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五百三十七章 各怀鬼胎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8-12-17 00:36:33 源网站:新笔趣阁xbiquge6
  下面沈百世和樊有时疯狂的指责,到最后居然动手扭打起来,这一切都被周铭和杨结清看在了眼里。

  “这沈百世和樊有时他们好歹也是滨海两大豪门世家的大家长,怎么居然还能做出这种幼儿园小孩一样的举动,一言不合居然能动手打起来,这也太荒唐了!”

  杨结清摇摇头说着,显然对沈百世和樊有时他们能做出这样的举动感到很荒唐,他随后敬佩的对周铭竖起了大拇指:“不过这也都是周铭先生您的功劳,这要是换成我自己,恐怕是绝对做不到的,毕竟把这两个人逼到这个地步,那是非常伟大的事。”

  面对杨结清的这番称赞,周铭却一脸冷淡的耸了耸肩:“或许吧。”

  “周铭先生您不要谦虚,你要知道这沈百世和樊有时他们在滨海那都是有头脸的人物,是从滨海股市创立那天就在股市里坐庄了的,不管是老八股还是后来新加入的股票,不管是牛市还是熊市,不管上涨还暴跌,不管大盘如何,他们都始终保持着资本的盈利,几乎股市里每一支股票都有他们操纵的痕迹!”

  杨结清接着说:“虽然我不敢说这是他们第一次失败,但我可以肯定这一定是他们被戏耍的最惨的一次!”

  杨结清说着笑起来了:“什么是寰宇公司,尽管寰宇公司有着寰宇这个名字,但实际上和寰宇大厦却并没什么关系,这么天马行空的想法也就只有周铭您敢这么想,也真的敢这么做了!”

  杨结清说的全是真心话,因为这个想法实在太大胆了,大胆到杨结清第一次听到都觉得周铭疯了。

  推寰宇公司上市,动用各种渠道宣传寰宇公司,但实际寰宇公司却和沈百世心心念念的寰宇大厦没有一点关系,这种事情只要随便去查阅一下寰宇公司的资料就好了,那是上市公司必须要公开披露的,周铭的想法完全就是在赌沈百世和樊有时他们不会去查。

  最终事实也的确是这样,这当然不是沈百世和樊有时蠢,而实在是灯下黑了,谁能想到周铭花那么多资源,又是翻新寰宇写字楼,又是专门拍摄广告,又是请李复达那些人去小西天玩,又和东海电视台正面硬刚,结果就是为了一个皮包公司呢?

  更重要的是,寰宇公司带着一个寰宇,而寰宇大厦现在当务之急就是融资,那么上市就是必然,现在又只有一个寰宇公司,他们自然而然就认为寰宇公司就是为了寰宇大厦成立了。

  可周铭就是利用这种思维惯性,打了一个逆思维,沈百世和樊有时他们果然上当了。

  周铭自己对这个想法还是挺有自信的,要知道就是在二十年后,也还有投资者会不去看上市公司的具体信息的,更别说是滨海股市刚刚起步的时候了。

  “以前我一直认为股市只是一道算术题,但现在看了周铭你的这番布置,那就是艺术啊!”杨结清不断的向周铭竖着大拇指,很兴高采烈的说。

  周铭对此则还是很冷淡的耸了耸肩:“或许吧。”

  杨结清这下就有些尴尬了,毕竟自己那么热乎,结果周铭却这么冷淡。

  老大你这样会没朋友的!

  杨结清很想这么说,但紧接着他突然想到了什么很可怕的事:“难道周铭先生您认为他们是故意表演给我们看的吗?”

  杨结清自己说着又倒吸了一口凉气:“的确,以他们的作风是很有可能会做出来的,他们不是看不出来,而是故意在我们面前摆出这种上当受骗的态度,而实际上他们却在背后准备阴谋。”

  杨结清越想越觉得是这么回事,他于是无不庆幸道:“周铭先生我真是越来越敬佩您了,虽然你还这么年轻,但你考虑事情的全面和深远,整个滨海……不,我觉得全国乃至全世界都没人能比得上你!”

  “而且你现在还这么年轻,我觉得你未来的成就绝对不可限量啊!”杨结清说。

  然而对杨结清这么一通恍然大悟,周铭仍然还是那句:“或许吧。”

  杨结清真的要疯了!

