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吧,我回去就安排报社的版面广告,一定为寰宇公司把明天的广告版面预留出来!我也知道李经理你们是希望所有广告能在明天以前投放,希望我能起一个表率作用吧。”

  袁成让给杨结清和李庆远留下这么一番话就离开了,而杨结清和李庆远在袁成让离开以后仍然还是不敢相信他们真就这么简单做到了。

  “我的天!袁总编真答应我们了,还是李经理你厉害呀,这要是换成是我,估计就放弃了。”杨结清对李庆远说,语气里满是庆幸,因为要是他无论如何也不敢这么做的,也幸好是李庆远一意孤行要来试一试,他也没真的为了那点脸面强拧着不干,否则他们就错过了。

  虽然袁成让只是答应他预留出明天的广告版面,但对他们来说这就足够了,毕竟他们之前的计划就是这样,只要能说服袁成让这些人,其他人的工作就会相对简单一些,说到底大多数人都是见风使舵的。

  但李庆远却仍然皱着眉头:“可是袁总编怎么会这么快的变了想法呢?”

  “这不是李经理你刚才说的吗?只要狠一点,他们就会听我们的。”杨结清说。

  李庆远摇摇头,显然相比杨结清,作为亲手打造一个饮料帝国的李庆远,他想的会更多一些,也更明白事情不会这么简单。

  李庆远也很快想到了关键:看来是周铭先生帮了我们啦!

  在李庆远想来,现在这个时候,也只可能是周铭在背后的动作,才能让袁成让改变想法,尽管李庆远想不到周铭会怎么做,但这才是李庆远眼中周铭厉害的地方,总是能做到别人做不到的。

  曾几何时,李庆远觉得自己不比周铭差多少,可现在看,自己和周铭还有一段遥远的距离。

  想通了这个关键,李庆远很快露出了笑容:“杨总我们现在可还不能歇着,袁总编可才只是一个开头,我们要在今天说服所有渠道商,争取他们的支持,不能让他们失望。”

  李庆远又说:“而且我们一定要比周铭先生指示我们做的更好!”

  杨结清和李庆远随后又去做其他渠道商们的工作了。

  事实正如李庆远料想的那样,周铭的确在背后做了事情,但却没李庆远想的那么玄乎,周铭只是去找了李复达。

  毕竟在周铭看来,相比其他渠道商,还是去直接找李复达比较简单。

  而后来的结果也很好,李复达不仅一口答应了周铭,也很积极的联系了袁成让,这才会有了李庆远这边的这一幕。

  袁成让这边是给了老师面子,但同时也是不想自己得罪人,自己答应就答应了,至于杨结清和李庆远能不能说服其他人,就不是他的事情了。

  然而在其他人那边也是一样,除了袁成让,刘仁浦他们也都分别接到了李复达的电话,于是当杨结清和李庆远找去,也很简单就说服了他们;还有其他渠道商,他们在听说袁成让他们都同意了,那些人也不可能自己无聊去驳这个面子,就都接受了。

  于是就在当天晚上,当大多数人都睡了以后,所有广告渠道公司的工程队就扛着寰宇公司的广告开始了工作,并在第二天天亮以前,就把全城的广告都给换了,第二天就是个不一样的滨海城了。

  ……

  老张是滨海市弄堂里一位普通的老人,每天早上都会和广播站的广播一同起床,然后慢跑去旁边的公园里打打太极拳。

  可今天他才走出门却有些愣住了,竖着耳朵好像听到了什么。

  “什么是寰宇公司?什么是寰宇公司?什么是寰宇公司……”

  只听广播里不断在重复着这么一个问题,这让老张一脸迷茫,嘴里还忍不住的跟着嘟囔:“什么是寰宇公司呀?这是广播站的机器坏了吗?怎么一直重复这么一句话呀!”

  老张完全不明白这广播的究竟是什么,但他却暗暗记下了寰宇公司这个名字,他很快来到了他平时打太极的公园,来到这里他又愣住了,因为他并不算那么早,往常当他到这里的时候,这里都已经有很多人开始活动了,可今天当他到了这里,却发现往常那些养生很积极的老伙计们一个个都围在一起谈论着什么。

  带着满心的疑惑,老张慢慢过去,只听那边不断在说:“究竟什么是寰宇公司?这个寰宇公司到底什么来头?”

  老张有点傻眼:怎么又是寰宇公司?

  他马上跑过去:“怎么你们也知道什么寰宇公司吗?是不是都听了广播站的播报,那不是广播站的机器出了问题吗?”

