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诉东海电视台的消息当然也第一时间传到了沈家,沈善长在得知消息以后兴冲冲的就把消息带回给他的父亲了。

  “阿爹!杨结清他们看来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居然要起诉东海电视台!”

  然而和沈善长一脸兴高采烈不同,沈百世却并没觉得那么乐观,这让沈善长感到很不理解:“阿爹你不高兴吗?这可是我们的好机会呀,东海电视台可是个权威单位,被人挑衅到了门口,他们可不会无动于衷。”

  沈善长又说:“好吧退一万步说,就算东海电视台碍于某种压力不敢明目张胆的报复,但以后寰宇公司就没办法利用东海电视台进行宣传和舆论造势,这不是很好吗?毕竟只要东海电视台不帮寰宇公司,那么就等于是在帮我们,我们完全可以趁这个机会骑在他们头上用舆论造势啦!”

  沈百世抬头看着自己儿子,他摇摇头叹息一声:“事情可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沈百世随后又说:“而且我在想的不是这个,我只是觉得这个事情有些奇怪,的确他们起诉东海电视台是一记很凌厉的左勾拳,会一下子打破现在局势的平衡,如果我的估计不错,只要他们的要求不过分,东海电视台很有可能快速妥协,而一旦东海电视台作出了妥协,那么我们的处境就很尴尬了。”

  顿了一顿,沈百世接着说道:“不过这并不重要,我只是觉得这样的做法很奇怪,这么快准狠的做法很符合那个周铭的一贯作风,但我总觉得他还没动手。”

  沈善长茫然了,他完全不明白自己父亲这么绕来绕去的究竟在说什么,怎么是周铭又觉得不像呢?这么厉害的做法,除了那个周铭,还有谁能做出来吗?

  杨结清?于胜戎或者李庆远?

  拜托,这三个人自己又不是不认识,沈善长尽管不认为自己是什么一眼能看穿一个人的高手,但对他们还是很了解的,他们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

  不过要是周铭能听到沈百世的话,那就得给他鼓掌称赞一下他的直觉了,因为的确就像他直觉的那样,周铭还并没有出手仍然在观望,这只是苏涵代替周铭做的决定,尽管苏涵跟周铭认识时间很长,耳濡目染之下她的思维方式和周铭很像,但终归还是有区别的,只是这个区别很难直观的描述。

  并且苏涵一般都不抛头露面的,因此除了周铭,就连李庆远都不见得对她有多了解,没人猜得到她。

  沈善长可没有父亲那么老道的气势,他很快忍不住了问:“阿爹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难道还是等着吗?”

  “我们怎么可能还等的了!”沈百世苦笑道,他对沈善长说,“你马上去找金律师,告诉他保持和东海电视台那边的沟通,如果东海电视台有任何妥协的迹象,那么我们也尽快妥协了吧。”

  沈善长有什么话欲言又止,他很清楚父亲这句妥协背后的意思,就是放弃保那个海归博士,让他身败名裂去死了。

  “棋子就该有棋子的觉悟,他的作用就是在电视上说出那番话!”

  沈百世很直接的道出了那位海归博士的价值,他随后摆手告诉沈善长:“这个事情我自有打算,你去做就好了。”

  沈善长这才点头离开,而当他离开以后,沈百世马上拿起了电话拨出一个号码。

  对着话筒,沈百世很不客气道:“不要告诉我你这个家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们还要等到什么时候?要看到我沈家倒台,你们好来吃肉吗?那别怪我没提醒你们,那样会有什么后果!”

  说完,沈百世也不等那边反应就直接撂下了话筒。

  他脸上原本怒气冲冲的表情,也随之换成了笑容,他自言自语道:“看来网可以收了。”

  随后的事情一如沈百世预料的那样,原本寰宇公司起诉东海电视台的开庭时间是在三天后,但就在第二天,东海电视台就在法庭的主持下庭外和解了,这个消息也在第一时间传给了各大媒体。

  对于这个消息,媒体的反应是很惊讶的,他们一方向宣扬法治建设的成功,以及把寰宇公司起诉东海电视台当做民告官的典型来树立,另一方面又惊讶寰宇公司的勇气和能力,能逼得东海电视台这样的单位低头妥协。

  用报纸上用的最多的一句话来概括就是:这绝对是改革开放的奇迹!

