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商界大亨 第五百三十一章 张宽无选择

小说:重生之商界大亨 作者:方片2 更新时间:2019-05-31 10:49:02 源网站:顶点小说
   “周铭先生,现在事情怎么样了?”

  杨结清和于胜戎俩人一得知周铭回来,就急急忙忙赶来周铭这里询问情况了,他们都知道周铭这次出门就是去找那位张宽教授的。

  张宽教授可是现在滨海反寰宇公司的急先锋,而寰宇公司又是他们现在最关心的事情,他们怎么能不围着周铭左一句右一句的问个不停:“周铭先生,您见到张宽教授了吗?他那边是什么态度?有没有向您提什么条件?依周铭先生您看事情有没有转机……”

  只是面对他们的积极,周铭这边却并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看着他们。

  不过周铭倒是能理解他们,毕竟张宽已经让寰宇公司的股票连续三个跌停板了,这对公司的打击,尤其是他们在外的融资,造成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他们做梦都想赶紧解决这个事情。

  还是苏涵提醒了他们:“杨总于总,你们难道都忘了,张宽原本就是周铭放出去的饵吗?”

  杨结清和于胜戎脸色都有些尴尬了,这个事情他们当然都知道,周铭事先给他们打过招呼的,可知道是一回事,现在看到事情演变成了这样,他们还是很坐不住的。

  想了一会,杨结清说:“苏董,这我们当然知道,只是您看现在就因为张宽教授的影响,让我们的股价在一直暴跌,你知道就这几天,我们已经有五位合作伙伴在跟我们商量撤资的事情了。”

  于胜戎也说:“是呀苏董,其实融资这种事情也都好说,毕竟我们都不缺钱,但股价变动太大,会让监察部门盯上我们的,这就很难办了。”

  杨结清和于胜戎明面上都是和苏涵在说话,但实际上他们这番话哪一句不是说给周铭的。

  周铭叹口气站起来说:“好了我知道了,所以你们就说你们想怎么样吧?”

  杨结清和于胜戎对视一眼,然后杨结清大着胆子问:“周铭先生,我们就是想问问您究竟是什么打算?”

  杨结清和于胜戎问的直接,周铭回答的更直接:“我想把寰宇公司卖出去。”

  这样的答案让杨结清和于胜戎当时就惊了。

  ……

  另一边,张宽一直在御宝阁的包厢里坐到了晚上才离开,他离开的时候整个人都憔悴的不像样子,而且摇摇晃晃的,就像是磕了药又好几天没睡觉一样,但他眼里却是闪着异常兴奋的,因为他把自己关在这包厢里整整一下午,终于想到了办法。

  不过张宽还没离开御宝阁,他助理就过来告诉他:“张教授,沈大少那边请您好一点立刻去找他。”

  张宽马上抓住了助理的手连说了三个快:“赶快带我去找沈大少,正好我也有很重要的事情要找他,马上带我去!”

  这让助理喜出望外,因为原本他是很害怕这个消息会触怒张宽,不过现在似乎不仅不会发怒,反而还很开心的样子,于是助理马上联系了沈善长,后者正好也在御宝阁开了个包厢,助理马上就带张宽过去了。

  “沈大少,我刚刚想到了一个好办法,哈哈!周铭那个家伙想利用我,做梦去吧!”

  张宽才进门就哈哈大笑着说起来,让对面沈善长一脸错愕,完全不明白这个家伙是发的哪门子疯,还是被周铭给刺激到了?

  沈善长原本也是准备了话的,不过张宽进来先笑了这么一番,也打乱了他的想法。

  沈善长只好放弃了自己先前的想法,张嘴问他道:“看来今天你和那个周铭谈了很多事情对吗?”

  张宽坐在沈善长面前直接说道:“那个家伙想利用我,但我绝不会让他得逞!”

  随后张宽对沈善长说:“沈大少,我认为现在咱们应该对寰宇公司进行冷处理,不要给他任何曝光率,也不要恶意打压他的股价,保持现状就好。还有对我也是一样,也要进行冷处理,不要让我参加那么多节日访问,不要给我那么多通告,这样事情……”

  坐在张宽面前,沈善长的脸色慢慢冷了下来,他冷哼着打断张宽的话:“我原以为张教授作为现在滨海的名人红人,这么兴冲冲的来到我面前,能说出什么高论,没想到居然是这样的疯话吗?”

  张宽第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仍然愣愣的问:“沈大少你这是什么意思?”

  沈善长突然的拍案而起:“你还好意思问什么意思?现在的情况是怎么样你不知道吗?整个滨海多少人恨不能马上把寰宇公司给拆开吞下去,这个时候你居然说要退出要不干了?你这是和那个周铭达成了什么协议,你这个小赤佬是要背叛我们了吗?”

