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交所就是港城联合交易所,是由港城原本的远东九龙等四家证券交易所合并组成的联合交易所,也是港城现在唯一有资质的证券交易所。

  而作为港城这个远东金融中心唯一的证券交易所,平均每天上百亿港币交易额,总市值超过万亿,联交所自然风光无限,无数公司都削尖了脑袋的想挤进联交所上市,因为在很多人看来,上市就意味着是公司一次大飞跃的机会,将公司股票放到市场销售,可以为公司带来大笔融资。

  正是这个原因,每天都有很多公司的行政人员,带着相关材料到联交所申请上市,尤其是一些内地的企业,他们就以能在国外上市为荣。这么做不仅可以赚取大笔外汇,为企业开拓外贸市场,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对这个年代的国内企业而言,能在国外上市更是一件倍有面子的事情。

  港城这个年代还没有回归,再加上远东地区金融中心的地位,在国内大多数人眼中就和在国外差不多了,哪怕是那些资产过亿的大企业老板。

  早上,当联交所才打开门开始营业,就有好几个公司的人来到联交所的上市窗口这边排队等着申请了。

  “我跟你们说过多少次了,你们的材料要齐,让你们回去好好看看我们联交所的相关规定,你们是不是没有好好听我的话?给我拿过来的这都是些什么破烂玩意,快点给我拿走,要不然我就给你丢出去了!”

  “你这是干什么,是想要行贿吗?我告诉你这里是港城不是你们内地,你们这些内地佬就是一群猪脑袋,保安在哪里?快把这些扑街仔给轰出去!”

  一声声怒吼从办公室里传出来,随后就见几个人被保安十分粗暴的赶出来了。

  面对这样的情况,外面排着队的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不约而同的叹了口气,毕竟他们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因此这样的事情他们早就见惯不怪了。

  谁让他们都是内地来的人呢?哪怕他们能说一口流利的港语,哪怕他们穿着标准的西服,也摆脱不了“内地佬大陆仔”的身份,这些港城人就是高高在上的看不起,尤其是以这位审核主管为最,而在这主管的影响下,这些联交所的其他工作人员也都把他们当笑话看。

  但他们却毫无办法只能受着,他们要想在港城这个远东金融中心上市为自己的公司融资,那就得受这份气。

  “哟!这不是万花集团的严总吗?怎么在这里又碰壁了吗?早跟你说过和我一起,我保证让你更简单一点嘛!”

  突然一个很牛皮的声音响起,就见又有几个人很嚣张的走进来了。

  刚被赶出来的三人脸色很尴尬,领头那人就是严总,他不服气道:“猴子你在放什么洋屁?港城这边上市难,你又不是不知道,说的好像你就一定能过一样。”

  进来那位猴子哈哈大笑:“我当然能过啦!认识一下,这位是我在港城这边的朋友强哥。”

  猴子说着让出了自己身后一个个子不高还戴着眼镜的家伙,猴子还得意洋洋的介绍:“这位强哥可是在港城有很大能耐的人,帮我牵线搭桥把公司弄上市那是很简单的事情!”

  听他这么说,所有人才明白过来,感情这就是他在港城找的帮忙公司啊!

  正所谓有市场就有产业,由于这年代内地公司在港城上市的限制重重,并且还有这么一位看不惯内地人的主管,那么这种专门针对内地公司,帮内地公司提供上市服务的公司就应运而生了,只要你在公司缴纳一定费用就能保你上市,这样的公司还并不少见。

  于是在所有人的注视,那位强哥上前和前台的工作人员说了什么,然后他们就被请进办公室了。

  这下其他人不干了:“凭什么他可以进去?我们都在这里排队这么长时间了,我从早上就在这里了,你们还有没有一点规矩了?他们只是刚刚来的,不是说所有人都要排队吗?你们是不是收贿赂了?”

  前台立即大骂道:“都吵什么吵?还想不想上市申请了?如果不想你们都马上给我滚回内地去!”

  进来那位猴子也更加得意了,那下巴都快扬到天上去了:“都还不懂吗?如果你们也想有这样的待遇,就得和我一样,谁让你们都不跟我合作呢?所以你们就在这里好好排你们的队吧,扑街仔们!”

  强哥这时也回头看着他们,竖了一个向下的大拇指,操着一口港语白话说道:“大陆仔,想在港城上市,都食屎去吧!”

