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这位主管说出这句话,现场所有人都当场愣在那里了。

  您就是那位周铭?什么周铭,周铭是谁?他出现在这里又有什么问题吗?

  “我是叫周铭,怎么你认识我吗?”

  周铭挠了挠头这么说道,语气表示有些怀疑,因为周铭觉得自己来港城只有两次,还都是很短的时间,除了林慕晴,自己应该和港城这边的人就不会有什么交集的,怎么会有人认识自己呢?

  这位主管很快给了很明确的答复,就见他立即一个九十度鞠躬道:“周铭先生您好,我是联交所申请大厅主管李子豪,非常高兴能为您服务,请问您是要为您的企业办理在联交所上市吗?我可以马上帮您办理!”

  猴子和严总那些人简直都要把眼睛给瞪出来了,满脸的不敢相信,怎么刚才对着自己这些人还牛气冲天的主管,怎么现在就成了那么驯服的小白兔?那语气谦卑恭敬的就像是电视里伺候皇帝的小太监。

  “可是我的公司还没成立,现在给不了你任何材料,我只能告诉你一个名字,”周铭很不好意思的说,“我的意思是看能不能先走一些手续流程,等我的公司成立起来,有了材料,马上给你送过来,再正式上市。”

  你开玩笑吧?公司都还没成立,你现在来办个毛线的手续啊?

  猴子和严总他们都觉得周铭这是天方夜谭,你以为联交所是你家开的吗?你想上市就上市,什么事情会没个规矩的?觉得这位主管给你说了两句好话,态度好一点,你就飘上天了吗?这年轻人就是不懂事!

  然而这位主管却却没半点犹豫的拍了胸脯:“这当然没问题,有周铭先生您这句话,什么手续流程我们都可以想办法的,周铭先生您只要告诉我您公司的名字,我就可以先帮您排到最前面,只要一些最基础的手续到了,您的公司就可以马上上市!剩下的材料您可以慢慢补上,这都没关系的。”

  我曹?猴子和严总他们都跌碎了一地的眼镜,没想到这他吗都可以吗?

  “我想要在这周内就走完手续,然后等我公司成立了,马上就上市,这可以吗?”周铭又问。

  “反正现在一些手续和流程都从简了,都不需要什么手续和流程,就也没什么工作要做了,快一点也行吧。”周铭想了想又说道。

  这太过分了吧?简直都是得寸进尺!

  猴子和严总他们无不在心里破口大骂,哪里有周铭这样的人,他们上市都是求爷爷告奶奶的,想办法把自己的公司夸得是天上有地下无的。可你这位老大倒好,不仅一点好话不讲,现在居然还各种说不好。

  您是生怕这位李主管让你太顺利的上市,你要自己加一点难度吗?

  谁不知道公司上市是需要多重审核的,好吧就算你周铭跟联交所的主管有关系,可以走后门加快进程,但有些该走的流程还是需要的。

  基本上哪个公司上市不忙个十天半个月的,甚至有些公司为了筹备上市,准备一两年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可这位先生倒好,上来就说自己公司还没成立,就要先过来踩点占坑,这还不算,您老还要加快速度,把原本至少要十天半个月的事情压缩到一周内?还反正没手续和流程了?

  你这都已经不是简单的得寸进尺,分明就是在蹬鼻子上脸,给脸不要脸了!

  就没有你这么做事的!你这是真当自己是皇帝,所有人都要围着你转,所有事情都要给你一个人服务的吗?

  这个时候猴子和严总他们都还觉得联交所李主管是和周铭关系好,觉得现在到了这一步,不管关系再好,李子豪也肯定要发飙了啊!没见他脸上的肉都疯狂在抖动抽搐啊!

  最后李子豪回答:“只要周铭先生您开口了,只要是周铭先生您的要求,那我一定想办法做到!而且周铭先生您说的很对,反正都没有那些手续和流程了,那么周铭先生您也就能快一点啦!”

  啥?你居然在说周铭先生说的对?

  猴子和严总他们都觉得自己要疯啦!怎么都想不通自己会听到这样的话,这是在开什么玩笑呀?

  猴子和严总这些人肺都要气炸了,好歹他们的企业都是资产过亿的,怎么到了这里跟孙子一样不说,随便来个人就那么轻松把事情办了,反而自己这些人怎么都办不了,甚至猴子还请了港城本地的强哥,联交所仍然铁面无私的比包公还包公,甚至还要赶自己这些人走。

  好吧,其实这都能理解,谁让这里是港城呢?但现在你对周铭舔的这么厉害,不管怎么样都可以让他先来,什么样的麻烦都可以轻松解决,他是你爹吗?

