寰宇写字楼内忙忙碌碌的,很多人在大厅里排着队在做着什么培训。

  毕竟寰宇公司可是现在滨海谈论最多,也是股市上风头正劲的大企业,因此企业扩张是一定的,寰宇公司也在最近新招了很多员工,现在正由公司干部带着在培训。

  这些新员工们站在一楼的大厅,他们无一不在感慨这个大厅的设计比他们以前见过的所有都要洋气,难怪寰宇公司能成为现在滨海最厉害的公司,别的不说,就单看这大厅的设计就可以看出很多了。

  经过翻新以后的寰宇写字楼可和之前大不一样了,虽然不说有多奢华,但至少能看出更现代许多。

  毕竟这是出自周铭的手笔嘛!周铭或许没学过任何建筑设计和市内装潢设计,但好歹周铭也是重生回来的,未来的装修风格还是了然于胸的,对拿设计奖没任何帮助,但对一个写字楼风格的把控,对一些细节方面的造型等等,这还是很简单的。

  只是后世的很多看起来很普通的事,放在二十年前,就是很新潮的。

  “都给我肃静!这个寰宇写字楼以后就会是你们每天上班的地方,如果你们是来旅游的,那么你们看完就可以走了!”

  随着经理一口怒喝,刚才还很吵闹的队伍顿时都安静下来,毕竟他们好不容易通过了免试,可不想就这么轻易被赶出去,那样太丢脸了,更不要说眼前这位训话的还是寰宇公司的经理了。

  见大厅里安静下来,这位经理很满意,只是接下来当他还想说什么的时候,门口却出了状况。

  一辆有着军用标准的特制轿车停在门口,当车才停稳,副驾驶上的秘书就第一时间下车开车门,随后一个窈窕的倩影走下了车,径直朝里走去,门口高大的保安向她低头,大厅里所有人的所有目光都一下子看过去了。

  这也不是这些人大惊小怪什么的,而是进来的这个女人太漂亮太特别了,甚至于她走路都带有一种特别的气场,那些人都下意识的给她让出了一条路出来。

  刚才还很厉害的经理,他见到这个女人,当时就马上鞠躬问好,甚至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不仅是这位经理,整个大厅里‘苏董好’的问候都是此起彼伏,面对这些,她就只是微微螓首示意,脚步一步没停的走向专用电梯上了楼。

  尽管就只是亮了个相,但却依然给所有人留下了最深的印象,并不是所有人都认识的。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有人小声发问道:“这个女人是谁呀?怎么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她最多也就二十多岁吧,怎么就连咱们经理都那么怕她呀?”

  每当有人问出这样的问题,马上就会被人鄙视了。

  “来寰宇公司怎么连苏董都不认识?你还有没有一点常识,那是娃娃笑真正的主人,也是寰宇公司的幕后老板之一苏涵苏董,最年轻最漂亮最厉害的女人!别说是咱经理怕她了,就连副市长见到她也要给她三分面子啊!”

  她就是苏涵,她从交易所离开以后就直接回来了寰宇写字楼,她回来的原因很简单,周铭一直在这里,或者说自从写字楼被翻新以来,周铭几乎就住在这里了。

  周铭的办公室是临时改过的,由于经常周铭要和杨结清研究当天的股市数据到半夜,因此这个办公室是有准备周铭临时休息的房间。

  苏涵走进房间没看到周铭,果然在旁边的休息房间里找到了周铭。

  周铭就躺在房间的床上睡觉,床头还放着一份做好了标注的文件。

  苏涵轻手轻脚走进休息房间,轻轻拿开床头的文件自己坐在床头,见周铭连枕头都没枕,就让周铭躺在自己柔软圆润的大腿上了,一双纤纤玉手伸出,苏涵轻轻帮周铭按揉着太阳穴,一双美目看着周铭,眼波流转,眼里满满的全是对周铭的爱恋。

  “苏董您……”

  跟在身后的小秘书想说什么,但苏涵立即抬头瞪了她一眼,那小秘书被吓得缩了一下脖子就什么也不敢说了。

  “拿着我的手机,在外面等着吧,如果没什么重要的事情就不要进来。”

  苏涵轻声对她说,秘书妹妹尽管想跟着她的老板姐姐,但也只能退出去了。

  苏涵再低下头,周铭却已经睁开眼睛了,此时正抬头看着她:“小涵,看起来你的小秘书很为你感到不值呢!”

