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该死的混蛋周铭!这个瘪三凭什么卖我的寰宇大厦,为什么这么好的项目你不自己留着?还有新月饭店的这群蠢货,一个个都没长脑子吗?那个周铭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还向他道歉,你们根本什么都不知道,难道他强暴了你吗你们也要向他道歉吗?这群赤佬,气死我了……”

  新月饭店的某个房间里,沈百世在愤怒的咆哮着,就像是一只被踩了尾巴的狗,表情狰狞声音怒吼,一只只价值成千上万的瓷瓶被他不要钱一样的给砸在地上。

  新月饭店的经理和其他服务以及安保人员就在门外,不过他们却看着紧闭着的大门,什么也做不了,甚至连敲门都不敢。

  开玩笑,别人不知道他们这些新月饭店的人难道还不知道吗?沈家就是他们背后撑腰的家族,现在沈家实际掌权人在这里发脾气,谁敢上去触这个霉头?他们可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二百五!

  新月饭店那边的拍卖仍在继续着,沈百世和那位周铭先生的事情就是神仙打架,他们这些凡人可不想被牵扯进去。

  不过放着沈百世继续在这里这样砸东西好像也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就当新月饭店的经理他们在门外纠结的时候,他们面前的房间大门突然被打开了,顿时把新月饭店经理他们这些人给吓了一大跳。

  但紧接着他们却发现沈百世一脸的平静,甚至还带着一点微微的笑容,仿佛刚才那个在房间里摔东西咆哮的人并不是他一样。

  “请问现在那边的拍卖进行的怎么样了?”沈百世问他们。

  新月饭店的经理先是一愣,随后马上告诉他说:“拍卖已经接近尾声了,主要是杨家和朱家在竞争寰宇大厦的资格,黄家虽然也在竞拍,但看着并没有多认真计较。”

  沈百世听着冷哼一声:“杨家朱家?不好好搞他们的房地产和香醋,来滨海争什么地?”

  沈百世随后又说:“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刚才我在房间里不小心打碎了几个瓷瓶,你们帮忙打扫一下,我会照价赔偿的。”

  新月饭店经理求之不得的点头说好,当他再抬头起来的时候沈百世已经走了。

  沈百世心心念念的还是这场拍卖活动,虽然周铭的那些做法让他郁闷到要吐血,甚至为此还找了房间发泄一下,但却并不代表他会因此失去理智,毕竟他还清楚记得自己的拍卖就是个阴谋!

  “最终我们恭喜杨结清老板拍下寰宇大厦!”

  当沈百世回到了会场,正好听到台上的主持人宣布最后结果,也随着这个结果被宣布出来,现场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果然一个搞醋卖糟的,始终还是比不过地主呀!”沈百世叹息着说。

  也随着沈百世这句感慨,沈善长他们才发现沈百世回来了,沈善长很心惊胆战的和沈百世打招呼,他不知道自己父亲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沈百世也明白自己儿子现在的心情,他看了一眼沈善长问他:“不要那么害怕,最终寰宇大厦不是已经卖出去了吗?一切都还在计划中,那我们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呢?好了,接下来我们就要去和最后的买家打个招呼了。”

  最后的买家自然就是杨结清了,这是一位从东林过来的大商人,捧着自己大腹便便的肚子眼睛都笑眯了。

  原本按照新月饭店的规矩,最后拍得拍品的买家是可以隐瞒信息偷偷在背后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但这位杨结清先生显然不想这么低调,在宣布拍卖结束以后,他直接走上了T台。

  面对楼上楼下所有人,杨结清大声说:“我杨家并不在滨海,但是今天我拍下了寰宇大厦,就代表着我杨家就在这里立足啦!”

  不得不说杨结清是很嚣张的,但他的说法却并不让大家感到有任何意外,毕竟当最后杨家和朱家两家拼杀的时候,很多人就已经猜到了他们的用意,无非就是要为进军滨海找一个好的落脚点罢了,而这个寰宇大厦就很不错,不仅未来可以带来很可观的收益,更可以打响家族的名头。

  一切结束,周铭走下房间,和杨结清到后台指定的专门地点见了面。

  “为了避免我会在项目文件上动任何手脚,所以我不会碰项目文件,只是由新月饭店直接转交给你的。”周铭见面很直接的说。

  虽然这是必然,但周铭为了避免麻烦还是主动给杨结清说了。

  杨结清刚拍下了寰宇大厦的项目,他根本忍不住心中的喜悦,笑眯得都看不到眼睛了,他摆摆手说:“这些都是小意思,我还是很相信新月饭店的操守还有周铭先生的。毕竟周铭先生您能卖出寰宇大厦,总不会是小气的人,怎么会做这个手脚呢?”

