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四百五十章 快刀斩乱麻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8-12-17 00:36: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陆江派出所是位于浦东新区的一个派出所,由于靠近证券交易所和正在建设的东方明珠塔,这也是浦东配备最好级别最高的派出所。

  周黄宁在被移交到公安局以后就被暂时关在陆江派出所的拘留室里。

  这天上午周铭苏涵和李庆远于胜戎一起来到了陆江派出所,在和派出所方面沟通以后,他们很快安排好了探视房间和探视窗口。

  周铭没进过派出所,因此并不了解拘留所里是什么情况,不过这个探视窗口倒是和周铭在电影电视里见到的差不多,是被一面隔音玻璃和墙壁完全隔绝的两个房间,相互可以看到却听不到声音,必须通过窗口电话,同时探视期间,窗口两边都会有民警监视。

  他们坐在这里等着,周黄宁还没被带过来,于胜戎小声问周铭:“看起来这周黄宁的嘴挺硬的,没想到这么长时间了,警察都没从他嘴里问出什么话来,周铭先生你这次能掏出什么消息吗?”

  “能问多少是多少吧,这个随缘的,况且这周黄宁进局子还没三天,或许对他什么主意也还没定呢!”周铭语气很随意的说。

  事情的确如此,或许在周铭来了滨海以后发生了很多事,但仔细算起来,周铭到滨海这才是第四天,而周黄宁的身份又比较特殊。

  虽说是牵涉重大经济案件,也害得周铭的父母进了派出所,可周黄宁背后也牵扯着樊家沈家,这么多的势力博弈,那可不是一个派出所长能做的决定,只能先等上面的消息再做决定。所以尽管周黄宁已经在这里拘留三天了,却只是走过场的进行过两次不痛不痒的形式审讯。

  说话间,探视窗口那边一个穿着囚服的家伙被民警带过来了,周铭和苏涵都认识,他就是周黄宁。

  不过现在的周黄宁可和在东林市周家寿宴上的意气风发完全不一样了,他不仅头发被剃光了,胡子也没刮,精神状况看上去也不好,连眼角还有一块青的,走路也有点一瘸一拐的,可见周黄宁在拘留所里的待遇并不怎么好。但这也就让周铭舒坦了。

  开玩笑,就是这家伙害的自己父母进了派出所,要是他还能舒坦,那自己就该不爽,去找派出所的上级单位举报了!

  随后周黄宁坐在自己面前,由于周铭他们和周黄宁的身份都特殊,因此也就没说什么探视时间之类的了。

  “娃娃笑的董事长总经理,娃娃笑的幕后老板,还有滨海的大企业家于胜戎,没想到我居然能得这么多大人物来探视,真是三生有幸啊!”

  那边周黄宁主动拿起了电话,然后首先哈哈大笑起来,似乎真的很高兴。

  周黄宁这句主动的招呼,让周铭颇感意外:“看起来周叔叔的见识面还是挺广的嘛!”

  这不能不让周铭意外,要说自己苏涵和李庆远他认识正常,不过于胜戎?这可是滨江于家的大家长,一般人连于家和绍兴师爷龙游商帮这些群体都不会知道,但周黄宁却能一口叫出他的名字。

  周黄宁对此十分得意:“我知道的事情可比周老板你想象的要多,那你要不要求我啊?如果你跪下来给我磕三个响头,说不定我心情好就会告诉你了!”

  这话富有挑衅意味很让人生气,不过周铭却笑了笑说:“很抱歉周叔叔,我这个人只给父母磕头,其他亲属只有死了我才会磕头,周叔叔放心,会有这个机会的。”

  周黄宁脸色一凝,随后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你想让我死吗?我告诉你没那么容易,哪怕我在这里被关一辈子,我也不会让你得逞的!”

  “哦是吗?”周铭饶有意味的说,“看起来你在拘留所里生活的还不错。”

  “看到周铭老板在外面一筹莫展的样子,我当然很高兴啦!”周黄宁满脸挑衅,“怎么样周老板,你以为把我送进了派出所,你就能找到害你父母的幕后黑手吗?你未免也太一厢情愿了吧?”

  “那你错了,难道你忘了就在你来的第一天,就有江南虎拦路要劫我们的车吗?”周铭问他。

  “所以你就去找樊家的麻烦?”周黄宁戏谑的反问。

  周铭摇头说:“并没有,我去把沈家给揍了,昨天沈家的寰宇大厦开工仪式,我给他搅黄了。”

  周铭说着还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报纸,放在了面前透明的玻璃上给他看清楚。

  周黄宁是看的很清楚,可他的笑容当时就僵硬了,一张便秘的脸上满是费解和茫然。

  他吗是樊家来劫的车,你去找沈家麻烦是个什么操作?

