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仍未翻新好的寰宇写字楼会议室里,从凌晨三点开始,就弥漫着一派紧张的气氛,于胜戎李庆远还有杨结清都一直坐在这里。

  因为广告的投放就是从凌晨三点开始的,于胜戎他们也从那时开始一直在这里等着结果。

  周铭和苏涵也被他们拉来了这里,不过相比于胜戎他们的紧张,周铭这边则放松很多,他让苏涵去旁边的休息室休息,自己则在会议室的沙发上迷迷糊糊的躺到了早上。也之所以是迷迷糊糊,是因为一晚上于胜戎他们都在时不时的问自己情况怎么样。

  这让周铭无比郁闷:他吗的,老子不都和你们一样等在这里吗?而且我还是在这里睡觉,你们都是能接到第一手消息的,怎么还反过来问我了呢?

  一直到早上,会议室里又传来兴奋的喊叫。

  “周铭先生咱们成功啦!果然您的营销策略是最好的,当您的广告今天早上投放出去,现在整个滨海市都在谈论着寰宇公司呀!”

  周铭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看到的就是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三个人兴奋的样子,还是苏涵把他们都拉开,端着脸盆过来让周铭先洗脸的。

  小涵什么时候都已经起来了吗?

  周铭有点尴尬,本来是想让她多休息会的,没想到她反而比自己起的还早,还给自己打了洗脸水,周铭随后坐起来,这也才发现自己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给盖了一床毛毯,不用想这也是小涵做的了。

  只是周铭还来不及头疼该和小涵说什么,就听杨结清傻子一样嘿嘿笑起来了:“周铭先生你的广告简直绝了,我从来都想不到广告居然还能这么做的,就什么是寰宇公司这一句话,就能让整个滨海市的人都跟着了魔一样都在讨论,这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我杨结清要多服气有多服气呀!”

  周铭无奈看他一眼:“这只是一时取巧,滨海人也都是图个新鲜,你可别想着学,要是这种广告多了,也就没什么稀奇了。”

  杨结清脸色尴尬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的表示知道了,因为他之前的确是这么想来着。

  “好了,都说说看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吧?”

  周铭一边擦着脸一边说着,擦完了脸随手把毛巾放到了脸盆里,苏涵端水出去,然后回来乖巧的站在周铭身后,温柔的给他捏着肩。

  这让于胜戎杨结清他们羡慕得要死,这他吗是上辈子积了多少德才能有这待遇呀?要知道那可是食品帝国娃娃笑集团的董事长,年纪轻轻就是全国代表有资格去首都开会的女人,数遍建国以来这么多年恐怕这也才是头一个,多少男人都得仰望的女人,又这么漂亮。

  可以说这么好的女人想要什么样的男人都行,却偏偏在这里给周铭捏肩,哪怕是于胜戎杨结清他们都羡慕得要跳起来。

  不过人各有命,羡慕可羡慕不过来,况且苏涵这么厉害,也是周铭一手带起来的。

  于胜戎杨结清他们都是商海沉浮半辈子的老商人了,这点感慨很快收在了心里,他们很快把他们得到的消息告诉了周铭。简单说起来就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随着各个渠道的广告投放,寰宇公司顿时入侵了整个滨海,所有滨海人早上都在谈论这个寰宇公司。

  “周铭先生您这个广告简直太厉害了,这种反其道而行之的手段反而成了神来之笔,真想不到周铭先生您是怎么想到这样的办法呀?”

  他们无所不用其极的夸赞着周铭,也带着他们的疑问。

  周铭对此有些尴尬,因为这可不是自己想到的办法,作为重生者,自己只是再一次可耻的剽窃了后世的广告创意。

  “这个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现在还得继续加以引导。”周铭说,直接跳过了这个问题,毕竟事关自己重生,这个事情根本没法解释。

  好在于胜戎和杨结清他们也没深究,杨结清听周铭这么说,他又疑惑了。

  “引导这个事情我们当然会继续去做,只是现在引导广告和市场的反应简单,可我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呢?”杨结清小心翼翼的问道。

  周铭转头看向于胜戎和李庆远,见他们都附和着点头,很显然他们也都有着相同的疑惑。

  于胜戎甚至还说:“现在的确滨海人都知道了寰宇公司,我们的名头是打响了,但我们打响这个名头的目的呢?我们要这个名气是要做什么呀?”

