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们这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于胜戎和李庆远愣愣看着周铭,似乎仍然还觉着自己在做梦一样,哪怕现在李复达和他的学生们已经在小西天的村子里住下了,哪怕就在十分钟以前,他就和李复达他们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他却依然不敢相信。

  毕竟这个事情在他看来也着实太玄幻了一点,怎么刚才还傲气十足,很看不上周铭的李复达,转眼间就那么轻易能和周铭打成了一片,那么坚定的支持起周铭了呢?

  要知道于胜戎在安排小西天事情的时候,甚至都还想过更多的事情,想过要带着这些人去千岛湖甚至出海去普陀山的,因为他觉得只有那种圣地才适合李复达这种诗人,却没想到只是一个小小的小西天居然就做到了,难道你周铭还会什么操纵人心的法术吗?

  “周铭先生您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呀?”于胜戎纠结了好半天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

  周铭对于胜戎会这么问并不感到有任何惊讶,从自己做出这个决定开始,于胜戎就满心的疑问,要是他不这么问,那他就要被自己给逼疯了。

  “就是看书呀!”周铭告诉他,“老于你忘了我之前特意管你要过李复达出的诗集和散文集了吗?因为这些诗词散文不仅仅是一个文学作品,尤其对我来说,他更重要是能反应李复达的一种性格喜好。”

  于胜戎一脸的惊诧茫然,他现在已经对周铭喊他老于免疫了,他想不通的是另一点。

  “周铭先生您就只是看了他的诗集就看出这么多吗?虽然我知道他有很多写竹林和茶叶的,但就这还不够吧。”于胜戎说。

  “这些当然不够!”周铭理所应当说,“甚至这些都不是最主要的,我主要是想分析他的性格和喜好。”

  周铭停顿了一下才又说道:“李复达有一篇文章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他说人都是要有一定文化修养的,因为有文化修养因为看到了更多,就会更加向往自由,只有一个自由的灵魂才可以分辨什么是美。”

  周铭说完又停下来了,周铭看着于胜戎问他:“你从这里听出了什么?”

  于胜戎两眼迷茫很不理解周铭究竟在问什么:“这能听出什么?”

  “很简单,就是他这个人的成分性格,说白了就是标准的小布尔乔亚文艺青年。”周铭很直接说道。

  这个答案让于胜戎更迷茫了:“文艺青年我懂,但小布尔乔亚是什么?”

  “就是小资情调,直接一点的理解就是一种很理想化的向往,一般是对我们理解的西方发达国家高品质自由生活的一种向往。”周铭给于胜戎解释道。

  其实小布尔乔亚并不是一个新生的词汇,早在建国以前就已经被传入了国内,尤其是在自由风潮汹涌的90年代,国内也有一段时间大肆宣传过所谓的小布尔乔亚,于胜戎肯定也听说过,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罢了。

  而在周铭看来,那位李复达就是标准的小布尔乔亚文青,说的通俗一点就是很向往贵族化的生活,又很喜欢无痛呻吟的病态。

  “这种人多半都很偏执,很喜欢感情用事,只要你对了他的胃口,他就很好说话,但相反你的生活态度和思维方式和他相差很大甚至截然相反,那你说什么他都会听不进去了。”周铭告诉于胜戎。

  对于小布尔乔亚文青的理解,90年代的人还没有多透彻,但周铭却知道,因为后世那些所谓进藏寻求自由和心灵解脱,所谓穷游不花钱,但实际却是免费送炮的文青女们,就是这类人的典型代表。

  他们就一根筋的认为自己的理想就是真理,别人怎么说都不听,也不在乎自己付出了什么代价。

  “当然除此之外这类人对生活品质和品位的要求也都很高。”

  周铭又说:“就像李复达在他的散文里描述的那样,一个人一杯茶一本书一个下午,如果能再听一听美国之声,那就更完美了;闲暇的时候可以去打打高尔夫球,看着白色的小球划出优美的弧线……”

  周铭说着摊开双手:“这种贵族式的生活,就是他们最向往的,所以小西天这里就是最符合他们那种品位意境的,有茶有故事,闲来无事还可以上山去打打野猪什么的。”

  “可周铭先生您是怎么知道这里的?”于胜戎又问道。

  事实相比之前周铭对李复达的性格理解,这才是最让于胜戎搞不明白的地方。

  因为他之前就知道周铭对人性格的分析很厉害,达到了妖孽的程度,所以周铭凭着几本书就能把李复达归类进小布尔乔亚,这就算再怎么不可思议,他也咬牙还能理解,可小西天这就神奇了吧?