  所有人都无比愤怒,但他们在港城这里又的确人生地不熟的,哪敢随便和港城人起冲突呢?要知道港城这边可是有黑道,敢当街杀人的那种,他们可不敢随便得罪这些港城人,更别说猴子还在一个劲的当狗腿子。

  “强哥说的没错,我们这些大陆仔在港城可不就得靠着强哥您这样的人照顾着嘛!要是没有强哥,我恐怕在路上都能走丢啦!”猴子腆着脸说道。

  听着猴子这番话,那强哥就更膨胀,他的下巴都要扬上天了!

  “你说的没错,你们这些家伙就得靠我,我帮你办好上市,你不要忘了我的好处费!”强哥说。

  猴子忙不迭的点头表示:“那当然,强哥的好处我是一定不会忘的!”

  随后强哥带着猴子他们就进了办公室,这让外面其他人都很愤愤不平,但他们却也明白自己对这种事情毫无办法,谁让人家找了个港城本地人呢?尽管这强哥说的话很难听,话里话外也都是看不起内地人的意思,但人家是真有本事啊!到这里就插了他们的队,直接能进去办申请了,看样子肯定不是第一次了。

  要不我们也想办法找个港城本地人,或者去类似的公司看看去?多花一点钱,甚至被人坐地起价讹上一笔,但只要能成功上市就也值得啊!

  所有人心里突然都冒出了这样的想法,甚至还有人都准备好等强哥帮猴子办好申请出来就上去找他洽谈,哪怕被嘲讽一波也在所不惜,毕竟没有什么比能在港城上市更重要!

  然而这些人脑中冒着这样奇奇怪怪的想法,那边办公室里就又突然爆发起来。

  “你们给我滚出去!你是什么东西?在我这里操着这一口不港不内的B话说什么,你他吗根本不是港城人,在我这里装什么东西?保安在哪里?快把这些扑街仔都赶出去,怎么什么人都能进来了吗?”

  外面所有人都愣住了,随后在他们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刚刚才进去的强哥和猴子就像是被赶猪一样的赶出来了。

  这什么情况?那强哥不是港城很有势力的样子,怎么也被这么灰溜溜的赶出来了?

  不过还没等他们有什么反应,就见一位暴怒的中年人走出了办公室,这里所有人都知道他,他就是这里上市申请的主管孙志刚。

  站在自己办公室的门口,孙志刚指着全场怒吼道:“你们这些大陆仔不要妄想在港城上市了,我告诉你们,只要有我孙志刚在这里,我就不可能允许任何一家内地企业在港城上市,你们想在这里融资,都食屎去吧!”

  孙志刚还指着前台的秘书说:“把这些大陆仔都赶走,不要想留在这里蹭我们的空调!”

  说到最后,孙志刚还很厌恶的摆了摆手,仿佛是在赶走什么恶心的苍蝇一般。

  孙志刚说完就气冲冲的转身回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还重重的关上了门,吓得门外的人都一哆嗦,生怕他把门整个给关碎咯。

  随着孙志刚回了办公室,前台秘书站出来了:“各位都看到了吧,你们不要想上市的事情了,都请回吧。”

  听着前台秘书的话,外面这些人虽然都很不甘心,但一个个的也都唉声叹气的没有办法。

  “唉!我们也真是倒霉,没想到碰上了这么个变态!”

  “谁说不是呢?我们只是想上个市,怎么就这么难?他干嘛这么针对我们呀?”

  “只是我们还好吧,你再看看咱们的猴哥,人家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啦,哈哈!”

  所有人都很欢乐的看向强哥和猴子,对比之前他们意气风发走进这里开群嘲的表现,现在他们都畏畏缩缩恨不能马上找个地缝钻下去。

  什么嘛!开始那么牛气冲天的表示随便就能申请上市,结果这么被赶出来,这真是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但紧接着强哥又想起了什么:不对,剧本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随后强哥抬头瞪大了眼睛看着所有人说:“顶你个肺,你们这些内地佬都在乱说什么狗屁事情?都是你们这些内地佬,要不是你们这些内地佬,在港城上市都是很简单的,只有你们内地佬,你们不配在港城上市!”

  换做几分钟以前强哥刚进来的时候,他们不敢说什么,但是现在,他们就不客气了。

  “哎哟我厉害的强哥呀,那为什么你这个港城人也做不到,还是你根本不是港城人呀?”

  “强哥你也就是嘴上功夫厉害了,不过就是条狗,还在我们面前装什么大尾巴狼,我看你根本不是什么强哥,只是个小强吧?”

  见这些内地佬居然还敢还嘴了,这让强哥更愤怒了,他怒吼道:“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你们这些内地佬的公司,绝不可能有一家上市!”

  “不好意思打扰一下,请问联交所上市申请在哪办理?”

  正当强哥威风八面的咆哮完,一个声音很突兀的在门口响起,然后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

  周铭进场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