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凭什么不聘用我,凭什么歧视我?我可是耶鲁大学的高材生,是从美国留学回来的高材生,见识比你们这些人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你们会说英语,见过国外的发达生活吗?知道那些高科技的东西,知道人手都能有一部手机,知道国外有多么自由民主吗?你们就是坐井观天的癞蛤蟆!”

  一个三十岁左右年轻人破口大骂着被人赶出了某个豪华大厦,外面还有很多其他求职人员,他们见这个人被赶出来,都纷纷笑着问他:“张宽,看来你又被赶出来了,你那海归博士的身份看来也并没什么用嘛!”

  年轻人眼睛当即一瞪:“什么叫没用,那是那些白痴没眼光!”

  撂下这句话,年轻人就离开了,他的名字叫张宽,是一名海归博士,也是滨海现在知名度最高的该归博士,只不过他身上的所谓“知名度”可并不是什么好玩意,反而是一个笑话。

  因为张宽就是曾在东海电视台的节目上大肆抨击寰宇公司的那位“知名海归”,后来被寰宇公司告上了法庭,原本还有沈家帮他撑着,但随着东海电视台也遭到起诉,并且东海电视台又以最快速度的妥协庭外和解了,剩下张宽一个人就很尴尬了。

  在这种情况下,原本只是打算利用张宽恶心一下对手的沈家,十分果断的放弃了他。

  沈家的放弃再加上舆论的压力,让法院当庭宣判张宽败诉,不仅要公开给寰宇公司道歉,甚至还要承担两千万的赔款。

  面对这样的判决,张宽当时就崩溃了,道歉什么的还好,但那两千万赔款对他来说无疑是个天文数字。

  当然要是有沈家帮忙,这个赔款就不算什么,但沈家怎么可能会在一个弃子身上花两千万呢?因此这笔赔偿只能他自己承担,张宽也不是没想过要逃出国,但一方面他已经被限制出境了,另一方面他所有的父母家人都在滨海,此外最关键一点,是他要是在美国真的很好,怎么还会回国呢?

  因此在家里东拼西凑,先交了一百万赔偿以后,就实在拿不出钱了,于是张宽只能自己出去找工作挣钱补上。

  原本张宽觉得以自己耶鲁大学高材生的身份,随便哪个企业还不是随便挑的,要是自己找个年薪百万的工作,自己再动点脑筋,两千万几年就能还上了。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狠狠给了他一巴掌,他不管去任何公司面试,都没人用他,甚至今天他来应聘娃娃笑,那人事连象征性的面试都没有,看了他的简历,直接扔进了垃圾桶,并赶他出门了。

  “我原本以为娃娃笑作为全国级的大企业,几十万名员工,人事部门多少会有点眼光,可结果全是一群白痴,居然连我都不聘用,你们就这么错过了一次企业飞跃的机会!你们……”

  张宽大声说着,只是他的话说到这里就不敢再往下说了,因为几个人已经堵到了他面前。

  张宽就是个色厉内茬的人,见自己面前突然堵了几个大汉,他立即慌了神:“你们……想干什么,我告诉你们,这里是有法律的,你们不能乱来,我刚才只是说着玩的,求求你们千万不要当真……”

  开始张宽还很硬气,但紧接着他就哀求起来,他很怕是娃娃笑的人听到他刚才的话报复他来了。

  然而这几个人却根本不听他任何辩解,捂上他的嘴巴架起他就走了。

  他们架着他进了娃娃笑旁边的另一栋写字楼,来到一个很普通的办公室里,放下他坐在椅子上,在他面前,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女人。

  虽然这个女人职业套装,把头发简单的盘起,化着淡妆,但也正是这样,才更能凸显她的魅力,并且还有一种高高在上的傲气,让人忍不住想征服。

  张宽在外面被架起来的时候很慌,但到了这里他反而放开了,大着胆子问道:“美女你是谁?是想找我要美国绿卡吗?那你可算找对人了,不过出国可不是那么简单的,咱们可以来个假结婚,这样更好……”

  女人冷冷打断张宽道:“胡言乱语,看来你的苦头是没有吃够!”

  随后女人抬头向几个大汉下命令:“给我狠狠打他而是耳光!”

