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家堂会一般都是在东海堂的正厅栖霞厅里召开的,这些应邀过来的沈家人都不是第一次来了,因此他们都很轻车熟路的走进了栖霞厅,并且还都是对号入座的。

  和其他豪门的祠堂大厅类似,沈家祠堂的栖霞厅也很有大宅门的味道,大家长和祠堂的老人,以及其他家族代表坐在上座,其他人则都是论资排辈的坐在大家长他们面前。

  虽然沈百世是最先进祠堂的,但现在却是最后走进栖霞厅的,他搀扶着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走进栖霞厅。或许这位老人满脸皱纹杵着拐杖颤颤巍巍的连路都走不稳了,可当他走进来,所有沈家人,不管他们是老总也好高官也罢,都得向他行礼问好,因为他是沈家的上一任大家长,享有非常高的威望。

  沈百世搀扶着老人在上座坐下,然后他也不坐就站在那里说:“各位兄弟姐妹,首先我很感谢各位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参加这一次堂会……”

  随着沈百世开始了发言,所有人都皱起了眉头,倒不是因为沈百世这番开场客套有什么问题,而是坐在上座上的人。

  “娘希匹!这沈百世还真把自己当大家长了,现在居然连场面都不做了吗?”

  底下有人在小声骂着,因为按照一般堂会的规矩,是需要有大家长和祠堂老人一起主持的,过去沈百世要召开堂会也都会把自家老大——那位名义上的大家长摆在上面,不管真的能说几句话,但至少是个场面,可今天这次堂会,沈百世连这层最后的场面都不做了,怎么能不让人愤慨。

  不过大家也都不是小孩子了,就连刚才晒谷场上最口无遮拦的年轻人也明白这个时候不是说话的时候。

  下面沈家人不表态,上面沈百世也当做无事发生的继续讲话。

  “今天召开这次堂会,是我有一个喜讯要和大家分享,相信大家都知道前段时间我们投资寰宇公司的事情,很多人都以为我们亏了很多,尤其是在得知寰宇公司与寰宇大厦并没有任何关系以后。”

  沈百世十分坚定的表示:“但是在这里我想告诉大家,我们并没有亏,我们只是在了解这个消息以后第一时间解套出来了,我们只是没有能把寰宇公司收购回来,并不代表我们有任何形式的亏损!”

  不得不说沈百世这话说的还是很好的,一张嘴就把自己折价三成的亏损说成是喜讯,如果不是了解内情的人一时还真搞不清楚了,但紧接着,沈百世就露出了狐狸尾巴。

  “但是寰宇大厦是我们沈家的脸面,是一定要夺回来的,所以我紧贴着特地召开这次东海堂会,就是希望大家都能拿出一些钱来,帮助沈家度过难关。”沈百世说。

  什么喜讯,绕了半天果然还是要钱啊!

  所有人都很不屑,有人还直接问出来了:“那这次要我们拿多少钱呢?”

  这是所有人都最关心的问题,沈百世很直接的回答:“一百万,每个人只要拿出一百万来贡献给家族就好了……”

  “你在开什么玩笑?你当我们是印钞厂吗?”

  沈百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马上有人站起来反对了,要知道现在可是九十年代,一个稍大一些的企业,一年的收入才不过几百万,这还是在市场条件很好的情况下,还不包括发工人的工资和企业的日常开销。

  然而现在沈百世张嘴就要一百万,这对他们来说不是打劫明抢吗?

  本来很多人就对沈百世今天的做派很不满,现在有人带了头,其他人都纷纷跟上对沈百世破口大骂,尤其是那位口无遮拦的年轻人沈万中:“什么狗屁的喜讯,我看就是你亏了钱,所以现在才腆着个脸找我们拿钱吧?还美名其曰说什么贡献给家族,我倒是想问问究竟是给沈家还是给你沈百世啊?”

  沈万中是口无遮拦,但此刻他的话却得到了其他人的赞同,而沈百世似乎也被他们这番质问给吓住了一般,一时之间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沈文简这时找到了机会,他立即站出来了:“沈百世!你可知道这沈家是我们所有人的沈家,他的资产也应该是为了给我们所有沈家子弟服务的,而不是让你趴在我们身上当吸血鬼!”

  “你还记得就这几年,你找我们拿了多少次钱吗?成立海联集团,东海银行和证券公司,甚至还有交易所的成立,这些钱都是从我们这里拿去的,但是你的决策却并没有给我们带来任何好处!所以今天你的要求,恕我们不能答应!”沈文简大声高呼。

  随着沈文简的话,其他人也都纷纷跟着他高呼他们也不答应,似乎一时间沈文简就成为了所有沈家人的领袖一样。

  而这时,刚才还有些不知所措的沈百世,这时却笑起来了:“沈文简,我知道你一直对我就很不满,今天终于忍不住跳出来了吗?”

