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在国外留学回来的,你们应该要相信我,像这种金融骗局我已经见多了,他们无非就是通过广告不断宣传自己公司的信息,利用这种宣传来告诉你们我的公司前景很好,你们只要买我的股票就会赚钱的理念,但实际他们的股票就和垃圾一样毫无价值。”

  “庞氏骗局你们知道吗?那是一个叫庞兹的外国人发明的,他就是编造一个根本不存在的企业,然后发行股票要你们购买,他们拿到你们的钱以后就可以跑路了,因为这个所谓的公司根本不存在!”

  “你们都知道赌博有庄家和闲家,在股市里同样也有,所谓庄家就是在股市里坐庄,发布消息吸引你们投资买股票的人,他们可以通过不断补仓,或者拉高K线来制造股票丰盈的假象,也可以通过平仓出货来降低自己的风险,如果这样还不行,他们还可以进行除权和配股。”

  “还有洗盘,相信大家也都经历过,那就是庄家在恶意操纵市场,达到把你们这些中小投资者给清理出去的方式!”

  在滨海外滩的沿江大道上,张宽正在兴致勃勃的做着演讲。

  不得不说,张宽虽然只在国外念了个野鸡大学,但也算是耳濡目染了很多,至少对金融证券这一块有一定的了解了,尽管在专业人士眼里,他很多都说的牛头不对马嘴,别的不说,至少这庞氏骗局就和证券投资根本不挨边,是彻头彻尾空手套白狼的犯罪行为。

  不过对九十年代的普通老百姓而言,他们可不懂这些,而且张宽国外留学博士的名头也很能唬人,再加上他时不时嘴里蹦出的那些让人完全听不懂的专业名词,就更让人信服了。

  不仅是普通老百姓,甚至就连东海电视台的记者们也都深信不疑。

  “那么请问张博士,如果大家都已经买了寰宇公司的股票可怎么办?并且据我所知现在股市里寰宇公司的股票仍然在疯涨,这又如何解释呢?”记者向张宽发问。

  “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那么你看这块石头。”

  张宽随手捡起一块石头亮给所有人看:“我告诉你这块石头值一百万你要吗?”

  “我们怎么会要石头啊,这个东西又不值钱。”很多人都笑着回答。

  “对呀!这块石头不值钱怎么会有人买?”张宽说,“我想告诉大家的是,那寰宇公司的股票就是这块石头,很多人都告诉你们石头很值钱,但是石头永远只是石头,他真的值钱吗?那么再看看你们自己,你们五年十年甚至更多年的积蓄就这样投进去了,那可能是给你儿子结婚用的,也可能是给你父母看病用的,难道你们就这样给一个骗子吗?”

  张宽越说越激动了:“那么如果有一天,你们的儿子真的结婚,你们的父母真的病了,你们还能从哪里拿钱呢?所以都醒醒吧!”

  张宽大声呼喊着,俨然一副救世者的嘴脸,东海电视台的记者和其他人就成了他的信徒。

  好在这个年代城管还没有正式编制,城市的管理权力有些分散,像张宽这种行为不好界定归哪个部门管,再加上这个事情本身的牵扯就很大,导致各部门都在各自踢皮球。当然如果当张宽这边聚集的人超过一定数量,一定会有人出来管,但至少现在,是没有哪个部门想来触这个霉头的。

  正是这样的放任,也让张宽在路上越讲越起劲了,围在他身边听课的人也越来越多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个邪教机会现场。

  这样的情况自然惊动了沈家,可当沈善长急急忙忙把这个事情告诉父亲,沈百世却让他不要高兴的太早。

  “为什么?没想到这张宽居然还有两把刷子,不愧是国外留学回来的博士,现在他搞出这么大动静,阿爹您都不知道在外滩那里的场面有多壮观,我认为我们完全可以利用一下的!”沈善长感到很不理解。

  沈百世告诉他:“我们不是不利用,而是要先看看接下来的反应,你要知道外滩那是什么地方,我们知道了,难道其他人会不知道?”

  沈善长倒吸一口凉气:“阿爹您说这是一个阴谋?”

  沈百世摇摇头表示:“可能是吧,毕竟那个周铭可不是个省油的灯,我们凡事都得小心为上,像这种突如其来的事情,还是不要轻易招惹的好。”

  沈善长并不这么认为,但既然父亲这么说了,他还是信任父亲的判断。

  事实上不仅是沈百世这么判断,当同样的消息被传到了樊家黄家以后,樊有时和黄荣也都做出了几乎相同的决定:不参与不发表意见,只是在边缘OB。

  于是,在所有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以后,张宽自己在外滩对着人民群众讲了一天的课。

  这样的情况让秘书娜娜在给苏涵做汇报的时候有些着急:不会是出了什么问题吧?怎么好像和预想的并不一样呢?

