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老哥请稍等一下,我有事情想请教您。”

  结束谈话,杨结清和于胜戎一起离开周铭的会议室,杨结清出门就叫住了于胜戎,而于胜戎显然也早就料到这样的结果,所以他出门就没打算走,在这里等着杨结清。在他看来,杨结清在里面肯定没听明白,但又不好意思回头再去询问周铭,那么就只能等出来以后问自己了。

  看着杨结清,于胜戎满脸微笑:“杨老弟是想问刚才周铭先生为什么会说自己有九成把握了对吗?”

  杨结清不好意思的点头说是,他的确是很不理解,因为在今天以前,周铭其实对他的计划并没有多大把握,最多只有三成了不起了。这也是为什么杨结清会私下动点手脚的原因了,他也并没有什么信心,所以就想自己试探一下,如果成了那不用说,他对周铭事情的信心会很足;要是失败了也没什么关系,也是给周铭提一个醒,不要那么冲动了。

  可杨结清哪知道自己失败了,反而让周铭变得更有信心了呢?这怎么想都不合理好吧。

  “因为周铭先生可不会和你一样只看到眼前的东西,显然他能透过现象看到问题背后存在的本质,他的眼光能看到更长远一些。”

  于胜戎接着对杨结清说:“而且你没有发现吗?每当局面很乐观的时候,周铭先生总会眉头紧锁,反而当我们觉得局面变难的时候,他总会非常乐观,我想这就是一位真正领袖的表现了吧。”

  杨结清若有所思的点点头:“在局面乐观的时候居安思危,到了局面困难的时候,他的乐观也能积极向上,周铭先生真是天生的领袖呀!”

  随后杨结清向于胜戎感谢表示自己明白了,这才转身离开,而当杨结清离开以后,跟着出来却一直没发言的李庆远突然说话了:“表叔你真的明白了吗?周铭先生为什么会有九成把握。”

  于胜戎转头看了李庆远一眼:“我不知道啊,周铭先生的想法我也看不透。”

  于胜戎随后又说:“不过这并不重要,只要我们继续等着就好了,我相信周铭先生很快会展现给我们看的!”

  李庆远对这个答案感到很无语,明明都不知道就敢给杨结清上课,还说的那么头头是道的,要不是自己对他更了解一些,说不定自己都要被骗过去了。

  不过这不重要,对李庆远来说,他现在也想知道周铭究竟在想什么,怎么就会那么有信心呢?难道……

  李庆远突然想到了一个有些不可思议的可能。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也肯定只有你周铭先生敢这么做了!”李庆远喃喃着说,“那我就等着看吧!”

  ……

  滨海很大,关注沈家的也并不仅只有周铭他们,樊家也在密切关注着一切。

  樊学刚晚上回到了家里,樊家大家长樊有时正在书房等着儿子,见到儿子回来就招手让他过来。

  “今天沈家的事情我想你已经都知道了吧?有什么想法吗?”

  樊有时问的很直接,樊学刚回答的同样直接:“那是沈百世不得已而为之的,毕竟他还不是沈家的大家长,一旦他的投资致使沈家蒙受了损失,很容易会跳出很多反对者,他必须使出决然的手段才行。”

  “事实也证明沈百世的手段还是很厉害的,当场就拿下了两个沈家核心成员,并名正言顺的吞了他们的资产。这样做不仅镇住了其他人,更重要的是还充实了自己的实力,更可以弥补自己之前的失败。”

  说起沈百世的做法,樊学刚感到十分敬佩,似乎那是自己向往的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但这时樊有时却突然道:“所以看来你还是没明白我为什么叫停了堂会。”

  樊学刚愣住了,他两眼茫然,正如父亲樊有时说的那样,他的确很不明白,这两者之间究竟还有啥联系,甚至在他看来,这时候就是应该借沈家堂会的东风才好。

  樊有时敲敲桌子以示自己的不满:“你好好想想,如果你是沈家的人,在这堂会后会有什么想法,对这样一个不是大家长的大家长。”

  “害怕畏惧,或者……不得不服从?”樊学刚当即说道。

  樊有时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你最后说对了,我敢肯定沈家至少有一半以上的人都一定是不得不服从的,这样的高压压迫,或许现在沈家能风平浪静,但却是一个不定时的炸弹,早晚要爆炸的。”

  樊学刚这时想到了什么:“爹爹您是说那个周铭会利用这个机会?”

  樊有时做出判断:“他要是不会用这个机会他也就不是我们所要忌惮的周铭了,所以等着看吧,我觉得会有一场好戏要看了,而我们现在所要做的,就是睁大我们的眼睛,抓上一把瓜子,等着看就好了!”