  沈文简冷哼一声:“我是对你很不满,那是因为你根本不是我们沈家的大家长,却一直在做着僭越的事情,还一天到晚在这里耀武扬威的,真的当我们都怕了你,当我们沈家都没人了吗?”

  沈百世饶有意味的看着沈文简:“说的那么大义凛然的样子,实际我看你也很想当这个大家长吧?”

  这个问题很尖锐,沈文简不好回答,但沈万中的口无遮拦却帮他解了围。

  “如果简叔能带领我们沈家走的更好,能更好的帮助我们,那么就算让简叔当这个大家长又有什么不可?”沈万中大声道。

  沈文简听到这话他的眼睛都快要笑眯了,他怎么也没想到沈万中居然那么给力,毕竟这话从其他人嘴里说出来都比自己自吹自擂要更有说服力的。

  然而沈文简还并没有高兴多长时间,就见沈百世的眼神突然严厉起来。

  “你们真是唱的一首好双簧呀!真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背后搞的什么龌龊吗?”沈百世怒喝道,“在范家村的面粉厂,那原本是我们沈家在国企改制买下来的,怎么年年都在亏损,怎么面粉厂的流水都进了你沈万中的腰包?怎么你们就能合伙在旁边再开一个面粉厂?”

  沈百世继续质问:“对于你们刚才的问题,我倒是想好好问问你们,你们是想让沈家更好,还是想让沈家变成你们的钱袋?”

  什么?原来沈万中一直在偷沈家的钱,把沈家的资产转移到他自己名下吗?而且还是联合沈文简一起做的,他们真是太过分了!

  沈百世的话让所有人都惊讶了,他们这才想到沈万中是哪里来的钱买豪华跑车了,他们都对沈万中指指点点。

  沈百世当然不只是想要揭发那么简单,他接着说道:“我想大家都还记得沈家的家规吧?但凡有阴谋家族资产者,即刻逐出家族,收回全部资产!”

  沈万中顿时啊的一声大叫起来,然后给沈百世跪下了:“百世叔我错了,刚才我只是胡言乱语,我并不是真的要反对百世叔您呀,您是我们沈家最适合的大家长,沈家就是因为有您才会如此兴旺,要不是您我们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求求您一定要做大家长啊!”

  但沈百世可没心思听他在这里吹捧,挥挥手就让人把他拖出去了。

  沈万中被拖出去了,栖霞厅内所有人顿时把目光都集中到刚才和沈万中有关的沈文简身上了。

  相比沈万中的失态,沈文简则从容许多,面对所有沈家人的目光他冷静道:“我有错,我的确和沈万中有合作,但我也并没想到他居然是这样的人,如果我要是知道,我一定会狠狠教训他的!大家可以去查我的帐,那都是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

  沈文简的应对非常厉害,他并没有一味否认,那样反而落了下乘,他而是大方承认,然后表明自己只是受到了蒙骗,并表示自己经得起彻查,这就让人非常信服了。

  很多人听了沈文简的话,都不住的为他默默点头。

  但沈百世却反问了他:“真的是那么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吗?”

  “如果有谁不相信,那么大可以去查,包括你沈百世!”沈文简傲气十足的说。

  沈百世哈哈笑道:“我哪里还需要去查什么,我只知道你和你的弟妹惠中可并没有那么明明白白吧?好好睁大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

  沈百世说着变戏法一般拿出一沓照片扔在了沈文简面前。

  看到照片上面的内容,沈文简旁边的人当时就揪住了他衣领:“沈文简你这个畜牲!我一直拿你当我的亲哥哥,没想到你居然做出这种事情来?”

  “这不是真的,我根本没有这么做……哎呀!”

  沈文简怒吼着解释,可那人哪会给他解释,抡起拳头就打上去了。

  沈百世站在上面,看着这一幕,他的嘴角露着若有似无的笑容,并大手一挥:“这里是东海堂栖霞厅,可不是拳击场,把这两个泼妇狗给我带出去!”

  随后马上就有人进来把扭打当中的沈文简俩人给拖出去了,看着他们被拖出去,所有人都知道,只怕从此以后,他们就不会在沈家堂会上再见到这些人了。

  沈百世还站在那里,一脸一切尽在掌握的昂然:“我想……现在我们可以再谈谈事情了。”

  所有人这才反应过来,这都是沈百世的手腕。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