  小西天并不是自己找的,而是周铭告诉自己西子湖旁边有这么个地方,于胜戎才安排的。

  这乍听起来好像没什么问题,但细思极恐啊!

  要知道滨江可是他于胜戎的地盘,就算他不是杭城人,但西子湖这里可是他经常能来的地方,怎么自己都不知道的地方,周铭就能知道呢?

  “可能是之前我来过杭城一次,碰巧就来过这里一次,觉得很不错就记住了吧。”周铭回答。

  “就……这么简单?”于胜戎愣愣的问,似乎有些不敢相信。

  当然不是这么简单了!周铭总共就和苏涵一起来过杭城一次,还是专门来找李庆远的,就算有时间旅游,也只在西子湖上泛舟一下了,哪有时间去山里开荒呀!

  周铭之所以会知道有小西天这个地方,完全是占了重生的便宜。

  因为十五年以后,有一个世界顶级酒店集团,就是发现了小西天这里的人文地理,选择这里投资建设那种少说一晚上五六千,专门面向有钱人的酒店。

  周铭不知道那些有钱人的品位是怎样的,但周铭却能知道既然那样的酒店集团能选这里,就代表这里绝对有可取之处,是能打动这些向往国外贵族的小布尔乔亚的。

  而加上对李复达的性格分析,只要小西天这里能打动他,让他对自己产生认同,就等于说服他了,这就是李复达这类人略带偏执的性格。

  这种性格说不上单纯的好坏,如果他们坚持的事情是对的,那他们就是舍身取义的英雄;如果是错的,那就会和川藏公路上那些为了搭个便车就把自己送给司机藏民随意蹂躏践踏的文青女们一样,很蠢了!

  那么现在既然已经有人把地图给标好了,周铭剩下要做的就是把消息告诉于胜戎了。

  也幸好于胜戎是滨江的地主,自己只给他模糊的说了这个地方,但以他在这里的人脉,只几个小时就找到了。

  周铭知道他一脑门的雾水,只是自己并不会告诉他。

  想到这里,周铭重重拍拍于胜戎的肩膀对他说:“好了老于,你也不要想那么多了,反正李复达那边已经表态了,我还是比较相信他的,现在情况那么好你就不要苦恼了,总是担心当心脑残啦!”

  于胜戎对这话感到很受伤,因为自己现在有这些疑问才是正常的好吧,要是自己不在乎这些,那才是真的神经大条,才是真脑残啦!

  ……

  与此同时在村里被收拾出来给李复达他们的民居里,袁成让也在和李复达说着这个问题。

  “老师您真的决定要帮他们周铭吗?这是为什么呀?你不是说他是个满身铜臭味的恶心商人,现在不过也是在利用我们,更是要扰乱滨海的市场,这样的人我们干嘛还要帮他呀?这样做不是和我们最初的初衷相违背,是不应该的吗?”袁成让说。

  李复达并没着急说话,而是先喝了一杯酒,然后把酒杯放在袁成让面前。

  “看到这杯酒了吗?是小西天这里特有的茶酿,你觉得味道如何?”李复达问。

  “以茶酿酒,这是我以前从来没想过的,而这茶酿里有龙井特有的清香,和葡萄酒的味道完美融合在一起,很不错。”袁成让回答。

  李复达随后又指向外面:“周铭先生说这山上还有野猪,我们随时都可以跟着猎人上山打猎,你觉得这个安排好不好?”

  李复达说话间都已经不自觉的在周铭的名字后面加上了先生这个词。

  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袁成让都不理解了:“老师,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吧?”

  “但是我觉得现在就是说这个的时候。”李复达告诉袁成让,“我和你提这个茶酿我和你提可以上山打猎,就是想告诉你这个周铭先生的品位品性和我们是一样的,他应该是我们的朋友!”

  李复达接着又说:“那么现在我们不帮助我们的朋友,那我们还应该帮谁?难道还去帮沈百世那个满身铜臭味的恶心商人吗?”

  李复达最后掷地有声的对袁成让说:“那我今天就把话放在这里,如果你敢这么做,我绝不会放过你!”

  听李复达这话,袁成让都要哭了。

  这都是怎么个事嘛!之前不说周铭才是满身铜臭味的恶心商人吗?怎么转身就成沈百世了呢?这变脸可太快了吧?

  只是这话袁成让打死也不敢在李复达面前说出来的,他最后只能点头回答:“老师我明白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