  几个大汉领命揪起张宽的头发,抬手蒲扇大的巴掌就打上去了。

  “救命!”张宽杀猪一般尖叫起来。

  然而张宽可不是故事的主角,可不会有人来救他,那虎虎生风的巴掌打在他脸上当时就把他给打懵了,也不知打了几巴掌,张宽才听到一声住手。

  张宽被打的眼冒金星,只能勉强看到一个更加美丽的倩影走进了房间。

  看到她的一瞬间,张宽马上低下了头,如果说之前的女人他还敢大着胆子调戏两句,但这个女人,他连直视都不敢了,因为她是娃娃笑真正的主人,华夏第一女企业家苏涵。

  “娜娜,这个人还有用的,随便教训一下就行了。”苏涵走过来说。

  尽管苏涵并没有任何给张宽说情的意思在里面,但此刻在张宽听来却仍然如同天籁之音一般。

  而之前还盛气凌人的娜娜,在苏涵面前听话的就像皇后身边的侍婢丫鬟一般。

  张宽低着头,心中无限惶恐的等待着苏董的发落,谁让他嘴臭呢?

  可等了好一会,苏涵却并没有理他,就当张宽心中疑惑的时候,又一个脚步声过来,那个人直接坐在了张宽面前。

  看来这就是正主了吧!张宽如是想着。

  张宽的这个猜想倒是很准确,进来的人是周铭,也就是周铭指名道姓要找他的。

  坐在张宽面前,周铭对他说:“你好,咱们先认识一下,我叫周铭。”

  周铭语气很平常的对他说道,没有任何的盛气凌人或者其他,张宽大着胆子抬头起来,但眼前的景象让他当时就傻眼了,因为他居然看到那像女王一样厉害的苏董,自己连抬头直视都不敢的苏董,此时居然像个秘书一样站在那个男人身后,而那个男人却一脸的理所当然。

  “我知道你可能不认识我,但我可以提醒你,你被起诉就和我有关。”周铭接着说,“简单的说我是寰宇公司的幕后老板之一。”

  张宽愣愣坐在那里,似乎这么多信息一下子摆在面前,让他大脑一下反应不过来了。

  周铭也并不在意,他接着说道:“我时间不多,所以我们长话短说,我知道你之前在东海电视台上骂寰宇公司骂的非常开心,并且在法院宣判以后,你还曾在报纸上发表过类似的文章……”

  周铭说的一句又一句话让张宽感到心惊肉跳,他这个时候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却明白自己该做什么。

  就见他马上挣扎着给周铭跪下来,拼命磕头磕着桌子说:“周老板我错了,我再也不敢说任何关于寰宇公司的坏话了,我求求您饶了我,我只是被人丢弃的垃圾,我根本不是什么耶鲁大学海归博士,我只是在耶鲁大学旁边的博格学院混了八年,我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屁啊,求求您就把我放了吧!”

  周铭和苏涵对视一眼,就张宽现在的样子,他们感到很无奈,周铭根本没任何吓唬他的意思,却没想到他自己就倒豆子一样把什么都给说出来了。

  不过这倒也印证了周铭之前的猜想,好歹耶鲁也是美国顶级大学,出总统最多的大学,那精英教育没得说,哪怕镀金也都会很不错。

  周铭自己也不是没接触过耶鲁大学毕业的人,但就张宽之前在电视节目里的表现,却怎么也够不上“耶鲁大学博士”这个头衔,当然现在他这么说就明白了,他也就是念了个野鸡大学。

  这在这个年代还是很常见的事,毕竟世界名校不是谁都能上的,大多数人出国随便去哪个野鸡大学混个文凭,就当留洋归国的成功人士了,由于国内这时候才刚刚开放,很多人对国外有着盲目的崇拜,又不懂国外的情况,因此这些所谓的“海归”,往往就能凭着手中野鸡大学的文凭,混到很好待遇的工作。

  周铭没兴趣了解这些,不过张宽这样的情况,也让他更放心了。

  随后周铭让他安静才说:“我对逼死你没什么兴趣,不过我也知道你现在身上还背着一千多万的赔款,你想不想解决了?”

  张宽立即反应过来:“周老板您要我做什么?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周铭摆摆手:“赴汤蹈火倒没必要了,我只是知道你之前在节目上做的很厉害……”

  张宽当即表态:“周老板我知道了,我会马上在报纸上发表文章,寰宇公司是滨海最好的公司,我也会参加其他节目,我家里在电视台还有点关系,我保证恢复寰宇公司名誉……”

  张宽拼命向周铭做着保证,不过周铭却打断他说:“所以我希望你继续骂下去,骂的越狠越好,骂的寰宇公司一文不值,如果能寰宇公司马上破产越好,你看怎么样?”

  张宽拼命摇头:“周老板我绝不敢再骂寰宇公司了,那是世界上最好的公司……”

  周铭毋庸置疑的打算他说:“我再说一遍,我需要你骂寰宇公司,怎么差劲怎么骂!”

  张宽这才反应过来周铭是认真的,他愣愣看着周铭,一脸的茫然。

  周铭告诉他:“只要你做好了,你赔款的事情我可以帮你解决。”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