  “很简单啊!我来到滨海以后去找樊家大少,恰巧沈家大少也在,他一个劲的忽悠我要我报复樊家,我觉得他有问题,就出手了。”周铭告诉他。

  “蠢货你简直就是个大傻b!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哈哈哈!”周黄宁又突然狂笑起来。

  周铭还是不生气,他也早就料到了会有这样的情况,周铭问他:“看来周叔叔还知道很多消息对吗?不妨说给我听听。”

  周黄宁一脸戏谑的表情:“你想知道啊?那你去猜啊,你不是很聪明吗?看你能不能猜得到啊!哈哈哈!我告诉你周铭,你就算到死也不会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就自己一个人去瞎猜去吧!呸!”

  说到最后周黄宁还狠啐了周铭一口,虽然中间隔着玻璃,但周黄宁那挑衅的意味却表露无遗。

  周铭沉吟了片刻,然后放下电话起身离开了。

  走出了派出所,周铭突然问于胜戎:“于先生你能找到这派出所里的关系吗?”

  于胜戎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不过他还是点头回答:“应该没问题。”

  “那帮我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家伙吧,打他个夜生活不能自理什么的。”周铭指了指身后的派出所对他说。

  于胜戎先愣了一下,随后才点头表示好的:“没想到周铭先生的报复心还挺强。”

  周铭一脸理所当然:“我从来没说过自己是圣人,我只是不喜欢记仇,一般有仇当场就报了。”

  于胜戎点头表示理解,他随后又问:“那么周铭先生你现在离开是问出什么了吗?”

  周铭先点头后又摇头,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可以说有也可以说没有,说没有是因为他很防备我,我不管怎么问他都不肯说的;而说有,是他的态度,让我能肯定沈家并不完全是幕后推手。”

  于胜戎想到了一个很可怕的可能:“周铭先生您是说那个消息有问题,是有人故意误导我们对付沈家?”

  “应该不是。”周铭说,“我只是说沈家可能不完全是幕后推手,并不代表他不是,因为幕后推手很有可能不止一家,也有可能沈家只不过是被推出来当挡箭牌的。”

  嘶!

  于胜戎深吸了一口气,他揉着太阳穴说:“这事情变得越来越复杂了,周铭先生看来我们需要重新考虑对沈家的态度了。”

  周铭却很奇怪的反问他:“为什么要重新考虑?就怼着沈家干,谁让他这么迫不及待跳出来的。”

  于胜戎有点不太明白周铭的意思:“但周铭先生您不是说沈家并不完全是幕后推手吗?那我们在这种情况下不是应该要考虑一下,想办法揪出真正的幕后推手,不能瞎来吧?”

  周铭却哈哈笑道:“老于看来你是没明白我的意思,你看那周黄宁叔叔的态度,还有幕后推手们迫不及待的把沈家推出来,都说明他们是想让我做思考题,让我去猜这滨海的水究竟有多深,那我就偏不猜,我也没兴趣做这烧脑的思考题,我只知道谁惹我我就要干死他!谁让我不爽了我也要干死他!”

  “我就是要告诉所有人,不管谁往这里伸了爪子,我都会一个一个剁掉他!”周铭说。

  于胜戎又懵了,虽然周铭这话听起来是很冲动幼稚的,但细细想来也的确是现在应对的最好办法了。

  而且面对这么一团乱麻的局面,很多人的第一反应都是理顺,但周铭却不一样,他却要拿刀出来一根一根全给砍了,这不简单明了得多吗?

  快刀斩乱麻,很多人都明白这个道理,但能做到也敢这么去做的,就只有周铭了。

  于胜戎突然觉得周铭这真是有领袖气质啊!

  只是等一下……自己怎么又成老于了?看来这小子是喊顺口了啊!

  不等于胜戎气闷,这时于胜戎的管家匆匆赶来,并带来了一个寰宇大厦要拍卖的消息。

  于胜戎看向周铭:“周铭先生这……”

  “看来我们没动手,沈家却自己忍不住了,到时候去看看吧。”周铭说。

  随后周铭苏涵和于胜戎就离开了,当然于胜戎并没忘记周铭交代他的事情,他打了个电话,很快就安排好了。

  于是就在一个小时以后,陆江派出所突然接到了报案,去外面抓了一群身强力壮的混混进来,并安排到了周黄宁的拘留室里。

  这些混混进来就看到了躲在角落里的周黄宁,向他招手道:“周叔叔是吧,兄弟们今天的手脚有点痒,希望能找你帮帮忙,希望周叔叔能多配合一下。”

  紧接着拘留室里就传来一阵捶打的声音,以及被捂在喉咙里的呻吟惨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