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的手腕很快传到了周铭这边,几乎就在当天晚上,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他们三人就急匆匆过来找到了周铭,把他们知道的消息告诉了周铭。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们才达成了跟那些机构的合作,没想到他们居然转头就卖给沈家,这些家伙真是太可恶啦!周铭先生你本来是一番好心,还帮他们做大了市场,可这些家伙根本就是狼心狗肺啊!”

  “这沈家的动作也太快了,据说是这些机构还没有离开交易所,那位沈善长就找上了他们,不得不说这沈善长也是一个很执着的家伙,他拉上沈家的精英商人们陪着那些机构代表吃了一中午的饭,最后才说服了这些机构代表们!据说最后这些机构代表们给他们的还是平价,也就是我们卖给他们多少,他们就多少卖给沈家。”

  “我知道沈家那边也开出了不小的筹码,甚至都把他们通过股权举牌以后如何重新分配寰宇大厦股份,这都谈好了,看来他们是对寰宇公司志在必得啦!那沈家人也真说的出口,这寰宇公司明明都还不是他们的!”

  周铭就坐在自己的椅子上,至始至终都没动过,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变。

  周铭看着面前这几位:“我想这个事情我已经知道了,但现在可不是埋怨的时候,你们都有什么想法,面对眼下的局面吗?”

  对于周铭的心理素质,于胜戎李庆远和杨结清是领教过很多的,因此对于周铭的淡定没有任何惊讶,甚至他们对周铭的问题也都早有了准备。

  杨结清首先说:“现在沈家那边既然还打着股权的主意,那我们正好可以顺势增发股票投入市场,用以稀释他们手上的股本,反正我们都是按比例占的原始股,这样拼股份我们并不吃亏!看他们有多少钱收!”

  周铭点点头:“老杨你说的很好,那么就按你说的去做吧。”

  蛤?

  杨结清得到这个答案当时就愣住了,不仅是他,连于胜戎和李庆远也都愣住了,他们无论如何都没想到周铭会有这样的答案。

  这什么情况?按理来说不应该是自己提出方案,然后周铭你推翻,自己拿出更好的,或者在这个方案的基础上进行改进吗?之前的所有讨论不都是这样的吗?怎么这一次就这么简单答应了,这不应该是你的剧本呀!

  看着杨结清和于胜戎李庆远三人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周铭有些好笑的问:“怎么你们对自己的方案还有什么改进意见吗?”

  周铭的话让他们十分不好意思,杨结清纠结好一会才说:“周铭先生,难道您对我们的方案就没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你们的方案很好,就照你们这样做就好了。”周铭摇头说。

  周铭这样的表示反而让他们都慌了,杨结清慌忙说道:“周铭先生,是不是我们哪里没有做到位,或者这个方案哪里惹您不高兴了?您可以告诉我们,您知道寰宇大厦是我们杨家现在最重要的事情了……”

  “老杨你莫不是以为我在敷衍你?”周铭突然打断他问道。

  杨结清连连摇头表示自己并没有这个意思,周铭告诉他说:“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但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也很看重寰宇公司,而且我现在更重要的,是我想继续做大股市的蛋糕,所以你的方案和我的想法不谋而合,我没有改进的必要。”

  周铭说到最后大手一挥说:“你们就这么去做吧,一定会有好结果的!”

  杨结清和于胜戎李庆远这才都将信将疑的离开了。

  看着他们离开,站在周铭身后一直都没有说话的苏涵突然笑了,她告诉周铭:“这些家伙,他们是真怕周铭你不管他们了。”

  周铭两手一摊,表示自己也很无奈,原来自己有意见,这些家伙不开心,觉得自己总是在找他们的茬,现在自己没意见了,他们又更慌了,这人还真是难做呀!

  不过杨结清和于胜戎李庆远他们好歹也都是能独当一面的人物,尽管他们从周铭这里离开的时候一个个都满脸狐疑的表情,但当他们都回去了以后,安排事情还是非常利索的,很快就向交易所递交了增发股票的申请,以及寰宇公司的股东联合文件。

  开玩笑,就现在的寰宇公司,大股东就只有周铭和杨结清这些人,沈家虽然刚买了很多,但还有一个认购期的,现在这些所谓的股东文件,无非就是个形式流程了。

  很快新的一批寰宇公司股票就被投入了股市。

  以沈家在滨海的根基,他们在交易所对此进行审核的时候,就已经得知了这个消息,沈善长匆匆赶去告诉了父亲沈百世。

  “阿爹,没想到他们还真做的出来呀!增发股票意图稀释我们手上已经买到的股份,他们真是太狠了,这就是要让我们的钱打水漂的节奏,那些该死的机构代表,他们莫不是故意这么做的!”

