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看快看!那是彭木齐男爵,是我们港城的总督大人!怎么这个内地佬的面子这么大,居然连英国总督都来为他送行吗?”

  随着又一阵惊呼响起,又一个车队在皇家警察的护送下到达了机场。

  对于这个车队,那是所有港城人都再熟悉不过的了,毕竟每逢港城节假日他们都能看到的,也是港城任期最长的总督,也是女王亲自授予的彭木齐男爵。

  周铭疑惑的看了李成和郑浩龙一眼,有些奇怪怎么这些家伙的面子这么大,连英国人都能随便招来吗?可在周铭看他们的同时,实际李成和郑浩龙也在看着周铭,他们也以为是周铭的面子这么大。

  但事实上就连彭木齐自己也非常郁闷,毕竟他作为女王钦点的总督,是了解一些内幕的。因此如果可以的话,他是很不想来,更不想和周铭这种人打交道的,可现在他却不能不来。

  原因很简单,港城机场门口几乎所有的商界大亨都到场了,还有东南亚那边豪门的代表,这么大的阵仗在港城,他这个总督怎么能视而不见?万一周铭不开心再搞一下他的港城,他可是吃不消的。

  就是这些原因综合起来,尽管没人请他,但他这个总督还是屁颠屁颠自己过来了。

  港城的一号座驾开到机场门口,然后彭木齐总督下车主动和周铭握手:“周铭先生你好,作为港城总督,我非常欢迎你下次再来港城,我们港城也永远欢迎你。”

  这位彭木齐总督是十分会说话的,绝口不提周铭要离开的事情,但话里行间都是说欢迎下次再来的意思,同样是送人离开,只是这样听起来会让人感觉不是在赶人了。相反要是不管怎么说欢送,都会有点赶人的尴尬。至于没招待好那种家常的话,则就不符合他总督的身份了。

  周铭也开口说道:“港城是很好的地方,其实我并不想离开的,既然有总督你这番话了,我以后一定常来玩。”

  周铭一直在国外,尤其在美国待了一年多,英语对话非常流畅。

  只是周铭这边应对自如,但彭木齐却差点要跳起来了,因为他那只是客套,他心底是一点也不希望周铭过来的,他还想在港城这边退休,好拿着男爵的津贴安度晚年。

  当然周铭也并没有为难这位老总督的意思,随后和老总督寒暄一阵就进了机场然后优先登上了航班,而这个操作也让无数人傻眼了。

  WTF?这是在搞什么东西?

  一个能惊动港城总督和所有商界大亨亲自前来送行的牛b人物,他居然是坐的普通航班离开?像这种人一般不都是有包机或者专机的吗?这也太搞笑了吧?

  在这一瞬间,要不是彭木齐总督和李成郑浩龙这些大亨都在这里,他们甚至都认为自己是在做梦了。

  周铭对这一点也是很无奈的,以他的能耐,包一架专机甚至是搞私人飞机也是轻轻松松没难度的,但问题是航空是有管制的,不是你有一架飞机就能随时起飞,那样就乱了套了。而这个航空报备就算再快也需要一天的时间,可周铭这来来回回都是临时决定的,根本来不及做什么报备,结果就只好做普通航班了。

  “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能有今天这样的大场面,要是我,我就算马上当场去世我也值啦!你看看有这些港城大亨,还有总督大人亲自来送行,这是有多大福分的事情啊!如果可以我都想买和他一趟航班了,能沾沾这种人的福气也是好的!”

  不比外面这些围观群众们的羡慕嫉妒恨,周铭坐在飞机里却是很不高兴的。

  “他吗的,没想到给了他们一晚上时间,居然他们就只能给我整这么一出送行,真是太让我失望了,难道他们除了自己的身份就没有别的可以利用的条件了吗?”

  周铭嘟囔着,显然是对李成郑浩龙这些港城大亨们的创造表示失望。

  因为周铭是昨天晚上到的港城,那时候再返回滨海已经不现实了,而且自己因为航空反应也的确头疼的不行,所以就在港城休息了一晚上,这一晚上周铭也给李成他们,让他们好好想想怎么给自己弄个大场面出来。

  按照自己当时的说法:那要一个非常有宣传性,能非常吸引眼球的盛大场面!

