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很赶,同时周铭也并没有浪费时间的习惯,因此在和杜鹏谈妥以后,他就立即搭乘航班飞往港城,也恰好不久之后就有一班航班,因此周铭在下午天黑以前就到了港城。

  才走出机场,周铭远远就看到林慕晴来接自己了。

  毕竟林慕晴是那么漂亮那么有气质,虽然她戴了墨镜,但她身旁围着保护她的保镖,还有她本身散发出来的清冷气质,都让她在人潮中鹤立鸡群,周铭想看不到她都难。

  不过林慕晴不是苏涵,这个情况要换成苏涵或者唐然都直接扑上来了,但林慕晴却仍然咬着牙,哪怕她再想周铭,她的骄傲也要她倔强的留在原地,同时在港城这个地方,她更需要这份刚强。但周铭却知道这个时候,她的眼泪恐怕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

  周铭很明白这一点,他三两步跑过去到她的面前:“慕晴姐我来啦!”

  林慕晴点点头:“嗯,所有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现在咱们就过去吗?”

  尽管林慕晴掩饰的很好,但周铭却仍然能听出来她现在说话的声音都已经在微微发颤了。

  因此周铭才没在逗她,微笑着点头说好,然后主动上前牵住了林慕晴的手,而林慕晴则没有任何抗拒,很自然的靠在了周铭肩上,很亲密的抱着周铭的手臂跟周铭一起走出了机场,满脸幸福的笑容。

  这一幕被很多人看在了眼里,毕竟林慕晴太漂亮太有气质了,没有路过的男人不想多看他两眼的,更不要说她身旁还带了这么多保镖,这也更让人掏空了脑袋想知道那墨镜下面究竟是怎样一张绝艳的脸了。

  随后周铭上前牵着林慕晴的手,无数人顿时暴怒,想上前捍卫女神的尊严,可紧接着林慕晴反手也抱住了周铭的手,则又让更多的人心碎。

  “那是林慕晴!咱们港城的金融女神啊!”突然有人指着刚刚离开的车惊叫道。

  而这声惊叫也引来了旁边其他人的关注,只是其他人都不相信他。

  “我看你是想女神想疯了吗?我知道你很喜欢林慕晴,我们大家也都很爱慕她,毕竟她是我们港城的骄傲嘛!”

  “可是兄弟你实际一点,你想林慕晴她有直升机有自己的私人飞机,她是多么高贵的女人,怎么可能会和我们这种人搞在一起呢?”

  “你不要说她是来机场接人的,要知道上次就是英国的一位伯爵大人过来,据说是和她商讨某项投资的事情,就这么重要的合作伙伴,林慕晴却仍然只是派她的秘书阿敏过来迎接的,你说还能有男人值得她出面迎接吗?那就和你今天早上吃的叉烧包一样假好吗!”

  那人见没人相信他,顿时就急了。

  “我是真看到了,就在刚才女神送那男人上车的时候,她摘掉了墨镜,就是林慕晴!绝对是她!”他坚信自己的眼睛。

  听他这么坚持的话,旁边其他人更欢乐了,甚至还有人拿出了报纸。

  “真是跟你说还不信,你看看这是今天的报纸,上面都说了林慕晴今天要参加一个非常重要的发布会,事关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现在她应该在维多利亚参加宴会,而不是在机场这里接人!”

  然而这番解释话音还未落下,就见有人指着背后的大屏幕,只见上面正在播报着实时新闻:由于林慕晴临时行程变故放弃了媒体会,因此港城联合投资基金的股票下午暴跌了三个百分点,评论员认为这是市场对这位金融女神这一次任性的惩罚。

  这条插播进来的新闻让无数人目瞪口呆,简直不敢相信。

  “我顶你个肺!这条新闻,那么这样说来刚才那个还真有可能是林慕晴吗?”

  不知谁喃喃说了这么一句,顿时引爆了整个局面,无数人着急跳脚后悔不已,林慕晴是自己的梦中女神,可自己居然亲眼见到都不认识吗?那真是耻辱啊!

  而有更多的人想到了:究竟是哪个男人敢让林慕晴来接他,居然还那么亲密?这是不知道港城男人的愤怒,挑战港城男人的底线吗?

  “我的女神啊!你怎么可以这个样子,没有人能配得上你啊!”

  “那个该死的家伙究竟是谁,让我知道了我一定要砍死他!”