  樊学刚很是激动,他很相信爹爹的话,并且作为樊家的继承人,樊学刚比他的爹爹更记恨周铭,更记恨那一次主动上门去的道歉。

  或许现在他不能出头不是周铭的对手,但他可以等,现在有机会让沈家去趟周铭的雷也很不错。

  然而很快的一盆冷水就给所有等着看周铭表演的人们当头浇下,因为两天过去了,周铭就只是每天准时的上下班打卡,或者拉着苏涵研究研究两家寰宇公司的合并事宜,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做。

  就好像是一个任性的小孩,他知道有这么多人在期待着在等着看他会怎么做,结果他反而什么都不做了。

  这让所有满怀期待的人都茫然了,难道两家寰宇公司的合并事宜还有什么复杂的吗?

  紧接着所有人都摇头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原本两家寰宇公司就都是周铭的,现在不过是左右手握在一起的事情,这还有什么难的,还需要天天研究吗?

  甚至樊学刚都开始怀疑起来:爹爹是不是想错了?那周铭什么都没做呀!

  樊有时也从最开始的满脸笃定,到后来的茫然怀疑了,他也怀疑自己是不是想错了,那个周铭或许并没有自己想的那么聪明。

  或者说周铭其实也在害怕?要知道沈百世不管怎么说也做了沈家实际上的大家长这么多年,手段总有很多的,这一次做的这么过分,卖了这么大破绽,天知道他是不是故意这么做,要引周铭上钩的。万一要是做错了判断,给沈百世抓到机会,那可完蛋了,说到底是周铭手里的筹码少,不敢那样赌。

  想到最后,樊有时越觉得自己抓到了重点,他也越对周铭感到很不屑了。

  说到底也就是个暴发户,和自己这些底蕴深厚的豪门大家比起来还是太弱了!枉自己还有点期待他能做出点什么让自己惊讶的事情来呢!

  不光是樊家还有其他某些期待的势力,就连李庆远也感到了奇怪。

  于是他找机会很委婉的找周铭说了:“周铭先生,您是不是忘记了什么事情,或者是什么事情遇到了困难需要我们帮忙呢?”

  李庆远这么说是想提醒周铭沈家的事情,想问周铭是不是有什么麻烦,可以说出来的。

  然而周铭听到却摇头表示并没有,不过随后却说:“但你要这么说的话还真有一件。”

  李庆远立即来了精神,他拍着胸脯说:“周铭先生您有什么麻烦可以告诉我,我一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帮您解决的!”

  “是这样的,我觉得咱们写字楼的网速太慢了,手机信号也不够好,尤其是在我的办公室里,我经常接不到电话,我这办公室的信号还没会议室好,要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没事就喜欢坐会议室里?所以今天李庆远你既然把话说出来了,那你就尽快给我找相关部门解决了,要是缺钱我们都可以赞助的!”周铭说。

  这个答案让李庆远很无语:老大您这是逗我玩呢?

  周铭看到李庆远的表情,当时眼睛就是一瞪:“李庆远你不要以为这是什么小事,你知道我们接下来的这个寰宇大厦,既然是未来的地标建筑,而手机和网络也是未来发展的趋势,所以我们一定要把这一块先重视起来,所以现在就去找相关部门打交道也算是未雨绸缪了。”

  李庆远忍不了了:“周铭先生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毕竟当初你说过你的想法已经有九成把握了的。”

  既然李庆远直接挑明了,周铭也就不和他绕弯子装傻充愣了:“那不是还差一成吗?”

  “周铭您要有十足把握吗?可这几乎没办法达到吧。”李庆远很不理解,“或者周铭先生您究竟在等什么。”

  “等一个新闻。”周铭回答。

  “什么新闻?”李庆远追问。

  周铭看了一眼面前LED显示屏对李庆远说:“就是这个。”

  李庆远随着周铭看过去,他先是一脸费解,但紧接着倒吸了一口凉气:“周铭先生您是说泰和公司突然倒闭?”

  周铭笑着点点头:“我就是在等这个,不过在此之前,李庆远你得帮我和小涵订去首都燕京的机票,越早越好。”

  李庆远如小鸡啄米般点头,可他才转身却又被周铭叫住了。

  “李庆远你先不要着急,或许机票钱咱可以省下来了。”周铭在背后告诉他。

  李庆远疑惑的转身,正好看到周铭面前的电视上播放着的一条新闻:中央经济小组到滨海调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