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杨结清送出了消息,沈家也很快收到了消息,只是一心等着扮猪吃老虎的杨结清并想不到,沈百世父子这边早就在家里摆好了茶桌,嗑着瓜子就坐等着杨结清把消息送上门了。

  得到了消息,沈百世立即哈哈大笑起来:“善长你看到了吗?现在不怀疑我了吧?”

  沈善长的脸色有些尴尬,因为从得到杨结清主动回去找周铭的消息以后,他就有点坐立不安的,很担心周铭会再把事情搞出什么变数来。

  当然沈百世从第一时间就不相信杨结清会真的那么痛快跟周铭合作,他一直强调让沈善长不要着急,但沈善长哪里会不着急,他甚至一度都认为自己父亲是怕周铭了,所以才在这个事情上犹豫不决患得患失,直到刚才杨结清主动把消息传递过来。

  “爸你真神了!”沈善长惊讶得尖叫起来,“你怎么知道杨结清会把他们合作的消息传给我们的,他们好不容易找到了靠山,怎么这么简单就背叛了呢?”

  背叛?

  沈百世颇为惊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什么,你觉得谁背叛了谁?或者说你根本就没搞懂什么是合作。”

  沈善长被自己父亲这种哲学一般的问题搞懵了,似乎自己突然一下就失了智了。

  “爸你的意思是杨结清并不是真的想和那个周铭合作,他只是想利用周铭,所以才事先告诉我们消息吗?”沈善长试着猜测道。

  沈百世摇摇头,显然对沈善长的回答很不满意:“你应该好好仔细回想一下刚才的消息。”

  沈善长还是很茫然,刚才的消息?刚才不就是杨结清过来主动把他跟周铭合作的消息带过来了吗?难道这消息本身还能有什么问题吗?

  “看来你没有注意到,周铭跟杨家的合作是以成立专门公司然后股权分配来做的,你觉得杨家会愿意把自己的股份给分出去吗?”沈百世提醒他道。

  沈善长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对呀!杨结清花了那么多钱才在拍卖会上买来的寰宇大厦,现在不仅要自己花钱建设,你周铭原本坑了钱不说,居然还想来分一杯羹,杨家又不是做慈善,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杨家现在的想法,无非就是不想看着周铭坐地起价,所以希望拉我们进来,他好重新掌握主动权。”沈百世说。

  沈善长冷笑一声:“杨家这个如意算盘倒是打的很好,但我们可不能就这么给他利用啊!”

  沈百世看着沈善长:“所以如果是你,你有什么好办法吗?”

  沈善长皱着眉头细细想了好一会才说:“爸,我觉得既然杨家主动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我们,我们没有理由不去用他,他们不是要成立一家新公司吗?我们就让他成立不起来!”

  对于沈善长的提议,沈百世却摇了头:“你还是没有理解全部的消息,你忘了他们成立新公司所要解决的是什么问题吗?是摩天大厦的施工技术和材料的问题,这可不是简单就能解决的。”

  沈善长搔搔头:“那爸你的想法呢?”

  “在我说出自己想法以前,我想先问你,你知道杨家在打什么主意吗?”

  沈百世并没有回答,而是先抛出了问题,毕竟对沈百世来说,单纯解答一个问题简单,但他的目的是要培养自己儿子自己思考的能力,而不是有什么事就想着问别人。

  沈善长也明白父亲的苦心,所以他也拧着眉头用力思考着,好一会以后说:“杨家的主意,是不是想着等我们介入以后和周铭掐起来,他们好坐收渔翁之利呢?”

  “毫无疑问,如果我是杨结清,我肯定也会这么想的。”沈百世点头说。

  他随后又看着沈善长:“所以我们现在要怎么做最好?”

  “要不然我们也等等看?我们可不能给他杨家做了嫁衣。”沈善长回答说。

  “没错!”沈百世很满意说道,“现在他杨家不是要等我们和周铭斗得两败俱伤吗?那么我们不妨先出手,让他们也争一争去!”

  沈善长立即想到了什么:“爸你的意思……是我们也把消息告诉周铭那边?”

  沈百世哈哈大笑起来:“这就对了,善长你的这个办法很好,就按你说的去办,不过另一方面,我们也得准一下,不能让他们的公司筹备的太轻松啦!”

  沈善长也得意洋洋:“只可惜我没办法看到那个周铭听到这样消息以后的表情,那一定非常精彩!”