  不过相比媒体和民众的自嗨,真正了解内情的人却觉得这是很顺理成章的,就像沈百世,他从知道这个消息开始,就认为东海电视台妥协是必然。

  原因很简单,东海电视台不管如何改制,以后不说,但至少现在仍然还算是国家单位,被人这样起诉,那对政府单位是很没面子的事情,而且持续的时间越长,打政府脸面的时间也就越长。

  任何跟政府打过交道的人都明白,但凡政府官员最怕的就是丢了面子,最怕的就是麻烦,所以在不好解决寰宇公司的前提下,他们一定会督促东海电视台尽快解决这个事情,而东海电视台要是能很好解决就不会闹到起诉这一步了,因此他所能解决事情的唯一手段只能是妥协。

  当然要是东海电视台的台长背景很硬的话,那他还可以继续顶着压力硬拖着这个事情,不过显然那台长的后台还不至于到这个程度。

  并且还有一点很关键,东海电视台妥协了还不敢报复寰宇公司,顶多就是不考虑以后跟寰宇公司的合作了,对寰宇公司进行不闻不问的冷处理,毕竟在这个风口浪尖上,要再捅出什么事情,那就真的吃不了兜着走了。

  也随着东海电视台妥协的消息传出,在第二天法院开庭,原本在媒体面前叫嚣要保护博士到底的金律师几乎沉默了,对于寰宇公司所提出的指控一概不反驳,因此法院当庭做出了宣判:海归博士诽谤寰宇公司成立,责令在一星期内在主要媒体公开向寰宇公司做出道歉,并赔偿寰宇公司两千万元损失。

  这个宣判出来,立即又把寰宇公司火了一把,寰宇公司的股票也因此暴涨了十个百分点。

  而在这里,东海电视台的位置就很尴尬了,虽然没什么人提起,但他明明恨寰宇公司恨的要死,却仍然不得不着重播报寰宇公司的新闻,继续为他造势,还不能有任何明褒暗贬之类的操作,只能做到客观。

  毕竟寰宇公司现在可是滨海最大的新闻中心,你新闻里要是没有他,那不成了笑话吗?

  为此,东海电视台的台长郁闷得好几天都没去上班,每次路过黄浦江都有种要纵身来个信仰之跃的冲动。

  这当然是题外话,但也是苏涵最初做这个决定就预料到的。

  苏涵和周铭一样,从没想要故意花钱去操纵舆论,而是更想要通过推动大势,让你不得不这么做。

  寰宇公司再次成为了整个滨海的焦点,寰宇公司的股票也随之水涨船高,这也让杨结清和于胜戎在交易所的贵宾室里高兴的手舞足蹈。

  “苏董您太厉害了,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呀!你这一出手,不仅让东海电视台真的对我们妥协,还让法院很快结案啦!我们寰宇公司的股票也开始了大涨,那些原本都撂狠话死都不会再承销我们股票的金融机构们,也都一个个舔着脸回来找我们要股票了。”

  “谁说女子不如男呀!苏董就很厉害嘛,我和杨总忙活了半天都解决不了的事情,苏董出手就很轻松解决啦!我还记得那个什么博士之前嚣张的嘴脸,现在他要赔我们两千万,看他还怎么和我们嚣张,这下别说家产了,就连底.裤都要被赔个精光啦,这可真是畅快!”

  杨结清和于胜戎这边说的很热闹,但苏涵却并没参与进来,她就站在窗边看着那边交易所的大屏幕,秀眉微皱,出神的想着什么。

  见苏涵没兴趣参与,杨结清和于胜戎也就都自娱自乐不下去了。

  都说认真的男人好看,认真的女人也一样,苏涵穿着剪裁得体的西装,就那么静静站在窗边,那窈窕的身段就很诱人,尤其她还有那种高高在上的盛气凌人,更能激起任何男人的征服欲。

  苏涵不像林慕晴那样一眼就让人惊艳,但却是越看越有味道的。

  杨结清和于胜戎都是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老人了,阅历不知道有多丰富,但现在就只是看着苏涵的背影,都下意识的咽了口唾沫。

  不过他们也只是惊讶于苏涵的美貌,要说有什么其他想法,他们也不敢也不会。

  苏涵这时回头过来看着他们:“你们觉得现在的局势好转了,但我却觉得咱们现在和沈家的较量才刚刚开始,而且对于现在股票的涨幅,你们难道真看明白了吗?”

  杨结清和于胜戎都愣了一下,显然没明白苏涵的意思。

  苏涵也没给他们解释的兴趣,随口.交待一句然后就离开了,只是在离开前,她回头又留下一句:“杨总于总,如果你们现在很闲,你们可以多把你们的眼睛,把你们的注意力集中在大盘上,而不是其他那些无聊的东西上。”

  丢下这句话,苏涵就关上门和她的秘书离开了房间。

  苏涵离开了,不过杨结清和于胜戎在房间面面相觑都很尴尬了,他们很明白苏涵刚才那番话就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在提醒他们眼睛不要到处看。

  虽然他们没有也不会有啥想法,苏涵也没有点破给他们留了面子,但正因为这样,才更让他们感到胆战心惊。

  最后他们对视一眼,都不约而同的说了一句话:“这个女人……真厉害呀!”

  随后他们又想到了,恐怕这样的女人也就只有周铭才能吃得消降得住,也只有周铭才能让她放下身段甘心服侍了。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