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了自己居然也是被周铭算计的一环以后,这可把于胜戎给吓坏了,因为一个简单的举动就算计了所有人,这份手腕太可怕了!

  不过幸好自己本来和周铭也没什么利益冲突,这才让于胜戎稍稍安了心。

  只是这么想着的于胜戎并不知道,周铭其实并没想这么多,他只是觉得既然李庆远已经准备好了,自己还是要给他这个面子的。

  回到车上以后,苏涵就给周铭提到了这点:“周铭你虽然不想这些,但于胜戎和李庆远他们未必会不去想,我觉得于胜戎他现在恐怕已经心惊胆战啦!”

  周铭无奈的耸了耸肩表示:“他们要怎么想我可拦不住,我只要对得起自己的本心就行。”

  周铭随后靠在座椅上:“有些人觉得作为一个领导人领袖,就应该要有手腕和精于算计,但我觉得那样反而落了下乘,毕竟要是整天算计这个算计那个,那就没时间再去思考其他事情啦!”

  “对我现在来说,最主要的事情是把寰宇大厦给利用好,我可没忘了我要把整个滨海给闹一个底朝天的目标。”周铭说。

  苏涵掩嘴笑了,显然作为周铭的女人,她对周铭是最了解的。

  “不过于胜戎恐怕就不会这么想了,我觉得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周铭你利用这个事情一箭三雕的手腕,他都怕的发抖吧。”苏涵笑着给周铭分析道。

  “什么样的人想什么样的事,看如果他这么想,那看来他平时也没少用这些手腕,既然他平时也总用这些手腕对付别人,那现在让他自己也享受一下这种手腕的煎熬不是也挺好吗?”周铭很无所谓的说。

  苏涵俏皮的点头道:“这就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这个年代的滨海市还没那么大,因此才不过半个小时,周铭和苏涵说句话的工夫,他们就到了市中心广场。

  把车在路边停好,周铭才下车就看到了杨结清准备好的写字楼。

  对这个写字楼,周铭真是想看不到都不行,因为在楼前的空地上搭起了舞台,上面有请来的舞蹈队正在热舞,吸引了很多人驻足观看;旁边升起了很多热气球,下面悬挂着各种庆祝的条幅。

  也随着周铭他们下了车,杨结清立即带着人从里面迎出来了,两旁安排好的人挥舞着小彩旗喊着热烈欢迎,甚至还有小孩上前给周铭苏涵他们献花。旁边还有很多邀请来的记者,他们纷纷举起相机拍下了这一刻。

  这种领导人的待遇让周铭有点无语,杨结清这么客气,看来自己昨天的劲有点使过了。

  “周铭老板我邀请您上台说两句。”杨结清建议道。

  就周铭自己来说,他是很不喜欢这种造势的,当然现在寰宇大厦也需要这种造势,所以周铭很直接的点头,接过话筒就上了台。

  当周铭走上了台,下面立刻就安静下来了,周铭清了清嗓子说:“非常欢迎大家今天来到这里,我现在正在为寰宇公司寻找总部地址,你们知道寰宇公司是什么吗?那是为浦东寰宇大厦专门成立的公司,这个公司的注册资本就有几十亿元,他一定会是全国最厉害的房地产公司!”

  随着周铭的讲话,台下立即爆发出了热烈的掌声和欢呼。

  不过于胜戎和李庆远却都是满脸惊讶,因为周铭今天的讲话明显和他们过去认识的周铭不太一样了。

  或许就一般人来说,像周铭这么年轻就有了这么大的成就,理所应当是年少气盛,自信心爆棚讲话牛气冲天也无可厚非,但于胜戎和李庆远是什么人,尤其他还和周铭接触了这么长时间,他们非常清楚周铭的性格。

  过去的周铭习惯低调和后发制人,怎么今天这番讲话这么高调,简直就像是要向全国宣布自己要搞最大的房地产一样。

  这也立即让他们意识到了:“看来周铭先生是准备要干一件大事啦!”

  门口的小插曲很快过去,周铭简短的结束了自己的讲话,然后由杨结清带着参观整栋写字楼了。

  其实就周铭来说也并没有什么好参观的,毕竟由于年代的限制,这个年代的写字楼无论多豪华,也比不上以后的写字楼气派洋气。

  重生以前哪怕是周铭所在的小城市,都有各种玻璃镶嵌,就连苍蝇都无法在上面立足的写字楼,但在九十年代,哪怕是滨海市中心的所谓豪华写字楼,也不过就是褐色玻璃幕墙,加上乳黄色的贴砖在外面。

  在一般人眼里这就已经是很豪华了,但在周铭眼里却和乡下某个破旧工厂的行政楼一样。

  不行,得改!

