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勇回头的那一瞬间是真的魂都要吓掉了,他做梦也想不到自己居然会看到这样一幕,会看到林泽康送周铭出来的画面。

  是啊!正常来说,不管是去朋友家做客还是邀请合作伙伴来自己这里,亲自送他出门都是一种礼貌。但你是林泽康,是国家首脑呀!这个身份地位是让多少人跪舔的,你能正眼看谁都是给了天大的面子,什么人还值得你亲自送出来?这就太不正常啦!

  如果只是这样,那楼勇还只是跌碎了一地眼镜,但偏偏好死不死的,自己刚才以为苏涵在开玩笑,不仅指责她演技浮夸,更是在说林泽康这样做是无聊的事。

  这就不好玩了,要知道以林泽康的身份,撤换自己就是一句话的事情,可怜自己大半辈子才好不容易爬到这个位置上,还想着能以这个身份退休养老呢!要是因为这个事情得罪了林泽康,那就不好了。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坐以待毙,我一定要做点什么!

  楼勇心里下定了决心,然后他马上向着林泽康和苏涵分别鞠躬致歉了:“林先生非常抱歉,我刚才只是在和苏涵同志开玩笑,并不是有意说您……”

  林泽康却直接打断他道:“楼勇同志你也是老同志了,难道还不知道不管在任何场合,公开谈论国家首脑都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吗?同样的,这也是对你自己党员身份的亵渎,你忘记了党旗下的宣言吗?”

  楼勇拼命的摇头:“很抱歉林先生,这是我的失误,我知道这是我的口无遮拦,是我的思想不够先进成熟,还请林先生原谅!”

  “楼勇同志,我想你需要的并不是我的原谅,而是你自己的党员身份。”林泽康提高语调对他说。

  楼勇身子不停在发抖,但他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因为他并不明白林泽康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见他这样,林泽康好心告诉他说:“听说你刚才和周铭小同志达成了什么合作协议对吗?是关于滨海一栋写字楼的翻新工程?”

  楼勇点头说是,林泽康又说道:“我知道三工程局是国家大型建设的骨干企业,那么我很希望你们能继续发扬过去敢为天下先永远争第一的优秀作风,更快更好的完成自己的每一项工程。”

  林泽康说完还伸手拍了拍楼勇的肩膀。

  林泽康都已经把话说到这份上,楼勇要再不明白,那他这大半辈子就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领导上一句问到写字楼的翻新工程,下一句就在说三工程局的优良作风这些,不显然就是要自己尽全力帮他吗?

  虽然楼勇并不明白刚才周铭和林泽康在里面都说了什么,他们又达成了什么合作,但他很清楚,自己现在必须马上表态:“请主席放心,我三工程局一定会戒骄戒躁,尽全力完成好接下来的每一项工程,并且在发扬过去传统的基础上,实现新的突破!”

  “林先生非常感谢您!”周铭主动向林泽康握手表示感谢。

  周铭很清楚林泽康刚才那句看似很随意的一句话,其实就是在帮自己,毕竟如果只是自己和楼勇谈合作,那很难说楼勇会不会尽心尽力,说到底他也只是个副总经理,上面还有董事长总经理以及其他董事,他可以私下帮着接工程,但真要碰到了什么事,他也肯定会当缩头乌龟的。

  可现在有了林泽康的指示就完全不同了,等于是他找到了具体风向,那他就肯定拼命都要完成了。

  做了不一定能升官,但却能在国家首脑面前留下好印象,不做却肯定倒霉,这样一个选择题,任何一个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该怎么选了。

  静元阁这里是中央领导的地方,周铭他们因此很快离开,回去了之前的茶楼。

  “周铭同志,那些工程队都有些分散,我需要回去找各部门开个会,看如何能在最短时间里给你调配足够的工程队出来。”

  到了茶楼,楼勇和周铭打了声招呼就离开了,这声招呼也让周铭庆幸,幸好林泽康帮自己打了招呼,否则就单凭自己和杜鹏的面子,天知道楼勇会不会拖个十天半个月才开始。

  看来姜还是老的辣呀!

  也随着楼勇离开,杜鹏又一脸奇怪的过来了:“周铭你老大在那里面究竟做了什么呀?”

