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公司就是一个没有任何商业道德,只知道唯利是图的小人企业,或者说在这个公司的字典里也根本没有经营这个概念,他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骗钱!”

  沈家的动作是非常快的,就在当天晚上东海卫视的金融评论节目里,某位毕业于美国知名大学的金融博士就在节目大肆抨击起来。

  “可能你们还都不知道这个寰宇公司具体做了什么,我想你们都知道寰宇公司是在三天前上市的新公司,尽管寰宇公司只上市三天,但却取得了连续三天涨停的喜人成绩,不过要值得注意的是,寰宇公司股价的连续暴涨,并不是因为这个公司本身取得了什么经营业绩,而是因为一个大家都手耳相传的骗局!”

  “什么是寰宇公司?我相信三天前,任何一个滨海人都一定听过这句话,其实这就是寰宇公司故意放出来的一个烟幕弹,用来故意吸引大家注意力的,他们的目的,就是为了上市卖股票!”

  “如果只是这样,那么无可厚非,毕竟这还算是企业的经营战略,但是就在今天,当寰宇公司取得了连续三天涨停之后,他今天就迫不及待的要增发新股票了。我想这意味着什么,但凡稍有一点金融常识的人都能明白,这是为了稀释大家手上的股本,拉低股价,开始进行第二轮圈钱了。”

  “那么我就想问了,究竟是什么让寰宇公司变得这么急不可耐,才三天啊,短短三天就又要骗股民的钱了!你们可以想像,那些寰宇公司的人渣可以拿着你们的钱肆意挥霍,他们可以去浪漫的土耳其,和有黑人的洛杉矶,但是你们呢?每天辛辛苦苦汗流浃背的上班,连买一根冰棍都舍不得,他们却可以开一千美金一瓶的香槟洗澡啦!”

  “所以我在这里呼吁大家,谁都不要再买寰宇公司的股票,就让这个公司去死吧!”

  这位金融博士激动得面红耳赤手舞足蹈,知道的这是他的习惯,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和寰宇公司有仇呢!

  随着东海卫视的节目播出,仅仅在第二天,寰宇公司的股票就高开低走,仅仅三个小时就陷入跌停。

  不仅是股市股价遭遇了重挫,甚至就连他们已经销售给那些机构投资者的增发股票,也悉数被退回来了。

  那些机构代表们甚至很直接的说道:“现在的情形你们心里没点数吗?整个市场都在抛售寰宇公司的股票,你觉得这些增发股票还有销售出去的可能吗?就算是门口卖煎饼的老大爷都不会相信了好吗!就这种垃圾还想占用我们的销售资源,你们知道暴殄天物这四个字怎么写吗?”

  这样的情况让媒体对寰宇公司的评价也急转直下,从最开始的优质股,现在直接说是不建议投资了的。

  这突如其来的剧情,让杨结清没有办法,只得和于胜戎李庆远一起来找周铭了。

  “周铭先生这个事情实在太蹊跷了,我已经尽了我所能,却仍然没办法!”杨结清说。

  事实的确如此,就在昨天东海卫视这档节目播出的时候,杨结清就马上联系了各大媒体报社,要求他们在第二天发出正面新闻,然而却仍然无法阻止股价暴跌。

  “我认为这样的情况绝不可能只是偶然,是市场的自发行为,肯定是沈家在背后搞鬼,根据我在交易所拿到的记录,今天上午股市刚开盘,就有至少三十多方势力在同时大幅度的抛售寰宇公司的股票!”杨结清十分肯定的表示,“这就是沈家的阴谋!”

  紧接着,杨结清还试图出资购买股票,想拉回股市的平衡,但市场的惯性已经被带起来了,杨结清砸进去的钱,甚至连一点水花也没激起来。

  “如果不是真的没办法了,我们也不会来麻烦周铭先生您了。”杨结清表示。

  周铭坐在椅子上,脸上看不出有任何表情,他问杨结清:“那老杨你有什么想法吗?”

  杨结清犹豫了一下:“既然周铭先生您这么问了,那我也只好告诉您,我的想法是比较平常的,就是直接向法院控告这个所谓的金融博士造谣诽谤,然后找各路媒体一起来报道这个事情。这样不管最后法院的结果如何,但至少我们摆出了这样的姿态,就有机会扭转舆论的。”

  杨结清说完十分希冀的看着周铭,但周铭却没有直接回答,而是看向一边:“老于那你有什么想法吗?”

  于胜戎也说:“我的想法和杨结清是差不多的,对于那个搞事的博士,我们不能放过他,但一定要用最正大光明的手段,树立我们自己的形象!”