  苏涵当然明白周铭在说什么,她摇头表示:“娜娜是个很有本事也很能吃苦的姑娘,只是她并不了解你,我也知道她尊敬我崇拜我,可她并不相信,如果没有周铭你,只怕根本没有今天的苏涵董事长。”

  说到这里苏涵顿了一下,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小香舌:“也不怕周铭你笑话我,其实我很早就想过,要是没周铭你,我在760厂那个小饭馆恐怕最多撑不过两个月就要关门了,然后我会去岭南打工,也许我会拼命工作最后做个小干部什么的,但也绝对是一辈子劳碌的命,而且这个社会上像黄正那样的人可不少!”

  周铭对苏涵这番话是感到惊讶的,因为周铭是重生的,他知道苏涵前世的命运,就和苏涵刚才说的几乎一样。

  前世的时候,周铭没少受苏涵帮助,但周铭却也知道,其实苏涵过的挺痛苦的,有过几次婚姻都不幸福,在周铭看来前世的苏涵几乎就是随便把自己嫁了一样,根本不考虑自己的,那让周铭挺为她痛惜。

  也正是这样的原因,周铭重生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带着她炒国库券发家致富了。

  “所以不管别人怎么看,但对我来说,周铭你就是我一辈子的男人!”苏涵赌咒一般的说道。

  周铭没怎么见过苏涵这样,突然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了,说到底自己可没做浪子的潜质,但幸好苏涵也并没真要周铭接这茬。

  随后苏涵笑着摆摆手说:“先不说这个了,周铭我给你带来了今天股市的信息。”

  周铭接过苏涵递过来的文件,随口问她:“今天股市的变动很大吗?”

  “一直不到十个百分点的涨幅!”苏涵说,见周铭看向自己,她又补了一句,“很微妙的数字。”

  听她这话,周铭不得不从之前的感慨中出来,因此这个涨幅的确就如苏涵说的那样,是很微妙的,你说他涨幅很高吧,相比之前每天涨停来说并不算什么;你说他低吧,作为现在大盘整体下跌的颓势中,唯一一支还能有这涨幅的股票,都已经让大多数股民疯狂了。

  就好像是被人为操纵的平衡木一样,不管多一分少一分都立不住。

  “所以小涵你觉得这是沈家或者是其他有人在做手脚了吗?”周铭问她。

  但苏涵却摇了摇头表示:“恰好相反,我认为这是沈家和其他人放任的结果。”

  这个答案让人惊讶,但转念一向却又是在情理之中的,毕竟要是如果有人在背后操盘股票,那么不管买还是卖,都一定会在股价上有所表现,可看今天股价的变动情况,却并没什么问题,由此可见这很有可能是真实的市场反应,没受什么干扰的。

  周铭神色凝重起来,苏涵这边也沉思了一会问道:“周铭是不是我做的不够好?”

  周铭摇头说:“小涵这和你没关系,你起诉东海电视台是厉害到我都要为你鼓掌的好操作,现在问题是那些老狐狸可没那么容易上钩。”

  “所以周铭我们现在可能都没有五成把握了吗?”苏涵询问。

  “五成?小涵你太高看我了,要说现在的话,恐怕连一成把握都没有了。”周铭苦笑道。

  听周铭这么说,苏涵的眼神坚定,立即做出了决定:“周铭,我现在有一个想法,是让娃娃笑公开高调入股寰宇公司,这么做也可以给市场充足的信心……”

  “不行!”周铭直接否决了苏涵的提议。

  “周铭你先别急着拒绝我呀!”苏涵解释,“我知道周铭你的想法,但现在很明显单一个寰宇大厦,还不够分量让沈家和其他家族做出决定,所以我们必须给这个事情加一个有足够分量的砝码上去!”

  周铭听了苏涵这番解释,才明白她之前突然那番话是什么意思了。

  什么没有自己就没有苏涵董事长,说白了,苏涵就是想告诉自己,她的一切都是自己给的,她也愿意用一切来报答自己,哪怕压上她压上他倾尽了全部心血的娃娃笑公司。

  周铭笑着把周铭抱在怀里对她说:“小涵你这么做决定可就太不负责啦!你不记得我可还是记得的,我对你说过娃娃笑可是我暂时寄存在你这里的,你只是代为管理,可不能做出这样的决定。”

  “可是要不压上娃娃笑这样分量的企业,沈家他们是根本不会动心的!”苏涵强调。

  周铭摇摇头:“那可不一定,我觉得他们肯定已经动心了,只是缺少一个理由。”

  苏涵感到很费解的看着周铭,完全不明白周铭这话是什么意思,什么已经动心就差一个理由呢?

  “所以周铭你打算做什么?”苏涵问道。

  “还记得那位海归博士兄弟吗?我觉得他就是一个很好的理由。”周铭说。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