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五百三十章 张教授加油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8-12-17 00:28:59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
   “周铭你怎么会在这里?这里可是最好的包厢,你怎么可以进来?”

  张宽失声尖叫着,连语调都变了,仿佛看到了什么最可怕的事情一样。

  周铭坐在张宽面前,对于张宽的惊恐话语感到有些好笑:“张教授,这里只是个普通包厢,就算价格不一样,也仍然是对外营业的,我为什么不能进来?”

  就算傻b也能明白这一点,这包厢又不是什么军事禁区,哪有进不来的说法?但也正因为这样才更让张宽恐慌了。

  对张宽来说,周铭绝对是他这辈子想摆脱都摆脱不了的人生阴影。

  还记得原本他高调的海归回国,在某证券公司做投资顾问,月薪过万,过着令人羡慕的“成功人士”生活,甚至还能接受报社和电视台的采访,那简直就是人生赢家,然而这一切都毁在了这个周铭手上!

  那天他接到了自己老板的通告,让他去上一档东海电视台的节目,并要他在电视台上大肆抨击了寰宇公司,而自从他点头去了东海电视台以后,他的人生就从此不同了。

  他的抨击致使寰宇公司股价受损,寰宇公司不含糊的上法院告他,法院判他败诉,并且要承担两千万的赔款。

  随着这个判决出来,他的公司毫不犹豫的解雇了他,曾经以往和他很要好的朋友也纷纷像躲瘟神一样躲着他,家里的房子给法院执行了,他和父母甚至只能租一间很破烂恶臭昏暗的地下室,过着老鼠一般的生活。他要像那些民工一样,拿着自己的简历要四处找工作。

  就在这时候,周铭找到了他,表示可以帮他解决两千万的赔款,张宽很快答应了周铭,也按照周铭的指示在外滩那里疯狂控诉寰宇公司,当起了反寰宇公司的急先锋,这让他很快不仅重回了“成功人士”,甚至他的影响力还比以前更胜一筹了,不仅各大报社记者都整天围着自己转,甚至就连沈家这样的豪门都得让自己三分了。

  在这段时间,张宽十分膨胀,有了一种自己能号令天下唯我独尊的豪迈,就连沈善长这种自己过去只敢卑躬屈膝面对的人,现在自己却能毫不给他面子了。哪怕自己直接管他伸手要钱,哪怕自己欠了御宝阁的饭钱,他们也不能拿自己怎么样,这就是本事!

  可就在自己已经掌控了整个滨海大局,就当自己在御宝阁最奢华的包厢里用膳,自己最志得意满的时候,周铭又是这个人,那么突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

  “你是魔鬼吗?”张宽指着周铭破口大骂,“为什么你还要出现在我面前,我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不是当初的张宽了,我现在是名满滨海的张教授!是反你的寰宇公司的急先锋,你现在寰宇公司的股价已经跌的很厉害,你想来求我吗?我告诉你,这是不可能的,你就等着破产吧哈哈!”

  “你是在试图用自己夸张的语气和严厉的言辞来掩盖你内心的惶恐和懦弱吗?”苏涵冷冷的反问他说。

  “你说什么?”张宽当时就炸了毛,很显然苏涵这话直接说到了他的最痛处,他的确现在很惶恐和害怕,或者说他根本不想也不敢面对周铭,所以才要拼命装着自己很强硬很厉害的样子。

  周铭这时却笑着说道:“小涵,你也不要这么说张教授嘛,要我看他现在这个状态非常好,你忘了咱们之前曾经拜访过一位德艺双馨的老艺术家,他是怎么评价表演艺术的吗?最首要也是最难的,就是进入角色,你看看张教授现在不就做的很好吗?”

  周铭随后对张宽说:“张教授很抱歉,刚才的话你就当没听到吧,其实你现在是很厉害的,比之前已经是判若两人了,也不要害怕我什么,因为我也拿你没办法了。”

  苏涵噗嗤一下笑了,如同鲜花盛开般娇艳动人,歪着脑袋很娇憨的说:“是呀!周铭你不说我都忘记了,咱们本来就是要张教授帮我们当反寰宇公司急先锋的。”

  张宽那边当时就傻眼了,不仅是因为他们的话,更因为刚才周铭喊苏涵的称呼。

  小涵?

  虽然谁都知道娃娃笑的苏董名叫苏涵,那么小名很可能就是小涵,但敢这么叫,真的能这么称呼苏涵的,恐怕就只有周铭一个人了。

  后来张宽看着周铭和苏涵在自己面前一唱一和的,这让他忍无可忍。

  张宽不是不记得自己是怎么重新崛起的,就是周铭指点自己让自己当这个反寰宇公司急先锋,可这么做是一回事,真的承认却又是另一回事了。

  作为现在名满申城,滨海最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张教授怎么会承认自己是别人的打手呢?还这么无所谓的说什么拿自己没有办法,你这个逼装的就有点过分了吧?