  好歹自己刚才的牛皮已经吹出去了,寰宇公司就要是未来第一号的房地产公司,怎么自己的写字楼却不过关呢?

  周铭脑子里转动着这样的问题,也没心思再去参观什么内部设施什么办公室和楼层规划这些了。

  “杨老板,我们还是先开个会讨论一下吧。”周铭突然说道。

  周铭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让杨结清顿时一个激灵,他以为自己哪里做的不好了,急忙说道:“周铭老板是哪里有问题吗?您告诉我我马上改。”

  周铭知道他误会了,摆摆手对他说:“这不是杨老板你的问题,还是先讨论看看吧,对了我听说这栋写字楼最近需要整改翻新,那么也把翻新的相关负责人也叫来一起讨论吧。”

  “翻新整改?我租下这栋写字楼的时候没人告诉我呀。”杨结清下意识说。

  “那现在不就已经告诉你了吗?”于胜戎对他说,“杨老板你也这么大人了,难道还不明白,周铭先生说他要整改翻新,他就要整改翻新。”

  杨结清这才反应过来,急忙连连点头表示没有问题,他马上会联系。

  随后周铭就带着于胜戎和李庆远先去了会议室,在这里等了一会,杨结清就带来了一个外国人。

  这个外国人约摸四五十岁,有点胖胖的,长着一脸的络腮胡,一脸的不情愿。

  “周铭先生您真是太神啦!这座写字楼的确有过一个翻新计划!”

  杨结清先夸了周铭一番,然后才给周铭介绍起来:“这位是史密斯先生,就是写字楼翻新的总负责人工程师。”

  杨结清十分积极的表态,但这位史密斯先生却对自己被带过来满脸的不高兴,甚至连话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让场面一度十分尴尬,直到杨结清伸手捅了捅他,他才有所反应。

  只不过他的反应就是抬起头看着周铭,操着一口走调的华语没精打采的说:“你就是他们的老板吗?你好,我是史密斯,不知道你又有什么惊为天人的想法,不妨说来听听。”

  听他这么说,李庆远当时就拍了桌子:“史密斯,你这是什么态度?”

  杨结清也被吓掉了三魂七魄,急忙对他说:“史密斯,这位是我们的大老板,你得对他客气一点,你这副态度是要干什么?造反吗?”

  史密斯却一脸的无所谓:“我可不知道什么造反,而且他是不是大老板和我又有什么关系?你们这些华夏人需要拍他的马屁,但我却不需要,今天我能来这里见他,已经是给了你们天大的面子了!”

  随着史密斯这番话,现场气氛顿时降到了冰点,杨结清和于胜戎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史密斯你简直太嚣张太目中无人了!我告诉你,现在可不是解放前,我们华夏人早就站起来了,不是你们作威作福的时候了!”

  于胜戎怒气冲冲的随后又对杨结清说:“杨老板你看看你带的什么人?如果你有什么怨愤或者不满你可以直接和我们说,没必要带这么一个玩意到我们面前来恶心人,如果你不是,那就请你现在马上给我处理好了!”

  “周铭老板于老板很抱歉,我真的没有对您有任何不满和怨愤,这只是个意外啊!”

  杨结清先向周铭他们道了歉,然后又训斥史密斯道:“你这个外国佬怎么回事?你是不想在这里干了吗?你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大老板,难道你们就这么一点尊敬都没有吗?”

  史密斯斜着眼睛看了杨结清一眼才说:“周铭先生你好,本意上我没有一点对你不尊敬的意思,我也不想失去这份高薪的工作,只是你们这些华夏人,根本不配让我尊敬你们。”

  史密斯这话如同一颗重磅炸弹,当时就把所有人给炸懵了。

  “猖狂,这个外国佬真是太猖狂了!”于胜戎激动得站起来了,指着史密斯破口大骂,“你不尊敬我们,你以为我们就会尊敬你吗?你这个洋鬼子,在我们面前摆什么大爷谱,还不就是我们拿钱养着的一条狗!”

  杨结清也吓得跳开了,以行动和这个外国佬保持距离,以表示自己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史密斯你疯了吗?你不是说你妻子重病需要钱吗?那你怎么敢这么说话,难道你就不怕我马上解雇你吗?”杨结清恶狠狠的威胁他道。

  这一次史密斯连看也没多看他一眼:“我说了我不想失去这份工作,我需要我的薪水,但我还是那句话,对于你们这些不懂得尊重别人的官僚,根本不配让我尊敬你们!”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