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啸天突然站起来的话震惊了所有人,谁也没想到他居然会突然喊出这么一句,大家也更不明白他嘴里那句好险恶的用心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光其他人,就连之前一直和他一唱一和的郑建成都感到一脸茫然。

  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他吸引过来了,这种成为了焦点的味道让刘啸天感到十分受用。

  “我知道有人在怀疑我在胡说,那么我现在告诉你们,我是非常认真的!我想请问大家,你们是否都还记得东岛大厦的事情?”刘啸天十分正色道。

  什么东岛大厦?

  随着刘啸天的话,现场顿时沸腾了,因为东岛大厦在港城是一个非常恶劣的事情,这些人作为港城大亨,他们也对这个事情非常熟悉。

  “我相信不用我说,大家也都非常清楚。当初三联公司也是为东岛大厦专门成立了一个公司,并且为了筹措资金,也是让这个东岛公司在港城上市了的,但是最后呢?”

  刘啸天说到这里突然顿了一下:“这根本就是一个骗局!是三联公司在港城自导自演的一出戏,他们根本没有任何建设东岛大厦的意愿,他们只是为了骗取股市和我们手里的资金,只要钱一到位,他们就马上跑路了!”

  刘啸天指着周铭:“而现在,这个内地佬又想来一次吗?只是这一次的东岛大厦变成了内地的寰宇大厦,他以为我们还会上当吗?”

  刘啸天的话让包厢里沸腾的几乎都要爆炸了,所有人都在交头接耳疯狂讨论着。

  原因无他,实在是东岛大厦在所有港城人,尤其是这些港岛大亨心中,就是一块伤疤,现在刘啸天一刀一刀的把这块伤疤挑开了,怎能不让这些人感到疼?

  要知道,当初在东岛大厦的事情上,这些人几乎每一个人都至少被骗了上千万美金的。

  哪怕就算是以郑浩龙的身家,一下损失上千万美元的流动资金,也是一件十分肉疼的事,正因为这样,这件事也就成了这些人藏在心里的忌讳了。

  原本他们就很恼火,更别说还有郑建成还在旁边附和:“这个该死的内地佬,他想当第二个三联公司,但我们却不会再任他摆布了!”

  这让所有人更对周铭表示怀疑了,甚至就连坐在周铭身旁的人,都下意识的离远了一点。

  真是太恶心了!

  李成心里怒骂道,因为刘啸天这根本就是用最恶意来揣测别人,周铭明明都还什么都没有做,他却指名道姓说周铭就是骗局,甚至为此还搬出了东岛大厦的骗局,这就更是恶心至极了。

  可不管怎么想,周铭这次都不可能和东岛大厦那次相提并论的啊!

  东岛大厦那次只是私人公司的运作,而这个寰宇大厦可是内地当局的重点项目,是不可能允许周铭拿这个项目来行骗的,就算周铭能卷款逃到国外,最后也会被抓回来的。

  但更恶心的是,事情是这个事情,可李成却无法给这些人解释,因为刘啸天已经给事情定下了一个基调,不管自己如何解释,最后大家都会认为这是“为了骗局所进行的掩饰”,这才是最难办的!

  看来周铭遇到了大麻烦呀!

  李成下意识看向周铭那边,却发现周铭居然抬手给刘啸天鼓掌起来。

  “这位刘啸天先生说的太好了!”周铭一边鼓掌一边说,“没错,我们就是应该避免再碰到这样的骗局!”

  如果说刘啸天的话让大家惊讶,那么现在周铭的话则彻底让大家懵逼了。

  这周铭是气糊涂了吗?怎么不仅一点不解释,反而还帮着刘啸天说话了呢?

  周铭这时接着说道:“你们都以为我在帮他说话?那你们可就错了,我是觉得他很好的说明了我接下来的问题。”

  “众所周知,当初的东岛大厦为什么会成为一个骗局,无非就是因为当初的股权分配有问题。我刚才听童华说了,当初东岛大厦的事情里,三联公司居然占据了百分之五十一的绝对股权,这在整个公司的股权架构里是非常不合理的,因为这意味着这个所谓的新公司,就是三联公司养的一条狗,他想怎么处理都行。”

  紧接着周铭的话锋一转:“正是了解了这个问题,所以我在寰宇公司上做了专门的调整!”

  周铭仔细介绍:“按照寰宇公司的制度,首先没人能在公司里对公司的决议进行一票否决,没人能有绝对股权操纵公司决策,所有的重大决策都必须由公司所有股东集体商议,尤其像那种大宗资金的转移行为。”

  “我的想法是所有公司的重大决策,都必须有超过公司四分之三的股权同意才能执行!”

