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午八点五十,这对于滨海金融市场来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时间,因为再过十分钟,国内最大的证券市场滨海交易所就要开市了。

  而早在七点钟就已经等在门口的大批股民们,就能证明滨海股市的魅力有多大了。

  其实滨海股市现在的行情并不算好,甚至于从滨海交易所重开以来,滨海股市的情况就一直很不稳定,毕竟相比有周铭奠基,形势相对简单,有曹家在背后控制局面的特区南江,滨海这边的情况非常复杂,不仅又滨海本地的四大豪门,甚至还有江南滨江甚至更上游的大家族。

  这样的情况直接导致滨海股市从创立之初,就是各方势力盘根错节,互相下绊子坑人的战场,也直接导致滨海股市从开放那天开始,几乎就没有一天是安宁的,各种暴涨暴跌,尽管从中央到滨海地方,这些年出.台了无数政策想要稳定滨海的局面,却始终敌不过各方资本势力,和盲从的股民们。

  因此和南江股市一路昂扬的姿态不同,现在的滨海股市其实是处在一个低谷的,之前已经连续下跌超过半年,从半年前最高的1500点,跌到了现在的不足500点,下跌幅度足足超过了一千点。

  这样的大盘无疑是疯狂的,但更疯狂的还要数是天天守在大盘外的股民们。

  当然与其说他们是“股民”,倒不如用“赌徒”这个词会更为贴切,因为这些人他们大都没有什么金融知识和最基本的市场判断,只是凭自己的一厢情愿去买股票。

  简单说来,就是昨天买菜听李婶说哪个股票涨了,他们明天就会拼命的去买;或者拿着小本本蹲在电视机前,听着专家提到了什么股票好,他们就会去买;又或者他们会看报纸,看到什么上市公司在报纸上的出镜率最高,他们也同样会跟着买。

  一位著名的记者曾以滨海证券交易所为原型创作出一个故事:有这么一位上市公司的老总,他在交易所里大声宣扬着自己拿到了一个国家级大项目,然后这个消息传到股民耳朵里立即让这些股民疯狂了,他们立即一窝蜂的去买这个上市公司的股票。

  但是紧接着这个上市公司的老总又说刚刚前线的谈判失败了,他可能失去这个大项目;随着这个消息出来,所有股民立即又一窝蜂去抛售。

  再然后这位上市公司的老总高兴的宣布自己这个大项目又有了转机,那些刚刚抛售了股票的股民们就又纷纷跑回去要求再把股票买回来了。

  这是一个很荒诞的故事,但却把滨海证券交易所里这些股民们羊群效应的盲从给表现的淋漓尽致。

  现在,这些股民们这么一大早的等在交易所的门口,就是为了今天即将上市的寰宇公司。

  “我告诉你们,这寰宇公司肯定会是一只逆势暴涨的股票!不要问我为什么,问了就是你孤陋寡闻,你这几天没看到满大街寰宇公司的广告,没听到就连卖菜的都会问一句什么是寰宇公司吗?”

  “这都是寰宇公司在背后推动的,你们见过有几个公司有能力这样宣传?就只有几年前的娃娃笑了,你们再看现在,整个滨海股市持续下跌,娃娃笑却是难得几支保持稳定增长的优质股!现在寰宇公司来了,我相信寰宇公司肯定就是未来的娃娃笑!”

  “我听说这寰宇公司是为了要建造寰宇大厦而成立的,那么你想寰宇大厦那是什么工程?一定是未来的地标建筑,这样的公司跟了就不会错,我们只要今天能买到,以后十年都能躺着赚钱啦!”

  “你们都不要和我抢,我告诉你们我今天就看准了寰宇公司,谁敢和我抢我杀他全家!”

  证券公司门口,这些所谓的“股民”们在嗷嗷大叫着,一个个红了眼睛的看着证券交易所大屏幕上的时间,一脸的视死如归,都做好了首先冲锋去抢股票的准备。

  而此时此刻在证券交易所里,关于寰宇公司上市的准备事宜也都做好了。

  和国外一样,滨海证券交易所上市也是有敲上市钟的形式,在证券交易所的大厅,已经摆好了一面大铜锣,寰宇公司的法人代表杨结清和滨海副市长还有其他的受邀嘉宾都手持锣锤,等待着时间。

  到了八点五十五,证券交易所的大门打开,所有股民顿时蜂拥而入。

  杨结清站在交易所的大厅台上,面对着那些蜂拥进来的股民们,他大声向他们宣布:“各位股民朋友们你们好,我是寰宇公司的法人代表我叫杨结清,今天我在这里要很高兴的向你们宣布一件事,就是寰宇公司将会在今天,正式在滨海交易所挂牌上市!”