  猴子和严总这些人很想破口大骂,可最终他还是不敢说出口的,毕竟说到底他们可没周铭那没来由的自信,他们还想在港城上市的。

  “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周铭笑着说,“原本我还听说港城这边上市是一件比较麻烦的事情,现在看来也很简单嘛!”

  噗!简单?

  其他人听着这话是真要吐血了,感觉自己心上被插了无数刀。

  他们就搞不懂这哪里简单了?他们哪个人不是在港城这边受够了气的?就在刚才,他们甚至还要被赶出去,他们都很想跪下来求着问他们到底哪有问题了,怎么到了你这里就简单了?这人和人就这么没法比吗?

  其实不说这些人,就连李子豪自己也是很崩溃的,他心里也是一万个不想点这个头的,但他却不能不这么做,因为他是真的怕了周铭了。

  周铭的记性很不错,他的确是没见过李子豪,但却不代表李子豪不认识周铭。

  当初周铭在港城转了一圈,一个黑色星期一差点就把港城给搞断气了,还让邓卫东那个小小的市场科经理,就是因为搭上了周铭的顺风车,所以才一跃升任了联交所的副主席。

  要知道原本那个位置可是他李子豪的!

  正是因为这样的原因,李子豪才特别歧视内地人,尤其当他调过来申请大厅这边以后,他就更加变本加厉,拿着鸡毛当令箭了。

  他就是为了有一天能报复周铭,或者说先报复报复这些和周铭一样的内地人,让自己心里平衡平衡。

  可现在当他真的见到了周铭以后,他却一点也生不起任何报复的念头。

  说到底也是这段时间,周铭已经成了他心里挥之不去的阴影,现在见到了真人,没当场吓尿裤子就已经算很坚强了!就一门心思只想把周铭给服务好了,所以周铭不管有任何要求他都是有求必应的。

  不管是没有任何公司材料就走流程,还是后来一个礼拜内就要上市,这种在金融领域都是天方夜谭,放到哪里都是一个笑话的,然而李子豪却根本说不出半个不字,不是不能,实在是他不敢呀!

  上一次他就失去了晋升的机会,天知道这一次自己会不会直接连工作都丢了。

  所以李子豪根本不敢去赌,只能先应承下来,剩下的自己再想办法。

  周铭很高兴的拍拍李子豪的肩膀对他说:“你是刘主管吧?这一次真是太感谢你啦,你可真好说话,下次去内地,我一定请你吃饭。”

  李子豪对此一脑门黑线:大哥!我他吗不姓刘,我姓李啊!

  周铭接着说道:“那陈主管,这个事情就拜托你了,我的公司名字叫寰宇,主要是做房地产这一块的,其他的等以后我来补材料吧!”

  我他吗姓李啊!

  李子豪泪流满面,不过表面上仍然说:“周铭先生我这十分放心,毕竟您是要急着上市的,所以我十分相信您会很开把材料补齐的!”

  交代好了这个事情,周铭随后就和林慕晴一起走出了联交所。

  回到了车上,林慕晴询问周铭:“现在上市的事情解决了,那周铭你是不是要回内地了?”

  周铭点点头:“这是当然,毕竟我可不是在故意给那位主管找茬,我是的确要急着上市,否则又慕晴姐你在这里,我怎么还会提出那么多过分的要求。不过幸好有慕晴姐你在这里,那位主管才能那么容易答应,我觉得他肯定是港城梦中女神我的慕晴姐的忠实粉丝!”

  林慕晴点了点周铭的鼻子:“那可不见得,我倒觉得他是怕你了,天知道你在外面做了哪些天怒人怨的事情。”

  “天地良心,我这么善良怎么会做出什么事情呢?再说我绝对是第一次见到他啊!”周铭感到有些奇怪,不过周铭并不会在这个问题上去钻无聊的牛角尖,所以很快释怀了。

  但紧接着,周铭又想到了另外的问题。

  林慕晴发现就问他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问题了。

  周铭摇摇头对她说:“刚才那位主管姓什么来着?我怎么一下子想不起来了呢?是不是姓张呀?还是姓赵?不对,好像不是Z字头的。”

  林慕晴第一时间也给周铭问懵了,好一会才说:“他大概是姓林吧。”

  如果李子豪这个时候在周铭车上,那么他当场就要跳车自杀了,怎么自己就这么没存在感吗?我是姓李,木子李,给我记住了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