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寰宇公司?

  面对周铭突如其来的这句话,不管导演史蒂夫还是于胜戎杨结清,他们都第一时间愣在那里了,谁也没想到周铭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话来,让他们猝不及防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是考验还是说错了?毕竟这么个问题有点前言不搭后语,和刚才史蒂夫的话没关系呀!

  不过周铭似乎并没打算就此作罢,见面前这些人没反应他又重复了一遍。

  这一次李庆远最先反应过来了:“我想寰宇公司只是一个为了建设摩天大厦……”

  不过李庆远的话才说了一个开头,周铭就马上打断他又来了一句:“什么是寰宇公司?”

  杨结清这次抢着回答:“周铭先生,在我的理解里,寰宇公司是……”

  周铭同样一句话又打断了杨结清的话:“什么是寰宇公司?”

  于胜戎从刚才到现在思索了半天,这时才说道:“寰宇公司并不仅仅只是一个公司那么简单,他……”

  周铭仍然没放过他的又来了:“什么是寰宇公司?”

  在周铭这一次问过以后,不管是跟周铭比较熟的于胜戎李庆远,还是新合作的杨结清,他们此时都完全不敢再回答什么了,因为他们都已经完全懵掉,怎么也想不明白周铭这时要干嘛了。

  老大您是在耍我们吗?您又问我们这样没头脑的问题,现在又不准我们回答?

  周铭这时却微微一笑又问他们:“所以你们觉得刚刚这个广告词怎么样?”

  于胜戎杨结清听到当时就瞪大了眼睛:“什么?周铭先生您说刚才您反复问的问题不是要我们去回答的,而是在告诉我们您想的广告词吗?这……这也太让人意想不到了吧?”

  “什么意想不到,要我看这根本就是垃圾!”

  史蒂夫突然大声咆哮道,他看着周铭:“这位先生,刚才你那么笃定的否决了我的方案,我原本以为你能说出什么惊人高论,或者至少也能说出一点有营养,稍微有那么一点艺术涵养的东西出来,但是你听听自己刚才的那些,那都是什么狗屁玩意?”

  史蒂夫说着更是骄傲的抬起了头:“我告诉你周铭,他们都很怕你要供着你,我可不怕你,我就会实话实说的,你不要嫌难听!”

  “反复的念叨什么是寰宇公司这么一句破烂的口水话,你觉得这就是广告词了?”

  史蒂夫的表情仿佛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一般:“这真是滑天下之大稽,你这个东西简直就是在侮辱广告艺术这四个字!就这种垃圾广告,那还需要什么广告导演啊,随便去哪个大学里找个学生导演,再上劳务市场找个下九流的民工演员几分钟就能完成……”

  周铭点着头表示:“你说对了,我就是要的这个效果,我并不需要他做多少艺术加工,我只要他能在最短的时间里拍出来并投放市场,再广为流传就行了。”

  “这简直是胡闹!”史蒂夫嘶吼的歇斯底里,甚至他额头上青筋都因此凸出来了。

  他怒视着周铭,就像是在看着仇人一样:“任何一条广告拍出来,都必须给人一种美的享受,要让广告能呈现一种美的风格,或者给人启迪或者是在提醒什么,总之他必须是要有一定艺术水准和文化修养的,而不是找个民工站在那里念什么口水词!”

  史蒂夫伸手指着周铭,气得浑身发抖:“你这不仅仅是对我的轻视,更是对所有广告人的侮辱,那我可以告诉你,就你这种广告,我是绝对不会接的!”

  “你没必要那么认真吧?我也只是这么一说。”

  周铭无奈的摇摇头:“好吧,既然史蒂夫导演你不愿意接我也可以找别人的,今天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还希望你遵守行规,不要把咱们的谈话透露出去。”

  “我顶你个肺啊!就这种垃圾广告,你就算让我说我也不可能说的!”

  史蒂夫咆哮的要疯狂了:“而且我回去也告诉其他的广告朋友,你不要以为自己有几个钱就了不起了,就你这样的态度,是绝对不会有任何人接拍你的广告,你要为此付出代价!”

  丢下这么一句狠话,史蒂夫随后离开了会议室,发泄一般的种种摔上了门。

  当史蒂夫离开,会议室里的气氛陡然变得非常尴尬了,于胜戎和杨结清他们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今天原本是要拿着他们昨天讨论一天的广告向周铭请功的,可结果却闹成了这个不欢而散的样子。

  要劝周铭先生去找史蒂夫道歉和好吗?经历了刚才的事情,谁他吗敢开这个口?