  ……

  周铭没有明确表示什么,但不可否认杨结清还是很聪明的,周铭只是小小提示一下,他很快就理清了思路,有些事情的确猜对了。

  沈百世和樊有时的确是故意在他们面前做出这副姿态的。

  “他们现在以为他们已经胜券在握了,所以我们就要配合他们做出很着急的样子,最好还能大吵一架,这样才能让他们放松警惕,我们才有机会。”

  这是在离开前,沈百世悄悄对樊有时的建议,而樊有时也十分认可这样的建议。

  于是,这才有了周铭和杨结清居高临下看到他们吵架到最后大打出手的样子。

  不过当他们离开了周铭和杨结清的视线以外,他们分别坐上自己的车,沿两条不同的路到了一处私人酒庄里。

  到了酒庄,他们坐在亭子里,两个人的脸色都很凝重,沈百世先叹了口气的开口说:“希望刚才的办法可以麻痹一下那个周铭,让他接下来不要逼的那么紧,给我们一点缓冲的时间。”

  樊有时也点点头:“周铭那个年轻人很聪明,我们不能指望这个办法能完全骗过他,但至少能拖一点时间出来就是一点。”

  听着樊有时的话,沈百世又叹了口气,然后他抬头起来:“有时兄弟,这次是我疏忽了,我真的没想到那个周铭居然可以阴险到这个地步,竟然推了一个和寰宇大厦名字一样,但实际却没有任何关系的皮包公司上市,如果我事先能多调查一下就好了。”

  樊有时这边则表示:“百世兄弟,这个事情怎么能全怪你呢?我自己也有责任,谁能知道那个周铭居然做的出这种事情,太防不胜防了!”

  樊有时接着说:“而且买股票也是我自己做出的决定,作为樊家大家长,我樊有时这点担当还是有的!”

  沈百世对此十分感动:“有时兄弟你果然是一个成大事的人,我没有看错!”

  夸了一句,沈百世接着又说:“不过现在事情既然已经演变成这样了,我们也得好好想想办法,先把我们的钱从寰宇公司里拿出来才行。”

  樊有时皱着眉头:“这恐怕很困难啊!那个周铭既然敢这么做,肯定是想好对策了的,我们要是公然在股市上抛售或者卖给机构,都会被他察觉。”

  沈百世陷入了沉默,的确就像樊有时说的,这是个相当棘手的问题,说到底他们现在都已经被套牢在寰宇公司上了,并且这还不是简单的套牢,而是他们买成了寰宇公司的最大股东。

  这么大量的股票要想不惊动市场全部出手,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更不要说还有周铭杨结清在一旁虎视眈眈,到时候他们只要把寰宇公司的底给抖出去,他们的股票马上就会变得一文不值了。

  这不是他们想要看到的,他们想解套,但是更想在不亏本的前提下。

  沉默了好一会,沈百世和樊有时一根接着一根都不知道抽了多少根烟,也幸好这里是开放的亭子,要是在房间里,那早就烟雾缭绕得可以报火警了。

  过了许久,当沈百世打开自己的烟盒发现再没有烟以后,他才说道:“有时兄弟,虽然现在的情况非常糟糕,但我想我们总还是有办法的,我们总坐在这里不是个事,我觉得我们还是都先回去,找家族里其他人过来商量一下,或许能有好想法。”

  樊有时深表同意:“没错,集思广益嘛,况且家族这么大笔资金被套了,我们作为大家长,多少是要给族里其他人一个交代的,那我先告辞了。”

  樊有时是个很果断的人,说完就起身离开了,沈百世很客气的把樊有时送出了酒庄大门。

  然而当樊有时的汽车消失在路的尽头以后,沈百世的儿子沈善长不知从什么地方跑出来,他来到沈百世身旁,有些担心的说:“阿爹,今天的事情我都知道了,咱们真的要和樊家一起慢慢想办法吗?”

  “想办法?你觉得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有什么办法?”

  沈百世冷冷的说,刚才面对樊有时的笑脸瞬间冰冷下来,他低头想了一下说:“善长,你马上去联系那个周铭,看看有没有办法和他商量一下。”

  什么?找那个周铭?

  沈善长当即瞪大了眼睛,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一直敬重的阿爹居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这个时候去找那个周铭,这不等于是直接认输了吗?

  沈百世也明白自己儿子此刻的想法,他对他说道:“你忘了吗?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之前那个周铭不一样在我们面前装怂,那么我们现在稍稍低一次头又有什么关系?”

  “我明白了,我马上去联系。”沈善长说。

  沈百世提醒道:“要尽快,因为我怀疑樊有时那个家伙他也打着和我们一样的算盘。”

  不得不说,沈百世或许在股市上不如周铭,但对樊有时的了解还是非常到位的。

  的确就如他说的那样,那边樊有时在坐上了自己的车以后,马上拿出电话拨通了自己助理的号码,张嘴说出了和沈百世完全一模一样的话:“你马上去联系那个周铭,看看有没有办法和他商量一下。”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