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老村长道歉?

  听到李复达这么说,袁成让这些人顿时就瞪大了眼睛,他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也不敢相信老师居然会说出这种话,居然会向这么一位老农道歉?这太夸张了,不是刚才还很嫌弃吗?

  不光李复达的这些学生惊讶到合不拢嘴,就连老村长也完全没想到,他急忙摇手表示你没做错什么并不需要道歉。

  “老村长他确实应该要向你道歉的,你不用那么慌张。”周铭给他解释。

  由于周铭也不好真的给他说李复达骂他的事情,老村长就很茫然,他搔搔头表示:“我只是个没什么文化的茶农,不比你们这些文化人,那就随你们吧。”

  老村长接受了李复达的道歉,李复达放下了茶杯看向周铭。

  “好了,现在炒茶看完了,茶叶也品完了,我们是不是该进行下一项了?还是周铭老板你就打算推广这小西天的龙井呢?那我一定会鼎力支持的。”李复达调侃道。

  李复达的揶揄的语气让苏涵很不爽,明明就是你要看炒茶和事后品茶的,怎么反而还怪起周铭来了呢?简直没道理,也太不要脸了!

  周铭却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小西天的龙井当然值得推广,不过接下来真正的小西天也是很值得一去的。”

  “那我就看看你还准备了什么表演吧。”李复达随口道,显然他还是很看不上周铭。

  苏涵皱着秀眉看着李复达他们:“周铭我现在算是知道叔叔阿姨怎么会在这边受到这种对待了,这些家伙的确太讨厌了,也不知道他们在傲气什么东西。”

  苏涵其实是很大度的,但那是对其他事情,要是有人欺负周铭,那她就要张牙舞爪了。

  周铭安慰她说:“别急嘛!既然他那么想看咱们的表演,那咱们就表演给他看好了。”

  随后周铭和老村长就带着李复达他们从村后走去一座古庙,那里也才是真正命名这里的小西天。

  当然这古庙最开始也并不是叫这个名字的,只是后来某位没有留下姓名的老和尚带来了大量佛教典籍,并最后在此肉身成佛圆寂于此,四方村民们认定这位大师是来自西天的佛陀,就称这里是小西天了。

  听着老村长的介绍,李复达越发的对这里肃然起敬了,他的脚步也越来越凝重起来。

  很快他们上了山看到了这座传说的古庙,这座古庙外表看去就是一座很普通的庙宇,不像景点那些被各种修复过的现代庙,也没有长久无人烟的荒芜破败,古庙里住着十来个僧人,每天都打扫的很干净。

  李复达虽然傲气,但到了古庙对供奉的佛陀菩萨还是抱有敬畏之心的。

  他带着他的学生们参拜了菩萨,出来以后才看着周铭:“不得不说,小西天这个古村落和这座古庙的确是值得一览的好地方,但你要是就想这么说服我,恐怕就痴人说梦了,所以你要是没准备别的表演了,那么我可就要说你今天的这番心思就全白费了。”

  “那么李老师您不觉得您太过分了吗?”苏涵先站出来帮周铭说话了,“都说没有人能叫醒一个装睡的人,既然李老师您都带着这样的想法,你还想怎么样?”

  “所以你们还不明白吗?”袁成让也帮他的老师说道,“这就是在告诉你们,不管你们做了什么,都只是在做无用功罢了!”

  “一座古村一座古庙,周老板你的确费了心机,找的也很好。”滨海电视台的总编刘仁浦也说,“但你们好像忘记了,我们老师的见多识广,他曾经亲自去过秦岭大山里的真正古村,也在六榕寺亲眼见过六祖慧能大师历经一千二百年不腐的肉身佛像。”

  刘仁浦很鄙夷的看着周铭:“就你这点小心机,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

  苏涵和于胜戎都很不服气,但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毕竟他们也明白刘仁浦说的就是事实,所谓文化人都喜欢四处游玩,而身份到了李复达这样的人,必然是四处游山玩水,什么鸟会没见过呢?

  这样一来让于胜戎又很茫然了,因为这个小西天就是他安排的,如果连这里都征服不了李复达,那他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除非谁有孙悟空那种72般变化的法术,能把雷峰塔再给变出来了。

  最后于胜戎下意识看向了一直端坐在那里的周铭,要说这时候还有谁可能挽回局面,也就只有这位了。

  只见周铭微微一笑,他看着李复达问:“李老师想听一个故事吗?”