  杨结清说着和副市长一起敲响了上市钟,也随着这声上市钟的敲响,时间也到了上午九点,滨海证券交易所正式开市了。

  “寰宇公司上市啦!证券交易所开市啦!我要买寰宇公司的股票,都给我让开,这是我先来的,不管有多少我都要寰宇公司的股票!”

  “什么?股票价格开盘就上涨了?那我也不管,我就提高价格,有多少我要多少……”

  交易大厅内,这些股民们几乎是狂奔着冲向了交易柜台,扯着嗓子大声嘶吼着自己要购买股票。

  此时周铭就在二楼的贵宾室,将这一切都收入了眼底。

  苏涵看着这些对周铭说:“看来周铭你之前的广告营销的效果很不错,你看这些人,他们都和着了魔一样。”

  周铭则摇摇头表示:“其实并不是我的广告营销效果如何,是他们都给自己编织了一个一夜暴富的美梦罢了。”

  突然他们的房间大门被推开,杨结清和于胜戎李庆远一起大步走进来了。

  周铭没有参加敲钟,但李庆远却作为朋友,和副市长一起被邀请来敲上市钟了。

  “刚才东海证券等三十家证券公司都打电话给我,希望我能给他们一些寰宇公司的股票,让他们代为销售。”杨结清进来就说。

  于胜戎也说:“刚才黄家也有人把电话打到我这里来了,希望我能想办法帮他弄到一些寰宇公司的股票,价格不是问题,甚至如果我能给他低价大量的股票,他还会主动捐助一些资金给寰宇公司。”

  李庆远也说:“我这边情况也一样,从昨天晚上开始,就有各种公司的老板都,他们知道我是敲钟人以后,各种在我这里打探消息。”

  听着他们一句一句的话,周铭突然为下面那些股民们感到很悲哀。

  他们在下面各种拼命跑着挤着嘶吼着,就是为了要最先买到寰宇公司的股票,但真正有实力的人,他们早就通过自己的关系,在背后把股票交易走了,最后能留到这些股民手里的,只能是悲剧了。

  想到这里,周铭突然说:“你们说我们不去把股票给这些金融机构,全部投放进市场,会不会更好一些?”

  周铭的这个想法遭到杨结清于胜戎和李庆远的一致反对。

  “这是绝对不行的!不管怎么说,我们都还是得把一部分股票交到这些金融机构手上,这并不是因为我和这些机构有什么交情,而是这样做才能保障我们的股票能够被顺利的卖出去!”

  “周铭先生您想啊,如果我们直接把股票全部投放市场,这些股票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被全部认领,那么就会造成股票的供过于求的假象,在这种情况下,不说股票多久能被销售出去,就单说这种事情造成的股价下跌,就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呀!”

  “所以必须要有金融机构持有一部分股票,把剩下的股票再投放市场,这样才能保证我们的股票投放就会暴涨,这才是我们要的结果。”

  面对他们的一致反对,周铭却摇摇头说:“你们似乎都忘了一件事,就是沈家!”

  周铭提醒他们:“你们忘了沈家放出的消息,他们要大量收购我们的股票,囤积在手里然后威胁我们的股权吗?那么你们觉得是从金融机构那里买方便,还是在市场上买更方便呢?”

  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都一下愣住了,因为这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的。

  的确,对于沈家的这种算计来说,当然是从机构那里收购股票更方便,价格也更容易调节,相反在股市上收购就没那么方便了,毕竟散户众多,还有很多是捏着股票等着赚钱的,沈家就算在滨海有再大势力,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把股票全收到自己手里。

  不仅如此,如果沈家还想拿股权说事,还想大量收购股票,那么一定会推动市场,这样市场仍然还会按照他们预想的那样进行了。

  “周铭先生,这就是您想到的对抗沈家的办法吗?”杨结清愣愣的问。

  “就算是吧。”周铭笑着告诉他,“不过当然我们也并不要做的那么绝对,毕竟你们和那些金融机构的关系匪浅,有些甚至还有你们自己的控股,所以我们多少还是要留出一部分给这些机构。只是不需要第一时间给,押后一些也没什么的,这样我们还能在价格上争取有利条件不是?”

  “非常感谢周铭先生!”

  于胜戎和杨结清都很激动,没想到周铭在这种情况下居然还能照顾到他们的想法,这真是太好,太让他们感动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