  可是如果就这么让史蒂夫气冲冲的离开,那好像也不行啊!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才让人纠结!

  于胜戎和杨结清这边纠结,周铭只好先开口了:“我说这个史蒂夫是你们从哪找来的?”

  “他是在南江广告界最具知名度的明星,是从港城过来的,不仅在国内和港城都有很广的人脉,跟很多广告传媒业都有很深的合作,是非常厉害的人物!”于胜戎说。

  “史蒂夫尽管厉害,但他也不是一般就会出手的,这一次也是因为我托了岭南的关系,还开除了大价钱,才请动了他。”杨结清也说。

  于胜戎和杨结清说完都很希冀的看着周铭,他们都是故意这么说的,目的就是想提醒周铭这个史蒂夫的价值,如果可能的话,最好能挽回一下,就算最后不请他执导策划,但至少也不能闹得现在这么僵啊!

  然而周铭却只是很随意的哦一声:“原来是这样啊,我以为你们被骗了呢!因为这家伙怎么看也不像是有什么真本事的。”

  于胜戎和杨结清都要吐血了,他们很想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啊!

  但他们是不敢和周铭抱怨什么的,只是旁敲侧击的说:“周铭先生,其实这位史蒂夫导演是很有本事的,至少我知道南江那边有很多公司都是因为他设计的广告而一炮走红的,他所有拍的广告都被称为艺术品呀!”

  “所以我才不想要这样的策划导演啊!”

  周铭叹息着说:“你听听刚才他的话,满脑子都是要什么艺术修养的,他这样和李复达那些小布尔乔亚有什么区别?这是完全脱离了人民群众的东西,但是我想要的,是要能让人民群众能迅速记住并理解的东西。”

  “就是周铭先生您刚才说的那句什么是寰宇公司吗?”李庆远询问。

  周铭点头表示:“我承认这句话是没有任何营养,但那又怎么样?你们要知道,我们广告所针对的对象并不是什么文化人,大多数人民群众是没有多高的文化修养,也不会在乎那些所谓的涵养的,对他们来说,只要朗朗上口能让他们记住了就行。”

  见于胜戎和杨结清仍然还是有些茫然,他又问道:“你们知道我在小西天那边多待了一天,究竟做了什么吗?”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都摇摇头,周铭随后告诉他们:“我去了小西天听明心大师讲经讲了一下午,大师主要给我们讲了无量寿经的内容……”

  周铭随后就把在小西天听明心大师讲的内容又大致再给于胜戎杨结清他们复述了一遍。

  “事情就是这样了,明心大师主要给我讲的就是一心专念的内容,我觉得恰好可以代入到我们的广告里来。”

  周铭对他们说:“毕竟广告这个东西不是让人来卖弄摄影技术,去满足什么修养和艺术性的,而是要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让人记住的一种方式。所以比起史蒂夫那种花里胡哨,我这种反复询问什么是寰宇公司,反而能让大多数的老百姓们容易接受。”

  “你们不妨想想看,如果有人在你们面前反复叨叨一句什么是寰宇公司?那么你是不是会好奇这个寰宇公司就惊是干什么的,并且在了解过后,就算忘了整个广告,也不会忘了这句什么是寰宇公司。”

  周铭说到这里故意停顿了一下:“而这就是我们最想要的效果!”

  于胜戎和杨结清你看我我看你,都突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这要是其他人这么跟他们说话,他们肯定要当场骂人了,但现在面前的是周铭,他们一来没这个胆量,二来他们也对周铭有点莫名的信心。

  他们觉得周铭不管说什么做什么,最后总能成功是最好的一样。

  “那好吧,就照周铭你刚才说的这么办!”杨结清咬牙答应了。

  周铭微笑着点头:“既然现在已经决定了,那我们就要马上行动起来了,首先必须把广告给拍出来,就来回这么几句词,随便找台摄影机就能拍好。”

  周铭又说:“广告这边简单,但推广宣传方面也同样不能掉以轻心,因为广告词的关系,我们还必须和广播电台以及个村镇学校的广播站合作,总之就是我们一旦把寰宇公司推向市场以后,我们就要和整个滨海乃至全国人民都洗脑一回,让他们记住寰宇公司!”

  于胜戎和杨结清这下都站起来了,他们拍着胸脯向周铭保证道:“周铭先生您请放心吧,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安排好的!”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