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欢迎大家今天相聚在这里,参加寰宇大厦的项目开工仪式,我们都知道,浦东新区一直都是滨海乃至全国的重点发展区域,全国多少公司在竞标这里的地段,但是我很幸运,能拿到这一块宝贵土地的开发权,我有理由相信,这块看上去不起眼的土地,在我的手上,能变成黄金!”

  一个傲气十足的声音在浦东新区的中央大道旁响起,那是沈善长在寰宇大厦开工仪式上的讲话。

  中央大道d1标段的入口处,这里被布置得花红柳绿,一个个热气球高高升起,下面悬挂着一道道祝贺的条幅,包括滨海副市长这样的领导以及某些央企国企的大佬,还有外国企业家,他们站在一副巨大的幕布前面,他们背后就是一幅摩天大楼的概念图。

  在他们面前有一个主席台,沈善长就站在主席台上作为主要投资和承建单位代表,发表着讲话。而在他面前,一群足有好几百名国内外记者围观在这里,他们高举着手中的相机不住的拍摄着这珍贵的画面。

  开玩笑,现在只要不是傻子,谁不知道浦东新区是国家的重点规划区域,尤其当滨海代表的林泽康去了中央当主席以后,浦东新区的开发就更是重中之重了,可以说只要在这里盖的房子,日后都是寸土寸金的。

  可正式因为这样,有些记者才暗地里纳闷,怎么这么重要的项目,却让一个年轻人站在这里讲话,连堂堂副省级的副市长都要在旁边当陪衬,这也太厉害了吧?

  毕竟不是每个记者都那么神通广大,绝大多数人对滨海的了解也都只停留在表面,只能看到市委书记市长和海钢这些大企业,并不知道企业之下的资本流动,也不知道滨海四大家,不知道沈家,甚至很多人连黄家这个华夏唯一财团家族都不知道。

  不过所谓记者,也就是和消息打交道的,因此很快就相互交流起来。

  “他你们都不知道啊?那是沈家的大少爷,沈家你不知道?那可是那位传奇人物沈万三的后人,过去滨海赫赫有名的漕帮青帮,就是沈家的,所谓魔都大亨杜月笙,他不过就是沈家养出来的一条狗!”

  “这吹的有点太过了吧,虽然我知道沈家很厉害,但那不是过去的事情吗?怎么难道他们的钱都还能留半个世纪不成?”

  “这你就不懂了吧,那些资本家都贼得很,他们早早的就把自己的钱全投资出去了,要么就换成了黄金埋在自己家底下,现在要用就拿出来了。要不然你以为那沈善长的海华实业凭什么投资这一百亿的超级项目啊?就这个钱,就是把海华公司卖了都拿不出来啊!”

  这个记者似乎消息特别灵通又特别喜欢显摆,他越说越来劲了接着说道:“听说海华实业早早就在港城上市了,现在凭着寰宇大厦这个项目,想必在港城的股市上又能赚回一大笔钱,不用想,未来在滨海这位沈大少绝对是能横着走的那类人,这才是真正的滨海商界大亨!就连滨海市委书记都要给面子的那种!”

  这个记者还悄悄指了指台上:“而且你们看啊!台上那些人,不仅有副省级的滨海副市长,还有海钢华电那些国企大佬,那边还有滨海书法家协会和曲艺家协议的老师,还有那些外国人,这些人都是社会名流,去哪里都是能上新闻的,现在却甘心给他站台,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下面这些记者们的笑声讨论,沈善长在主席台上不是没有看到,但他却不仅不管,反而还更得意了,毕竟他们都是在夸自己嘛!

  而且就自己这么年轻就能在寰宇大厦的开工仪式上讲话,就能搞到一百亿投资来承建这个未来的滨海地标工程,假以时日,自己怎么能不是滨海大亨?

  沈善长想到这里,突然觉得昨天那些小家伙真是太可笑,居然会替自己担心那个周铭?

  不是自己自吹自擂,要是给周铭那个家伙在这里看到自己的讲话,还有副省级副市长给自己作陪衬,恐怕他只会吓到腿软吧。

  他能做什么?他又敢做什么吗?

  沈善长这么想着,他的语气也随之变得更骄傲了:“就在三个月以前,经贸大厦开工,希望能建成浦东新区第一幢摩天大厦,那么今天在这里,我则要郑重向大家宣布,即将开工的这幢寰宇大厦,将后来居上,超越金茂大厦成为滨海第一摩天大楼!”

  随着沈善长这番话说出口,现场顿时爆发出了最热烈的掌声。

  而在所有人的掌声中,沈善长摆出自己认为最和善的微笑,他挥手向所有人致意。

  在这一刻,沈善长就认为自己是今天的主角,什么周铭什么樊学刚什么黄荣,那在自己眼中不过都是狗屁,自己抓住这栋寰宇大厦,他们凭什么和自己争?