  ……

  沈家的动作很快,当沈百世父子讨论决定了以后,他们很快就把消息传到了周铭这边。

  甚至为了让周铭相信,他们还都不是直接传给周铭的,毕竟这样做太明显,有点刻意的挑拨离间的样子。所以他们是从黄家那边绕了一个弯子才传到的周铭这里。

  听到这个消息,于胜戎当即恼火的拍案而起:“这个杨结清实在太不像话了,周铭先生你好心找他们合作,本意是想帮他们,可他们倒好,非但一点不领我们的情,现在居然还出卖我们,真是白眼狼!”

  相比于胜戎的愤怒,李庆远就冷静许多:“我觉得这个事情可能没那么简单,我不是说黄家带来的消息有问题,而是这个消息本身太可疑了。”

  “难道你还觉得这是沈家故意放出来离间我们合作的吗?”

  于胜戎摇摇头,觉得李庆远真是太年轻了:“你好好想想,如果这消息是沈家故意放出来离间我们和杨家的,那么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之间合作内容的?这不是个悖论吗?”

  李庆远这才反应过来,对呀!如果杨家没有背叛,那么沈家那边是没理由了解他们合作内容的,最多就只知道杨结清来找过周铭,也就仅此而已了,也就能猜到可能有合作,但却绝对不可能知道合作成立公司的事。

  可是从黄家那边传来的消息,显然沈家什么都知道了,那就只有杨家背叛这一个结果了。

  “这个该死的杨家,他们究竟都在想什么?我们是在帮他们呀,为什么要出卖我们,难道他们不想要寰宇大厦了吗?”李庆远满脑门费解的说。

  于胜戎则更直接的站起来了:“不行,我们不能就这么被杨家背叛了,我们得去找杨家要个说法。”

  周铭却拉住了于胜戎,让他不要着急。

  “我怎么可能不着急?我到现在什么时候有过这样的待遇?”于胜戎说。

  “难道于先生你没有想过,沈家通过黄家把消息传给我们,目的就是为了让我们恼火发怒吗?”苏涵提醒他道。

  于胜戎并不是傻子,刚才只是太激动了,现在听苏涵这么一说,他马上反应过来了。

  对呀!如果这个事情是真的,黄家是怎么知道这个消息的?从现在的时间来看,很显然是沈家父子恐怕才得到消息,就立即通知了黄家。

  要说黄家和沈家关系好到了这种消息都能实时共享的程度,那于胜戎是打死不信的,那么这样说来就只剩下了一个结果……沈家是故意通过黄家把消息传给周铭的,目的就是利用这个消息离间周铭和杨家。

  “真是好险恶的用心啊!”于胜戎长出一口气说。

  但紧接着他又皱起了眉头:“可是话又说回来了,就算沈家是故意的,却仍然改不了杨家出卖我们的事实啊,这又该怎么办?”

  随着于胜戎这话,气氛又胶着起来,因为就像他说的那样,不管沈家是不是故意通过黄家传递的消息,却始终改变不了杨家出卖了的事实,难道他们就要任由杨家这样出卖,打落门牙肚里吞吗?

  可不这样又能怎样呢?

  虽然杨家背叛了自己,但现在寰宇大厦却就在杨家手上,如果他们还想要寰宇大厦的话,就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否则他们只要带着这个消息去找杨家,稍有不慎他们的合作就进行不下去了。

  这也是故意放出消息的沈家所最想看到的结果。

  思来想去,于胜戎和李庆远都觉得自己的脑袋都快要想炸了,好像不管他们怎么做都不对一样。

  “沈百世这只老狐狸,这手腕太狠了,让我们怎么做决定都不对。”于胜戎郁闷的咬牙切齿。

  李庆远则说:“现在最好的打算,就是我们忍下这口气,当一切都没发生。”

  “这绝对不行!”于胜戎想也没想道,“杨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我接受不了!”

  “可我们不忍下这口气,我们还能怎样?”李庆远反问道,让于胜戎哑口无言。

  这时苏涵站出来说:“好了于先生李总经理,你们都先冷静一下,我觉得事情还并没有到那种糟糕的地步,或许你们应该先听听周铭的想法。”

  于胜戎和李庆远一齐转头看向周铭,他们这才想起自己在这里瞎操心个什么劲,不是还有周铭在这里吗?

  周铭想了想对他们说:“老于老李你们先坐下来,大家抽根烟冷静一下。”

  周铭然后告诉他们:“我觉得就这个事情,我们是没什么为难的,反正我们也不是杨家的救世主,我们只是来趁火打劫的,所以我们就只需要等杨结清过来一起商量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