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周铭和林慕晴所猜测的那样,除了李成以外的其他港城大亨们,都聚集在同一个会所的另一个包厢里。

  世界第一船王也是现在的华人首富寰宇船业公司董事长郑浩龙,港城航运集团代主席也是世界第二船王的儿子童华,以帮派出道是古惑仔里洪兴的原型天华集团董事长刘啸天,以及其他港城大亨都在这里。

  也幸好这个包厢都和楼下大厅一样十分宽敞,否则这么多人在这里就会很拥挤了。不过要是现在有一发导弹击中会所,那么明天港城的股市一定会跌到谷底。

  “放李成那个家伙离开真的好吗?那个李成,明明就有长河集团给自己撑腰,却偏偏还要去捧那个周铭的臭脚,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都是因为有这种人,才让周铭那个内地佬看轻了我们!”

  一位四十左右的中年人挥舞着手臂叫嚣着,他是郑浩龙的大儿子郑建成,从他的态度来看,显然他是对李成很不满意的。

  刘啸天则对他说:“郑公子不要着急,郑爵士让李成过去也是有他的道理,我们就是要告诉那个内地佬,我们就来这里了,但是我们却不会听从他的命令,更不会去他的包厢!如果他有什么事情,就请来我们这里谈!那么这样一来,你说那个周铭他是来好呢?还是不来好呢?”

  听了刘啸天的解释,郑建成的眼睛一下亮了:“对呀!是这个说法,他来了就是乖乖认怂,不来就哪里来滚回哪里去,这可真是个好办法!”

  这时那位代替父亲过来开会的童华却说道:“但是这样做会不会太过分了?毕竟不管是周铭还是林慕晴,他们都不是好惹的……”

  刘啸天很不客气的打断了童华的话:“他们不是好惹的,难道我们就是好惹的了吗?”

  刘啸天随后站起来,挥舞着手臂对所有人说:“大家都好好想想自己是什么身份,那周铭又是什么玩意?他不过就是一个内地佬,他凭什么来指挥我们?”

  “还有那个林慕晴!”刘啸天又说,“我们不过就是看她是个女的给她一点关照,她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吗?她不过就是我们养的一条母狗,什么时候她也能来指挥我们了?这不是本末倒置了吗?”

  郑建成也马上跳起来说:“没错,什么金融女神,大家都别忘了她的什么港城联合投资基金,可都是我们投的钱搞出来的,林慕晴她自己有拿出过一元港币吗?”

  郑建成越说越来劲了:“她一个什么都没有的人,凭什么还对我们指手画脚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吗?”

  随着刘啸天和郑建成在这里一唱一和,也让包厢里其他人都有同样的想法。

  对呀!好歹我们也都是港城大亨,平时都是我们指挥别人,都是别人削尖了脑袋想找关系到自己这里的,都是谁要找自己就先等着去的,怎么能没有一点自己的傲气呢?怎么能谁喊了就要去呢?

  就算是你林慕晴也不行!我们去是给你面子,不去你还敢有意见,是想造反吗?

  听着这些人讨论的越来越欢,童华又说道:“我觉得我们至少对周铭还是要抱有一点最起码的敬畏,你们难道都忘了前不久在泰国发生的事了吗?”

  刘啸天和郑建成都很不爽,就因为童华这番话,让刚刚才有点起色的场面顿时又沉默了。

  毕竟泰国的那场金融风暴还是很出名的,尽管是在泰国,但这里这些人哪个会没有眼光,不知道如果不是周铭在泰国生生干掉了对手,恐怕现在整个东南亚恐怕都要遭殃了,港城也必将遭到波及。

  如果真发生那样的事,他们这些人很有可能会一下输掉几十上百亿的资产,和那些破产了的泰国同行一样去跳楼了,哪还有机会坐在这里牛二牛三的。

  当然除此之外更重要也是他们最担心的一点,是周铭连一个人生地不熟的泰国都能搞出那么大的事情,那么要是他们真把周铭给惹火了,他们又真受得住周铭的怒火吗?

  所有人的脸上都有些担心,不过刘啸天却冷笑一声:“敬畏?我看是你童华根本搞不清楚状况好吧!现在根本不是我们和那个内地佬摆架子,而是他必须要来求我们,他没有任何和我们讨价还价的资格!”

  刘啸天这番话惊讶了所有人,不管是童华还是其他人,他们都是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看着刘啸天,似乎怎么也想不通他们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而且还这么有信心。

  只有郑建成一脸的早知如此:“看来有些事情我必须要告诉你们了,你们都知道周铭那个内地佬为什么会突然来港城吗?”

