滨海外滩,作为滨海最繁华的路段,外滩这里不管什么时候都是人潮汹涌的。

  张宽就坐在外滩的台阶上,两眼无神的怔怔看着面前来来去去的人流,仿佛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

  一辆特制的轿车就停在对面的街边,苏涵和她的秘书娜娜就坐在车上看着张宽。

  “苏董,周铭先生他究竟是怎么想的?难道您真的要把事情压在这个人身上吗?恕我直言,我觉得这个人是很靠不住的,刚才在那种情况下他居然还敢出言调戏我,就该那时候打死他!”娜娜气呼呼的说,“您看他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是有一点要做事的?”

  “娜娜你要了解一点,我可从来没有说过我信任这位张宽先生,我信任的是周铭。”苏涵一双眼睛看着前面的娜娜,“还有,我对周铭的感情比你想的要深很多,你以后提到他要比对我更尊敬,明白吗?”

  苏涵的语气听起来很平静,但娜娜是苏涵的贴身秘书,她很清楚苏涵已经很生气了。

  于是娜娜马上向苏涵道歉:“苏董很抱歉,我并没有这个意思,我只是刚才因为张宽的事情情绪有点激动,才会失言了。”

  “我可以原谅你这一次。”苏涵淡淡的说,至始至终那张美艳绝伦的俏脸上都没有多少情绪波动,依然是那么端庄秀丽,如果不是娜娜这种非常熟悉的人,甚至可能都不知道苏涵刚刚有多生气。

  这是苏涵练出来的养气功夫,要不是她有这本事,也根本镇不住李庆远,更没办法把当初做八宝粥和酸奶的娃娃笑,做成今天的食品和饮料帝国。

  苏涵随后看了外面一眼:“不过娜娜你有一点没说错,张宽这个人是靠不住的,他本身没有什么本事,做事情也考虑的不够全面,虽然现在他身上背着两千万的债,在这个重压之下,他一定会按我们的想法做事,但为了更效率一点,我们也得做点什么。”

  娜娜意识到了什么:“苏董您的意思是……我下车去帮帮他吗?”

  苏涵轻轻点头:“你很聪明,知道该怎么做的。”

  得到苏涵肯定的命令,娜娜毫不犹豫下车了。

  此时张宽在这里已经坐了有快半个小时了,什么也没干一直就坐在这里发呆,这个时候的人都还很淳朴,时不时会有人好心过来询问他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或者受了什么打击的,但张宽却谁都没理,久而久之就都觉得他这个人精神有问题,就没人再管他了。

  张宽不是不知道其他人对自己是什么看法,但对精神问题,张宽却也只能抱以无奈一笑。

  自己可能是真的精神有问题吧,不过自己遇到那样的事,就算疯了也很正常吧。

  张宽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刚才遇见的那个自称是寰宇公司股东之一的周铭老板,张宽很相信他是的,开玩笑,能让娃娃笑的幕后老板苏涵当秘书,他的身份能再投资寰宇公司不是很正常吗?

  然而就是这位寰宇公司的老板,他却让自己继续辱骂诋毁寰宇公司,并且还要闹到越大越好。

  WTF?这他吗是什么鬼情况?张宽真怀疑自己听错了,然而对方反复的强调却在提醒他没听错,但这就太诡异了,要知道他前几天才因为诽谤寰宇公司而要赔偿两千万,现在又要这么干吗?还是被寰宇公司的老板逼着这么干,是自己不懂还是这个世界太疯狂?

  那个老板不会是在玩弄自己吧?故意让自己这么做然后再告自己一波,好借此机会再让自己赔两千万?

  这是很有可能的,但他又说会帮自己解决之前那两千万的债务,他是在戏耍自己吗?

  张宽想了很久都想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突然叮铃一声响,一个硬币被丢到自己面前,张宽先是一愣,然后很耻辱的站起来了。

  “妈蛋!老子不是乞丐!”张宽怒吼出声,可外滩这里太吵了,面前的人来人往并没有因为他而停下脚步,顶多就是那些人很鄙夷的看了他一眼。

  这让张宽气到吐血,不过同时也让他想明白了:狗屎!反正自己已经欠了两千万了,就算再有两千万也不过就是数字的增加而已,对自己并没有任何本质的区别,反正自己都还不起!而要是自己做成了,那个周铭老板没有骗自己,自己反而就能解决这两千万了!

  自己值得赌这一把!