  很多人就在原地放声哀嚎,如同一群最痴狂的粉丝得知偶像的婚讯一般,只是这些人更伤心更痛苦。

  只是这些人并不知道,他们为之哀嚎心痛的女神林慕晴,此时正坐在自己的车上,让周铭以一个舒适的角度躺在自己的大腿上,她轻轻为周铭按揉着太阳穴。

  林慕晴是很爱周铭的,她也是一个外表强硬,但内心深处还是藏着一个小女人的。

  或许在机场出口那个大庭广众之下,林慕晴还能保持自己金融女神的风度,但等到了车里,只剩下自己人的时候,林慕晴就恨不能融化在周铭身上了。

  当然车里还有秘书阿敏和保镖,周铭再大胆也不好意思和林慕晴做点什么干柴烈火的事情,此外周铭现在的身体情况也着实不允许。

  周铭本身坐飞机的反应就比较厉害,今天又是从滨海到燕京,又从燕京到港城的来回折腾,那反应就更厉害了。

  周铭现在就感觉自己的耳朵跟被刺穿了一样疼,整个人跟被罩在了一个罩子里一样,头也疼的不行,甚至在刚下飞机那会,周铭连近在咫尺的说话都听不到了。

  如果不是这样,周铭也不会才上了车就躺在林慕晴腿上,让她给自己按摩了。

  林慕晴一边轻轻为周铭按着摩一边对周铭说:“事情我都已经安排好了,待会我们直接去中环广场,李成他们已经等在那里了。不过我建议你还是休息一晚上,什么事情等明天再说……”

  周铭轻轻摆手说:“没必要那么麻烦了,现在就去中环广场吧。”

  “可是你现在飞机反应那么厉害,怎么还能去处理这些事情呢?你到底珍不珍惜自己的身体啊?”林慕晴有些生气说。

  周铭睁开眼睛握住林慕晴的手对她说:“那这样吧,你帮我去把整个港城最好的理疗医师请来,让他给我按摩按摩,或者针灸一下,帮我缓解症状我再开几副药调养调养,这下慕晴姐你放心了吧?”

  林慕晴的脸色显然缓和许多,不过还是故意板着一张脸说:“当然还不够,这些都是治标的,现在你恢复是要治本呀!所以最好就是休息一晚上,什么事情都等到明天恢复了再说。”

  “可是我没那么多等的时间呀!”周铭说。

  林慕晴脸色一黯,其实她哪里会不明白呢?周铭为什么非要今天一天连续两班航班的坐,要赶在天黑以前到港城,目的不就是抢时间吗?哪可能再去休息一晚上,那和在燕京休息明天再来有什么区别?

  可知道归知道,但林慕晴还是感到很心痛,她不想周铭有任何一点不好。

  想到这里,林慕晴抱住了周铭,躺在女人腿上被女人这样抱住本来是一件很香艳的事情,不过对周铭现在来说,他却只感到安心。

  这种安心持续了一会,周铭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挣扎着坐起来。

  “慕晴姐你这么不想我今天晚上和他们谈,是不是这次会议有什么问题呢?”周铭问道。

  面对周铭突然问出口的问题,林慕晴显得有点慌乱:“周铭你怎么会这么问?难道你已经知道了什么吗?”

  “看来果然是这样了!”周铭叹了口气说。

  原本周铭还只是有点怀疑,虽说慕晴姐这么担心自己的飞机反应也正常,但自己这么做也不是一次两次,况且飞机反应也不是治疗就好不治疗会越来越严重的病,顶多就是自己难受一点。哪里需要那么急着休息,非要明天再和李成他们见面呢?

  林慕晴现在这样的表现,怎么看都有点过了的,周铭不怀疑林慕晴没有安排好,那么唯一的可能,就是那群港城资本家出了问题。

  “说吧慕晴姐,到底什么事情?是不是我很长时间没来港城,那群港城资本家不认识我,一个个都给我摆谱了呢?”周铭问。

  林慕晴知道瞒不住了,她才告诉周铭:“他们是不是在摆谱我不知道,不过从今天中午接到周铭你的电话,我就开始联系他们并安排晚上的宴会活动,可到现在,真正确定参加的就只有李成一人。”

  林慕晴又说:“港城航运集团主席童刚的身体情况最近不太好,所以童华那边他也是含糊其辞的,没有明确表示来或者不来。”

  周铭笑了:“这还不是摆谱是什么?这些家伙一个个都老成了精,知道我这么急匆匆从国内飞过来,肯定是有很重要的急事商量,所以这些家伙就蹬鼻子上脸,都给我摆谱等着坐地起价抬高自己身份呢!”

  说着周铭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毕竟自己的头还是有点疼的。

  “不过我现在可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料理他们。”

  周铭问林慕晴:“慕晴姐你说李成来了对吗?童华那边也模棱两可?这样就够了,晚上先见见面,如果童华不过来,等和李成谈完了,我亲自上医院去看看童老爷子。”

  “所以我们现在?”林慕晴问,她满脸的担忧似乎很不想听到那个答案。

  “慕晴姐你不是说已经在中环广场安排好了吗?那就去中环广场!”周铭语气坚定回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