  苏涵让她不要担心,只管盯着张宽的情况就是,她随后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周铭。

  “看来只是一个张宽还没办法那么容易让那些老狐狸上钩,我们要不要调整一下策略?”苏涵询问。

  周铭却笑着告诉她:“我可没指望这么简单就让他们上钩,不过我们也不需要做什么,现在形势已经被我们推动起来了,我们就只要看下去就行了,沈百世那些老狐狸可以不相信张宽可以怀疑我,但却不代表所有人都会和他们一样聪明,我们放张宽出去的目标,原本就不是他们!”

  苏涵立即意识到了:“周铭你是说电视台那边吗?”

  “可不仅是东海电视台,还有其他恨着我们恨着寰宇公司的舆论和人。”周铭说。

  当天晚上,周铭的话就被得到了证实,张宽被邀请上了某报社的专访,并且在当天晚报的头条,就是张宽在滨海外滩大谈股票骗局的新闻。

  虽然因为之前东海电视台的那次官司,晚报的新闻里并没有直接说什么,只是介绍了一下股票骗局的事情,以及张宽这位留洋博士,但话里话外,任何长了眼睛的人,都知道是在说寰宇公司。

  甚至到了第二天,张宽还接受了东海电视台时代人物的访问。

  要知道,东海电视台“时代人物”这档节目是非常有名气的,能登上这档节目的都是时代先锋人物,都是各个领域的精英人物,这一次专门请了张宽来。

  尽管同样的,东海电视台为了不重蹈覆辙,没有提及股票骗局和寰宇公司甚至是官司的事情,但只是把张宽请上节目这一点,就足以证明东海电视台的态度了。

  或者说东海电视台本身并没有想通过张宽打击到周铭和寰宇公司,可这事情本身就足够恶心了。

  苏涵得知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周铭。

  “哈哈!这东海电视台可跟咱们的合作太默契啦!时代人物这个节目太关键了,周铭你的计划成功率至少提高到了五成吧?”苏涵向周铭恭喜道。

  周铭摇摇头,很肯定的说:“五成算什么,至少也是九成以上了!”

  随后的事情很快证明了周铭的预测,当张宽上了东海电视台的时代人物以后,不管沈百世还是樊有时他们一下子都坐不住了。

  沈百世马上打了樊有时的电话:“老哥们你说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说张宽他真的不是那个周铭故意放出来的饵吗?”

  樊有时那边则说:“我和你想的不一样,我现在仍然相信这个张宽是有问题的,但现在已经不重要了,东海电视台和其他滨海传媒那么积极的参与这个事情,可以看出那个周铭还有寰宇公司是多么的不得人心,我认为我们倒是可以相信他们的立场。”

  沈百世对此十分高兴:“哈哈老哥们,我的想法和你是一样的,所以这个机会我们一定要把握住!”

  随着沈家樊家这些世家的加入,滨海股市立即发生了变化,第二天股市刚刚开盘,寰宇公司的股票就疯狂暴跌,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就跌停了。

  听到这个消息,正在参加电台直播的的张宽当时就高兴的喊出声来了。

  “报应,我有理由相信这就是广大滨海人民给寰宇公司的报应!”张宽大声说着,“一个骗子公司凭什么上市,凭什么还能涨到那么高的高度,那就是应该被人民群众唾弃的,现在的股市才是真实的!”

  在张宽之后,电台主播也笑着说道:“看来我的反寰宇公司先锋终于梦想要实现啦!”

  “反寰宇公司先锋?我非常喜欢这个称呼,因为我就是反寰宇公司先锋,还是急先锋,因为我很清楚,这个所谓的寰宇公司就是一个骗局,我完全是为了人民群众的利益去揭露他的,为此我并不惜得罪任何人,在我的心里,公平和道义才是最重要的!”

  张宽大声说着,他大义凛然的声音感觉自己仿佛成了为人民群众战斗的英雄一样。

  电台主播也说:“张博士的话让我们非常感动,我们曾经听了太多所谓专家教授在为股市叫好了,但只有张博士,他才敢说出这里的真相,这就是我们最尊敬的人!”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