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复达老师你好,我是周铭,我特意过来接你们的。”

  李复达带着他的学生们走出豫园,就看到周铭和苏涵站在门外迎接他们,而在周铭身后是清一色的奔驰商务车,一个个穿着黑色西服带着白色手套的司机都站在门口,一眼望去十分舒服。

  李复达愣了一下,因为他原本出来是准备再挖苦周铭一下的,但看到这一幕还是忍不住赞叹道:“真是没想到,这可真是太壮观啦!”

  开玩笑,原本像这种接人的事情,一辆中巴大巴就可以搞定了,但从李复达之前那句俗气,再加上周铭后来看了李复达写的书,让周铭对这些人有了新的认识,因此周铭才搞出这么一幕,特意为这些人准备了这么多辆车,并且还专门给司机们配了这么一套专门的服饰,逼格属性点满了,可不就很壮观吗?

  周铭对此微笑着表示:“我知道李复达老师是个讲究人,所以我理所应当要讲究一下了。”

  “我本以为是块朽木,不过现在看来还是有些造化的嘛!”李复达这么评价了周铭一句,然后才上了车。

  袁成让就跟在李复达身后,他一脸揶揄的笑容对周铭说:“真是恭喜周老板了,我们老师可不是随便夸人的,就这句评价千金难换呀!周老板你可要好好收好了,说不定以后什么地方还可以炫耀一下的。”

  在袁成让之后,其他人从周铭面前路过上车前也一个接一个的说起来。

  “周老板的待遇可太让人羡慕了,居然直接能得到老师的亲自点评,这是多少人求都求不来的!看来周老板的确是天选之子,周老板的造化可能就在我们身上了。周老板以后我们可得常联系呀,我还得向您讨教如何才能赢得老师的喜欢,我这么多年可都没得到过老师这样的评价……”

  看着这些人一个个嘚嘚瑟瑟的从面前走过,苏涵很不高兴。

  “这些都是什么人啊?他们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人物了吗?他们说的这些话分明就是看不起周铭你啊!”苏涵很为周铭鸣不平。

  周铭揉了揉苏涵的小脑袋:“咱们在来之前不就已经想到了吗?”

  “可他们那个样子真的很可恶!”苏涵气鼓鼓的说,当然比起生气,苏涵还想到了另外的事情,“而且他们这个样子很明显就是故意找茬的,所以李庆远他们在杭城的准备真的能行吗?”

  周铭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不过至少你也得给我一点信心吧。”

  苏涵随后重重的点头:“嗯!我相信周铭你一定能成功的!”

  周铭无奈的笑了,小涵这真是太可爱了。

  周铭和苏涵随后也上了车,由他们的车在最前面开路,然后一路行驶向滨江的省会杭城。

  虽然在九十年代,但从滨海到杭城已经有了高速,因此约摸两个半小时以后,周铭他们到了杭城著名的西子湖畔。

  西子湖是全国知名的景点,家喻户晓的白蛇传雷峰塔都在这里,这个年代的西子湖还没有被污染,也没有人特意来这里洗脚,因此湖面碧波荡漾,尤其苏堤那边,虽然看不到著名的苏堤春晓,但仍然能看到垂柳海棠倒映在水中,仍然还是美不胜收的。

  李复达他们坐在车上自然也看到了西子湖里的美景。

  李复达的秘书回头说:“老师,看来这个周铭也是挺有想法的,居然想到带您来西子湖。”

  李复达却不屑的冷哼一声:“自作聪明!”

  秘书笑笑又说:“是啊!说这周老板是俗人就是俗人,就知道什么杭城西子湖,但实际上他除了白蛇传,其他任何一点西子湖的典故都说不上来,也压根不知道苏堤春晓是怎么回事,否则怎么会这么一路过去呢?”

  秘书越说越得意了:“而且老师您是什么人物,什么地方没有去过,他想用西子湖讨您欢心,可不就是自作聪明吗?”

  听着秘书的话,李复达虽然脸上没什么表情,但却也收回了看向西子湖的目光,同时心底也给周铭打上了一个“俗”的标签。

  其实也不仅是李复达,就连后面袁成让他们也都是满脸的不屑。

  这土鳖就是土鳖,只知道什么西子湖吗?以为一个西子湖就能和我们一样高雅了吗?结果只能把自己没什么文化修养的底子暴露无遗了。

  甚至还有人取笑道:“恐怕到了目的地,那位周老板还要请我们吃大闸蟹了吧!”

  旁边有人疑惑:“西子湖哪有什么大闸蟹?不是在阳澄湖吗?”

