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怕,这不过就是那个周铭在故弄玄虚罢了,你要是信就中计了。”

  沈百世低声对樊有时说道,这话让樊有时顿时反应过来,对呀!自己都已经把寰宇公司的股份握在手里,这样的情况不管怎么看那周铭都是没办法翻身的。而且自己今天摆明就是过来宣誓主权,顺道来恶心恶心那个周铭的,要是给周铭这样就吓住,那就太丢人了!

  樊有时想到这里马上挺起了胸膛,脸上的表情也自然起来,面对周铭和杨结清的欢迎,他微笑的挥手道:“周老板杨老板你们好,非常抱歉这个时候召开股东大会,但我们也的确是有很重要的事,你知道……像我们这种做企业的,很多事情都是不得已而为之。”

  不得不说,这樊有时不愧是樊家货真价实的大家长,别的不说,就这种心情的转换,马上就能从刚才的紧张万分到现在放松的本事,就不是一般人所具备的。

  就连跟在身后的沈百世都感到十分敬佩。

  但周铭这边却依然微笑:“这我明白,毕竟都是为了寰宇公司嘛,这我还是能理解的。”

  随后周铭请沈百世和樊有时坐下,他们都心底冷笑:你周铭继续装,就看你还能装到什么时候!

  “周铭先生杨结清先生,我知道你们平时都很忙,我们也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我直说了,我们这次提请召开股东大会,是想对寰宇公司现有的股权结构进行变更。”沈百世说。

  沈百世这话非常的直接了当,一点也没有缓冲的,不过这也应该,大家都是聪明人,还绕什么弯子呢?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一点,也是沈百世心底多少还有些担心周铭这么异常的表现,会有什么阴谋,所以他直接跳过客套寒暄直奔主题,如果周铭有什么布置,也好打乱他的节奏。

  果不其然,当沈百世这么说了,那边周铭还很沉得住气,但杨结清的脸色马上就变了。

  “你们要变更股权结构?这是为什么呀,寰宇公司现在的股权结构不是很好,也很稳定吗?”杨结清着急问道。

  “杨结清先生你真这么认为吗?”沈百世反问他道。

  这……

  杨结清面对沈百世的反问一下子答不上来话了,而沈百世也乘胜追击继续追问道:“我也很希望寰宇公司现在是很稳定的,说到底我买寰宇公司的股票也是想赚钱的,可现在的股市是怎么回事?报纸上电视里天天唱衰寰宇公司,股市里寰宇公司的天天跌停又是怎么回事?这就是杨结清先生你所谓的稳定吗?”

  沈百世一句一句激烈的质问着,杨结清一脸为难完全回答不上来,这让沈百世洋洋得意。

  最后还是周铭说道:“沈老板是寰宇公司的大股东,当然对公司的情况有了解,也有提出质疑的权力,只是不知道沈老板打算如何变更股权呢?是要我和杨结清都把股份都卖给你们吗?”

  “如果周铭先生你肯卖的话那当然是皆大欢喜了,只是周铭先生你敢卖吗?”樊有时也反问起来,脸上带着不屑掩饰的挑衅。

  面对这番挑衅,周铭当即皱起了眉:“樊有时先生,你把我们和寰宇公司当成什么了?我们是做企业的,不是想着如何炒作,然后把公司股票卖了赚钱的!”

  杨结清则拦着周铭,然后也说道:“樊有时先生,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但我觉得你最好重新多考虑一下,我们不是不愿意卖,只是我们并不建议你们这样做……”

  然而杨结清的话还没说完,樊有时就直接打断了他:“算了吧,到了现在你们还想在我们面前演戏吗?我也不怕告诉你们,今天我和百世一起过来,就是逼你们妥协的,我们就是要收购寰宇公司。”

  樊有时接着又说:“当然你们可以不同意,但是我们手里握着的股份已经超过了四分之一,也就是说我们具有控制公司一切发展规划的权力。”

  樊有时说到这里顿了一下才又说道:“我想这意味着什么你们不会不知道吧?”

  沈百世在旁边也很无奈的摇摇头:“有时你也太心急啦!再多玩玩嘛,不过你说的也没错,我们今天过来并不是来商量,而且要你们必须同意的。”

  沈百世看着周铭:“不过我倒是很希望你们不要同意,因为那样我就可以……”

  “我同意。”

  周铭不等沈百世说完就很爽快的说:“不就是股权变更,收购我们手上的股份吗?这有什么关系,你们要多少,都给你们就是了!”

  你答应了?

  见周铭如此爽快,沈百世第一时间愣住了,但随即就哈哈大笑起来,他对杨结清说:“结清呀!你听到没有,这就是你信任的人,他可是这么轻易就把你出卖啦!”