  周铭竖起两根手指:“其次,我将会放出自己的股票,而不是盲目的增发股票,以便保证公司股票的稳定,同时我也会限制自身以及其他大股东的持股数量,我会将自己的持股数量最高限制在25.1%的位置上。”

  面对周铭一点一点的解释,让刘啸天感到非常不爽,他又大声说道:“可是这和我们又有什么关系呢?”

  “刘啸天同志又问到了重点上,这也正是我接下来所要说的。”周铭说。

  “刘啸天你他吗在干什么啊?帮周铭当托吗?”

  郑建成低声怒骂道,他此时恨不能一巴掌拍死这个猪脑袋,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怎么每一句话都正中了周铭的下怀?要不是郑建成了解他,都会认为他是和周铭串通好的了。

  刘啸天自己也低下了头,满脸大写的尴尬。

  周铭那边继续说道:“和大家最直接的关系就是利益!大家想一下,如果我和三联公司一样,要百分之五十甚至更高的股份,那么分给你们和投放到市场里的股票不就少了吗?而且如果我想要在股市里捞钱,说不定还会增发股票稀释你们的股本来做,但是现在,我是把我自己的股份拿出来了。”

  周铭十分郑重的对所有人说:“我这么做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可以预防东岛大厦事情的重演,我是要带着大家一起赚钱的!”

  随着周铭的话,现场许多人当即欢呼起来,也有很多人在向周铭道歉。

  “周铭先生对不起!是我们错了,我们不该怀疑您的,您是真正在做生意的商人,和三联公司那些杂种不一样的!我们会投资您的寰宇公司,这也是非常值得投资的生意!”

  无数人夸赞着周铭,也有很多人在唾弃郑建成和刘啸天。

  “这刘啸天真是恶心!不愧是混混出来的人物,就算到了龙头还是狗改不了吃屎,没一点眼光,居然敢怀疑周铭先生,说周铭先生有阴谋,我看最有阴谋的明明就是你自己吧!”

  “郑建成也是的,居然和刘啸天这种人混在一起,要是没郑老爵士帮他,恐怕郑家早就倒了吧!”

  甚至就连郑浩龙也满脸不满的看着刘啸天:“啸天,今天下午我看了大盘,我觉得你公司里应该还有事情没处理,我想你应该回去了。”

  “老爷子我为什么要回去呀?我公司没什么事情呀!”刘啸天下意识说道。

  不过刘啸天的话却引来一阵嘲讽:“还问为什么,你也好意思问的出口?就你这个智商还是不要在这里为好啦!”

  “显然这里现在就已经很不欢迎你了,如果你现在不回去,那么待会恐怕你家就要着火,你不回去也得回去,所以还是你自己懂事一点的好呀!”

  这一句句嘲讽像炮弹一样砸在刘啸天的脸上,让他感到无地自容,最终他只得狼狈离开。

  当刘啸天离开以后,郑浩龙又站起来了,他对周铭说:“周铭先生非常抱歉,之前是我们这些人误会了你,不过现在既然误会解释清楚了,我郑浩龙愿意投资这个寰宇公司,请周铭先生务必给我留至少百分之五的股份!我愿意出资一亿美元购买!”

  当郑浩龙首先开了口,其他人也都纷纷跟上说:“我也愿意投资寰宇公司,请周铭先生也务必给我留着股份,我不要百分之五,我只要有百分之一就好了!我愿意投资六千万美元,这能进董事会吗?如果不可以的话,我还可以追加投资的,七千万八千万都行!”

  “我也要百分之一,能不能进董事会都不重要,我只投资五千万美元,只要有我的股权就够啦!”

  “周铭先生之前的事情我很抱歉,现在只是我对自己刚才态度的弥补,所以请周铭先生务必接纳我的投资!”

  面对这些人一个比一个激动,其实周铭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因为周铭可没他们说的那么大公无私,自己虽然说没有谁能把持公司决策,但自己却肯定不会放最后那25.1%的股权出去的,因为按照制度任何决策都要有超过四分之三的股权点头,自己握着那25.1%的股权就意味着自己握着一票否决权,自己不能掌握什么决策通过,但却可以掌握什么决策不通过,这是关键。

  这是很不容易被人注意的点,不过周铭这么做也并不是要算计谁,只是给自己留一个保命符罢了,可不想被沈家那边钻什么空子。

  最后周铭大声说:“请大家放心投资我的寰宇大厦,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