  但周铭嘴上越这么说,张宽就越有些不知所措。

  “你们到底想怎么样?”张宽有点恐惧的问。

  听他这么问了,周铭这才想起什么的一拍额头:“你瞧我这记性,我今天是专程来看张教授你的,这是娃娃笑的最新产品,市面上都还买不到的,希望你笑纳。我知道张教授你现在是大忙人,今天晚上还有一档电视节目的要参加,我们就不多打扰了,你节目努力发挥。”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变戏法一般的拿出一个娃娃笑礼盒给张宽,礼盒交到张宽手里以后,周铭就主动起身离开了,一点也不拖泥带水。

  张宽就那么愣愣的坐在椅子上,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面前那个娃娃笑礼盒,心里一团乱麻。

  那个该死的家伙,他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

  难道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提醒我,不管我现在在滨海有多大影响力,依然不要忘了仍然是他的打手,是他指点自己去做反寰宇公司急先锋,凡事不要太过分了吗?

  是了!肯定是这样,毕竟自己最近做的这些事都很厉害,已经让寰宇公司出现了连续两个交易日的跌停,不管那个该死的家伙他的目的究竟是什么,这样的连续跌停都让他再也坐不住要出来找自己了。他是想告诉自己,他可以捧自己起来,也能随时打压自己下去吗?

  可紧接着张宽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不可能!如果这样的话,那么他还说让我加油,还说那是进入角色,那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是故意做出那样的姿态,可他那样的表现并不像是装出来的呀!

  那么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呢?是继续当自己的反寰宇急先锋还是不做了呢?

  怎么好像自己做不做都是错误的选项了呢?

  还是回到了最初的问题上:周铭那个该死的家伙他究竟想做什么?

  周铭究竟想做什么?

  不仅张宽疯狂在问这个问题,就连苏涵也问了周铭这个问题。

  “目的?”周铭很无辜的回答苏涵,“我并没什么目的啊,只是你看张宽他这个事情做的这么出色,我们怎么能不好好奖励他一下呢?”

  见苏涵仍然皱着眉头,周铭只好接着说道:“咱们不要把事情想的那么功利化好不好,不是什么事情都必须要有一个准确目的的,就好比要是娃娃笑公司里哪个员工或者干部做出了什么成绩,研制出了什么新的配方和产品,小涵你也要给他一点奖励吧。”

  “我觉得张宽要是知道你这样的想法,他肯定要抓狂了。”苏涵有些同情的说。

  周铭想了想说:“我觉得他现在就应该挺抓狂了吧。”

  噗!

  苏涵笑出了声:“我明白了,周铭你送他这盒娃娃笑礼盒,根本没有具体的含义在里面,就是让他模糊着去猜,只能说这位张教授太可怜啦!”

  苏涵随后想到什么又问周铭:“可是他万一崩溃放弃了可怎么办?他那个人看起来可并不像是意志力很强的人。”

  “所以我还并没有把两千万的支票给他呀!”周铭说。

  得到了周铭的这个答案,苏涵是真的更同情可怜的张宽了,因为不管张宽那边如何抉择,最终都必须按照周铭给他设计好的路线前进,哪怕他崩溃了想放弃都不行,周铭还扣着他两千万的支票,他的法院赔款还没有解决,再加上他要是不想失去现在的名人影响力,反寰宇急先锋他就必须做下去。

  事实也正是这样,当周铭和苏涵离开以后,张宽就一直愣愣坐在御宝阁的包厢里,一坐就是一下午,菜也不吃,就一直在想周铭给他娃娃笑礼盒这件事的意思。

  等到下午当经理忍不住打开包厢的门,就看到张宽头发凌乱眼睛里满是血丝的样子,很显然这个事情就要让他快想疯了。

  “张教授您这是怎么了?是哪里不舒服,需不需要帮你叫救护车呀?”经理急切道。

  张宽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说:“你很想我死吗?但是我告诉你,我还不能死,我还有两千万的债务要解决,不管我心里是怎么想的,我都得当好我的张教授,你明白吗?”

  张宽冲着那经理嘶吼着,经理看着他头发凌乱还满眼血丝的样子,吓得当时就跑出了包厢。

  看着这位御宝阁的经理跑出去,张宽突然突然哈哈笑起来了,只是笑到最后他又哭了。

  曾几何时,自己以为自己崛起了,可回头发现在周铭面前还是个弟弟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