  樊有时也啐周铭一口说:“我还以为你多有骨气,多少还能硬撑一阵呢!没想到也不过就是这个样子,真垃圾!”

  对于沈百世和樊有时的嘲讽,周铭倒是很淡然,甚至还直接甩出了一份文件协议在桌上:“废话那么多干什么?从你们提请召开股东大会那一刻开始,我就知道你们要放什么虚屁了,那这就是股份转让协议,我早就准备好了,我拿出来了就问你们敢签吗?”

  沈百世和樊有时又一次愣住了,他们呆呆看着周铭甩出来的股份转让文件,没想到周铭居然早就做好了准备,这让他们又迟疑了。

  但这时杨结清突然伸出一只手压在了周铭的股份转让文件上。

  “百世有时,你们也都是滨海豪门的大家长,你们都应该明白一个公司的股权没有这么轻易转让的,尤其还是寰宇公司这样的企业,我觉得你们还应该再继续考虑一下的好。”杨结清苦口婆心的说。

  “再考虑一下?”

  沈百世似笑非笑的看着杨结清:“你难道想说让我们一起经营这个寰宇公司吗?你觉得就我们现在这种关系,适合一起共事吗?”

  杨结清的脸色尴尬,的确,或许他和樊有时的关系还好,但和沈百世这边,可以说从他当初决定在拍卖会上抢下寰宇大厦这个项目以后,就注定他们是对手了。

  樊有时这时也说:“所以我们已经考虑的非常清楚了,既然你们敢卖,我们又有什么不敢买的呢?只是我在替杨结清兄弟你不值呀,你那么信任周铭,结果这个家伙在觑见现在风向不对,他也无力回天,居然就撇下你,这么直接把股份全卖了,你……”

  “唉!既然这样的话,那我也把我的股份都卖了吧,你们一块买了吧。”杨结清也拿出一份早就准备好了的股份转让协议。

  看到这份协议,樊有时顿时像被强行喂了满嘴屎一样难受。

  原本他是准备要劝劝杨结清,想让他看明白这个周铭是怎样一个唯利是图背信弃义的小人,哪知道他前脚话还没说完,杨结清后脚就说他也要卖了。

  你们这是商量好玩呢吗?

  见沈百世和樊有时又犹豫起来,杨结清又劝他们道:“是不是又怀疑了?所以我就告诉你们做事情不要那么冲动,大家好好的一起做生意不行吗?”

  “我去尼玛的冲动!”

  沈百世拍着桌子站起来了,他对杨结清说:“我告诉你,我们今天就是来买寰宇公司股份的,我们要做寰宇公司最大的股东,这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你们不要想故弄玄虚,故意在这里说这些那样无聊的话,因为不管你们怎么说,都不可能改变我们的主意!”

  樊有时也紧随其后的表态:“我这边也是一样,可不像你们那样各怀鬼胎,自己打着自己的小算盘,没有任何合作者的样子,我们至始至终都是要收购和控制寰宇公司!”

  周铭对此也没解释什么,只是把自己准备好的协议往前一推:“那么既然这样,协议就在这里,你们要是看着没什么问题,就签了吧。”

  杨结清也有样学样的把他的协议也往前推了:“你们请签字吧。”

  看着面前推过来的两份股份转让协议,沈百世和樊有时他们都感到十分抓狂,要知道今天可是他们来逼周铭的宫,是要把周铭顶在墙上,挑衅嘲讽他必须卖股份才行,可……现在怎么反而是自己被挑衅,被顶在墙上,如果不接受就下不来台了呢?

  但事情都已经进行到了这一步,沈百世和樊有时他们不可能也不会轻易改变主意了。

  他们相互对视了几眼,很快做出了决定,他们分别接过周铭和杨结清递出来的股权转让协议翻来覆去看了好一会,也同时丢给自己带来的专业人士认真研读,毕竟他们还是害怕周铭会在协议里留下什么陷阱的。

  可最终的结果却告诉他们,这的确只是简单的股份转让协议,并没有什么其他问题。

  反复再三确认了以后,沈百世和樊有时这才提心吊胆的签下了字,并当场给出了支票。

  接过沈百世递出来的支票,并且打电话到银行进行了确认以后,周铭主动和他握手:“非常感谢沈老板的慷慨,那么从现在开始,这个寰宇公司就是你的了!”

  沈百世一脸便秘一般的笑容:“虽然我不知道周铭你在搞什么把戏,但是最终,你还不是乖乖亲手把寰宇大厦送出来了?”

  “寰宇大厦?什么寰宇大厦?”周铭一脸迷茫。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