  ……

  与此同时,在通往寰宇大厦开工典礼现场的中央大道上,一辆加长的凯迪拉克礼宾车正不紧不慢的行驶着,周铭苏涵和李庆远于胜戎都坐在这辆车上。

  车上,相比周铭和苏涵的放松,李庆远也算是和周铭打交道最多,同时自己也有一颗大心脏,因此他也忍得住,只有于胜戎显得十分紧张。

  “我真是疯了才会答应你这么做!”于胜戎突然说。

  周铭笑了,他对于胜戎会说这话并不感到意外:“看来于先生还是没想清楚。”

  “我怎么可能会想清楚?”于胜戎说,“你可知道这浦东新区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国家规划的重点发展区域,而这寰宇大厦又是浦东建设的核心工程项目,未来滨海的地标建筑,你怎么敢在这里闹?”

  周铭摇摇头说:“看来于先生又忘记我的话了,我之前不就说过我要把滨海给闹得一个天翻地覆吗?所以要是这寰宇大厦要是没那么重要,我还不做这个选择了呢!”

  “而且!”周铭又说,“难道于先生或者滨江资本集团对这座寰宇大厦就一点没想法吗?”

  于胜戎想说什么,但话到嘴边却又根本说不出来。

  因为就像周铭说的那样,他和他的于家以及背后的滨江资本集团,对这座未来肯定会成为滨海地标建筑的寰宇大厦何止一点没想法,简直就是红了眼睛想抢过来的。

  别说是这些精明的滨江商人了,就是一个普通工人农民,都能明白这栋寰宇大厦的未来潜力。

  正是这样的原因,昨天当于胜戎连夜赶回杭城和其他人商量的时候,那些人毫不犹豫的就选择支持了周铭。

  也是由于这样的原因,今天于胜戎才会和周铭一起坐在同一辆车上。

  犹豫了再三,于胜戎还是说了:“可是我们就这么直接赶过去……那岂不是在打沈家的脸吗?要知道这寰宇大厦的项目可是他们最看重的呀!”

  周铭点点头表示:“我知道啊,要是这寰宇大厦没那么重要,没被沈家那么看重,我还不选这个了呢!”

  “毕竟小打小闹的多没意思啊,我周铭要么不出手,出手必有伤亡,谁让沈家这么不懂事呢?”

  周铭接着说道:“你看樊家,知道樊学刚招惹了我,樊家大家长就亲自出面带着樊学刚来我面前给我道歉了;你再看看沈家,在背后偷偷算计我不说,居然事后还没一点表示,那我不找他麻烦找谁麻烦?”

  于胜戎看着周铭,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些话是从一个正常大商人嘴里说出来的话。

  太任性太无法无天没有规矩了!

  于胜戎不是没有见过一些天赋异禀喜欢捞偏门和拼命的生意人,可那些人不管怎么做也还都是有逻辑可寻的,他们大都是建立在自己对市场的准确判断上,采用一种比较极端的方式而已。

  可以说那些人不管手段多极端,做起事情来多拼命,但也都还是在他认可的商道内。

  但眼前这位周铭,他做事就好像全凭自己的喜好任性,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而且也很骄傲自大刚愎自用。

  就说眼下,且不说是沈善长自己的主意还是沈家,就说那是滨海四大家的沈家,他们算计的人少说也有成千上万了,而且他们脱胎于青帮,本身也就是和算计分不开的,如果这就要道歉,那也太荒唐了吧?

  也是,樊家的确是过来道歉了,这让于胜戎看不懂,但你不能因为这样就膨胀了啊!以为自己就是天下第一,老子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怎么看都是一个心智不够成熟的年轻人啊!

  周铭突然伸手勾着于胜戎的肩膀对他说:“我说老于,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既然决定跟着我闹事了,那咱们就放开那些条条框框,放手去做,怎么牛b怎么来,怎么爽怎么来,怎么能打脸沈家打脸的最狠怎么来!”

  “老于你仔细想想,我们就在这个国家滨海和沈家都非常看重的项目上,我们不仅把他搅黄了,我们还要把他夺过来,那多带劲?”周铭又说。

  老于?

  周铭这突如其来的一个称呼,让于胜戎感到有些汗颜无语,不过不得不说,就周铭的这番话,也的确让于胜戎感到心动。

  想想自己能在寰宇大厦的开工现场打脸沈家,那的确很爽!

  “我他吗绝对是疯了,才会答应你做这种事情!”于胜戎说,不过他眼神精芒闪烁,语气激动,一点也没有后悔畏惧的样子。

  周铭哈哈一笑:“那正好说明滨江商人的这种疯狂,很对我口味嘛!”

  

  

  Ps:书友们,我是方片2,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