  “什么做了什么?”周铭不理解的看着他,不明白杜鹏这是什么意思。

  “周铭你老大不知道,我父亲一直都很反对我们之间有太密切的接触,所以这一次你回来了我才没有及时去滨海和你见面。”杜鹏很不好意思的说。

  周铭摆摆手表示理解,毕竟杜鹏的家庭成分不一样,过去他爷爷还在位置上那什么都还好说,现在已经退下来,就官场里那种人走茶凉的速度,让杜家不能不加倍的小心谨慎。

  “可是就在刚才,”杜鹏又说,“我爸居然打电话告诉我可以尽情的和周铭你玩了……”

  杜鹏的话并没有说完,但言下之意却已经再明显不过了,就是他父亲那边刚才接到了什么消息,然后就改变了主意。可具体是什么情况,杜鹏不得而知,他询问自己父亲也没得到什么答案,现在就只能来问周铭了。

  “看来你们杜家的消息还是非常灵通的嘛!”

  周铭告诉杜鹏:“没错,我刚才已经和林泽康先生达成了合作协议,恐怕你父亲就是知道了这个消息。”

  “什么你和林先生达成合作协议了?你是怪物吗?”杜鹏当即大喊出声。

  杜鹏太惊讶了,要知道林泽康那可是国家首脑,在老爷子杜中原退下来以后,就是他们杜家也未必有什么和林泽康合作的资格了,但周铭却能做到吗?

  不过也只有这个结果,只有林泽康那样身份的人物,自己那一向谨小慎微的父亲,才会态度180°大转变吧。

  “周铭你老大就是个怪物,看来你这一趟来首都的收获可真是大到让人羡慕嫉妒恨啊!”杜鹏撇撇嘴说。

  杜鹏惊讶是很惊讶,不过杜鹏是最早接触周铭的人,见多了周铭创造的奇迹,再加上杜鹏的家庭环境影响,以及这么多年过去,杜鹏自己也修炼了那么久的养气工夫,很快冷静下来。

  “有了楼叔叔和三工程局的全力支持,又得到了林先生的合作,那么周铭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杜鹏问道。

  “马上回滨海咯!毕竟写字楼的工程我可希望尽快能完成的。”周铭说。

  这个答案在杜鹏的意料之中,他点头说道:“恩,我马上去订你们几个人的机票,我们尽快回……”

  周铭却不同意:“并不是我们三个人,而是你们三个人。”

  周铭一边说着一边伸手指着:“就是你杜鹏,还有苏涵和她的女保镖你们三个。”

  杜鹏感到十分意外,他指着自己:“我们三个人回滨海?那周铭你老大要去哪?”

  “港城。”

  周铭轻轻吐出这个地名,周铭随后说:“写字楼的工程不能停,所以需要你们去盯着,但港城那边我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要去做。”

  “我知道周铭你老大是想那位林慕晴姐姐了对吗?”

  杜鹏脱口而出的抢着说道,但他才说出口就又急忙闭上了嘴巴,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这让周铭也有些尴尬,他很想一巴掌拍死杜鹏这个口没遮拦的猪队友,说实在的,自己是有点想慕晴姐了,但你这么直接说出来,还是在苏涵的面前,那你不是缺心眼吗?

  当然这要换做是一个百花丛中过的老司机,那或许有一万种解决办法,但偏偏周铭其他都好,就是对女人是一个脑袋三个大,当时就不知道该怎么做了。

  不过周铭不知道咋说,那边苏涵却说道:“杜鹏你不要瞎胡说,周铭才没你那么无聊八卦,他去港城是真的有很重要的事情,你想想寰宇大厦那么大的一个工程项目,就凭我们怎么可能吃下来,而现在能一下拿出这么多钱的地方,也就港城最合适了。”

  杜鹏马上点头说:“没错,就是港城最合适!”

  啪!

  周铭没好气的一巴掌拍在杜鹏脑袋上:“你这家伙既然知道港城合适就好了,就不要再说别的什么狗屁事情了!”

  杜鹏一下紧张成一个钟摆一样的疯狂点头表示知道了,开玩笑,杜鹏又不是白痴,刚才失言了难道还会来第二次吗?

  周铭也偷偷看看苏涵,见她脸色没什么变化才松了口气。

  苏涵的确是一个好女人,其实她也很爱自己,甚至为了自己可以随时抛掉她现在所拥有的一切,周铭也明白她也有很强的占有欲,不想和其他女人分享自己。周铭正是了解她这点才会有些担心的。

  不过苏涵也是很能分清事情轻重的,很明白事理的。

  就像现在,她很不高兴,却仍然会帮着周铭解释,她这么做不仅是简单给周铭面子,更重要的是她也是在真正分析,她说的这些都是有道理并不是乱说的。

  事实上为了寰宇大厦的建设,周铭的确需要募集其他方面的资金,而能一下子拿出这笔钱的,就只有港城这个东方金融中心了。

  当然苏涵这么说除了这些,她也是在对自己解释。(s:)

  

  

  Ps:书友们,我是方片2,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