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密斯是真的生气了,之前他以为能说出让翻新写字楼外面,全部做成玻璃幕墙的话,史密斯还以为这周铭不说对建筑行业有多深刻的研究,但至少是懂建筑,有一定眼光和能力的。

  也正是这种和自己不谋而合的想法,才让史密斯十分兴奋的讨论起来,却没想到到头来,这个周铭不过也是个眼高手低什么都不懂的混蛋!

  半个月甚至一个星期内把整个写字楼翻新完工?这简直是异想天开的想法!

  难道你以为这么一栋写字楼的翻新,就是简单的像搭积木一样的,在楼房的外面挂上一个个的玻璃幕墙吗?难道不需要计算建筑的承重,以及幕墙铝合金结构的支撑点,还有工人的施工时间吗?

  张嘴就是半个月,是你能把这些玻璃幕墙都给吹上去吗?可笑至极!

  史密斯想到这里冷笑一声说:“周铭先生,如果你想要半个月里完工,那么你不应该来找我,而应该去西游记里找孙悟空,因为只有他才有这样的本事!”

  “目中无人,这简直太嚣张了!”于胜戎和杨结清都指着他说,对于这个外国人,他们除了说他嚣张,也的确拿不出什么更好的办法了。

  而周铭却仍然淡定的端坐在那里,脸上带着一丝微笑看着史密斯。

  “史密斯先生来华夏多长时间了?一直是住在滨海吗?有没有去其他城市转转看呢?”周铭突然问道。

  这个突如其来问题让史密斯一下子懵了,他不明白周铭怎么会这个时候问出这么一个问题来,这不管怎么想都是和他们刚才讨论的事情相关联的呀!

  其实不仅史密斯懵了,就连和周铭有过接触的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也都懵了。

  老大,现在讨论的不应该是关于怎么把这栋写字楼翻新的事情吗?怎么就问到史密斯在国内的生活问题了?难不成他要是能从南走到北再从白走到黑,就能完成了吗?

  尽管一脑门雾水,但出于礼貌,史密斯还是回答了周铭:“我是一直在滨海的,不过我有朋友在港城,我偶尔也会去那边找他聊天,除了滨海和港城,其他城市我就基本没去过了。”

  “看来史密斯先生还是很支持港城属于华夏的嘛!”

  周铭接着又说:“那么所以史密斯先生并没有去过南江了,就是在港城对岸的那个新城市,也是个很厉害的地方。”

  史密斯冷哼一声说:“南江这个城市我有听说过,不过我朋友告诉我,那只不过只是一个小渔村罢了,就连港城新界那边最破烂的乡村都比不上,那样的地方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华人有什么可值得骄傲的!”

  对于史密斯这番讥讽,于胜戎和杨结清他们都很愤怒,不过周铭却依然淡定。

  “我知道史密斯先生是苏黎世大学的高材生,那么一定对建筑很有研究对吗?”周铭询问他道,“不知道史密斯先生你觉得一栋五十层高的摩天大厦,要是让史密斯先生你来做总工程师,预计需要多长时间完工,平均多长时间能建造一层楼呢?”

  史密斯深深皱起了眉头,显然他根本跟不上周铭这么跳跃的思维,完全不明白周铭这左一个问题右一个问题的,一点都没有重点的,他究竟是要问什么。

  “如果是让我做总工程师,我来负责这个项目的话,在没有任何外来因素干扰,并且所有材料技术都到位的情况下,我可以保证三年左右可以完工这个项目,刨去打地基和封顶以及外部贴砖等等,单纯建楼的话,我可以做到两个礼拜左右建好一层楼。”

  史密斯见周铭要说话,他先说道:“很抱歉周铭先生,虽然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说什么,但我并没有兴趣和一个什么都不懂的门外汉,讨论这种很专业的问题,因为这是对我专业的侮辱!”

  “知道吗?骄傲和偏见,永远是一个蠢货的旗帜!”

  周铭指了指史密斯:“比如你史密斯先生,看来你是不知道震惊世界的南江速度,也不知道这样一栋摩天大厦在南江只需要一年就可以完工,更不知道我们华人最快三天就能建好一层楼。”

  什么?三天就建好一层楼?

  “这绝对不可能!”史密斯当即否认道,“除非是豆腐渣工程的粗制滥造,要不然任何楼房都不可能建造这么快,这违反了建筑理论!”

  史密斯随后想到了什么,他又说道:“我知道了,我的朋友告诉过我,那个南江根本就没有高楼,所有所谓的高楼照片,其实都是在滨海这边拍的,那都是移花接木的骗人把戏,只有你们自己相信!什么三天盖好一层楼,这不过就是一个笑话,是拿无数人的生命作为赌注的恶心事情!”