  “不过小心一点总还是没错的。”

  周铭随口提了一句,见杨结清并没有太在意,他又说道:“杨老板,我还有个不情之请。”

  “周老板但说无妨,如果不是什么大问题,我都会答应你的!”杨结清很大度的说。

  “是这样的,我知道杨老板买下寰宇大厦是肯定要开发的,那么在开发阶段,我是不是可以和杨老板一起开发呢?”周铭问。

  原本笑容满面的杨结清,他脸上的笑容顿时淡下去了:“周老板这是什么意思?难道现在后悔卖了寰宇大厦吗?那这就很不好意思啦!寰宇大厦我已经买下来了,我可不会再退还给你!”

  周铭随后解释:“杨老板误会了,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并没有想反悔的意思,我只是觉得寰宇大厦这么大的项目,杨老板或许需要有别人合作,而我……”

  “所以周老板这是想一起合作吗?”杨结清接过周铭的话头问。

  得到了周铭肯定的答复以后,杨结清却又一脸不屑:“周老板这是在和我开玩笑吗?还是周老板觉得我杨结清自己不足以启动寰宇大厦这个项目呢?”

  周铭先愣了一下,然后摇头表示:“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寰宇大厦这个项目太大了,多一个朋友多一份力量,我并没有任何瞧不起你杨家的意思,相反我还觉得杨家在房地产项目上很厉害……”

  杨结清再一次打断了周铭的话:“知道就行了,所以我不需要你这样的合作!”

  “周老板我叫你一声老板,不代表你就真是我老板了。”杨结清接着说道,“周老板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就是卖了寰宇大厦,心里舍不得,但又不好意思直接要回来,所以才选了这么一个蹩脚的借口。”

  “杨老板请你相信我,我真的没有这个意思……”

  周铭想解释,但再一次被杨结清给打断了:“你没有这个意思当然是最好了,这样你就可以离开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杨家一家就能负责好寰宇大厦的项目,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忙,我想问周老板我这么说够不够清楚,你听明白了吗?”

  杨结清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周铭就懒得再说什么了。

  就见周铭随意的耸了耸肩表示:“那好吧,既然杨老板你这么确定,不过我知道杨老板你不爱听,我也还是要再说一句,如果杨老板有什么麻烦,还是可以来找我的。”

  “那我也告诉你,我们杨家就是做房地产起家的,是东林有名的商人,对于房地产我相当有经验,所以根本不需要周铭你的任何合作!”杨结清说。

  不过周铭并没有继续留在这里受杨结清的嘲讽,而是直接转身离开了。

  见周铭离开,杨结清仍然不依不饶,他对周围自己的朋友们说:“看到没有,这就是年轻人,什么都不懂,搞不清楚寰宇大厦的价值,受了现场这一点激,就急急忙忙把寰宇大厦又拿出来拍卖了,当时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但实际却愚蠢至极!”

  “所以现在就又低声下气的找回来,也不好意思说要回去,只好找了一个什么合作开发的理由,这真是笑死人了!”杨结清说。

  其他杨结清的朋友们也纷纷附和道:“他一个年轻人哪有杨老板你看问题那么通透明白呀,他就是一个运气好一点的年轻人罢了,冲动幼稚又患得患失都很正常嘛!”

  “这寰宇大厦的价值非常高,显然那个周铭根本没想明白,杨老板真是捡到宝啦!”

  “我不要太羡慕杨老板,刚才我也很想把寰宇大厦拍下来的,但可惜我就那么多钱,根本没有叫价的能力,杨老板能在这么多人种拍下寰宇大厦也是实至名归呀!”

  杨结清听着这些吹捧的话,他也有点飘了,当即表示这寰宇大厦他杨家不会吃独食的。

  “不过寰宇大厦要有合作伙伴,那也得是我杨家信得过的人,像周铭那种不知所谓的年轻人,我是绝对不可能找他的!”杨结清说得斩钉截铁。

  “杨老板这些就是寰宇大厦的项目文件,现在移交给您。”

  说话间,新月饭店的工作人员把寰宇大厦的项目文件都搬出来给杨结清了,杨结清乐呵呵的接收了,可他才粗略的翻阅了几下,顿时脸色就变了。

  然后杨结清拔腿就朝周铭离开的方向追去:“周铭老板请留步,我错啦,请您务必要跟我合作,您是我必不可少的合作伙伴呀!”

  剩下所有人一脸懵逼。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