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铭早就知道沈家和樊家都一定会回来退股份,因此在他们来之前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很快手续很快就办好,沈善长和范明拿到了支票。

  “周铭先生可真是实在商人的典范,别的不说,就这份诚信就值得全国人民学习!”

  支票拿到手上,沈善长和范明都向周铭竖起了大拇指,因为说实在的,他们是真没想到周铭居然那么爽快就把这个事情给办了,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也没有故意卡着他们,或者是趁机勒索什么的。这反倒让已经做好了继续和周铭讨价还价准备的沈善长和范明都有点不大适应。

  周铭无奈的笑笑,他可不觉得沈善长和范明这俩是真心在夸自己。

  “寰宇公司从来都是讲究退股自由,这在公司制度上都写了的,而且你们也已经主动提出补偿办法,并且这个办法也算合情合理,我没有不同意的理由。”

  周铭紧接着转了话锋:“只是我还是那句话,我并不建议你们这么做,如果可以的话,你们还是把股份再买回去的好。”

  沈善长和范明当时就笑了,沈善长说:“周铭老哥,我知道你想表示自己的幽默,但有些笑话讲多了就没意思啦!你既然买股回去就要有你的觉悟,这个钱既然到了我的口袋里就没有再掏出去的道理了!”

  范明说的更直接:“如果周铭先生你可以拿出一个亿补给我们,我们倒是不介意拿出五千万来购买,因为现在就寰宇公司的股票,你觉得和垃圾还有什么分别吗?你要捡垃圾我们不拦着,但这种事情我们可不做!”

  从头到尾周铭的表现都很无所谓,就算现在沈善长和范明这么嘲讽他,周铭也没有任何生气,只是言尽于此,然后摆摆手让他们离开了。

  沈善长和范明马上带着支票离开了,相比周铭的无所谓,他们表现得就很亢奋了,毕竟他们可以刚刚完成了一个不可能的任务呀!并且没有在周铭面前,他们的谈论可就更加放肆了。

  “范秘书,我们刚才好像也太给那个周铭面子了,没想到他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们今天就是来退股的,他凭什么觉得我们还会买回去,他这么说是把我们当傻子了吗?”沈善长说。

  “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啊!毕竟我们现在拿到的只是支票,要是惹他生气,他回头把钱转走留给我们一张空头支票,那才糟糕了!”范明说,“所以现在他想说什么就让他去说好了,反正又掉不了我们一块肉,只要我们心里明白他的话有多弱智就好了。”

  沈善长和范明哈哈大笑的说着,然后分头各回各家了,范明的话提醒了他们,拿到支票可还不够,还需要尽快兑现才行。

  沈家最近,沈善长先到了家,沈百世就坐在客厅里,沈善长进门就高兴的把好消息告诉了父亲。

  “阿爹!我不负你所托,我退掉了我们手上寰宇公司的股份,然后从那个周铭手里拿回了我们的钱!”

  沈善长一边大声吹嘘着自己的功绩一边走进来坐在沈百世面前:“不过阿爹,那个周铭依然还是那么唯利是图,他知道我去退股,他原本是怎么也不答应,说什么被骗就要有被骗的觉悟,既然钱已经进了他的口袋就不可能再掏出来了,态度非常嚣张!”

  沈善长继续吹嘘着,浑然不管他说的这些压根就是他自己说出来的。

  “不过我既然是沈家的人,而且是阿爹您让我去退股的,我当然要抗争到底!我威胁他说如果他不想跟我们沈家彻底翻脸就必须退股!”

  沈善长接着说:“那周铭也不敢真的和我们沈家彻底翻脸,他知道我们沈家有多少种办法对付他,所以他还是退了。但这个周铭还是很黑心的在价格上打了折扣,扣下了我们三成的钱,表示这是什么违约金,我当时也是想的没有办法,就只好这样了……阿爹?”

  沈善长吹嘘的毫无底线,就这些东西分明都是他自己提出来的,结果全嫁祸到了周铭身上,他自己说着还非常得意,觉得自己这样的嫁接简直完美。

  这就是他在回来的路上苦思冥想出来的办法,说到底他在股价上损失了三成足有两千多万,这么大的锅他沈善长可背不动,他如果说周铭没要求,都是自己主动要求折价三成,那自己要被打死的。

  沈善长想到最后只好把这个锅甩给周铭才是最合适的。

  可沈善长说的这么热闹,抬头却看到自己父亲似乎并没有自己预想当中的兴致,反而一直皱着眉头看着自己,脸色并不好看。

  沈善长顿时心里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阿爹您这是怎么了?难道我做错什么吗?请您相信我,我是真的也不想折价三成,都是那个周铭他贪心不足呀!我也是为了大局考虑,我也是没有办法的呀!”

