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哥我跟你过去看看!”

  童华最先表了态,他说完也不等郑建成和刘啸天的回应,或者他根本不敢登这个回应,总之他才说完就马上起身离开了。

  原本包厢里所有人此时都是在犹豫的,毕竟南洋四十八姓那些也都是不比他们差的商人,既然他们千里迢迢来了这里,那就肯定表明那个周铭的寰宇大厦是很值得投资的,所以他们也很想过去,只是碍于郑家和天华集团的面子,才只好坐在这里。

  可实际上那消息传过来就像是有猫爪子,在他们心里不断在挠一样,让他们心痒痒的。

  但现在童华先表了态,那其他人就都像是被推倒的多米诺骨牌一样,剩下的就只是一个个跟上了。

  于是在童华之后,马上有人跟着站起来表示自己也需要去那边看看,然后不过短短的几分钟时间,这些人就走了一个精光。

  面对空空如也的包厢,郑建成和刘啸天脸上都是一个大写的尴尬,甚至刘啸天的左手还在振臂高呼着,只是比起刚才的激情澎湃,现在就只是孤零零的,这就让他更尴尬了。

  这是什么情况?自己刚刚才那么笃定的说了周铭除了卑躬屈膝的过来或者滚出港城以外别无选择,结果转身这些人就都主动过去了周铭那边的包厢,这脸打的要不要再直接粗暴一点啊?

  于是刘啸天立即转身指着李成怒骂道:“李成都是你!你这个港城的叛徒,你背叛了港城,居然给那些内地佬当狗,居然帮他说话了!”

  李成原本也要转身离开的,听到刘啸天这番话以后又停下了脚步。

  他看着刘啸天:“刘龙头,这里是皇后大道可不是你的铜锣湾,我请你注意自己说的话,不要在这里太嚣张了,否则谁也保不住你!”

  李成抬手指着大门:“你也不好好动动你自己的脑子想一想,那些人为什么会离开这里!还有更重要一点,让我离开包厢去周铭那边通风报信,不就是你刘啸天的计划吗?”

  刘啸天的脸色十分难堪,甚至脸上的肉都还在不断抽搐,他现在很想掏出枪来把李成给干掉,但他明白自己不可能真这么做。

  “好你个李成,你可真厉害!不过你以为这样就赢了吗?你以为煽动那些白痴去了内地佬那里就很了不起吗?但是我告诉你,那并算不了什么,别人我不管,但是我刘啸天,是绝对不会和那个内地佬同流合污的!还有港城第一的郑家,你看……”

  刘啸天指着郑浩龙那边,但紧接着他就愣住了:“郑爵士您这是干什么?”

  只见那边已经年近九十的郑浩龙正招呼着郑建成过来搀扶他在勉强起身。

  “我觉得那个内地来的小伙子还是很不错的,寰宇大厦毕竟是内地重点建设的项目,未来的潜力巨大,否则也不会惊得南洋四十八姓在家里都坐不住了,近水楼台先得月,我们可不能把这个香饽饽让给别人!我们得快一点,不能让那些小崽子抢了我们的先!”

  郑浩龙一边教训着自己的儿子郑建成,一边催促着他快点走,那架势就好像晚了一点就赶不上二路汽车了一样。

  这让刘啸天就很尴尬了,老大您这是在玩我啊?我刚刚才那么坚定说了自己不会和那个内地佬同流合污,结果你转身就跟过去了,不带这样的啊!

  在郑浩龙的催促下,这俩父子转眼就不见了,李成这时轻轻拍拍刘啸天的肩膀对他说:“你还要坚持自己的信仰吗?”

  刘啸天一脸的尴尬,李成这句话无疑就像在他脸上狠狠抽了两巴掌,让他感到火辣辣的。

  “什么信仰啊?其实刚才我不过就是开了个玩笑罢了,周铭先生也是我最敬仰的商人,现在他来了港城,我怎么能不过去打个招呼呢?所以李成你看这里都没人了,我们也快点过去吧。”刘啸天一边这么说着,一边勾搭着李成就快步走出了包厢。

  其实刘啸天打死都不想这么说,他也很想甩开李成的手告诉他自己是怎么说到做到的。

  但人哪能跟利益过不去呢?况且现在所有人都过去了,这空旷的包厢只剩他一个,那不更蠢了吗?所以刘啸天只能打自己脸了。

  随后刘啸天和李成匆匆出门,很快追上了前面郑浩龙的脚步,刘啸天十分殷勤的跑过去,挤开老爷子的秘书,自己去强行搀着郑浩龙。

  对他这种故意做作的举动,李成感到很不屑,但不得不说这却十分有效,至少郑浩龙还是很受用的。

  “老爷子,要我说以您这样的身份,根本用不着去理会周铭那种内地佬,他根本是给你提鞋都不配的!”