  张宽给自己打气着,虽然他完全不明白那个周铭老板是个什么心态,他抱着什么样的目的,但他却明白那并不关自己的事,只要自己有机会解决这两千万的债务,只要对方真能解决,那自己就值得一试。

  张宽想到这里,他举起了面前早就准备好的条幅大旗,拿着喇叭大声喊道:“吃人血馒头的寰宇公司,不得好死!”

  那边娜娜回到了车上,苏涵微笑着对她说:“这个想法很不错。”

  娜娜诚惶诚恐的向苏涵表示感谢,的确刚才那个硬币就是娜娜找人故意丢在张宽面前的,目的就是为了帮他做决定,但娜娜知道苏涵并不想出面,不想要张宽知道是他们在背后主导,所以就藏起来了。

  这点苏涵并没有向娜娜明说,但娜娜很聪明的想到了,苏涵对自己这个小秘书的表现十分满意。

  如果杨结清和于胜戎在这里,恐怕他们又要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句“巾帼不让须眉”了。

  这也难怪,就苏涵和娜娜之间的默契,还有她们想法的深远周密,都确实让人惊叹,虽然这只是一件小事,但却很能表现出她们处理事情的能力了。

  恐怕就算是让李庆远来处理,他也未必能比她们要好。

  “既然表演已经开始了,那么观众也必不可少。”苏涵看着那边张宽的举动又说道。

  娜娜点头表示:“苏董我刚才也已经联系了电视台和报社,只要他们……”

  娜娜的话还没有说完,就为苏涵指向一边:“苏董您看那边,电视台的采访车来啦!”

  顺着娜娜手指的方向看去,苏涵果然看到了印有东海电视台标志的采访车缓缓开过来了。

  张宽也看到了电视台的车,这让他更有干劲了:马德!我虽然不知道你们究竟想干什么,但既然你们让我狠狠骂寰宇公司,那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张宽心里怒吼着,说到底他对寰宇公司还是非常怨恨的。

  “各位滨海的父老乡亲们,我叫张宽,是从美国留洋回来的博士,我想你们大家都应该认识我,就因为我在电视上说了几句实话,结果就受到了什么样的待遇?他们居然要我赔偿两千万,这是一个普通人能赔出来的钱,是任何人能承受得起的吗?”

  张宽举着喇叭在声嘶力竭喊着:“我不知道那个寰宇公司究竟有怎样的后台,那个法院法官究竟收了怎样的贿赂,才能做出这种判决!这样的判决不公平呀!”

  “东海电视台大家都知道吗?我听说是有高官打了招呼的,我是从国外回来的,我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样的关系才能做到这样,但是连东海电视台都低头了,我这个普通老百姓还能怎么样呢?”

  紧接着张宽义正词严的大声说:“他们这样的一手遮天,我在这里只想问一句,这个国家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还有最起码的公平正义吗?”

  “我现在已经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样了,我只希望能有人能给我讨个公道!那个寰宇公司就是一个骗钱的诈骗公司,他们根本没有任何营业记录,就是凭着广告宣传,打响自己的知名度,就是靠着广告来卖股票的,大家听我一句,千万不要买呀,只要买了你们就上当啦!”

  “你们好好想想,你们挣这些钱容易吗?为什么要亲手送给这些该死的骗子啊?自己好好孝敬父母不行吗……”

  张宽站在外滩的沿江带上大声说着,随着他的这番话,吸引了很多路过的人过来看。

  不仅是这些路人,还有东海电视台和其他报社的记者也都纷纷围过来了。

  看到有记者来了,张宽顿时更起劲了:“记者同志,你们来了就太好了,赶紧拍我,一定要录下我的话,我就是正义和公理斗士,为了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我不怕和任何利益集团做斗争,我要的就是一个真相!”

  随着张宽的话,那边围观的人群都为他欢呼起来。

  也幸好这年代城管还没有正式成立,像张宽这种行为,都不知道该归哪个部门管辖,就这么放任他越说越厉害了。

  只是张宽这边洋洋得意,那边在车里,娜娜却很不高兴了。

  “苏董,你说张宽这个家伙是不是有点假戏真做,太过分了?”娜娜说,“你看他现在的样子,根本就是他自己在对寰宇公司进行控诉吧。”

  苏涵听她这话却突然笑了,那笑容就像春风拂面一般美丽,就连同为女人的娜娜都一下看呆了。

  “我现在算是明白周铭为什么坚持要选他来做了,恐怕现在他这样也就是周铭最想要的结果吧。”苏涵说着看了自己的小秘书一眼,“看来咱们算是多此一举咯!”

  苏涵说罢摆摆手:“这边的情况已经不需要我们看着了,走吧。”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