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这些机构代表们背后就是沈百世撺掇的,因此周铭在贵宾室里套路了这些机构代表的消息,也第一时间传到了他这里。

  “这周铭是怪物吗?他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居然能让这些机构代表们反而去向他道谢,这太夸张了!”沈善长感到十分费解,哪怕到了现在,他也仍然想不通周铭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反正这个事情要栽到他身上,他最多能安抚,但要那些人反过来给自己道谢,那是万万做不到的。

  沈善长说到最后,无比忧郁的看了一眼天空:“或许……这就是周铭吧!”

  这一句话道尽了沈善长心里无尽的心酸和惆怅,别看他们沈家在滨海这边声望非常高,大多数人商人来到滨海都得给自己三分面子,但面对周铭,他们却一点便宜也没占过,尽吃亏了!

  不过他的父亲沈百世却很不满的训斥他道:“你怎么可以这么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我也承认周铭能让这些机构代表向他道谢的能力十分了得,但你不觉得这个人的本事不过如此吗?”

  沈善长一脸迷茫,显然对父亲这番话表示并不理解,怎么周铭这个人能力出众,反而还不过如此了呢?这不是显得很自相矛盾吗?

  沈百世很快给了他解释:“还记得我们最初的打算吗?就是要从这些机构手里收购寰宇公司股票的,只是后来由于我们故意透露了消息,周铭那边也马上做出了调整,就是不给这些机构股票,这样就能极大增加我们的收购难度和整体运作时间。”

  “他这样做无疑留下了很大隐患,不过要是他能一直坚持下去,我会很佩服他,可是最后呢?虽然这些机构代表们感谢了他,可他是不是仍然还是把股票卖给这些机构了呢?”

  沈百世顿了顿,然后一字一顿的说:“所以我才说周铭这个人不过如此!”

  经父亲这么提醒,沈善长也很快反应过来了,的确是这样啊,别看周铭那边各种手段弄的花里胡哨的,那最终不还是回到起点了吗?

  “那么阿爹,也就是说我们只需要按照之前的计划继续做就好了吗?”沈善长小心翼翼问道。

  沈百世微笑着对他说:“用不着那么小心翼翼的,作为男人就是要胆子大一点,你说的一点没错,我们只需要继续按照我们最初的计划,继续从这些机构手上来收购这些股票!”

  沈善长忙不迭的点头表示这太好了!

  但这时沈百世的脸色却重新沉下来了,他看着自己儿子语重心长的说:“善长,我希望你不管到什么时候都一定要记住自己的身份,你是沈家的继承人!”

  沈善长有些害怕,因为他不明白自己做错了什么,怎么父亲要这么教训自己?

  “的确,我不否认那个周铭的一些做法很超出我们的预料,但他终归也还是个普通人,是会被你踩在脚下的。”沈百世又说,“作为一个男人,输不丢人怕才丢人,你明白吗?”

  沈善长这才明白父亲的良苦用心,他这是要给自己打破那个周铭的神话呀!

  之前由于周铭的种种事情,再加上刚才居然能让那些去找事的机构代表们道谢,这让沈善长有很浓重的挫败感,让他觉得可能赢不了周铭了,所以父亲才要很强势的把这个神话戳破!

  正如沈百世着重说的那句话一样,输不丢人怕才丢人。

  如果沈善长因为今天的事情会畏惧那个周铭,那是沈百世绝对不允许的,因此沈百世不管作为沈家的大家长,还是沈善长的父亲,都必须要先把沈善长的这个观念给揪回来,哪怕先把寰宇公司的股票放在一边也在所不惜,并且沈百世坚信自己这么做是值得的。

  沈善长明白过来,他深深向沈百世鞠躬道:“阿爹我明白了,我不会怕那个周铭,看他现在这手忙脚乱的操作,我们还是有很大机会的嘛!”

  沈百世满意的点点头,然后问他:“现在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马上找王叔,让他继续我们之前的计划!”沈善长回答。

  “既然知道就快去做吧,我有信心你能很快做好的。”

  沈百世摆摆手对他说,其实对沈百世来说,他并不在乎沈善长是否真能想到什么让他眼前一亮的办法,现在他最重要的,就是要让自己儿子通过这件事情自信起来。而最后的结果,沈善长也没有让自己失望。

  看着儿子昂首挺胸走出去的样子,沈百世十分欣慰和庆幸:“也幸好那个周铭蠢笨,居然手忙脚乱到了这个地步,绕了一圈结果还是把股票给分发出去了。”

  沈百世说着失笑一声:“不过想想也是嘛!这股市就那么大,他周铭又不是三头六臂,还能想到什么办法呢?现在那么多证券机构上门逼宫,任你再怎么巧舌如簧,能忽悠让他们给你道谢,最多也就这样了,最终你还是要向他们妥协的,除非你以后不打算跟他们合作,不打算在国内的金融市场混了,才能撕破脸。”

  “亏我还那么期待你的表演,看来最终还是让我失望啦!”