  “那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史密斯先生,那是真的,那栋南江国贸大厦已经竣工十年了,你知道的,南江就在港城对岸,那里每年都有台风侵袭,而那栋国贸大厦屹立了十年没被台风刮倒,这已经能证明这栋摩天大厦的质量是绝对过关的。”

  周铭伸手向南指了指:“现在那栋国贸大厦仍然屹立在南江,史密斯先生随时可以去看看,我可以骗你,但你自己的眼睛不会骗你自己吧?”

  周铭又接着说:“要说论建筑理论和土木工程知识,我肯定是不如双硕士学位的史密斯先生你,但要说创造奇迹,史密斯先生你恐怕就不了解我们华人了。”

  史密斯浑身一晃,似乎脚下一阵发软,随着周铭一句接一句的话,最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他无法相信周铭说的这些,但他又不能不信,因为就像周铭说的,南江国贸大厦就在南江,他随时可以去看,但凡有点智商的人就不会撒这个谎。

  可这些却都是超过常理的,怎么可能一年盖一座摩天大厦三天盖一层楼?

  史密斯无法相信全世界都没人能做到的事情,这些华人怎么就能做到?

  “所以史密斯先生现在还有什么问题吗?”周铭询问。

  史密斯抬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周铭已经站到了自己面前,他突然感觉周铭太高大了,让他只能抬头仰视,他也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在他面前那么傲气嘲讽的做法是多么愚蠢可笑。

  于是史密斯急忙摇头表示:“如果能有建设南江国贸大厦那样的施工队,如果能有三班倒的不间断施工,那么一个礼拜完成整改写字楼的翻新……也是有可能的。”

  周铭高兴的拍手:“那可太好了!那么就麻烦史密斯先生你回去做好这个方案了,寻找施工队的事情交给我。”

  史密斯连连点头说:“好的,这没问题,我的方案原本就是现成的,我最多只需要一天的时间,就能把方案修改好适合最快速度的。”

  史密斯说着从地上爬起来,就朝门外走去,不过到了门口,史密斯却又回头回来对周铭十分诚挚的道了一声谢,这才最后离开了。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三个都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

  我的老天爷!这不是真的吧,那个老外明显就是很难缠的,而且又傲气十足,怎么给周铭这左一榔头右一锤子的,就给收拾的这么服服帖帖了?

  愣了一会,他们才猛的反应过来,急忙都向周铭道贺起来。

  “恭喜周铭先生,过来就能敲定这么重要的翻新项目,我们都知道这项目在写字楼积压好几年了,一直都没有动静,只有周铭老板您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敲定!”

  周铭摆摆手,对他们拍的马屁并没放在心上:“现在翻新的事情已经确定下来了,就证明我就需要这栋写字楼作为未来寰宇大厦的办公楼了,那么接下来我就需要你们帮我保密了,至少在翻新结束前,不要告诉外界关于这栋写字楼用途的事情。”

  于胜戎听出了周铭的话外音:“周铭先生您说让我们保密,那么您是要去哪吗?”

  随着于胜戎问出了口,李庆远和杨结清也纷纷反应过来,纷纷询问周铭这么紧咬罐头要去哪里,并表示如果有什么事,交给他们也是一样的。

  周铭笑着告诉他:“你们都失忆了吗?忘了刚才史密斯工程师的话了,他不死要我找到创造南江速度的施工队吗?我得先去一趟首都燕京看看,放心吧,我很快会回来的。”

  于胜戎他们三人脸色有些尴尬,似乎刚才一下子他们都不会思考了一样。

  “那周铭先生您为什么不在滨海本地找……”

  杨结清下意识的询问,但他的问题只问到一半就没往下说了,因为他自己就想明白了。

  滨海这里是沈家的地盘,尤其沈家还是过去老滨海的帮派,像货运和建筑这些劳动密集型行业都是沈家的地盘,那要是在滨海找工程队,哪怕是国建这种国字号的大企业,恐怕也早就被沈家给渗透了的。甚至为了争得沈家的支持,给一个国字号企业的副董事长出去也是很正常的。

  试想要是找了这样的企业,最后故意搞点隐患出来给沈家当把柄,那就欲哭无泪了。

  所以相比之下去首都燕京虽然有点舍近求远的味道,但安全肯定是没问题的。

  想到这里,杨结清给周铭竖起了大拇指:“还是周铭老板考虑周到呀!”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