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到了黄仁平代表中央的答复以后,周铭带着苏涵就马上离开了,因为周铭今天到这来的任务就是这个,最多也就顺带了解一下黄仁平的想法,现在这些都了解到了,周铭自然没空在这浪费时间了。

  不过周铭这想法要是传出去,那一定会被无数人声讨这是浪费是犯罪呀!

  要知道就黄仁平和姚兴国这俩人的身份,外国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想见他们一面,哪怕只是闲聊都愿意,现在周铭有了这个机会,你居然会觉得这是浪费时间?你他吗这才是浪费机会吧?

  但事实就是这样,黄仁平和姚兴国这样的人在大多数人眼里都是高不可攀,能见一面说一句话都是奢望的,但在周铭看来,也就是那么回事了,和自己买包烟一样,况且自己也是真有事情的,试想有几个人在自己有急事的时候,还会愿意和小卖部老板侃大山呢?还不是买了就走?

  而且还有另外一点,就是后世经常说的舔狗不得好死,人性属贱,如果你对一个人可以巴结,那么你巴结的对象完全可能不把你当回事;相反你要是在很多地方故意端一点架子,对方反而对你另眼相待了。对女神是这样,对领导官员也是这样。

  当然周铭也很放心黄仁平的答复,毕竟他这么大年纪,能千里迢迢从首都来滨海,不可能就为调戏自己一下,更别说这个经济小组还是挂着中央的名头了,这个大是大非怎么能出错?

  除此之外周铭也不是第一次见黄仁平了,周铭对黄仁平也有一定的了解,知道这个人是很有眼光也能与时俱进,不会抱着过去的老观念不撒手的。

  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周铭了解了黄仁平搞华信银行的事情,这个华信银行就是黄家和中央的资本相结合,通过银行带动信托投资和海外渠道的新集团,黄仁平就是想通过华信银行的投资进行新布局,逐渐放弃过去那种家族式企业集团的吸血鬼模式,走上国外那种家族财团模式。

  这就跟自己要做的事情不谋而合,也是现在比较正确的一条路,仅此一点,周铭就知道自己跟黄家有合作基础了。

  只是周铭不知道,当在他离开以后,黄仁平和姚兴国仍然在兴致勃勃的聊着。

  “看看这年轻人就是冲劲足,要是我们可不敢这么干,只能委婉再委婉。”黄仁平说。

  “这也是没办法的嘛!毕竟我们和他所处的位置并不一样,我们作为国家干部,需要对全国人民和改革开放的大局负责,我们可不能像他这样瞎胡闹。”姚兴国说。

  “瞎胡闹?我可不认为他是在瞎胡闹,正好相反,我觉得我们身上的包袱太多了,只有周铭这样的年轻同志,才敢做我们不敢的事情。”

  黄仁平说着自己很无奈的摇摇头,也不知道是在说自己还是说这个形势,随后他摆摆手问姚兴国“好了不说这个了,姚主任,要你说这个周铭他会怎么做?或者说要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姚兴国摇摇头“这个周铭的想法和我们所有人都不一样,我

  猜不到,可能是大规模针对沈家的产业,也可能是成立某些针对性的公司,总之要想打破沈家的家族式企业集团,选择有很多,我只是担心他的动作不要太大,毕竟就算是滨海,也经不起他这样折腾的。”

  说到这里姚兴国顿了顿“黄主席,你说我们是不是答应他太宽了,应该我们再收紧一点才好。”

  黄仁平笑了“看来你是忘了我们离开首都前首长给我们的交代啦!”

  姚兴国一脸苦笑,他怎么会不记得,相反就是因为他记得,现在才更无奈了。

  “要全力支持周铭,给他做好政治上的保驾护航!哪怕他的手段激烈,或者有些越过了红线,也可以特事特办,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解放滨海的全部生产资本!”

  这是他们在离开首都前,首长亲待他们的,不管黄仁平还是姚兴国都记得清清楚楚。

  “看来有些事情注定是要压在这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肩上啦!”黄仁平无不感慨的说,“真不知道他会带给我们怎样的惊喜呢?”

