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寰宇大厦?

  当周铭说出这句话,沈百世和樊有时当时就愣住了,他们显然想不到周铭会说出这样的话,你是傻了吗?还是脑子故意不清醒,要不然哪会问出这种蠢话?但紧接着,他们就都不屑的冷笑起来。

  “年轻的周铭先生,我想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说这话就未免太愚蠢了一些。”

  沈百世先开口道,樊有时也紧随其后:“我原本以为周铭虽然不算是个多聪明的人,但至少也能认清和面对现实的,现在却没想到连这点事情都不敢面对吗?”

  “不就是输了寰宇大厦,不就是无法掌握股市和人心的博弈输了吗?我认为这并不算什么,因为你要看看站在你面前的是谁,我叫沈百世,他叫樊有时,在我们背后可是沈樊两大豪门,你就是有三头六臂的哪吒,在我们面前也翻不起什么浪的!”

  “百世这你可就不懂了,你忘了咱们之前听说过的一个故事,说是在非洲有一种看起来巨大的鸵鸟,他们喜欢在遇到了事情把头埋进沙子里,仿佛这样就什么也不会发生了一样。”

  “那不就是鸵鸟心态,你想说周铭先生他现在就是不愿意承认的鸵鸟心态吗?哈哈!这可比喻的真像,不过我觉得周铭先生至少要比鸵鸟勇敢多了,说到底败在我们手里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啦!”

  听着面前这俩人在这里一唱一和,周铭感到十分无语,好歹他们的岁数加一块都超过一百岁了,怎么现在还表现的这么幼稚呢?

  “好了两位,我想你们可以先闭嘴了,我觉得你们似乎对你们自己现在所做的事情存在一些误解。”周铭接着问他们,“你们觉得寰宇公司就是为了寰宇大厦成立的,所以你们收购了寰宇公司就等于收购了寰宇大厦对吗?就觉得我忙前忙后最终寰宇大厦还是回到了你们手中对吗?”

  “难道不是这样吗?”沈百世不屑的反问,只是他内心深处却产生了一种深深的忧虑。

  唉!

  周铭重重的叹息一声,却并没回答沈百世,而是眼神示意杨结清去回答。

  “还是我来告诉你们吧。”杨结清说,“其实你们别看寰宇公司和寰宇大厦都带有寰宇这两个字,但实际上这俩公司没有任何关系的。”

  杨结清想了想又说:“其实那位张宽教授说的很对,寰宇公司说到底就只是一个骗子公司,只是打着寰宇这个旗号的皮包公司,把股价炒上去就可以卖掉了,而寰宇大厦是由寰宇建设公司承建的……”

  “不可能!”沈百世当即大吼出声,他指着杨结清说,“你不要以为你这么说我就会信了,我告诉你就算你说的再离奇,现在股份到了我们手里,我们也不可能再退出来了!”

  “沈百世先生还记得寰宇公司的广告词吗?”周铭突然问道。

  广告词?

  沈百世当时就愣住了,怎么也没想到周铭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个问题。

  周铭并没想真的要他回答:“什么是寰宇公司,这是我苦心设计出来的广告词,同时也是想提醒所有人,这个寰宇公司就和寰宇大厦没什么关系,让大家好好思考寰宇公司为什么会叫这个名字,仅此而已。”

  “如果沈百世先生你要是不相信,你完全可以查查看啊!反正现在你已经是寰宇公司最大的股东了。”杨结清提醒他。

  “查?你想要我们查什么?我告诉你们,我们可不像你们那样随便,我们可是豪门的大家长,做任何事情都考虑很清楚的,有任何风险我们肯定都会提前了解到的,这才是一位真正商人的本事!”

  沈百世骄傲的说,但紧接着他就傻眼了:“有时你打电话干什么?”

  “没事,反正我现在闲着也是闲着,就查查看好了。”樊有时回答。

  听到这样的答案,沈百世当时就要吐血了,就他自己来说,他是怎么都不愿在周铭面前认怂的,哪怕真的有不好的预感。但樊有时那边就不一样了,他心里感觉情况不对,马上就要调查清楚。

  樊家作为滨海四大家之一,他们的消息渠道也是相当广的,更别说现在要查的企业还就是自己刚刚收购的寰宇公司,那更是积极,因此很快消息反馈回来。

  樊有时听着脸色当时就变了,并且越变越差,最后几乎失魂落魄的挂挂断电话。

  “有时,发生什么事了?”沈百世小心翼翼的问。

  樊有时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只见他急切的询问周铭:“周铭先生,我现在可以收回我的支票,这个协议作废无效吗?”