  刘啸天思前想后还是觉得刚才太丢脸了,所以现在还不死心的说,然而郑浩龙却仍然慢慢的走,似乎根本不理会刘啸天的话,这让他更尴尬了。

  和郑浩龙老爷子置气,刘啸天是不敢的,他只能锲而不舍的继续说道:“我明白老爷子您是对周铭那个内地佬有所期待,可内地佬就是内地佬,他们都是没规矩的,您看着吧,刚才那么多人都过去了,我敢打赌他肯定不会再在乎老爷子您的!”

  郑浩龙年近九十了,就算他再怎么努力,也走不了多块,因此在会所这短短一个转移包厢的路程,他都花了将近一刻钟时间。

  在这期间,刘啸天也没看到周铭那边派过来接郑浩龙的人,这让他心里底气顿时更足了。

  “老爷子您看吧!我就说周铭这个内地佬是个不懂事的扑街仔吧,他现在肯定在包厢里非常得意,根本没有把老爷子您当回事了。”刘啸天说。

  郑建成也说:“是啊!我父亲好歹也是港城最有名望的人,周铭这个内地佬居然敢这么怠慢,他真是太不知天高地厚了!”

  相比刘啸天和郑建成的一唱一和,老爷子郑浩龙则仍然一步步走到了周铭包厢门前,然后抬手示意他们打开。

  “周铭你这个内地佬,我就知道你没一点……”

  推开包厢大门,刘啸天一马当先的冲进去,指着周铭的鼻子破口大骂,可他才刚骂出口就愣住了,因为他想象中的吵吵嚷嚷并没有发生,反而这里面所有人都面向门口,似乎是在等什么人的样子。这些人不仅有刚才过来的童华和其他的港城商人,更有李宗霖和其他南洋四十八姓派来的代表。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刘啸天最后只得改口,也软化了语气愣愣的问。

  “当然是在等郑浩龙爵士过来呀!我虽然人在内地,但也明白谁才是港城最有名望的人,郑爵士不仅在港城,甚至是在全世界都很有名望。”周铭接着又说,“但我也明白老爷子年纪大了腿脚不好,所以我也不敢派人去催促,只能和大家一起在这里等着。”

  郑浩龙笑着点点头:“好样的啊!”

  周铭接着又指着包厢里的上座说:“而且我还一直为郑爵士留着最上座的座位,你不到场,我们可没人敢坐。”

  周铭说着也还邀请郑浩龙坐到上座上去,郑浩龙慢慢走过去。

  李成这时又过来小声对刘啸天说:“看来你好像又说错了,别的不说,至少在守规矩和敬老上,周铭先生做的可就连我们都挑不出毛病呀!”

  李成这番话如同一记又一记巴掌打在了刘啸天的脸上,让他很有吐血的冲动。

  “那又怎么样?这不过就是在做戏罢了,更能说明那个内地佬的虚伪!”刘啸天恨恨骂道,浑然忘记了刚才自己是怎么在郑浩龙面前做戏的了。

  李成也懒得跟他在这上面多纠结什么。

  随后郑浩龙被邀请在上座上坐下,周铭和其他人都分别落座,郑浩龙才说道:“周铭先生,听说你在内地有个叫寰宇大厦的项目,今天你这么着急找我们过来,如果我没猜错就是为了这个事情吧?”

  “我就是为了这个项目!”周铭很爽快的承认了,他接着说道,“既然郑爵士已经说出来了,那我也直接一点说吧,这座即将建造的寰宇大厦,将是未来亚洲的第一高楼,潜力不可限量!”

  “不过大家都是生意人,你们也都在生意场上过了半辈子甚至更久了,你们肯定都比我要懂,建造这么一座摩天大厦所需要的资金也将是一个天文数字,这笔钱光我自己肯定出不起,所以我需要更多的投资。”

  周铭继续往下说道:“一切都需要制度,所以我并不是要你们直接把钱都打到我的账户上,那样我只想卷着钱跑路。”

  稍微幽默一下,周铭接着说道:“因此我和国内的其他生意人商量了,将专门为建造这栋寰宇大厦成立一家公司,而大家所投资的正是这家公司!”

  “当然我也并不仅仅只是成立一个公司拉你们的投资那么简单。我这一次来港城除了和大家商量投资的事情,我还有一个任务,就是向港城联合交易所递交上市申请,我希望能为寰宇大厦募集更多资金!”周铭说。

  这边当周铭说完,刘啸天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周铭你这个内地佬,果然还是露出了你的狐狸尾巴,你好险恶的用心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