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人看着杨结清的匆匆离开都当场懵逼了,没有人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他们只知道杨结清不是刚才还信誓旦旦的表示绝对不可能和周铭合作吗?怎么转头就变卦了呢?大家还能不能有点原则了?

  杨结清也明白自己这么打脸了,但他知道却还是不得不这么做,毕竟他是个地道的商人,脸皮在利益面前就真的什么也不是了。

  几乎是周铭前脚离开,杨结清后脚就追过去的,因此杨结清很快追上了周铭。

  “周铭老板请留步!”杨结清仍然大喊着。

  周铭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杨老板很积极嘛,那么杨老板说说吧,你发现了什么。”

  杨结清一下傻眼了,愣愣的看着杨结清,他不是没有想过周铭会怎么嘲笑他或者是为了合作坐地起价,又或者是大声炫耀自己早看出了问题,可却怎么也没想到周铭居然会先问这么一句。

  “怎么周老板你还不知道吗?”杨结清下意识问道。

  周铭笑了:“杨老板这是在开玩笑吗?你都没说我怎么可能知道。”

  杨结清还是不相信:“我以为周铭先生应该早就猜到了的,否则刚才怎么会那么信誓旦旦找我合作呢?”

  “我只是觉得沈家这么急着要把寰宇大厦这么好的项目拍卖了,这种做法是有问题的。”

  周铭随后看向杨结清:“杨老板要是你,你会舍得放弃寰宇大厦这个项目吗?”

  杨结清想也不想的回答:“当然不会!这寰宇大厦摆明未来是一定会增值的,我放弃了不等于是把钱拱手让给别人了吗?”

  周铭点点头:“对呀,所以杨老板你觉得沈家是那种轻重不分的人吗?”

  “可那不是因为罗宾逊公司和森泰株式会社两家外企撤资的结果吗?”杨结清说着还偷偷看了周铭一眼,“并且这个事情还是周铭老板你一手安排的。”

  杨结清还留了半句没说出口:你周铭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现在装什么大尾巴狼啊?

  周铭笑着摇摇头:“所以杨老板你花了这么两亿多美元买下了寰宇大厦,但那只是项目本身,但还有更多建设大厦所需要的资金呢?那一套下来不说十亿美元,至少七八亿美元也总还是需要的吧?”

  周铭指了指浦东的方向:“你要知道寰宇大厦可连地基都还没打呢!我知道杨家是做房地产的,但就算现在把你手头上所有的项目都买了,只怕也建不起寰宇大厦,难道杨家也要再次拍卖了吗?”

  “那不可能!”杨结清斩钉截铁的说,“我杨家做了这么多房地产项目,江南各大城市都有姓杨的房子,我当然有筹钱的办法……”

  不等杨结清说完,周铭就先说道:“我虽然一直都在国外,对国内的情况不大了解,但我觉得沈家既然能在滨海立足,和黄家樊家他们并称滨海四大家族,总该也有自己的融资渠道吧?”

  “所以原来周铭老板你早就看穿了阴谋对吗?”

  杨结清突然爆发了,他指着周铭恶狠狠道:“既然你早就看出来了,那你为什么不把寰宇大厦给买下来,你分明是要害其他人吗?”

  周铭摊开双手,很无奈的表示:“我是买了呀!之前不是出了两千万吗?是你们一个个非要我再把寰宇大厦给吐出来的,我也没办法呀!”

  这一句没办法让杨结清要吐血了。

  要知道那可是两亿多美元啊!那可不是一个小数目,他们杨家在整个江南各大城市几十个房地产公司,搞了几年才累积起来的,这里面不仅有杨家宗祠里变卖了祖业拿出来的祠款,还有欠着银行的很多钱。

  “所以如果杨老板还想在这里胡搅蛮缠的话,那么就请掉头回去找沈家合作好了。”周铭说。

  杨结清低下了头:“周铭老板很抱歉,我刚才讲错话了,请您原谅。”

  周铭拍拍杨结清的肩膀表示原谅,随后问他:“这个事情过去了,那么杨老板你现在可以说说这个寰宇大厦的拍卖出了什么问题了吗?”

  老实说周铭自己是真的很好奇这个问题,尽管周铭可以肯定沈家肯定不会那么老实,突然这么着急的拍卖寰宇大厦肯定有问题,但沈家要动手脚也会很细致,现在自己人还没离开,杨结清就追上来了,也太奇怪了。

  这杨结清看上去也不像多精明的样子,否则就该和黄家一样放弃对寰宇大厦的争夺了。

  可他这么着急的追过来,难道是沈家根本连掩饰都没有了,这么嚣张吗?

  “其实这是一个极其刁钻和阴险的问题,如果不是我杨家和房地产打了这几年交道,正好吃过这种亏,我也不会这么容易看出来。”杨结清告诉周铭。

  “难道是这些拍卖材料有问题?或者是沈家故意篡改了什么内容?”于胜戎首先问道。

  杨结清摇摇头说:“并没有,这些材料全都是真实的,沈家并没有在这些材料的内容上动任何手脚,但没有动手脚才是最大的手脚!”