  “我不是我没有,沈大少你这话可千万不能乱说啊!”

  张宽当即甩出一个否认三连:“是你们帮我造势起来的,我怎么可能被判你们?只是现在的情况不一样了,我怀疑那个周铭在酝酿什么阴谋,所以我们必须慎重……”

  “住口!”沈善长又拍了桌子,他指着张宽说,“张宽,我觉得是这段时间对你有点太过纵容,让你有点认不清自己了是吗……那是什么?”

  沈善长说着看到张宽带来的礼盒,这让他脸色又是一沉:“娃娃笑的礼盒?看来张教授和那个周铭谈的很开心嘛!”

  “沈大少你听我解释,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张宽着急要解释,但沈善长却根本懒得听:“你什么也不用说,我也什么都不想听,我只告诉你,我根本不管你和那周铭说了什么或者达成了什么协议,但你要明白你就是我们养的一条狗,你的任务就是给我去当反寰宇公司急先锋,做的好有你的好处,但你要是再说这种屁话,可别怪我翻脸不认人。”

  沈善长说完见张宽还瞪大眼睛瞪着自己,他冷哼一声:“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看起来你好像还很不服吗?那你又能奈我何?”

  “原来你们就是这样看我的吗?那可真是太好啦!”

  张宽喃喃说着,到最后居然哈哈大笑起来,这笑声让沈善长感到很反感。

  “我警告你张宽,你不要想给我刷花招,我让你做什么就去做,有你的好处,但你要是想耍花样,那我也不介意让你和你父母都睡垃圾堆里去!”沈善长说。

  张宽带着一脸嘲弄的笑容看着沈善长:“你沈大少都这么说了,那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别怪我没提醒你,你这么命令我你会后悔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沈善长紧接着又补充一句,“你觉得自己凭什么能威胁到我?”

  张宽摇摇头:“我想沈大少你肯定是误会什么了,我可不敢威胁你,我也确实威胁不到你什么,我只是说出我自己的想法,毕竟我可是刚刚才和周铭接触的人。”

  沈善长一挥手说:“那你不用管,你就做好你自己的事就可以了。”

  留下这句话,沈善长就起身离开了。

  “什么狗屁玩意,以为大家叫你一声张教授,你就真成了金融博士了吗?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是什么德性?要不是阿爹三番五次的叮嘱,我他吗早弄死你了!”

  门口,沈善长很不屑的回头看了张宽一眼,然后才关上了门。

  对沈善长来说,他是很看不起张宽的,其实从上次东海电视台的事情以后,他就对他调查了一番,而沈善长作为沈家大少,对国外事情的了解肯定比一般人要全面的,甚至他自己就曾在国外留学了五年。并且不比张宽上的那种野鸡大学,沈善长念的可是正牌的剑桥大学,世界一流名校。

  因此沈善长很清楚国外那些猫腻,一查就知道张宽那个所谓的“留洋博士”不过就是个笑话,自此就没把张宽当回事了。

  他也把这个事情告诉了沈百世,但那时张宽作为反寰宇公司急先锋,造起了很大的势,又有东海电视台和其他媒体疯狂捧哏,沈家联合樊家也打压了不少寰宇公司的股价。所以沈百世要求沈善长不管怎么看不起张宽,至少现在得先稳住这个人。

  沈善长也一直是这么做的,然而今天张宽那么恶心的敲诈他,现在又收了周铭的东西,还想要背叛自己,美名其曰什么“冷处理”?真他吗当自己是白痴吗?

  沈善长不是没怀疑过周铭找张宽的原因,但现在打压和收购寰宇公司股票的事情在即,怎么可能让他搞这种幺蛾子?

  要你真是哪个名牌大学的博士,沈善长还能对你的话信上两分,但一个野鸡大学的骗子?那就请有多远滚多远了!

  “啊哈哈哈……”

  回到包厢里,张宽癫狂一般的哈哈大笑着,打开沈善长喝剩下的茅台仰头就对瓶吹了。

  喝了大半瓶以后,张宽才把酒瓶狠狠砸在桌上:“好啊!好一个沈家大少,原来你们就是这么看我的,我本来是好心提醒你们,现在你们就全见鬼去吧!”

  张宽随后看到了周铭给自己的娃娃笑礼盒,笑的更凄惨了:“好一个周铭,真是好手段啊!看来你是故意送我这个,你是早就看穿了这些蠢货会是怎样的态度,也看穿了我不管如何挣扎,也只能按照你的布置继续做下去,没有其他的选对吗?”

  张宽用力的拍拍桌子:“那么好吧,我就当你的狗了!”

  chaptererror();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