  那人笑的更厉害了:“你当然知道在阳澄湖,但周老板那个暴发户土鳖,恐怕他就以为西子湖的大闸蟹最好啦!”

  他的朋友也跟着笑起来:“这么说来这位周铭老板除了俗不可耐,甚至还是个文盲啊!”

  然而周铭的车队却并没有停在西子湖旁,而是驶进了旁边的山里,这让刚才嘲笑周铭的人都很尴尬了,但他们总要给自己找台阶下的。

  “呵呵!没想到这个周老板还是挺有自知之明的嘛!知道他的文化底蕴不行,就不在西子湖出丑,换个地方了。不过我觉得他或许连西子湖都不知道,只是随便安排了什么地方吧,本来嘛,一个土鳖商人懂什么风雅?”

  只是紧接着,这些人又一个个惊讶起来,因为西子湖所在的地方可是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好地方,可不仅仅是有西子湖,旁边更有其他的名胜。

  “这里是哪里?准备去灵隐寺拜佛吗?灵隐寺可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我曾经就在这里跟着长老皈依的,难道那个满身铜臭味的家伙也是信徒吗?”

  “去古村里喝龙井?我可是知道这里有最好的茶村,记得曾经我朋友给我带过一次虎跑龙井,那茶的清香意味深远,绝对是我喝过最好的,没想到周铭那个土包子商人,他也能有这样的觉悟吗?”

  “不可能吧,一个土鳖商人还能这样的雅致?要我看他只是在附庸风雅,或者干脆是在假装风雅了!”

  一路上周铭并没有下车,因此周铭可听不到后面车上这些人的品头论足,当然就算周铭听到了也只会一笑而过,自己好歹也是在外面见过大世面的人,要是和这些家伙一般见识,不反而掉了身份吗?

  最后由周铭在最前面带着,他们的车队顺着一条山路一路行驶最终来到一处古村落里。

  在村口的牌楼下,于胜戎和李庆远正等在这里,李复达和他的学生们陆续下了车过来,于胜戎和李庆远立即迎上来了。

  “李老师和各位大家好,欢迎大家来到小西天。”于胜戎说。

  “小西天?这倒是一个挺厉害的名字。”李复达说,他随后看向周铭,“莫非这就是周老板你给我们准备的惊喜,或者说你认为很高雅的地方吗?”

  周铭点点头表示:“就是这里,之前我来过一次,我觉得这里挺不错的,所以这一次借机会我也请李老师一起过来品鉴一下。”

  “希望能让我大开眼界吧。”

  李复达随口提了一句,然后跟着于胜戎走进了古村。

  这个古村虽然就在牌楼后面,但要绕过一个小山坡才到,当他们绕过了小山坡,一个在山谷中的古村落立即展现在所有人眼前。

  在山谷底是一片被开垦出来的农田,所有的房屋错落有致的排列在山腰上,或许是山谷中的雾气弥漫,从远处看去,这些房屋都隐藏在郁郁葱葱的树丛里,隐藏在朦朦胧胧的雾气中。

  李复达当时就感慨道:“真是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呀!我没想到在西子湖畔居然还有这么美丽的地方,这里果然是小西天呀!”

  袁成让也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陶渊明,走进了又一个桃花源一样,这里是那么的安详舒适,让我很想为这里写一篇小西天记!”

  于胜戎这时告诉李复达说:“李老师,这小西天之所以被称为是小西天,不仅是因为这个古村落的祥和,更因为在这个村子后面还有一座法云寺,这座寺庙距今已经有超过一千年的历史了,曾经大诗人苏东坡到此就曾感慨法云弄里别冬天,疑似极乐小西天。”

  李复达十分惊讶:“还有这样的地方吗?那我一定要去看看!”

  于胜戎点头表示:“那当然,小西天的村长就在前面等着我们,李老师您想看随时都可以。”

  “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先过去呀!”

  李复达这么说着,然后也不等于胜戎带路,他自己就先顺着山路走下去了。

  于胜戎赶紧使眼色让李庆远过去带路,等李庆远赶上去带路了,于胜戎才长长吐出一口气,转头对周铭说:“看来周铭先生你说对了,这个小西天果然是个好地方,看李老师这样,他很喜欢这里。”

  周铭则对他说:“现在还不能高兴的太早,这才只是第一步。”

  于胜戎表示明白,他对周铭也越来越佩服也越来越有信心了,居然这么快就抓到了李复达的性格,要是自己肯定就抓瞎了。

  “里面都安排好了吗?”周铭突然问。

  于胜戎点头表示都按照周铭的要求安排好了。

  开玩笑,这滨江可是他于胜戎的地盘,这要是安排不好,他就不用混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