  这是他们一直都很想问的问题,他们的确相信周铭的本事,也看到了他如何一句话就挑动了整个滨海的形势,让人们都知道了寰宇公司,可广告是做出去了,但他们对下一步计划却又迷茫了。

  因为但凡广告都要有个推销产品的作用,可他们现在广告是打出去了,可从头到尾就那么一句话,其他什么都没宣传,那他们要卖什么呢?

  再说寰宇大厦是个地标性建筑,未来亚洲第一的摩天大厦,貌似也不需要那么着急招商,只要建好了自然会有公司慕名而来吧。

  周铭无奈挠了挠头:“我一直没说以为你们能想明白这个问题,没想到你们都没想吗?”

  于胜戎杨结清和李庆远三人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周铭见他们这样只好叹口气告诉他们:“杨老板你忘了咱们现在建设寰宇大厦最缺的是什么了吗?”

  “当然是资金,也就是钱的问题……”

  杨结清下意识回答,紧接着他突然恍然大悟:“周铭先生您做这个广告是为了将来在滨海南江和港城的上市做准备吗?”

  周铭点头表示就是这样,对于寰宇大厦来说,现在他们已经找好了设计和建筑公司,唯一差的就是建筑所需的资金了,毕竟这个项目从一开始就是个阴谋,周铭和杨结清他们谁都不会拿出那么多钱来,谁也不会允许另外的人拿出那么多钱来,在大厦占据绝对股份。

  既然这样,最好的办法就是从市场上募集资金,也就是发行股票,这也是他们从一开始就做好的打算。

  如果说其他广告是为了卖产品,那么他们现在做广告就是为了给寰宇公司打响知名度,为了卖股票了。只要能在市场上募集到足够的资金,能先把寰宇大厦给盖起来,那么接下来的事情就都不叫事了。

  想通了这一点,于胜戎杨结清和李庆远三人顿时更尴尬了,没想到他们绕来绕去居然连他们最开始的打算都忘记了,现在还有脸在这问周铭,真是要多丢人有多丢人!

  但现在既然想通了这一点,可随之问题就又来了。

  李庆远这时问:“周铭先生这目的我理解了,可是既然我们是为了卖股票,那怎么不等我们上市了再说呢?”

  李庆远这突如其来的问题也提醒了于胜戎和杨结清,他们也都说道:“是呀!现在寰宇公司连写字楼都还没翻新好,上市的时间也还没定下来,这现在就急急忙忙把广告投放出去了,是不是有点太着急啦?或者反正我们现在已经收到了我们想要的效果,要不就先停了,等公司上市以后再……说……”

  于胜戎和杨结清看着周铭的表情,他们的话也越说越弱,到最后都已经听不到声音了。

  周铭满脸疑惑的反问他们:“你们难道没有听过一个词叫吊胃口吗?”

  “所谓吊胃口,顾名思义就是用好吃的食物来引起其他人的食欲,让人对某种东西产生特殊的兴趣这样。”

  周铭装着大儒一般摇头晃脑的说:“学术一点,就是大多数人都有一种越好奇越期待,越得不到越想知道的矛盾心理,所以我们做营销,有时候就是要利用人们的这种矛盾心理,利用广告来培养他们的兴趣。”

  周铭接着又说:“当然我也明白吊胃口也不是想吊就能吊的,根据美国大学著名心理学教授做过的一个心理实验,通过大量的实验数据表示最佳的吊胃口时间是三天,而最迟明天咱们的写字楼就能翻新完工,后天寰宇公司就能上市,而第三天,就恰好是所有人的兴趣被培养到了最巅峰的时候。”

  于胜戎杨结清和李庆远这都才如醍醐灌顶般明白过来。

  “原来是这样啊!没想到周铭先生您一开始就计算好了这些吗?您的布局您的眼光,还有您对市场反应对人心理的了解掌控,无不让人敬佩!”他们都发自肺腑的向周铭表示。

  周铭摆摆手:“既然都明白了,那你们就都回去睡觉吧,你们都一夜没合眼了,后面还有很多事有得你们忙的!”

  既然自己最关心的事情终于解决了,于胜戎杨结清和李庆远他们这才都一个个离开了会议室,毕竟他们也都不是铁打的,相反他们年纪都比周铭大,早就不如周铭有精神,早就需要休息了。

  而等他们都离开了会议室,偌大的会议室里只剩下了周铭和苏涵,苏涵才坐到了周铭面前。

  “周铭你不只是那么简单的吊胃口推广,只是要帮他们卖寰宇公司的股票那么简单吧?”苏涵突然问道。

  周铭笑着点点头:“我费那么大劲,当然不会那么简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