  面对老张的疑惑,他的老伙计们马上回答:“怎么会是机器出了什么问题,我一个在广播站上班的侄女告诉我说,那是播放的广告。”

  尽管这个答案已经不是第一次说了,但现在当他又说出来,还是一片哗然。

  倒不是这些人没听过广告,其实广播站也并不是第一次播放广告,让他们惊讶的还是广告的内容。

  “骗人的吧,怎么会有这种广告,什么内容都没有,就来回颠倒一句什么是寰宇公司,哪有这样的广告?就算是我那上小学的孙子,也不会想出这种广告方案吧?”

  那人被反驳了,感到很不高兴,他马上据理力争道:“怎么不会是广告?那是你们都孤陋寡闻了,这广告就是这样的,不单是广播站,就连报纸上还有公交站牌旁边和地铁的广告版上,都贴着寰宇公司的广告,上面都是这样的,你们都去看下不就知道了吗?”

  他的话让其他人都惊讶了:“什么连报纸和公交站牌还有地铁的广告都变成这样了吗?这怎么可能呢?”

  不过相比惊讶,还有疑问更让他们抓耳挠腮:“而且……这寰宇公司到底是什么呀?”

  看着这些人的哗然一片,老张心里叹息,然后一步步走出了公园,他知道就自己老伙计们今天这个状态,肯定是打不了太极拳了,那他也不用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还不如早点去买点菜再说。

  尽管现在早就不是过去凭票买菜的年代了,但老张还是喜欢赶早市,对他来说早市的肉菜新鲜,也更便宜一点。

  然而当老张赶到菜场,他又愣住了,因为就在他熟悉的菜场门口,他看到了一幅巨大的海报,上面还是那句熟悉的话——什么是寰宇公司?

  在海报底下,很多同样赶早市的老头老太正对着海报指指点点,不亦乐乎的讨论着什么是寰宇公司。

  老张很纳闷:不是广播站在广播这个广告吗?怎么连菜市场都有了?

  不过老张并没兴趣赶这个时髦,他只想快点买菜回去,可当他走到肉铺前,卖肉的老板一边给他切肉,一边问他:“老张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怎么到处都是寰宇公司了?这寰宇公司到底是什么呀?”

  “不知道,我也没兴趣知道。”

  老张这么说着,然后提着肉就离开了。

  老张以最快的速度买菜完就往回走了,路过一个公交车站,他看到上面原本的娃娃笑新产品广告,突然就变成了寰宇公司的宣传海报。

  不仅是这样,就连那些在等车的人们,也都一个个在兴致勃勃的讨论着这个问题。

  老张加快了脚步,急匆匆的往家的方向走着,可他才到了弄堂口,就见居委会的大姐手里拿着很多传单,见到老张过来,她们急忙上前发给老张。

  “老张,这是寰宇公司的宣传单,你可以拿去看看,说不定以后有帮助的。”

  老张愣愣看着被塞到自己手里的传单,他马上摇头:“我不要,你们拿给别人吧!”

  老张说完就匆匆离开了,他回到家里马上把门反锁了,他捂着自己的脑袋,觉得这个世界突然变得太可怕太陌生了,尤其是这个无处不在的寰宇公司。

  他也很想问这个寰宇公司究竟是什么,或者说着寰宇公司背后的人究竟是谁,他又有怎样的神通,怎么就能让这个滨海市一夜之间就全被寰宇公司给占领了呢?

  不仅是广告,就连这些滨海人也都一个个的疯了,都不做他们平常的事情,都在讨论什么是寰宇公司了。

  老张不是什么都不懂的老古董,甚至相反他之前还是一个很厉害的商人,知道寰宇公司现在这个情况,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操盘,也正是因为这样,老张才觉得更加可怕,他无法想象这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居然只凭着一个广告……不,严格来说只用了一句话,就操纵了整个滨海的人心!

  “老张,我说你这是怎么了?今天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买菜买了吗?”

  突然一个声音传来,半辈子了,老张不用抬头就知道这是自己的老伴,他轻轻摇头然后站起来了。

  “没什么,只是公园那边有点事情,买菜我已经买回来了。”

  老张对自己老伴说,可当他抬起头,眼神又惊恐起来,因为他看到了老伴手上了传单,他有了很不好的预感。

  果不其然,随后就听老伴问他:“对了老张,那你出去知道什么是寰宇公司吗?我听到处都在谈论这个……”

  老伴的话还没说完,老张就崩溃了:“我不知道啊!”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