整个沈家给推进火坑里吗?”

  “爸,可是我已经别无选择了!”沈文达说,“你今天也看到了百世他的做派,他现在已经觉得自己是沈家的大家长了,觉得我们只能听话做他的狗,如果沈家继续让他这样胡闹下去,后果只会更加不堪设想!所以我宁愿在此之前,先做一点什么。”

  老爷子痛苦的摇摇头,但他还来不及说什么,外面就先传来了声音。

  “大哥,果然是你背叛了我!”

  沈文达猛的抬头,就见一个胖子走了进来,他就是自己的二弟沈百世。

  这让沈文达心里一紧,他急忙说:“不是我没有!百世,我也是才知道这个消息……”

  沈百世一脸冷笑,一双绿豆般的小眼睛里迸射出不屑的神色:“大哥你看看你,还是这么怂,一点胆量担当都没有,既然做了这样的事情,居然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你说沈家怎么能交到你这种人手上?”

  随后沈百世一甩手又说:“不过说到底我也还得谢谢你,因为消息是我故意让你传出去的,否则你以为你还有那个本事吗?”

  沈文达脸色顿时白了:“你说什么?这都是你算计好的?”

  沈百世笑着点头:“那要不然呢?你以为自己还能像汉献帝一样搞个衣带诏出来吗?就算你能搞出衣带诏,你以为你外面还有对你忠心耿耿的董承吗?”

  “好吧看你这样也真亏得你还是我大哥。”

  沈百世有点厌恶的说:“我是故意让你放出这样的消息的,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个周铭知道,因为他是来找幕后推手报仇的,现在他知道了这件事,必定会找上沈家,而最好对付沈家的办法,就是把寰宇大厦的项目从沈家手里抢过去,我也就是希望他这么做!”

  沈百世接着说:“哦对了,我不仅是希望他这么,我还希望又更多的人能参与进来,毕竟在罗宾逊公司和森泰株式会社撤资以后,寰宇大厦的资金缺口太大了。”

  “所以你是打算把寰宇大厦当成陷阱,要坑所有人吗?”沈文达意识到了。

  “如果不这么做,怎么能填上沈家的坑呢?”

  看着沈文达,沈百世脸上鄙夷的味道更明显了:“我的大哥,你也好好看看你自己的样子,你哪还配被称为是沈家人,你又凭什么来继承沈家这偌大的家业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