  周铭理所应当的摇头:“这当然不可以,只要樊有时先生您签了字,只要支票到了我的手上,那么一切就都生效了,现在樊有时先生您就是寰宇公司的大股东啦!恭喜恭喜!”

  周铭和杨结清说着还为樊有时鼓掌起来。

  这要是在几分钟以前,樊有时还会很高兴,但是现在,他却只有无尽的嘲讽。

  “有时,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究竟这寰宇公司是什么呀?”沈百世也忍不住的问道。

  “百世,这寰宇公司就是一个空壳公司呀!”樊有时咬着牙告诉他。

  沈百世在樊有时告诉他以前,其实就已经想到了一些可能,其中就包括这种,但现在当樊有时真的这么确定的说出来,还是让沈百世感到天塌下来了一般崩溃。

  “怎么会这样?这寰宇公司怎么会是空壳公司,是不是哪里弄错了,不是说寰宇公司是为了寰宇大厦所成立的吗?现在现在居然会和寰宇大厦没有任何关系呢?这完全是没有道理呀!”沈百世拼命摇头说。

  “可事实就是这样,我的人告诉我,其实真正为了寰宇大厦成立的公司,真正拥有那个公司就拥有了寰宇大厦的公司是寰宇建设公司才对!”樊有时告诉他。

  “这都是你的阴谋,就是你们故意设计了这么陷阱,故意让我上当……”

  沈百世指着周铭和杨结清破口大骂起来,但杨结清却很委屈,他摊开双手解释说:“沈百世先生你这么说就不对了,我们可从来没欺骗你什么,从一开始的广告出来,我们就在提醒所有人好好想想寰宇公司是做什么的,然后张宽教授也在媒体和报社上疯狂唱衰寰宇公司……”

  “好吧,我们原本就是有矛盾的,所以你们不相信也在情理之中,所以今天当着您的面,我也再三劝了你,让你不要买要你好好多考虑一下,可是你们就是无动于衷,我还能怎么办呢?”杨结清叹息着说,显然是对沈百世和樊有时的表现感到很失望。

  杨结清这话让沈百世和樊有时抓狂到要疯了。

  因为杨结清说的是真的,也正是这样,他们才更加抓狂,刚才杨结清的确在一直不停劝阻自己不要签协议来着,反而是自己一直没看出这一点来,还一个劲的像傻X一样上赶着给他送钱一样。

  “那我们不要买了,我们要马上再卖出去,哪怕跌了一点都可以。”沈百世立即说道。

  樊有时也反应过来说:“没错,这都是你们的骗局,所以我们刚才签的股份出让协议并不具备任何法律效应,哪怕我们马上去把支票作废,你们也拿我们毫无办法!”

  樊有时越说越觉得这么做是对的,自己完全占据着绝对优势。

  “我告诉你们,就你们这样的,还想在滨海的地盘上和我们斗,你们还太嫩了一点!”樊有时狞笑道。

  可当沈百世和樊有时又一次胜券在握的时候,周铭突然问道:“你们确定吗?”

  杨结清说的更直接:“百世兄和有时兄,你们真的确定要把这些股份都还给我和周铭先生吗?我觉得对于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们还是考虑清楚吧。”

  刚才还坚决得不得了的沈百世和樊有时,在周铭和杨结清的话以后,突然又茫然了。

  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该怎么才好了,似乎拿着寰宇公司的股份不是,放手这些股份也不对了。

  见沈百世和樊有时说不出话来,周铭十分果断站起来了:“好了,既然沈百世先生和樊有时先生你们现在拿不定主意,就请你们拿着你们的股份回去,好好研究一下市场再做决定吧。”

  周铭说完很大气的挥手表示送客,得到命令的杨结清马上摆手让人去驱赶樊有时和沈百世,当然由于他们也都是有身份的人,因此周铭现在下了命令,他们很快就离开了。

  当他们离开以后,周铭和杨结清站在办公室的窗边,居高临下看着他们。

  原本周铭和杨结清都以为沈百世会和樊有时商量着接下来该怎么办,却没想到他们居然下去就当场打起来了。

  “我就说这是有问题的,我让你冷静一点,周铭那个家伙从来就不是一个老实人,他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带有很强的目的性,可你偏偏不听不信,结果现在损失够大了吧?”

  “有时你也别把什么责任都推到我身上,明明就是你这家伙当初炒股上瘾,才会这么痴迷寰宇公司的股票,否则我们怎么会上这么蠢的当?”

  “都是你的错……”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