  尽管周铭现在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究竟要怎样一个场面,但也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单靠着李成和郑浩龙还有林慕晴的身份来衬托的。

  因为自己是很希望能通过这个机会把寰宇公司的名气打出去的,可现在这样,要不是自己做了一个介绍,那恐怕不管媒体还是围观群众们,他们更多的都只会记住这些来送行的人,更会好奇自己的身份,恐怕并不会过多关注什么狗屁的寰宇公司了。

  “我们做的真是太好了!这个场面是最合适的!”外面李成郑浩龙他们看着周铭的航班起飞感觉很好。

  “这些人的思维真是太匮乏了,要不是我的自我介绍挽回了一点局面,那今天简直糟透了!”飞机头等舱里,周铭骂骂咧咧。

  最后周铭得出了结论:看来以后什么事情还是自己才最靠得住呀!

  在飞机上睡了三个小时,在中午时候周铭才到了滨海机场,由于有了港城那边教训,周铭也就不对滨海这边的“大场面”抱什么希望了。

  好歹在周铭的印象里,港城的李成和郑浩龙这些人还是思维比较活的,而滨海这些人相对闭塞,那么连港城那边都只有那样,那这边还能搞出什么花来吗?更别说国内还限制重重,就说港城总督来送行这种,在滨海要想市委书记出面接你?那就真的乱套了,这都不是简单的纪律问题,而是犯政治错误的。

  随着飞机停稳在机场的停机坪上,周铭率先走下飞机,搭乘摆渡车到机场出口。

  “欢迎!热烈欢迎!”

  才走到出口,一阵国内独有很有节奏的热烈欢迎喊声就迎面扑来,周铭放眼看去,就见在机场的出口通道外面,无数手持鲜花的迎接人群排成了两排人墙,各种花瓣彩带漫天飞舞,远处还打起了几个欢迎条幅。

  而除了这些,在人墙那边的尽头,周铭还能看到在那里严阵以待的媒体记者们,哪怕周铭现在才到出口,他们就已经举起相机了。

  这完全是后世粉丝应援会组织迎接人气巨星的架势,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个架势让滨海机场一下就紧张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人流量很大的滨海机场,非常敏感和重要的地方,谁也不敢让这里发生什么事情。

  于是无数的安保人员被派过来,甚至就连休假的警察都被叫过来值班了,生怕出现任何问题。

  所有在机场看到这场面的人无不惊叹:“这人和人的命就是不同,你看别人来迎接的队伍是多么壮观,要我看中央领导来滨海视察,那迎接规模也就是这样了。”

  “那你就不知道了吧,要我看这肯定是什么超级明星,这些都是那明星的粉丝,因为只有这些粉丝才能这么狂热,要不你看我们,谁会理我们呀!”

  “那绝对不是什么明星,你不认识那边的人吗?那是娃娃笑的李庆远啊,还有那很漂亮的是娃娃笑董事长苏涵,所以他们迎接的人肯定是什么大企业家,能得到这样待遇的肯定是国外的大资本家,甚至还可能是什么王室成员,我知道外国还有皇帝的!”

  “不管这个人是谁,我只知道他一定是一位非常厉害的人物,只有这样厉害的人才应该是我们崇拜的对象啊!不管是明星还是什么,这才是真正的厉害……”

  然而比起这些惊叹,周铭自己却是满心的无奈:果然又是这样啊,一点新花样都没有。

  不过周铭并不是单纯的抱怨,他也在想要是让自己来组织这个迎接,自己能搞出什么新花样吗?

  就这么一边想着周铭一边走出了机场通道,沐浴在各种花瓣和彩带的海洋里走出来了。

  “欢迎周铭先生光临滨海!”苏涵带着于胜戎李庆远上前来给周铭问好。

  虽然周铭对这样的安排并不是特别满意,但既然已经这样了,那自己也只能顺着剧本演下去了。

  “有准备我在这里说几句话吗?”周铭问。

  其实不用周铭来问,李庆远这边早就准备好了,他马上递过来一个话筒。

  周铭接过话筒清了清嗓子,然后和所有人打招呼:“同志们你们好,首先非常感谢你们来迎接我,这让我很高兴很感动,当然同时我也明白你们一定都非常好奇我的身份,我是什么人,那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们。”

  周铭顿了顿才说:“我并不是什么外商,我其实和你们一样就是土生土长的华人,我只是成立了一个寰宇公司,正准备要上市……就这样。”

  周铭说完放下了话筒,现场这些人和港城那边一样,全都傻眼了:怎么这就完了吗?

  只有于胜戎李庆远这样头脑活跃的商人,他们才无不敬佩的对周铭偷偷竖起了大拇指。

  周铭心里却很苦:其实我不想这样的,这算什么啊?一二三四二二三四再来一次吗?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