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啸天是一个十分善于计划的人,这也是他能在这短短几年时间里,从一个扑街仔混成了龙头老大的倚仗。

  刘啸天的计划都是非常成功的,不管是他曾经绑架了某位帮派大哥的儿子,索要赎金并成功逃脱;还是他在某个舞厅门口干掉了自己的竞争对手;又或者是他逼得某位港城当红歌星在自己的生日宴会上献歌;以及他如何计划每一次火拼抢地盘的……

  这些事情一桩桩一件件都是传奇,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每一次做完这些事情,最后总能总警局里平安无事的走出来。

  正是过往的这些丰功伟绩,让刘啸天十分自信,觉得计划这些东西对自己来说完全就像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找个杀手,埋伏好在预备的地方,等着目标出现,然后上前杀了对方。

  整个过程就是这么简单直接,没有任何花里胡哨的,事实也不需要有任何的花里胡哨,最后再让自己养的律师给自己脱罪就行了。

  这个港城看似是个法治社会,但实际也就那么回事,只要你的钱足够到位,律师总能帮你找到洗脱罪名的办法,所谓法律无非就是有钱人忽悠普通人的手段罢了,所谓皇家警察,不过就是吓唬普通人的皇家警犬罢了,刘啸天早就看透了这一点。

  正是这样,刘啸天才找来金三在这里埋伏周铭,童华和林慕晴这些人怕他,但刘啸天龙头可不怕。

  刘啸天就是想用这样的手段,向整个港城宣布,自己是港城的龙头,任何人都不能扫了自己的面子,否则横尸街头就是你的下场!

  除此之外,刘啸天还有一个很恶劣的想法,作为港城无法无天的黑道龙头,他不是没有对林慕晴有过想法,可一直以来林慕晴都是很硬派的表现,让刘啸天都有点发憷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而现在看林慕晴和周铭那么亲密,就让这位龙头老大很不开心。

  那好吧,既然你那么在乎这个周铭,那么如果我把你的情人给杀了,你这个女强人会不会哭泣无助和彷徨呢?

  对刘啸天来说,如果真的能看到林慕晴这样的表现,他就觉得自己赚到了,如果看到林慕晴的泪水,他觉得自己都可以嗨皮个三天三夜了。

  至于死掉的周铭,哦拜托,那不过就是一块横尸街头的烂肉罢了,有谁会在乎呢?

  至于周铭提起的那个什么寰宇公司项目?那更不是刘啸天要考虑的,本来港城也就没这个项目,都是周铭这个家伙搞出来的,那他死了,大家就当没这个项目了,自己到时候自罚三杯以示悔过咯。

  在刚才,刘啸天亲眼看到“周铭”倒下的时候,他都兴奋到极致的欢呼起来,他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飘起来了,他甚至都已经可以看到林慕晴跪在地上失声痛哭的样子。

  那哭得叫一个伤心欲绝呀!但那不正是自己想要的吗?

  什么叫计划?但凡从我刘啸天嘴里说出去的就是最完美的计划!

  可现在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本来应该已经扑街了的周铭就站在自己面前,本来应该哭到悲痛欲绝的林慕晴就跟在周铭的身后,他们都是一脸看白痴的样子看着自己。

  刘啸天惊恐的看着地上,那个人的身形越看越熟悉,熟悉到让刘啸天这样的人都从心底感到有些恐惧。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周铭没死,那死的这个人是谁?

  很快有人给他了答案。

  “郑少爷您怎么了?”

  突然一声惊叫传来,随即刚才会所里见过的郑家管家匆匆跑过来,他扶起地上的人,然后拼命叫喊道:“我的郑少爷啊!快叫救护车,郑少爷是老爷的心头肉,他绝不能有事啊!”

  这个死的人是华人首富郑建成的儿子郑建成?

  刘啸天顿时眼前一黑,整个人就要晕过去了:“怎么会是郑建成?为什么会是他?他不是早就离开了,怎么会在这里?”

  刘啸天呢喃的说着,他是真的要吐血了,因为他是混黑道起家,港城主流商人都很看不起他,不愿意跟他合作,只有郑建成跟他挺合得来的,刘啸天也一向把郑建成看做自己的金主爸爸,也是自己进入港城上流社会的敲门砖,是自己成为黄金荣杜月笙那样人物的垫脚石。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他是自己的希望,怎么就会倒在自己面前,被金三给杀了啊?

  “究竟发生了什么啊?”郑家管家抱着郑建成嚎啕大哭。

  “郑少爷刚才说有重要的事就赶司机下车,自己开车走了,我们紧赶慢赶都没赶得赢,怎么这才十分钟的时间,你就出事了啊?”

  林慕晴马上指着刘啸天质问道:“刘啸天你究竟做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杀郑建成?”