  杨结清这绕口令一般的话让于胜戎甚至是李庆远都有点发懵了,完全不明白他这是什么意思。

  “如果材料本身没有被动手脚,那么就是缺失了某些材料?”周铭问。

  杨结清当时就竖起了大拇指,无不敬佩道:“不愧是周铭老板,一眼就看出了真相!这里面的确是缺失了一些材料。”

  “什么?沈家和新月饭店他们怎么敢这么做?难道他们为了坑人连自己的名誉招牌都不要了吗?”于胜戎愤怒的质问道。

  周铭却说:“话不应该这么说,毕竟新月饭店在拍卖前就贴出了此次拍卖关于寰宇大厦的项目材料清单,最后也的确是按照清单交货的,算起来也是规规矩矩的,谁都不能说什么。”

  周铭的话提醒了所有人,对呀!新月饭店早就把所要拍卖的关于寰宇大厦项目的材料公布出来了,可也正因为这样才更会让人放松了警惕,或者就算一些有心人,也大都会把注意力放在主要的土地出让文件这些重要的材料上,对于其他的就不会那么在意了。

  况且就算事后出了问题,新月饭店也完全可以说自己不懂房地产,有给了什么就拍卖什么,也没人能挑半个毛病出来。

  “可究竟是少了什么材料呢?”于胜戎询问道。

  “是关于寰宇大厦的建造图纸和使用材料等这一方面的东西。”杨结清回答。

  见于胜戎和李庆远都有些茫然,杨结清接着说道:“这么说你们可能有点不懂,一般建造高楼都需要有完整的设计和施工图纸的,并且要针对每一部分建造使用相应的材料,这样做不仅是为了合理规划利用资金,更重要的也是为了房屋的结构稳定,不至于出问题。”

  “这还只是普通的居民楼和商业楼,而这种超高层的摩天大厦就复杂了,为了确保大楼的稳定,他们的施工都是需要专门的材料和专门的技术以及工具的。”

  杨结清说:“否则贸然开工,用错了材料或者技术,那很有可能建造到一半就再进行不下去了,必须要么推倒重来,要么……”

  杨结清说到最后就为难的再也说不下去了,还是周铭接过话头帮他说道:“要么就只能等沈家回来宰你了。”

  于胜戎和李庆远听到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心中大呼好险。

  话说到了这份上,他们纵然再不懂房地产也全都明白了。

  这就是沈家的阴谋,表面上看上去是没办法拍卖了寰宇大厦,但实际上这就是个陷阱,谁碰谁倒霉的那种。

  试想如果寰宇大厦最后到了他们手上,他们高高兴兴的开工,资金也全投进去了,开工到了一半却发现图纸是少了一部分的,材料也少了一部分,那怎么办?只能回头过来找沈家,这一下沈百世就能坐地起价了。

  毕竟那时候寰宇大厦都已经建了一半,钱也已经都花出去了,撤回来不可能,那时候不管沈百世怎么狮子大开口,他们都只能打落门牙肚里吞了。

  况且再说的严重一点,这寰宇大厦是滨海的中心建筑,到时候他们就算想壮士断腕,想不受沈家要挟,国家也会逼着他们低头,以大局为重去完成了。

  真是好歹毒好险恶的用心啊!

  他们偷偷看了周铭一眼,纷纷庆幸周铭做出了决定,那沈百世果然是只老狐狸,面不改色就能吃人不吐骨头的那种,要不是周铭,现在倒霉的就是他们了。

  不过于胜戎和李庆远万幸了,那边杨结清就要哭了。

  “周铭老板,我知道我刚才的态度很不好,所以我求求您帮帮我吧,我愿意拿出寰宇大厦来跟您合作,我知道您这次来就是为了对付沈家,您也不想沈家得意吧。”杨结清说。

  “所以我刚才就说了要跟你合作呀,是杨老板你不同意。”周铭说。

  “周铭老板我错了,是我狗眼不识泰山,没看出周铭老板您的好意!”

  杨结清一边说着,一边还伸手打了自己巴掌,一副懊悔不已的姿态,他这也并不是装的,要知道他这次来滨海可是拿着杨家的祠款出来的,要是就这么给人坑了,那个责任他可担不起。

  正是因为这样,现在哪怕他不知道周铭会有什么办法,但既然周铭看出问题了还找他合作,他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硬着头皮来了。

  周铭最后点点头:“当然没问题,我就是打算跟杨老板你合作来着。”

  杨结清顿时喜出望外:“那太好啦!我就知道周铭老板您是最负责任的商人,那您有什么好办法没有?”

  “没有。”周铭回答。

  杨结清歪着脑袋:蛤????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