  李复达愣了一愣,显然对周铭突然问出的问题感到惊讶,而袁成让则毫不客气的嘲讽起来。

  “没想到周老板居然也会讲故事了吗?只是我希望周老板要想好了再说,否则要是说的不好,那可就很没面子的。”

  刘仁浦则说的更直接:“我想有个成语班门弄斧,说的就是现在这个情况了。”

  “那你为什么不说自取其辱,那不是更恰如其分吗?哈哈哈……”

  李复达的这些学生们似乎一下子就要开起了成语大会,疯狂嘲笑起来。

  周铭却并不理会这些,他只是缓缓开口说道:“繁华声遁入空门折煞了世人,梦偏冷辗转一生情债又几本,烟花易冷人事易分……”

  随着周铭开口,原本还嘲笑周铭的袁成让和刘仁浦,他们脸上的笑容渐渐僵硬冷却了,紧接着转而变得惊讶起来。

  “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份落地生根是我们。”

  当周铭终于念完了这段词,李复达突然给周铭鼓掌起来。

  “说的太好了!”李复达无不激动道,“这是讲的这座古庙的故事吗?这听起来很像是词,但很多地方又和我们平时作词的语言习惯并不一样,不过却很有心意,尤其是在这首词里的意境,很耐人寻味。”

  说到最后,李复达定睛看着周铭问他:“这是你写的吗?”

  这当然不可能是周铭写的,事实上只要再过十几年,这首歌就红遍大街小巷了,所以周铭这就是在可耻的剽窃了。

  这就是重生的优势,可以把后世的东西先拿过来用,反正现在也没人知道,也没有什么知识产权的负担。

  而周铭之所以会选择这首烟花易冷,首先是周铭自己很喜欢这首歌的词;也是这个词写的的确很好;其次周铭在听了小西天的故事以后觉得很配这首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周铭在看了李复达的各种词集以后,大概了解了这个人喜好,自己完全是对症下药的。

  既然自己已经把李复达带到了小西天这里,自然就要更契合他的喜好,这个时候抬出这首词来是刚刚好的。

  周铭同时也明白,装b要装的恰到好处才行,不能多一分也不能少一分。

  于是周铭摇了摇头:“很抱歉,我可写不出这种句子,我也只是做了一个总结罢了,我只是觉得这里的故事是一个很好的故事。”

  “所以你就只是给我讲了小西天这里的故事吗?”李复达有些没想到的问。

  周铭理所应当的耸了耸肩:“那当然,要不然哩?”

  李复达失笑出声:“我可真是没想到了!”

  随后李复达正色告诉周铭:“知道吗?如果你刚才要是敢利用小西天这里劝我什么,或者你讲的故事是挂羊头卖狗肉,或者是给我卖惨,我都会回你一句滚蛋,可我没想到你居然就只讲了一个纯粹的小西天的故事?难道你不是要通过这里来劝我什么的吗?”

  周铭点头说:“当然是,我的确很需要李老师你的帮忙,需要你的这些学生们的帮忙。”

  周铭随后转了话锋:“但什么时候讲什么话我还是懂的……或者说我很有自信,李老师你一定会支持我的。如果要是拿小西天来做这个文章,那反而落了下乘!”

  李复达定睛看着周铭,突然有点茫然了:“我发现我似乎看不懂你了。”

  周铭笑着回答:“我想那是因为可能在过去的李老师眼里,我就是个满身铜臭味,一点也没品位的生意人,但实际上我还是很洒脱,稍微有那么一点修养和品位的。就像那曲我从小哼到大的歌,我应在江湖悠悠,饮一壶浊酒,醉里看百花深处愁……”

  周铭一边哼唱着,一边还做起了动作,这让李复达直拍腿叫好。

  “这真是太棒啦!果然是一曲好歌,很有那种洒脱的意味,我非常喜欢!”

  李复达大声说着,他看向周铭:“我知道你很想我帮你对吗?那么就凭你这一首词一曲歌,这个忙我就帮你了!”

  “啊?老师您是不是要再多考虑一下,您可知道沈家那边……”

  袁成让当时就傻眼了,他看着兴高采烈的李复达,不得不小声提醒他一下,可他的话还没说完,李复达就回头瞪了他一眼说:“考虑什么?难道我做什么还要看那个沈家的脸色吗?你袁成让什么时候成沈家的家奴了吗?我怎么从来都不知道呢?”

  袁成让这才连连表示没有,表示自己会帮助周铭的。

  李复达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他随后又重复表示:“我告诉你们,我决定帮周铭这位小兄弟了!”

  听他这么表了态,周铭才真正松了口气。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