  “我哪是要杀什么郑建成,我是要杀你周铭啊!”

  刚刚还一副要晕倒的刘啸天,他突然爆喝一声,眼中射出两道如闪电般阴狠的厉芒,然后从腰间抽出一把手枪对准周铭。

  都是周铭,如果不是周铭自己就不会被逼到这一步,郑建成就不会死,所以一切都是周铭造成的。

  凭什么现在郑建成都死了,你周铭还能这么毫发无伤的活着,你要死,必须得死!

  刘啸天的动作很快,而且是毫无征兆的突然发难,但有人比他的动作更快。

  作为周铭的保镖,张林在刘啸天出现的第一时间就在防备他了,不仅是刘啸天,甚至是之前的金三,张林也同样在防备着,否则就郑建成这个二世主,张林作为华夏精锐部队的兵王,怎么会连他都追不上?

  张林一记鞭腿猎猎生风,踢断了刘啸天的手腕,之后抬腿一脚,直接把刘啸天像破布袋一样踹飞出去。

  张林的动作一气呵成,直到听到刘啸天捂着下面哎哟哎哟叫唤的时候,所有人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老大!你怎么样?身体要不要紧,我们现在送你回去?”

  刘啸天的小弟们纷纷跑过来向他嘘寒问暖,刘啸天看着周铭咬牙切齿:“周铭,你以为自己就这么能活下来吗?我告诉你,我刘啸天要杀的人,在港城还没有人能逃掉!”

  “刘啸天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在这光天化日之下行凶,看来郑建成的事情就是你做的了,你真当港城没有法律了吗?”林慕晴指着他怒斥道,林慕晴是真的气呀,她没想到周铭居然会在自己的地方碰到这样的事,幸好周铭身边有张林这样的保镖,要是周铭出了什么事,林慕晴更是不敢去想。

  周铭倒是一脸淡然:“所以凡事总有第一次嘛!虽然我不理解你的脑回路,我只是请你出会所你就要杀我?但我不觉得你现在还有机会,难道就凭你身后那几位瑟瑟发抖的小弟吗?”

  刘啸天这才看到自己的几个小弟,虽然过来都对自己嘘寒问暖,但却都围在自己身边,饶是周铭都说出这话了,他们也没人敢上前一步,显然都被刚才张林的身手吓住了。毕竟刘啸天这些小弟也都是各种火拼杀出来的,能看出张林的真本事,他们可不想去送死。

  “冚家铲!”

  刘啸天怒骂一句,不过他却并没有多懊恼,反而挑衅的看着周铭:“你以为我真的就只靠这些废物,你忘了郑建成是怎么死的吗?金三!”

  随着刘啸天最后拼尽全力一声喊,那边一声长啸呼应,然后一个黄毛踩着轮滑冲过来了。

  看到金三过来,刘啸天咧着嘴嘿嘿笑了起来:“周铭你死定了!虽然你身边有保镖,但是金三要杀的人,还没有人能逃得掉!”

  “你是内地来的,或许不了解港城这里,更不了解金三,那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金三是我从金三角买出来的角斗士,他唯一能做和会做的事情,就是杀人,他在港城也为我杀了很多的人,不管是政界名流还是商界巨贾,不管他们身边有多厉害的保镖,只要金三出手就没人能保得住他们,现在只是轮到了周铭你!哈哈哈……”

  刘啸天有些癫狂的哈哈大笑起来,但他笑着笑着,他的笑声就像是被突然掐住了脖子的鸭子一样停下来了:“恩?这是什么情况,金三你干什么?”

  因为在刘啸天眼前,那被他倚为最后底牌的金三,踩着他的轮滑快速过来,然后就见刚才那保镖转身过去怒吼一声:“你要干什么?”

  金三就扑通一下跪在了那保镖面前。

  “金三你干什么?快点去杀了那个家伙,让他去死啦!”刘啸天拼命扯着嗓子喊着,但金三却匍匐在张林面前一动也不敢动,这让刘啸天瞪得眼睛都要出血了。

  张林低头看着匍匐在自己面前的金三:“没想到你倒是跑出了金三角啊,现在居然干起了这种勾当,你是觉得自己很能耐了吗?居然敢在我面前玩刀了?”

  随着张林的话,金三浑身瑟瑟发抖,他拼命的摇头表示自己不敢,同时他匍匐的也更低了。

  “金三你在做什么?你为什么那么怕那个保镖,杀了他,然后再杀了那个扑街仔!”

  刘啸天歇斯底里的喊着,手胡乱的指着张林和周铭。

  但这时金三突然抬头看着刘啸天,眼神冷冽,缓缓吐出一句字正腔圆的华语:“他不是保镖,他是罗刹,如果要死,那死的人一定是你!”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