  ……

  其实不仅是黄仁平和姚兴国这边十分期待,在寰宇写字楼的会议室里,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也都非常期待。

  不管是黄仁平姚兴国还是现在的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都是非常聪明和很有阅历的,要说在经济资本和金融方面,他们都能比周铭说得更头头是道,但也正因为他们懂的太多,所以他们才失去了周铭那种天马行空的思维方式,现在只能依靠周铭了。

  当周铭带着苏涵回到这里的时候,迎接他们的就是这么一堆狂热的眼神,吓了周铭一跳。

  周铭当然明白这些家伙在等什么,就没吊他们胃口直接告诉他们“刚才我去东海酒店的未名楼了,这次中央经济小组来的是黄仁平主席和姚兴国主任,我见到他们了,他们也给我肯定的答复,他们会在我们不触犯党纪国法的前提下,全力支持我们。”

  “这太好啦!”他们当即欢呼出声。

  其实他们早就已经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了,毕竟连黄仁平和姚兴国这样身份的人都来了滨海,那还不能表明中央的态度吗?

  可尽管是这样,尽管早就明白,但现在亲耳听到这样答复,仍然还是让他们亢奋不已。

  对周铭来说,对付沈家是他对父母受那种委屈的纯报复,但对他们来说,如果真能拆了沈家,那就意味着能把滨海这块资本蛋糕分出来一份,能把滨海的水搅浑,那就是他们的机会了。

  原本只是挖了一个寰宇大厦,现在居然能挖一部分滨海资本市场出来,这无疑是个天大的惊喜呀!

  “所以周铭先生您打算怎么做?我们都准备好了,不管您是要成立公司还是要进攻股市,我们都等着您一声令下啦!”杨结清最先说道。

  然而周铭听了他的话却一脸奇怪“成立公司进攻股市?老杨你在说什么,我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次换杨结清茫然了,他愣愣看着周

  铭,第一时间都以为周铭是在开玩笑。

  “周铭先生您这是在说什么呢?不是您说要对付沈家,要拆了沈家的家族式企业集团吗?难道我们什么也不做吗?”杨结清不解的问道。

  不仅是杨结清,于胜戎和李庆远也都感到茫然。

  “怎么可能什么也不做,只是我的想法和你们想的并不太一样。”

  周铭笑着说“我的想法很简单,就是要你们帮我通知一下这次参加沈家东海堂会的那些沈家核心成员,那些企业老板,让他们来我这里开会,讨论一些事情。”

  蛤?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三人当时都瞪大了眼睛,怎么也不敢相信就这样?

  “周铭先生就这样就完了,就通知他们过来开会就没别的了吗?”杨结清还试探着问了一句。

  周铭点头表示“那当然,我这个人从来都是很和平很讲道理的,虽然中央那边表示会全力支持我,但我们还是尽量不要给他们惹麻烦的好,有些事情能和平解决还是和平解决的好。就像现在,我相信在沈家的东海堂会上,那些沈家人肯定都很不满意沈百世的,所以我就让他们来做决定好了。”

  杨结清他们三人当时就懵了“周铭先生您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我当然不是在开玩笑,我是很认真的。”周铭回答。

  “可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啊!”于胜戎情绪激动的站起来了,“周铭先生我能明白您高尚的理想,可有些事情并不是那么简单啊!您说就找那些沈家人来开会,这种事情太荒诞了!”

  “是啊周铭先生,不管怎么说那些人都是沈家人,他们的公司都掌握在沈百世的手上,就算你私下找他们都很困难,他们也怕给自己惹上麻烦,现在您公然找他们,他们怎么都不可能会来的。”李庆远也说,不过相比于胜戎的激烈,他还算理智的了,不过也依然对周铭很不看好。

  周铭站在会议桌旁边看着他们“你们事情都还没去做,怎么就知道会不行呢?”

  杨结清张嘴又想说什么,不过周铭先摆手打断他道“而且我只是通知他们来参加我的会议,我也并不要求他们一定要来呀!”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你看我我看你,一般的解释都是让人明白,可他们现在听了周铭的解释,反而让他们更疑惑了。

  不过最后杨结清先咬咬牙说“那好吧,既然周铭先生您这么决定了,我相信您!”

  杨结清先做出了表态,于胜戎和李庆远也紧随其后,表示他们一定帮周铭做好这个事情。

  周铭拍拍桌子“好了,既然都明白了,那么就快去做事吧,我需要你们在最短的时间内把这个事情通知到位!”

  他们对此都点头表示没问题,只有李庆远又问道“那么地点选在哪里?”

  周铭指了指脚下“就这里好了,寰宇大厦的会议室。”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三人这才都依次出去做他们的事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