  沈百世先叹息一声,但随后却又笑起来了:“但这样也好,就给你发挥自己最后的价值,给我儿子当垫脚石,帮助我儿子建立自信踏着你的尸体前进,发挥最后的余光余热吧,哈哈!”

  也随着沈善长的出门布局,沈家控股的几家公司立即行动起来,他们马上联络了那些证券机构,向他们提出购买寰宇公司股票的要求。

  然而沈善长兴冲冲提出的要求,却遭到了这些证券机构们当头泼下的一盆冷水。

  “很抱歉,寰宇公司的股票是属于我们公司的自营业务,概不对外出售!”

  这是这些证券机构们的一致口径,让沈善长恨得牙痒痒:吗b的,什么狗屁的自营业务不对外出售?说到底不就是加钱吗?

  沈善长对这个套路已经见过太多了,多到让他都觉得疲惫,更不要说他身边还有家族的商业精英在旁边出谋划策。

  因此沈善长表现的十分从容:“我能理解各位的愤怒,因为你们被那个周铭坑了,因为他给你们的股票价格并不是最好的,所以你们就希望能在股票的价格上再赚回来,这很正常,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如何能够更畅快的报复?”

  由于沈家的关系,沈善长对周铭和这些证券机构代表的情况了若指掌,也知道周铭卖给这些机构的价格并不是最好的,而是随着市场行情走的。

  这原本没有错,股票嘛!价格可不就得跟着行情走?

  但要知道这些可是机构投资者,他们怎么能和散户相提并论呢?他们不管是承销还是代为经营,都是需要掌握大量股票,是大客户的,对于这样的客户,你卖出的股票怎么能没有优惠呢?

  好嘛!现在都已经不是有没有优惠的问题了,而是你还要涨价?

  这样的情况,这些机构投资者们怎么会没有怨气?

  沈善长很敏锐的发现了这一点,也决定利用这一点来大做文章:周铭呀周铭,你可真是贪心不足蛇吞象,都造势起来了不说,居然还想坑这些证券机构一笔?那就不要怪我了!

  事实证明了沈善长的判断,随着他的话音落下,马上有机构代表站出来了:“那要怎么报复?你知道我们是从来没吃过这种亏的,现在我们的价格高了,我们公司经营股票是从不亏本的!”

  “怎么报复?我把整个寰宇公司赔给你们怎么样?”沈善长说。

  所有机构代表都瞪大了眼睛倒吸了一口气,作为证券市场里的精英代表,他们对市场消息是最敏感也是最灵通的,因此他们也都知道沈家想通过收购市场上的股份,达到慢慢蚕食控股寰宇公司的目的。

  那么现在沈善长现在就是在实施这个计划吗?

  沈善长告诉他们:“你们都是老滨海人,你们也应该都明白我们沈家是有多恨这个周铭,多恨他的狗屁寰宇公司,因为那是从我们沈家手里抢走的!所以只要你们能配合把寰宇公司的股份卖给我们沈家,我沈善长可以在此向你们保证会给那个周铭一个最狠的报复!”

  沈善长激情澎湃的话让所有机构代表们都兴奋起来了。

  不过沈善长的发言却不仅于此,他还说道:“当然我们沈家一向都是厚道,不会亏待任何朋友的,我会以我知道的价格收购,不会让任何人吃亏。”

  沈善长接着说:“同时我还可以保证,等以后我们沈家通过股权夺回了寰宇公司和寰宇大厦,我一定会无偿送给大家一些股票,让大家都能吃到一部分这座未来亚洲第一摩天大厦的红利!”

  如果说沈善长之前的话还只是单纯调动了大家的情绪,让他们兴奋起来的话,那么现在则让他们全欢呼起来了。

  “沈家万岁!这才是一个该有的合作态度嘛,什么周铭什么寰宇公司都见鬼去吧!我们就跟沈善长你合作,那一定是非常愉快的!”

  在场其他的沈家精英们见到这样的情况,也都纷纷惊讶起来,忍不住的要给沈善长竖大拇指了。

  开玩笑,一纸未来的空头支票就换来这些机构的平价股票,这上哪能找到这么便宜的事?就算让他们来做,恐怕也不会比沈善长做的更好了。

  同时他们也纷纷在心里想着,看来沈百世的策略对了,让沈善长踏着周铭前进!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