  沈百世没有听他叫屈的兴趣,他摇摇手表示:“我在想的是你真的已经从周铭手上拿回了钱吗?”

  沈善长忙不迭的点头:“那是当然了,阿爹,这可是我费尽千辛万苦才拿回来的呀!刚才我都已经说过了,周铭那个家伙非常狡诈,折价三成也是没办法的,我拿到支票也是第一时间回来给您兑现,阿爹您知道周铭那个家伙是多么阴险,万一他做什么……”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打断了沈善长的话,沈善长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沈百世:“阿爹您为什么打我?我做错什么了吗?”

  沈百世则愤怒的咆哮道:“你这个蠢货,你到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吗?还是你觉得周铭那个家伙会和你一样的猪脑子?他既然会把钱退给你,你就没想过这是为什么吗?”

  沈善长听了这话,才如遭雷击般的恍然大悟了。

  对呀!周铭那可是唯利是图的,如果寰宇公司真的是个皮包公司,他们的股票真的一毛不值的话,周铭又怎么可能会花钱再买回去呢?这就是个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都不可能这样做的啊!

  但是现在周铭就这样做了,而且沈善长知道他答应的还很轻易,一点为难自己的表现都没有,在自己说出折价三成以后,他很痛快的答应了。

  当时沈善长还很鄙夷他小家子气,现在想来这背后肯定有什么自己不知道的阴谋啊!

  然而沈善长左想右想却还是想不明白:“阿爹,可是寰宇公司的信息我们之前不是都已经调查的很仔细了,那的确和寰宇大厦没有任何关系,只是个典型挂着投资公司旗号的皮包公司,他要回股份还能有什么用?”

  沈百世这时丢出来一份报纸,从油墨和排版上来看这并不是发行出来的任何一刊,而是一份草稿。

  沈善长将信将疑的拿起报纸,顿时他的脑袋就炸开了,因为报纸的头版头条是寰宇地产建设公司和寰宇有限公司洽谈合并事宜。

  随后沈善长有些哆哆嗦嗦的抬起头来:“阿爹,这个寰宇地产建设公司是?”

  “根据刚刚调查来的消息,那才是拥有寰宇大厦的建设公司。”沈百世回答。

  这个答案并没有出乎沈善长的预料,甚至可以说沈善长在问之前就已经猜到是这样了,但现在当听到父亲这么说,还是让他无法接受。

  突然沈善长想起自己在和周铭谈妥了退股事宜的时候,周铭三番两次的劝自己不要退股,免得以后后悔,那时沈善长只以为周铭是心有不甘,现在想想他居然是真心为了自己好吗?

  而且自己离开以后还说什么自己太给周铭面子了,买回去就是傻子之类的话,结果自己现在还真的想做这个傻子了。

  “娘希匹!阿爹,我们这是被那个周铭给耍了啊!”沈善长骂道。

  他太明白寰宇地产建设公司和寰宇公司合并是个什么路子了,就等于回到了之前他们拼命都要收购寰宇公司的形势了,有寰宇大厦这么个大项目在这里,合并以后的寰宇公司股价必然暴涨。

  但是他们……却刚刚把这只要握在手里就能赚钱的东西,以折价三成的代价贱价出售了。

  可以想象,只要这则新闻曝光,周铭再把手上的股票投放市场,就能又多卖很多钱了,还是有价无市的那种。

  沈善长想到这里真的要吐血了,他明白父亲为什么那么愤怒要打自己,因为就连他自己都恨不能狠狠抽自己几耳光了,自己那么起劲的卖,分明就是在给周铭送钱去啊,难怪他眼睛都不眨一下的,只要自己卖他就同意的。

  “阿爹,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样任由他们戏耍吗?我们可不可以把消息先压一压?”沈善长试探着问。

  沈百世没有回答,而是仔细考虑了好一会才说:“不管怎么说,至少善长你都拿回了这么多钱,也算是大功一件了,而这则新闻既然现在还是草稿,就表明他不会有那么快被曝出来,我们可以借这个时间差做点事情,我们当然不能让那个周铭那么得意。”

  沈善长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倒吸了一口凉气:“所以阿爹您是想……”

  沈百世看了自己儿子一眼说:“就在你回来前,我已经发出消息,要召开东海堂大会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