  相比沈善长的激动气愤,沈百世却显得十分诧异:“你说他们面对我们收购的消息,居然是用增发股票稀释股本这样的对策?这很奇怪,不像是那个周铭会做出的决定。”

  “阿爹您担心这是那个周铭故意释放出来的障眼法吗?”沈善长说,“虽然我并不知道那个周铭究竟是怎么想的,但现在交易所那边已经接到了寰宇公司的申请,已经接受了新一批寰宇公司股票啦!”

  沈百世抚摸着自己的下巴想了好一会说:“既然他们送给我们这么一份大礼,那么我们要是不收,不显得太瞧不起他们了吗?”

  沈百世说着大手一挥告诉自己儿子:“现在你马上去准备新闻,把寰宇公司增发股票欺骗市场的行为公之于众,再请几个金融专家上东海卫视狠狠批判这种行为,反正怎么差劲怎么来就对了。”

  沈善长马上领命要走,不过走之前他想起什么又问:“那么阿爹你这边呢?”

  沈百世笑着告诉他:“这么大的蛋糕,光我一个人吃有什么意思,我当然是要把其他三大家也拉进来才好玩嘛!”

  沈善长倒吸了一口冷气,或许沈百世这番话还并没有说透他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沈善长却能感觉得到父亲这是要下一盘大棋了。

  对于自己儿子,沈百世一直都觉得很满意的,他也不是想故意瞒着沈善长的,只是有些事情还不宜让他接触的太早,他还年轻,还得需要一些普通的事情多历练一下。

  于是当沈善长离开以后,沈百世马上拿起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很快号码接通,那边传来了一个胸有成竹的声音:“老沈呀!看来事情终于有了我们想要的变化了对吗?”

  沈百世这边点点头说:“就在刚才,杨结清已经代表寰宇公司向滨海交易所递交了增发股票的申请,并且连股票都已经送到交易所那边,交易所这边不出意外也会很快同意的……”

  沈百世说到最后顿了顿:“我想这个事情你一定也已经知道了对吗?”

  那边很直接的表示:“我的确已经知道了,不过并不比你早多少,只是我觉得这个事情很蹊跷,不像是那个周铭的一向作风,我怀疑他的目的。”

  “我也很怀疑,毕竟这种增发股票的方式有点太过正统了,那个周铭一向都是捞偏门居多,这种正常的办法反而不对了。”

  沈百世说着随之转了话锋:“但人是人事是事,现在事情已经都摆在了眼前,我们无动于衷的话可不太好,或者我们再看看几天市场反应再说?”

  那边听沈百世这么说却突然笑了:“老沈我们都这么多年的朋友了,你在我面前还要装吗?你确定你想先等等市场反应再做决定吗?”

  沈百世也笑了:“知我者莫若有时啦!我的确没有这个等待的耐心,尤其当对方的事情已经做出来的情况下,我已经让善长先去准备舆论了,最迟明天,我就会把寰宇公司私下增发股票的事情公之于众!”

  那边一听就明白了:“你是要准备打压寰宇公司的股票了。”

  他们都是老商人了,这些很容易理解,在股市里,增发股票往往伴随着的就是股价的下跌,更别说现在滨海股市原本就是风声鹤唳的,行情不好,每个股民甚至投资机构都会很害怕亏损的。

  之前只是由于寰宇公司广告打出去的名声,还有机构投资者们的拼命收购,才支撑着他有了这两天的暴涨。

  可如果这个时候突然有了负面.消息,再加上他们的抛售,寰宇公司的股价自然就崩溃了。

  “我们是老朋友了,所以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仍然还是打着老主意,我要利用寰宇公司的股权反牌。”沈百世说,“不过我也是个重利的商人,那当然能省一点是一点钱了,现在他们给我送上这么一份大礼包,我要是不利用不太对不起他们了吗?”

  电话那边也说:“既然如此,那也算我樊家一份吧,本来寰宇大厦就应该是我们的嘛!”

  原来,沈百世一直和樊家大家长樊有时在联系着。

  很快的,沈百世挂了樊有时的电话,他又拨通了另一个号码:“黄荣小老弟你好,我是沈百世……”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