  周铭听完点点头表示:“我觉得你们的想法挺不错的,就这么做吧。”

  蛤?

  杨结清和于胜戎都惊讶了,他们看向周铭的眼神都很懵逼,他们都想不到周铭怎么又这么轻松同意了,一点意见都没有吗?

  如果不是他们和周铭接触了很长时间,很认识周铭,也知道苏涵是更了解周铭的,他们甚至会怀疑眼前这位究竟是不是周铭,莫不是随便找个路人过来假扮的吧?怎么之前那个很有主见的周铭,现在怎么一次又一次随便自己怎么做,不说他的想法了呢?

  不过既然周铭都这么说了,杨结清和于胜戎也没有在这里多逗留,很快离开了。

  但李庆远却留下来了,他询问道:“周铭先生这并不是您的作风,您是有什么难处吗?”

  周铭摇摇头,他看着李庆远问他:“既然你留下来特意这么问了,那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我的确有我另外的想法,和你们打算的都不一样,只是现在局势不对,我并没有什么把握,所以你们的想法先顶上,我等等看。”

  要是其他人,李庆远肯定嗤之以鼻,不过说这话的是周铭,李庆远就深信不疑了,他随后把周铭的话原原本本带给了杨结清和于胜戎。

  于胜戎这边还好,杨结清听完却皱着眉头怀疑起来:“他是不是故意的呀?”

  他的话音才落,李庆远这边马上警告他道:“杨总请你不要怀疑周铭先生,如果你不信任周铭先生,那么我们可以马上退出,你自己想办法!”

  李庆远的态度十分强硬,杨结清也马上服了软:“我只是开个玩笑,没必要这么当真。”

  杨结清原本也不是真的怀疑周铭,只是周铭把事情埋的太深了,让他不了解底细才会埋怨一下。

  但现在通过这个事情,杨结清也算明白了,原本他一直以为李庆远会那么忠心留在娃娃笑是因为漂亮的女总裁苏涵,现在他才明白李庆远是真的服周铭。

  杨结清很快安排了自己的想法,他回去就找到家族最好的律师,在滨海乃至全国各路媒体面前,公开向区法院递交了诉讼书。

  并且杨结清还在所有媒体面前大声说道:“那是留洋的海归博士,并不是三岁小孩了,他要为自己说出的每一句话负责,现在他这样造谣寰宇公司,那么我们就会拿起法律的武器捍卫自己的权力!”

  杨结清说到最后还狠狠挥舞着手臂,以示自己的决心。

  不得不说,杨结清的办法还是有些效果的,随着寰宇公司起诉海归博士的消息出来,让原本一边倒唾弃寰宇公司的市场突然出现了起伏,寰宇公司的股票突然出现了反弹。

  周铭和苏涵也在完全翻新好的寰宇写字楼里,他们一直在关注着寰宇公司的情况。

  “没想到这个杨结清还是挺能干的,居然一个起诉能给他做出这样的效果来,这么看来于胜戎那边配合的也挺不错,否则股市上也不会有这么立竿见影的效果,但如果没有后续的话,只怕这样的涨势维持不了多久的。”

  苏涵一点一点给周铭分析着,说到最后她歪着头看着周铭:“但这貌似并不是你想要的结果吧?”

  作为周铭的女人,苏涵当然知道周铭的全部计划。

  周铭却摇摇头表示:“我倒觉得现在这样挺不错的,而且我们也要对老杨同志有信心嘛!”

  似乎是为了证明一般,随着周铭这话说出去,很快又传来了新消息,是玄武银行达成了对寰宇公司的注资计划,同时东海证券也宣布继续履行义务,承销寰宇公司的股票。

  这样的好消息无疑是给现在已经很好的局面下继续打了一阵强心剂,让市场更火热了。

  也是在这样利好消息的刺激下,寰宇公司的股票在随后的一个小时时间里出现了超过四个百分点的上涨,无数媒体报社无一不评论这是寰宇公司挽回了市场。

  苏涵也给杨结清鼓掌起来:“老杨可真不错,这样一来市场上的情况就该越来越往周铭你希望的方向靠拢啦!”

  周铭却摇摇头表示:“这可还远远不够,老杨的想法和运作都很好,但却太中规中矩了,虽然只是一个过渡剧情,可该有的东西也都该做好才是呀!”

  苏涵立即意识到了:“所以周铭你的想法是我们再帮他一把了?”

  周铭笑着点头对她说:“那么小涵你有没有这个办法呢?”

  “小瞧我?”苏涵说,“那你等好吧,我会在今天结束前还你一个涨停的!”

  “我就在这等着。”周铭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