  所有人都一致摇头表示不知道,毕竟林慕晴也就是中午才打电话告诉他们的这个事情,他们就算再神通广大也不可能这么快了解清楚。

  难道你郑建成就已经知道了吗?

  在所有人疑惑的目光中,郑建成一脸傲然的神色:“我当然已经知道了!”

  虽然看郑建成刚才的那番表态,所有人就都猜到了这个结果,可猜到归猜到,现在真的听郑建成亲口说出来还是让人有点没法接受的。

  大家都是港城人,凭什么你那么优秀?我们都不知道,你从哪里得到的消息啊?

  郑建成还故意停顿了一下,他觉得面对这些人的惊讶感觉很爽。

  “其实你们不知道也很正常,因为就连我也是在一个巧合之下才得知的这个消息。”

  郑建成说着,一脸高高在上的傲然:“我一个在内地做生意的朋友最近告诉了我一个故事,说有人在滨海买下了寰宇大厦,并且要为寰宇大厦建设专门搞出一个公司,你们猜谁会做这样的事?”

  所有人都一脸了然,这个问题根本不用猜,既然周铭都已经到了港城,那显然就是他了。

  郑建成这次也没吊胃口:“和你们想的一样,就是周铭那个内地佬!”

  “现在港城和内地交流比较频繁,我想你们也都对这个寰宇大厦有一定的了解,知道他如果建成,就会超过我们的中环大厦,成为亚洲第一高楼,那么要建这样一座摩天大厦,必然是很花钱的,但是大家觉得就凭贫瘠的内地,还有周铭那个内地佬,他们拿得出那么多钱吗?”

  郑建成满脸不屑:“他当然拿不出来,所以他这才急急忙忙跑来港城,目的就是希望能拉我们入伙,让我们帮他出钱投资这个公司。”

  “而且我还可以给大家透露一个更大的秘密!”郑建成又说,“大家可能不知道,周铭那个内地佬他并不是从滨海直接飞港城的,而是先去了燕京,然后再来港城的,更重要的是他的行程还都在一天之内!”

  “我想这是为什么就不用我再多说了吧?这很显然就是他首先想去燕京那边碰碰运气,结果却碰了壁,所以他才会想到我们港城,想问我们要钱。”

  郑建成接着说:“大家都好好想想,在这种情况下,他居然都还给我们摆着大爷的架子,还让我们过去找他,这凭什么?这个时候就该他来求我们,就他过来我们这边给我们装孙子!”

  刘啸天这时也很适时的站出来说:“所以大家都请放心吧,现在我们就等在这里,既然李成已经把我们在这边的消息带给那个内地佬了,他肯定马上得滚过来我们这里,我可以向大家保证!”

  郑建成和刘啸天在这里掷地有声的一唱一和,让其他人都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们这样不就有点趁火打劫的味道吗?这样做不厚道吧。”童华犹豫再三还是问出了口。

  “厚道?”刘啸天不屑的笑道,“厚道是什么东西能吃吗?还是你童华最近修道准备当圣母玛利亚了吗?我告诉你们,现在那个内地佬要么就来我们这里卑躬屈膝,要么就滚出港城,除此之外别无选择!”

  随着刘啸天的话说完,包厢里顿时一派死寂,突然包厢门被打开,一个声音很突兀响起。

  “郑爵士不好啦!”

  是郑家的管家急急忙忙跑了进来,他匆匆来到郑浩龙旁边小声给郑浩龙汇报了消息。

  郑浩龙的养气功夫很好,但郑建成却沉不住气的大声道:“什么你说新加坡的李宗霖和南洋四十八姓都派人来港城了?并且他们现在都来了这里,去找周铭那个内地佬了吗?”

  “不仅是南洋四十八姓,就连泰国王室那边也派人来啦!”管家解释。

  包厢里顿时哗然一片,所有人都惊讶到站起来了,他们面面相觑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他们不是不知道南洋四十八姓和泰国那边的势力,可他们和港城一直都是井水不犯河水的,怎么今天会突然这么集体来了港城?

  难道是因为周铭的原因?他们都是知道了周铭来筹款的消息,所以他们要来给周铭投资了吗?那这么说来寰宇大厦就是一个大有可为的赚钱项目啦!

  如果不是这样,那为什么会突然吸引这些人像闻到了血腥味的秃鹫一样呢?

  这些人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但所有人又抬头看了看郑建成和刘啸天两人,又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因为要是他们自己,那他们可以毫无顾忌的过去,但他们在这里,总不好驳了他们面子。

  正当所有人左右为难的时候,突然包厢的门再一次被打开了,李成走进了包厢,他对所有人说:“周铭先生托我给你们带句话,现在过去还来得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